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6、第 16 章

    对秦川来说,游戏只是消遣,是工作之余的一种放松。(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他从未想过在游戏里发展出一段罗曼史。

    “八根胡须”他们在屏幕背后操作的人是男是女,自然也就无关紧要。

    但,他也从未设想过,“薄荷茶”是个女人的情形。

    或者说,在秦川、“八根胡须”、“木色倾城”,乃至本服所有玩家的印象里,“薄荷茶”根本没有除了男性之外的第二选项。

    秦川看着那句话,下意识有种让对方发语音证明的想法。

    反倒是那头见他迟迟没有反应,还多发了几句过来解释。

    薄荷茶:抱歉,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们,只是觉得这样方便些。

    秦川不置可否。

    许多人对女性玩家的偏见,轻微或严重,就像随处可见的野草那样普遍。

    秦川不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人。

    他先看到“薄荷茶”的实力和为人,再得知这个消息,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秦川:那你怎么会突然想要告诉我?

    薄荷茶:我怕你误入歧途。

    秦川盯着“误入歧途”四个字看了好几秒,才悟出对方的意思。

    敢情“薄荷茶”怕自己喜欢上她?

    他抽了抽嘴角,回复道:我没喜欢你,你别多想。

    薄荷茶:那就好,我很少跟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打过交道,总怕无意间伤了你的心。

    秦川再度沉默了。

    他是澄清自己不是女孩子好呢,还是澄清自己不是“这个年纪”好?

    任由这个误会继续下去,也许两人交流起来还更方便一些。

    神使鬼差地,他把已经打了开头的话又一字字删除。

    话说回来,既然“薄荷茶”是女的,那“木色倾城”的温柔攻势,显然不会再起作用。

    他之前的提醒,就显得多余且滑稽。

    对方似乎察知他的想法,又发了一句话过来::你很少发表对一件事或一个人的看法,却难得对我收徒说了那么多,我知道你在关心我,徒儿面冷心热,为师老怀大慰。

    说罢还发了个笑脸表情。

    秦川微哂一声。

    “薄荷茶”这是真把他当小女孩来哄了。

    本服玩家上千,茫茫人海,偏偏是他们师徒俩性别倒置,想起来也是够有意思的。

    秦川:我只是有点好奇。

    薄荷茶:嗯?

    秦川:你白天还要上班,这些游戏手法是从哪儿学的?

    薄荷茶:闲暇时看看游戏视频,平时没事去打打擂台,手感就上来了。

    秦川无言以对。

    游戏视频他也看,擂台他也打,甚至他的pk技巧,都是“薄荷茶”之前手把手教出来的。

    现在他的技术手法已经有了很大进步,比起之前简直称得上一日千里。

    但,依旧略逊“薄荷茶”一筹。

    秦川很清楚,“薄荷茶”没有藏私,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玩游戏也得讲究手感和天赋,而“薄荷茶”在这方面,的确具有职业玩家的潜质。

    游戏操作出色的女玩家不少,但也不多,“薄荷茶”去当游戏主播,兴许更有机会闯出一条路,她却偏偏选择了循规蹈矩朝九晚五的工作。

    头一回,秦川对一个女人产生纯粹的好奇。

    秦川:你只玩九霄吗?

    薄荷茶:偶尔也玩玩刺激战场,那游戏不需要升级打怪,更轻松一些。

    秦川心头一动,想到魏飞舟在宴会上对刺激战场的痴迷。

    他打字道:我知道,那游戏我也玩过,来一局?

    薄荷茶:我这台电脑只下载了九霄,平时刺激战场都是玩手游版的,微信登录。

    秦川:我也是,你把微信号给我,我加你。

    这句话随意出口,他绝对没有想到,三秒之后,自己会接收到今晚的第二枚重磅炸|弹。

    当“薄荷茶”将自己的微信号发送到秦川这里,他用添加功能将对方微信号完整打出来时,脸上表情之精彩,内心情绪之奔腾,可能比他当年小学一年级考试满分还要激烈几倍乃至几十倍。

    秦川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依旧有种滑稽的魔幻感。

    他甚至有种上论坛发帖子的冲动,连标题都想好了——

    游戏里的师父,是我现实的下属,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或者确切地说——

    游戏里令人如沐春风的师父,却是现实里讨人厌的下属,你们有过这种经历吗?

    秦川忽然想到一句话。

    人生的惊喜在于,它往往会以意想不到的形式蹦到你面前。

    但秦川觉得自己现在只有惊,没有喜。

    他深吸了口气,抱着一丝侥幸,给“薄荷茶”发去消息。

    秦川:我微信好像出问题了,添加不了好友,用qq登录吧。

    对方不疑有他,爽快答应,还主动添加了秦川好友。

    ……

    二人很快添加好友,进入游戏界面。

    薄禾选择了海岛地图,邀请对方跟随。

    “川川”一如既往,乖巧寡言,师父说什么,就做什么。

    只是今晚多了一个小要求。

    薄禾看见右上角的对话框出现一行小字。

    秦川:我玩得不多,怕到时候没法及时捕捉敌人的行踪,你用语音指挥可以吗?

    薄禾笑笑,打开语音按钮。

    “当然可以。”她轻快地说道。

    对面没了声息。

    因为很快跳伞着陆,两人忙着进房子捡东西。

    薄禾不忘提醒对方过来捡东西。

    “徒弟,这里有把ump9,你过来拿。”

    “徒弟,我这有急救包!”

    “别跑太快,前面在交战,先等他们打完。”

    队伍语音里一直是薄禾在说,对方从未开过口。

    房区交战声趋于激烈,这里向来是物资抢夺地,比最惨烈的机场也就稍好一点罢了。

    薄禾刚秒掉楼下一个敌人,从二楼一跃而下,眼角余光瞥见徒弟那边传来枪声,紧接着就是对方被击伤的提示。

    “你在哪儿?”薄禾道,一边操作角色跑过去救人。“在楼下还是二楼?你方便说话吗?语音交流更快一些。”

    “川川”一直没吭声,在他被敌人彻底打死的那一刻,屏幕上才出现两个字。

    二楼。

    为时已晚,薄禾已经冲进房子。

    ……

    那房子里起码有三个敌人,二楼两个,一楼一个。

    但短短时间内,秦川根本来不及打字。

    他当然知道语音交流更快。

    可一说话,不就露馅了么?

    眼下,他还保留点儿游戏的纯粹体验,没打算暴露自己。

    他点了观战模式,心想对方可能很快就会因为自己的情报缺失而阵亡。

    但出乎意料,薄禾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刚冲进房子就转身往门口扫射,反倒是门后打算埋伏的敌人猝不及防被打死。

    还有两个在楼上!

    秦川精神一振,赶紧打字补充。

    他也不知薄禾看见了没有。

    薄禾没有再上楼,而是直接离开,进了隔壁房子。

    在秦川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冲上二楼,将手上冲|锋|枪切换为m24,对着窗口晃动的人头直接就是一枪。

    甚至连倍镜都不用。

    敌人被击倒的提示出现在画面上,秦川呆了一瞬。

    今晚在宴会上,他已经知道薄禾是如何用惊艳枪法令魏飞舟刮目相看的。

    但当时他满脑子都是如何说服魏飞舟合作,跟现在观战完全不是一回事。

    薄禾打完一枪,从二楼窗口跳下,又进了刚才的房子。

    她站在楼下等了一会儿,一动不动。

    秦川:你卡了?

    薄禾道:“刚才只打中一个,另外一个肯定要给队友疗伤,又怕我冲上去,我稍等一下,降低他们的警惕。”

    这话说完,她就冲上二楼。

    果不其然,那两人果然在疗伤,薄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瞄准扫射爆头。

    干脆利落。

    薄禾:“徒儿,要不我们重开一局,我带你再完整玩一局吧?”

    秦川:不用,你继续打,我观战就行。

    薄禾:“但是打完这局我得下了,趁时间还早,我去写一下工作文档。”

    秦川听见这句话,挑了挑眉,打下一行字——

    周末晚上还要加班,你不觉得你们老板丧尽天良吗?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