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第 12 章

    秦川是个胜负心很强的人。(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读书的时候,他门门都要考第一,偶有落后,总会在下次将桂冠夺回来。

    也许很多人将此视为压力,并认为这样会让他们走向偏激极端。

    但对于秦川而言,这不是负担,而是乐趣。

    就像爬山,他喜欢每到一个高度就停下来,俯瞰山下,仰望山顶,再一口气往下一个目标进发。

    秦川喜欢这样不断向上攀登的人生轨迹,哪怕左右四顾,孑然一身。

    人生在世,孤独本就是一种常态。

    而游戏——

    人在现实里无法做到或不敢做的许多事情,能在游戏里实现,比如御剑飞行,比如杀人放火。

    但玩的人还是那个人,各方面性格**也许在虚拟世界会有所放大,却不会完全消失。

    秦老板的胜负心同样在游戏里也体现出来了。

    他不愿意屈居人下,于是就充钱氪金,用堪比坐火箭的速度提升战力,从游戏小透明一跃成为战力榜的大佬。

    他知道自己手法差,就换了个号拜“薄荷茶”为师,宁可自己学,也不远像别的大佬一样直接找代练找主播。

    秦老板的操作手法已经大有长进。

    如今无须“薄荷茶”,凭借他自己的战力和走位,也可以在游戏里被人心服口服地喊一声大佬。

    但秦川却头一回在游戏里体会到寂寞的滋味。

    是登上巅峰无人分享的寂寞,也是独孤求败的寂寞。

    放眼本服,综合战力与操作,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江湖之大,放眼竟无一可值得期待留恋之事。

    秦川忽然发现,他玩这个游戏的初衷已经失去,而最让他快乐的,居然是跟“薄荷茶”和“八根胡须”并肩作战的那段游戏经历。

    大家实力相当,并肩作战,去赢得一场富有悬念的战役。

    这才是游戏的乐趣。

    正是在这个时候,“木色倾城”给“薄荷茶”放烟花的消息映入秦川的眼帘。

    秦川破天荒走了神。

    他记得“薄荷茶”说过,自己是不收徒的。

    秦川为了拜对方为师,好说歹说,连邪门歪道都用上了,至今还顶着高一少女的身份。

    这“木色倾城”到底是何方神圣?

    “薄荷茶”不在线,但“八根胡须”是在的。

    对方听秦川一问,就都交代了。

    前两天,雪山boss刷出来的时候,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号不知死活往那儿跑,被boss追得哭爹喊娘,“薄荷茶”正好路过,就把那小号给救了。

    从那之后,那个叫“木色倾城”的玩家就像“薄荷茶”身后的小尾巴,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平时有事没事就跟“薄荷茶”聊天打招呼,每天换着花样给“薄荷茶”刷烟花,就为了拜救命恩人为师。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昨天秦川没上线的时候,两人结为师徒,秦川也多了个小师妹。

    秦川一听,这拜师套路似曾相识。

    自己不也用过差不多的法子么?

    只不过他跟“木色倾城”,一个送草药,一个送烟花。

    游戏里的烟花在商城有售,只能用人民币购买,普通的一个九十九块,寓意天长地久,平时游戏情侣之间偶尔也会送送,但很少有人像“木色倾城”出手这么大方,一买就是几十个,一送就是六个九个。

    不管“薄荷茶”在线不在线,反正烟花一通轰炸,别的玩家能看见,就等于间接往“薄荷茶”身上贴了标签。

    这种微妙的心思,“八根胡须”大老粗肯定不懂,但秦川却察觉到了。

    八根胡须:我说得没错吧?薄荷茶就是对小女孩心软,这不,又多了一个了。你要是那会儿顶着男号,现在还未必能拜师呢!

    秦川:她也想学游戏操作?

    八根胡须哈哈一笑:什么游戏操作,要我看,她八成是想看上薄荷茶了!不过那妹子的声音我听过,挺显嫩的,估计也就二十出头,英雄难过美人关,估计有戏,搞不好你的小师妹没几天就要变成师娘了。

    秦川哂然。

    他拜师是因为“薄荷茶”无论为人技术,都当得起他在游戏里喊一声师父。

    这“木色倾城”又是从哪个角落旮沓冒出来的?

    就凭她,也配?

    秦川点开游戏商城,目光扫过各式各样的服装坐骑,最后落在角落里最贵的那个超级烟花上。

    六百九十九块,本服玩家都能收到烟花效果和通知,还能在放烟花的地方自动生成摇钱树,供闻讯而来的前三十名玩家捡到游戏道具,其中更有极小几率掉落珍稀道具。

    不就是烟花么,谁还买不起了?

    秦老板都不屑朝普通烟花看去一眼,直接就买了一百个超级烟花。

    他搜了一下“木色倾城”的资料,对方已经下线。

    点击赠送的手指顿了顿,秦川忽然不急着送出去了。

    ……

    按照约定的晚宴时间,薄禾提前半小时到酒店大堂等待。

    秦川也未让她等候太久,约莫十分钟后,男人就穿戴整齐翩翩而至。

    薄禾虽然对自家老板的印象好不起来,但也不得不承认,秦川天生就是个衣架子,这种身材极适合穿西服,更何况是价值不菲的高定。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虽然批判的声音总是此起彼伏,可如果交情没到那份上,谁又会深究内在美的闲情逸致呢,必然都是先满足自己的视觉享受再说。

    再联想那么漂亮的女艺人迟筠,对跟秦老板分手一事的激烈反应,薄禾似乎也觉得可以理解了。

    而薄禾——

    虽然化了妆换了晚礼服,不至于到脱胎换骨的夸张地步,但与平时还是有不小差别的,秦川不介意多欣赏两眼,但这两眼不会动摇他对薄禾的固有印象。

    人与人之间,也是要讲眼缘的。

    有些人,第一眼就会喜欢欣赏对方。

    而有些人,即使什么也不做,只要相处,就觉得不舒服。

    更何况,薄禾不是什么也没做,她犯了秦川的忌讳,一开始就给他留下工作不认真的印象,后来又让他觉得此女有些小聪明小心机。

    无论哪个评价,都不是什么好词儿。

    两人对视几秒,秦川主动上前,支起臂弯让她虚虚搭上。

    秦川:“该说的,关慎都给你说了吧?”

    薄禾:“是,关助交代了一些要点,不过秦总,我是头一回出席这种场合,很多规矩都不懂,如果不小心出错,还请您见谅。”

    秦川:“这不是正式宴会,不用紧张,你跟着我走,面带微笑就行。”

    彼此距离亲密无间,乍看背影还挺登对。

    不过,近听就可以发现,两人从表情到语气,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起初薄禾也有点儿疑惑。

    公司里那么多女员工,不乏比她漂亮的,知情识趣的,却偏偏挑上她来当女伴。

    这份看似让人艳羡的差事,对薄禾来说却绝不是什么美差。

    出于女性角度的思考方式,她甚至产生过秦川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的错觉。

    但,在刚才两人对视的那一瞬间,薄禾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秦老板非但不可能对她有绮思,而且很可能还挺讨厌她的。

    既然讨厌她,为何还要让她当女伴,这不是自我折磨么?

    薄禾想了想,关于上次的种种意外,她觉得趁着现在这个好机会,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老板,昨天我们出海回来,外头下雨,我轻度近视,没戴隐形眼镜出门,眼睛又进水了,才会按错楼层,我们的房间号是一样的,隔了两层,请您见谅。”

    秦川嗯了一声:“我知道,那事后来证实是误会,是我错怪你了。”

    老板如此痛快坦承自己的过失,薄禾有些意外,赶紧趁热打铁。

    “上回在停车场,我也真不是故意站在那里偷听的,是正好上楼,抄近路,后来我没告诉任何人,更没有偷拍任何照片,请您相信我。”

    秦川又嗯了一声。

    他对薄禾的既定印象已经形成,绝不会因为对方这几句话就轻易改变。

    哪怕这些事情,他知道都是误会,可那又如何?

    秦川想道,过了今晚,要是她表现不错,就让关慎多给她点奖金补助好了,辞还是要辞的,总这么个人在眼前晃,还不知道要制造多少有意无意的误会。

    区区一个小职员,他看得不顺眼,心里不舒服,辞退就好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给足补偿,已是仁至义尽。

    薄禾见秦老板没有作声,也暗暗松了口气,心说这下总该解释清楚了吧。

    心思各异的二人,就这么步入宴会大厅。

    霎时间,衣香鬓影,迎面而来。

    与外面的风雨交加,俨然两个世界。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