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第 15 章

    对方发来的问题,让薄禾愣住片刻。(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转念一想,十几岁少女,正是心思敏感的时候,需要仔细呵护。

    薄荷茶:木色是个小姑娘,跟你一样,挺可爱的。她上回一直缠着要拜师,我磨不过,就答应了。

    川流不息:我留意过她,她经常跟不同的男号在世界频道上**,互相送礼物,你不过是她物色上的新猎物罢了,以拜师为名行狩猎之实,别陷进去了。

    薄荷茶:你说话太老成了,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吗?

    川流不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薄荷茶:你放心吧,我对木色不是你想的那样。木色只是爱玩,本性不坏,上回我还看见她帮一个小号打怪,我对她,和对你一样,只是师徒之情,你想太多了。不过你就因为这样送我花?不会是吃醋了吧?

    最后一句话,自然是以开玩笑的口吻问出。

    对方却回答得挺郑重。

    川流不息:我只是想起,在这游戏里还欠你一份感谢。游戏跟现实一样,从来都不缺攀高踩低,趋炎附势的人。这花一送,肯定所有人都会关注你我的关系,不管他们猜出什么结果,以后你在游戏里,就会玩得更轻松些。像宙斯之盾那种人,也不敢再轻易招惹你了。

    短短几句话,深谙人心世情。

    薄禾很惊讶,这简直不像是一个十几岁少女说出来的。

    薄荷茶:谢谢你,徒弟。

    川流不息:不客气,谁让你是我师父。

    薄荷茶:哈哈,你想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吗?

    川流不息:你的年纪不足以当我爹。

    薄荷茶:徒儿你太严肃了,平时没事要多开开玩笑,活泼开朗一些,才更像你们这个年纪的样子。

    川流不息:那个木色倾城,你不要跟她太过接近,对你没有好处。

    薄荷茶:明白,为师有分寸。不过她现在也算是你的小师妹了,在没有犯下错误之前,我还是得尽师父的职责。

    换作旁人,秦川连这两句话都懒得多说。

    但“薄荷茶”和“八根胡须”之于他,终究是有几分特殊。

    这两人是他认可的朋友,哪怕是在游戏这个虚拟的江湖里。

    从秦川小号被追杀,而他们义无反顾站在秦川这边的时候,“薄荷茶”不知道自己在秦川那边的定位,就从“游戏指导者”升格为“值得一交的朋友”。

    两人聊过几句,秦川就换上小号。

    比起玩“川流不息”时享受到的众星捧月,“川川”这个人妖小号,则是一种别样的自在。

    前者他在现实也照样能感受,而后者却更符合他玩游戏的初衷。

    “薄荷茶”则喊来“八根胡须”,三人像往常一样下本打擂台。

    先前打本缺人,都是临时再喊队友,但这次又有所不同。

    很快,“木色倾城”加入队伍。

    后者的战力跟秦川的小号差不多。

    不同的是,秦川建小号是为了偷师学技术,“木色倾城”就这么一个号。

    秦川点开对方的角色属性。

    五颜六色的衣服和装饰品差点没闪瞎他的眼。

    再联想对方给“薄荷茶”送花一事,可见“木色倾城”不是没有钱玩游戏,而是把钱都花在乱七八糟的地方,买衣裳买烟花买特效,反正就是不肯好好提升战力。

    游戏里各色人等,有拼命氪金的,就有看风景买服装不亦乐乎的。

    如果她不是“薄荷茶”的徒弟,秦川都不会多看一眼。

    四个人加上两名临时队友,由“薄荷茶”带着,进入一个名为琉璃谷之伤的中等难度副本。

    虽说中等难度,但如果“木色倾城”自己去找队伍,肯定是找不到的。

    她一进队伍,“薄荷茶”就向她介绍了秦川和“八根胡须”,对方也很乖巧,当即就开通语音,甜甜地叫上一声师姐和师叔。

    “八根胡须”倒是很热情,当即就加了好友,表示以后有事可以找自己。

    “木色倾城”自然又是嘴甜地一通道谢,师叔长师叔短,喊得“八根胡须”立马缴械投降,一路跟她聊天,教她各种游戏小技巧。

    平时这种时候,通常是“八根胡须”开了队伍的通话频道,在那自得其乐说单口相声。

    “薄荷茶”和“川川”这两个号不吱声,偶尔打字回应。

    有时临时加入的队友,也会自来熟,和“八根胡须”聊天瞎侃。

    总而言之,不必“薄荷茶”两人开口,“八根胡须”自己也能将气氛炒热。

    现在加入了一个“木色倾城”。

    两个话痨凑在一起,顿时迸发出璀璨夺目的火花。

    从游戏聊到天气,从自己聊到“薄荷茶”,“木色倾城”有数不清的话题,说不完的话。

    “八根胡须”将遇良才,倾盖如故。

    “薄荷茶”似乎也被这种热闹感染了,连打字交流都比平时多了不少。

    “木色倾城”更是围着“薄荷茶”说个没完,就连“薄荷茶”清几个小怪,都能配上几句“师父你好厉害”的画外音。

    秦川却很沉默。

    沉默得有些异常。

    连“薄荷茶”也注意到了。

    很快,秦川收到对方发来的消息。

    薄荷茶:你今晚怎么了?没事吧?

    秦川:没事。

    薄荷茶:是不是课业太重了?

    秦川在观察“木色倾城”的表演。

    在他看来,对方就是那种擅长利用自身优势来达到目的玩家,稀松平常,不值得多说。

    值得一提的是“薄荷茶”对她的态度。

    面对“木色倾城”的撒娇耍痴,“薄荷茶”不仅纵容,而且心软。

    说不定再过没多久,本服将会有一段师徒恋上演。

    秦川有点失望。

    他欣赏“薄荷茶”的游戏操作,也觉得对方的性情行事都很稳重,可惜在女色这一关,还是栽了跟头。

    那种感觉,大概相当于本来觉得对方和自己一样清醒的朋友,忽然犯下了幼稚低龄的错误。

    秦川不仅失望,还有些可惜。

    但他已经提醒过“薄荷茶”了,既然对方听不进去,他也没兴趣再做那个恶人。

    薄禾迟迟等不到秦川的回答。

    在她看来,这个徒弟背后,似乎隐藏无穷无尽的秘密。

    与秦川交流时,薄禾眼前总会浮现一名沉默寡言的少女,梳着齐刘海和马尾辫,也许很聪明,却吝于跟别人交流,也许虚拟世界里隔着机器设备,反而更容易让对方放下戒心。

    青春期的少女,心事太多,漫无边际,让人捉摸不透。

    别人看见“川流不息”给“薄荷茶”送花,只会联想到氪金大佬和操作大佬之间有什么基情,但薄禾却很容易从徒弟异于寻常的言行里,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性。

    “川川”也许,可能,对她这位师父,抱着某种不可言传的少女情愫。

    这不是天方夜谭。

    她与“川川”之间的相遇,符合了师徒,英雄救美,同甘共苦等一切小说必备的元素。

    除了她的真实性别。

    薄禾有点犯愁。

    直接去询问当然不妥,很容易让小女孩觉得没面子,进而恼羞成怒。

    如果告诉对方真相,会不会就此解决一切后患?

    薄禾思忖再三。

    她玩男号,仅仅是为了方便。

    操作流畅的女玩家自然不少,但很多人提起女玩家,难免还会带着某种偏见。

    用男号行走江湖,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

    事实也确如她所料,直到遇上秦川。

    游戏玩不玩皆可,要是无意中伤害一个小威尼斯人在线娱乐的心,就不厚道了。

    薄禾决定坦承一切。

    秦川走到酒柜,摸了罐啤酒,转身回到游戏前。

    好友消息一直在闪烁,他对“薄荷茶”询问他现实功课的问题啼笑皆非,索性选择不回答。

    但这一次点开消息,内容却足以让秦川准备喝酒的举动完全顿住。

    薄荷茶:其实我是女的。

    秦川:???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日期。

    不是愚人节啊。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