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8、第 18 章

    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终于消停。(www.sites3.com)

    虽然天空依旧阴着脸,但晨起的湿润夹带青草泥土气息扑面而来,反而让人精神一振。

    盛名的团建因暴风雨而取消,等于大家得了剩下几天的假期,可以自由行动。

    前几天,会议接连开,薄禾也代表主管参加了一场小型讨论并进行发言,直到今天才得了假,可以舒舒服服玩个痛快。

    她起了个大早,没有去找同事玩,而是换上运动服,往酒店后山慢跑。

    后山被划拨在酒店的区域内,虽然不是风景区,但景致优美不逊半分,海拔不高,半天就能来回,酒店客人很喜欢去山里探幽,酒店特意修了一条山路,蜿蜒向上,窄而平坦,两旁林木成荫,最适合慢跑散布。

    连日暴雨想必让大家都憋得狠了,这会儿虽然天还没有全亮,一路上薄禾也能看见两三个人影匆匆跑过,隐于林木之后,拐个弯又是清幽小道,溪水潺潺。

    与其说薄禾在晨跑,倒不如说是在快走。

    出汗之后,人反倒更精神了,几天以来为了开会准备而高度紧绷的精神也终于彻底松懈下来。

    前面出现两条岔道。

    一条继续往上,一条则向右拐,边上有个凉亭。

    虽然同样通往山上,但右边那条路的树木更多,景致也更好。

    山泉也从那个方向传来。

    薄禾只看了一眼,就选择后者。

    但这个决定仅仅维持了三分钟,她就后悔了。

    因为三分钟后,她看见了一个人。

    盛名大老板秦川同志,正金刀大马坐在凉亭里小憩。

    从装扮来看,应该也和她一样晨起跑步,又和她一样选择了这条小路。

    现在要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秦川注意到有人走来,眼睛从手机屏幕抬起,与她对个正着。

    薄禾:……

    上回走错房间,秦老板就以为自己心怀不轨,现在会不会觉得自己又是故意制造机会偶遇的?

    她硬着头皮打招呼:“秦总早上好。”

    秦川嗯了一声:“有事?”

    薄禾:“……没事,我晨跑路过。”

    晨曦的第一缕光芒从树叶间隙之间落下,沿着秦川的耳廓缓缓描绘到下颌脖颈。

    薄禾忽然发现男人的皮肤白起来,能比女人涂了粉底液还要白。

    而且不是苍白或冷白,是生机流淌的白皙。

    很好看。

    但薄禾很快移开视线。

    她怕秦老板误会加深。

    “秦总,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去那边跑步了。”

    秦川没吱声。

    薄禾将对方的沉默视为默认,扭头转身,原路小跑,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秦川的视线之内。

    被当作洪水猛兽的秦老板后知后觉皱起眉头。

    他刚才的沉默,是因为在回忆薄禾身上的另一个影子。

    游戏里的“薄荷茶”,在没有暴露性别之前,话并不多,也不像其他女玩家一样追求华服外观,每回上线,不是pk就是在下副本,她与秦川之间的聊天内容,十有**也都与游戏攻略有关。

    如果不是她主动开口说话,秦川还真不相信“薄荷茶”是个女玩家。

    不单他不信,包括“八根胡须”在内的本服其他人,肯定也都不信。

    “薄荷茶”即使在游戏里话再少,也比现在要多得多。

    他们师徒之间从来不会缺少话题。

    有时候是pk技巧,有时候是副本怪物的智能ai,甚至连游戏某个地图里某个鲜为人知的隐藏玩法,只要秦川问,“薄荷茶”就从来不会不知道。

    秦川甚至觉得,假如“薄荷茶”也有自己这样的财力资金,能将角色属性装备堆至巅峰,对方在游戏里,必将是真正的无敌。

    因为“薄荷茶”从来不缺少朋友,哪怕是在“宙斯之盾”颠倒黑白追杀他们的那几天,也有不少人帮她说话。

    那个在游戏里爽朗大方的师父,在现实里,却是如此唯唯诺诺的一个新人。

    秦川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有点失望,又似应在预料之中。

    每个人对虚拟世界里的朋友,都会有一个既定的印象。

    秦川也不例外。

    他对“薄荷茶”印象极好,对薄禾印象却极差。

    两者之间本来有一条鲜明的界线。

    现在线条抹去,一只看不见的手将两者揉面团似的揉在一块,就像披萨上面洒着宫保鸡丁,让秦川说不出的别扭。

    反正,他应该不会再上游戏了。

    “薄荷茶”也好,“八根胡须”也罢,这些虚拟的人事留在虚拟的世界里,就此结束。

    想及此,秦川拿出手机,将两人之间最后一点虚拟联系——qq好友,也随之删除拉黑。

    ……

    薄禾还在感叹流年不利。

    跑个步也能遇上老板,虽说同住一个酒店,但这概率着实不算多。

    刚才她早几分钟出门,或者不走那条路,可能两人就一天都不用碰面了。

    难得的阳光不知何时又被乌云遮蔽。

    云层深处阵阵发亮,伴随着闷雷传来,虽然不见水滴,但眼瞅着也许又是一场大雨将至。

    薄禾没有带伞,不宜再朝上走了。

    但她也不想立刻回去,因为她刚才也没看见秦川带上,为免归途又撞见老板,她一步分成三小步,慢慢往回挪。

    闷雷一声接着一声。

    闪电也越来越亮。

    附近林木茂盛,要说危险,还是有一些的。

    薄禾只觉头顶的闪电比任何时候还亮,晃得人眼睛发晕。

    一般来说,小说里出现这种情节,都是主人公即将穿越了吧?

    她脑子里还有余暇天马行空。

    但也就是几秒的工夫。

    薄禾意识到并不是闪电晃得她眼晕。

    而是——

    地震了。

    在脑海里出现这个念头之后,她感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头顶碎石簌簌落下,仿佛下一刻随时都会有一块巨石从天而降,令人心头站战。

    但山道狭窄,薄禾别无选择,只能加快下山的脚步。

    平时的山道曲径通幽,怎么看怎么有意境,眼下却像一条凿在悬崖峭壁上的路,永远走不到尽头。

    其实这场地震也并非没有征兆。

    连日来的暴风雨,也许就是地龙翻身前最后的警告。

    但海岛夏季雨水本来就多,谁又会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也许是几秒。

    也许是几十秒。

    当脚下晃动的感觉消失,身后砰地一声传来巨响。

    薄禾下意识回头望去。

    一棵起码有几十年树龄的大树拦腰横倒,位置正好就是刚才薄禾跑过来的地方。

    如果她动作再晚几秒,现在可能就是被压在下面动弹不得了。

    来不及庆幸,她加快了下山的脚步。

    山并不高,平时的路也不难走,酒店为此专门修葺过,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客人喜欢到这里来。

    但是当始料不及的自然灾害发生时,这段路就变得异常曲折,平时增加意趣的林木也成为所有前进的阻碍。

    薄禾终于跑到刚才的分叉口。

    凉亭还在,只是四根柱子少了一根,整座凉亭都塌下大半,砖石堆在一起,把下面的空间都占了大半。

    薄禾扫去一眼,就头也不回往山下疾奔。

    但仅仅跑出十几步,她又急急停住。

    万一秦老板当时还在凉亭里,没来得及逃走呢?

    虽说这位大老板的确不讨喜,但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

    薄禾叹了口气,又转身奔向凉亭。

    “老板!秦老板!”

    错眼扫去,她根本看不清凉亭下面压着什么。

    没有人回应。

    薄禾咯噔一下,心想人不会昏迷过去了吧,那样可就严重了。

    按照她离开后到地震发生的时间来判断,秦川很有可能还真没离开,一直坐在凉亭里休息。

    如果是这样的话……

    薄禾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郁。

    直到胳膊被狠狠拽了一下!

    “你脑子进水了?!”

    秦川不同于以往,恶狠狠的面容跃然入目。

    薄禾一愣,随即大喜。

    “你没事?”

    转念一想,她又觉得不对。

    秦川过来的方向,是下坡路,不是上坡路。

    也就是说,他本来已经离开凉亭下山了,还折返回来?

    许多话想问,但谁也没空问,秦川拽着她的胳膊没放,直接将人扯住往山下赶。

    两条大长腿一迈,一步能当三步走。

    得亏薄禾脚程快,居然也跟得上,没真被拖着走。

    又是一阵微微的震颤。

    比刚才小了些,但依旧清晰可觉。

    两人往前踉跄,赶紧停下脚步,但这一停,头顶的石头就已经砸下来!

    当时只有零点五秒左右的反应时间。

    如果薄禾没有抬头,那么这块石头就会落在他们两人头上。

    说不定谁倒霉,有可能是她,也有可能是秦川。

    但这种概率没必要去赌,千钧一发之际,薄禾也根本没想那么多。

    她直接反手拽住秦川往旁边一堆!

    秦川也没料到她力气会那么大,猝不及防就被推得往旁边倒去。

    两个人一齐摔在地上,碎石砂砾隔着衣服硌出瞬间的疼痛感。

    “你干什……”

    怒斥的话还没出口,秦川就看见石头落在他们刚才站立的位置,瞬间哑火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