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3、第 23 章

    波光涟漪的泳池边, 男男女女,嬉闹说笑。(m.sites3.com手机阅读)

    裹着年轻**的轻薄衣衫在夜风里飘荡舒展,牵引着若有似无的**之丝寻寻觅觅,一旦闻见契合的气息, 就会像蜘蛛一样用蛛丝将猎物团团包裹,再伺机接近, 慢慢下口。

    只不过, 不同于动物对食物气味的喜好,人类显然要复杂得多。

    外表皮相, 名望地位, 乃至对自己事业上的助益, 都能成为魅力的增味剂。

    秦川忽然发现自己与从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好几年前, 他身处这种场合的时候, 关注点都在女人的身材和脸上。

    无论多聪明的男人, 他首先是个男人, 会本能地受到原始**的吸引。

    但是现在, 他面对满场的莺莺燕燕,数不尽的娇嗔调笑飘入耳中, 居然有种厌倦感。

    不过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

    事实上他们几个相识已久的朋友, 也只有沈锐现在还沉迷在这种娱乐里乐此不疲了。

    不如吃鸡。

    秦川如是想道,拿出手机,瞟一眼满格的信号,开始连上刺激战场。

    在外人眼里, 秦川却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他斜斜歪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姿态随意放松,周围背景则是大多数忙着交际撩拨搭讪,丝毫不掩饰脸上**的男男女女,二者隔开了一个泾渭分明的世界。

    如果没有先前沈锐对秦川的亲密热情,可能还会有不长眼或喝高的过去挑衅嘲笑两句,但刚才许多人都看见沈锐的态度,自然杜绝了这种低级标准的反派。

    有的人甚至已经旁敲侧击,机灵打听出秦川的来头,正想着如何才能不着痕迹制造出一次完美的邂逅。

    迟筠也看见了秦川。

    她辗转关系,从沈锐那里打听到前男友会来,才抛下自己手头工作,特意从剧组请假一天,匆匆赶来。

    事实上,他们俩自从分手之后,就没再见过面了。

    但迟筠心里不无后悔。

    秦川的生活节奏很规律,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工作上,与迟筠交往的时候,一起吃饭度假的时间也不多,否则迟筠也不会心生不满。

    秦氏虽然不涉足娱乐行业,但秦川的朋友,如沈锐,却没少插足娱乐圈,跟女星网红交往也好,参与一些投资也罢,有了这层关系,大家对秦川的女朋友也会给几分面子。

    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迟筠曾经私下抱怨过秦川不够情趣,陪自己的时间不够多,甚至不像很多圈中人一样会玩,但当两人分手之后,她又禁不住开始怀念起秦川的种种优点。

    最起码,秦川不像其他富二代,抱着随便玩玩的态度,他是认真在与迟筠交往,这点弥足珍贵。

    迟筠无数次假设,如果那天她状态再放低一点,抱住秦川不让离开,是不是就不会分手了。

    起初她也只当对方是在开玩笑,迟筠自己也有点小脾气,被秦川那么突如其来的甩脸,当时还想着过几天,等秦川来哄自己,谁知道对方说分手就分手,在那之后别说电话,连个信息都没发过。

    迟筠这下才知道,秦川是来真的。

    来的路上她想过许多措辞,但看见秦川的那一刻,所有言语都归于空白。

    迟筠遥遥立着,在人群中半公开半隐秘观察暌违大半月的前男友,直到看见有人上前与秦川搭讪,才踩着高跟鞋,不紧不慢走过去。

    秦川烦不胜烦。

    左右都是玩游戏,在家里玩,跟在这里玩,唯一的区别是,他根本没法专心投入。

    老地图投放的道具资源少,他好不容易捡到一个三级头和一把akm,转头几人过来打招呼,秦川一个分神,后面钻出个敌人,直接把他的三级头给打爆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待在家里玩个痛快呢。

    “秦川。”

    迟筠记得秦川曾说过,最喜欢听她说话的语调。

    带着点儿江南水乡的绵软,又不是绵到了能滴出水来的软,而是初夏里含苞待放的娇嫩花瓣上面的露水。

    清新脱俗,远离凡尘。

    迟筠也知道自己的优势,拍戏的时候,尽量能用原音就用原音,这已经成为她名气里的一个标签了。

    秦川低着头,没什么反应。

    迟筠又喊了一声。

    这一次,秦川才慢慢抬头。

    迟筠见他没有意愿主动开口,只好道:“你还好吗?”

    秦川嗯了一声,又低下头。

    迟筠:……

    周围人来人往,她似乎感觉不少好奇或讥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比起沈锐叫来的这些模特网红,迟筠显然已经超过她们不止一个层次。

    如果不是四处联系不上秦川,迟筠也不会自降身价跑到这里来。

    “我很想你。”

    来都来了,迟筠决定开门见山。

    她在秦川身旁款款落座,柔声细语道,“这些天你电话也不接,消息也不回,还把我拉黑了,你知不知道,我听见海岛发生地震,你们还在那儿团建之后有多着急,可就是联系不上你!当时我翻来覆去地想,特别后悔当天没能把你留下来,否则你可能也不会去那里了,幸好你没事,幸好……”

    迟筠的语调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哽咽,眼眶也红了。

    只是她低着头,别人看不真切,也听不清他们在聊什么。

    “你挡住光线了。”秦川忽然道。

    迟筠一呆,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秦川伸手将她的脑袋往边上推开一点,让头顶的灯光重新落在周身。

    手机屏幕里的游戏场景也由此变得更亮更清晰一些。

    迟筠:……

    她很想拎起手里的chanel限量女包狠狠砸向秦川的脑袋,把人砸得哭爹喊娘,又或者夺过秦川的手机直接丢进外面的泳池,让秦川大叫一声瞬间失态跳进泳池去捞手机。

    但是她不敢。

    不敢,就只能将火气默默咽下,重新抬起头温柔一笑。

    “我们和好吧,我很爱你,你也还爱着我,我至今都不知道那天你为什么会突然提出分手,如果我有什么做错了,你就直接说出来,我们之间难道还需要像陌生人一样客气吗?秦川——”

    没有人能够抗拒迟筠这样略带撒娇的语气,尤其是异性。

    秦川也终于放下手机,正视迟筠。

    还没等她高兴一秒,就听见秦川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们分手了,迟筠,你不像是会死缠烂打的人。”

    他神情冷淡,语气比神情还要冷淡,从头到脚,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迟筠强忍怒气:“秦川,我们好歹也是正经交往的男女朋友,虽然一开始我没公开,可那也是经纪人的意思,而且我不想让你的正常生活受到影响,你也知道,有些狗仔跟拍很过分,难道因为这点小事,你就非要分手么?”

    “我本来不想说的。”

    秦川缓缓道,迟筠心里咯噔一下,不祥的预感让她险些捂住对方的嘴,让他别再说下去,但内心强烈想要知道原因的**又压住她的手没抬起来。

    “念在我们交往过一场的份上,我也想好聚好散,既然你非要问,不如想想上次你们拍《高原》之前的那个酒局。”

    怒气瞬间泄掉,迟筠面色一白。

    “你过往如何,我不计较,不过,我还没有大方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去陪酒而无动于衷……嗯,不对。”秦川嘲弄道,“是前女友。”

    “我们也只是喝了几杯而已,这些都是圈子里的应酬,必不可少。我是你的女朋友,又不是总统主席的女朋友,要不然,你说句话,谁还敢让我作陪?”迟筠气息急促,辩解无力。

    秦川似笑非笑:“只是喝酒?”

    迟筠如同被捏住脖子的母鸡,一下子咯不出来。

    她不用问秦川是哪来的消息,否则只会自取其辱。

    “秦川,是公司安排的,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没有对不起你。”迟筠婉转隐忍道。

    秦川:“那停车场偷拍呢?时机怎么就这么巧?”

    迟筠不言语了。

    秦川:“你们公司让你炒炒热度,你就想到我头上来了?”

    迟筠沉默半晌:“我是真的爱你。”

    秦川淡淡道:“我相信,不过你们圈子水深,秦家也没有涉及相关业务,我的面子的确不是时时都管用,也有很多人不吃这一套,甚至因为我的存在,他们想从你身上尝尝鲜,毕竟能让秦川的女朋友低头,也是挺有成就感的。你既然不甘于平凡,想要更进一步,就只能向现实低头。”

    迟筠的脸色越来越白,掩盖在厚厚的粉底之下,只有眼神能够看出绝望。

    她没有再试图挽回这段感情,而是一言不发起身就走。

    迟筠前脚刚走,后脚又有个乌发雪肤的妹子坐下。

    能被沈锐找来的美女,符不符合所有男人的审美暂且不说,最起码也是大众认可的中等偏上水平,更何况对方不止漂亮,绸缎裙子下面的泳衣也盖不住凹凸有致的身材,俯身时胸前波澜起伏,蔚为壮观。

    “hi,nick,你在玩游戏?不如来双排。”秦川的英文名,还是对方从沈锐那里听来的。

    像他这样的优质男士,即使不刻意去搭讪,也会有许多人主动过来。

    迟筠抱着最后的希望,千里迢迢过来挽回感情,却又无功而返,临走之前,她回头遥望,隔着重重人影,依稀看见一名面生的美女取代了她刚才的位置,正与秦川说话,后者却没朝迟筠离开的方向看来一眼。

    她默默将心中那最后一丝情愫剪断,头也不回离开这里。

    美女主播见迟筠怒气冲冲离开,还有些忐忑,不料秦川痛快点头,还互加了微信,顿时让她喜出望外。

    她飞快加了秦川好友,登录游戏,双排匹配,还不忘谦虚一下。

    “我双排段位低,平时直播的时候都是玩单排,你别嫌我拖后腿。”

    秦川道:“我也是刚玩没多久。”

    刺激战场因其谐音被称为吃鸡,随着这款游戏在世界范围内的风靡,基本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玩家可以在游戏里单人随机匹配,也可以双人或四人一组,又因为手机版比电脑版更方便携带,很快就以倍数席卷普及,在游戏主播行业里,刺激战场更是一大块蛋糕。

    美女主播可以比普通游戏主播轻松一些,毕竟有美女的前缀,观众们就算不冲着顶级的游戏操作去看,多看几眼美女的脸,也是一种享受。

    不过操作再怎么菜,肯定也比普通玩家玩得好些。

    小意就是这样一个游戏主播。

    说到赢秦川的自信,她还是有的。

    男人么,要的不就是一个挑战性?对女人是如此,对事业,对游戏也是如此。

    只要她把秦川打得落花流水,就能勾起对方的兴趣,让对方主动来找她。

    两人选了海岛地图。

    这地图的特点就是大,物资少,如果没有找到交通工具,跑毒也得跑得腿肚子打颤。

    要是这时候敌人有把m24配上八倍镜,直接就能在对面山丘的草丛里把你打个半死不活。

    秦川选了g港降落。

    这地方跟军事基地和p城并列,乃是各路人马必争之地,传说从这里活着走出去的人,基本都能进入决赛圈,稳拿前三。

    无须他多说,小意立马冲入最近的房子。

    可惜她的运气不太好,附近几个箱子里,最好的装备就是一把手枪,连头盔都没有。

    附近枪声接二连三响起,显然已经有人比他们手脚更快拿到更好的武器装备。

    这种游戏容易让人心跳加速,小意仿佛真人置身战场之后,心脏不由自主揪起。

    “你那儿有没有多余的枪,给我一把,我去找你!”

    她偷空瞄了秦川的手机一眼,对方已经在集装箱上面扫荡物资。

    这样的位置也是最危险,容易成为众矢之的的,秦川很快就不得不从箱子上跳下,身上血量被打掉一半。

    “有急救包吗?”他问小意。

    “有!”小意刚才正好捡了一个,循着地图上的坐标位置去找秦川,“你在原地别动,我去找你。”

    附近传来脚步声的提示,有两个敌人也正朝他们这个方向跑来。

    小意有心在秦川面前表现一下,当即不退反进,迎着一个敌人后背过去,对准人家脑袋就开了枪。

    对方戴着头盔,她用手枪是无法直接一枪打死的,还没等她打完弹匣里的子弹,更加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小意的屏幕直接红了。

    出师未捷。

    秦川的叹息声响起,小意甚感丢脸。

    “再来一盘!”她咬咬牙道,誓要扳回一城。

    第二局。

    第三局。

    号称要带秦川吃鸡的小意,每次都死得比秦川还早。

    当然秦川也称不上高手,但他经过薄禾手把手调教了几次,竟然有些进步,比小意还强一些。

    最后一局,两人死在决赛圈,名列第三。

    迎上秦川意味深长的眼神,小意不得不出声辩解,为美女主播职业正名。

    “我今天发挥有点失常,更何况,我也不是游戏主播圈子里操作最好的。”

    这是自然,沈锐找人来玩,漂亮身材好就够了,游戏操作好不好,有谁会关心。

    秦川叹了口气:“你的技术,比起我师父,差得太远了,她还不是游戏主播,只是业余玩玩。”

    小意笑道:“你师父是男是女?”

    秦川:“女,年纪与你相仿。”

    小意:“那她肯定没我好看,对不对?”

    面对如此妩媚的询问,很难有男人能够说出不对。

    但秦川显然是个例外。

    他反问道:“你觉得自己很好看?”

    美女主播无言以对,羞恼交加地走了。

    而远在梨城的薄禾,不大不小打了个喷嚏,抬头瞅瞅天气,还有些奇怪。

    这天也不冷啊!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鹅们周末快乐!

    本章留言前66照例发红包,微博“梦溪石鸭”晚些会有转发抽奖活动,敬请关注留意 =3=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freesu、陌上浅歌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烟 3个;凤二的大宝贝 2个;离经辨志、课业繁忙的秦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春梦不醒 80瓶;苏木 40瓶;聿怀、鬼女秋薰、?人间四月芳菲尽?、进击的颜粉 20瓶;mayaleaf、筼筜 10瓶;赫戏 5瓶;biubiudddmum 2瓶;柏川、脸脸、墨云拖雨过西楼、明月夜、许子 1瓶;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