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第 11 章

    在秦川这句话发出去后,“薄荷茶”又是过了十分钟才回应。(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薄荷茶:没有,外面下雨,我淋湿了,刚换衣服去了。

    秦川:晚上云头城的那个副本一起过吧?

    薄荷茶:那个副本难度有点高,我跟八根胡须会拖累你,你找几个跟你战力差不多的,会更容易过。

    秦川:没关系,咱仨之前一直是固定队伍,再加几个就行,试试。

    那头过了一会儿,“薄荷茶”终于说好吧。

    秦川喊上“八根胡须”,三人一道,再临时喊了三个队友。

    云头城副本是迄今为止游戏难度最高的副本之一,一队六人,全服目前还没有一个队伍能通关。

    但这个副本对装备属性的要求太高,已经不是单凭操作手法就能过去的了。

    秦川上次用大号跟几个元婴期队友组队,打了五次,依旧没能通关,大家精疲力尽,作鸟兽散。

    当时这个副本就把秦川恶心得,心想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入本npc一次了。

    结果才没过多久,他就又带着“薄荷茶”他们来了。

    结果毫不意外。

    上次六个元婴期高手都过不去,这次两个结丹期,四个元婴期,哪怕打了整整一个晚上,众人磨合到最后,已经很有默契,不需要什么指挥了,依旧卡在最后一个boss上死去活来,无论如何都拿不到通关奖励。

    到了晚上快十一点时,另外三个临时被找来的队友陆续找借口离队走人。

    他们起初是看在秦川的面子上才会来,现在打了一晚上,面子也给足了,实在过不去,秦川也不可能怪罪他们。

    临走前还有人对秦川委婉道:这个本现在难度比较高,结丹期暂时不建议尝试,下次还是组个全元婴期的队伍吧。

    言下之意,是说“薄荷茶”和“八根胡须”的战力太低。

    秦川什么也没说。

    他会带两人来过这个本,只因“薄荷茶”说过,想见识一下这个副本的难度。

    “薄荷茶”曾经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教他操作技巧,pk手法,而他仅仅是浪费一个晚上的时间,秦川觉得这并不算什么。

    反倒是“薄荷茶”两人很过意不去。

    薄荷茶:你别带我们了,这个本,我们过不过都无所谓的。

    秦川:那三个人虽然是元婴期,但战力在本服排名不靠前,回头我找元婴期前三的另外两个人来帮你们过吧。

    八根胡须:别啊,你这样我们心里不自在,欠的人情太大了,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薄荷茶:副本随缘就行,现在过不了,以后总能过的,不过——

    秦川:?

    薄荷茶:都这么晚了,你不用做作业吗?早点休息吧。

    秦川沉默了。

    他这才想起,自己的人设是十几岁少女。

    上回“薄荷茶”问他在上几年级,他随口就说了个高一。

    高一的学生,明天可不是还要上课吗?

    秦川想了想,打下一行字:明天校运会,我们放假两天。

    “薄荷茶”哦了一声,果然没再多问。

    秦川想了想,打开“八根胡须”的聊天窗口,询问道:我能不能告诉他实话?

    八根胡须:什么实话?

    秦川:就是我其实是个男的。

    八根胡须:最好别。

    秦川:为什么?

    八根胡须:就凭我跟他认识这么久,对他的了解。我发现他对女孩子更有耐心,也更怜香惜玉一点,虽然嘴上总说不收徒不收徒,但你看他对你变性前后的态度,还不能看出什么吗?

    秦川:……

    八根胡须:你大号曝光,已经骗了我们一回。当然,我觉得没什么,不过你跟薄荷茶毕竟是师徒,他教了你不少游戏技巧,现在冷不丁亮出大号就算了,还把裤子也脱了,说你是个大老爷们,一点也不娇滴滴,不需要别人保护,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秦川沉默片刻,心想换作是自己,估计会觉得这人有意接近,心存欺骗,直接删除拉黑了事,哪里还会跟对方废话半句。

    对方见他半天不吭声,顿时了然于心道:看吧,你也觉得瞒着更好吧,以后找个机会再说也不迟。

    秦川:但他好像已经有所怀疑了。

    八根胡须:那是因为你说话硬邦邦,一点都不像女孩子,你看看世界频道上说话的那些人,撒娇耍痴的,十有八、九都是男的,还有那些发语音的,如果嗲得不像话,很有可能就是用变声器的。你别看这些人玩的女角色,个个簪花穿纱,在游戏里说话比女的还像女的,实际上现实全是抠脚大汉。

    秦川:……

    八根胡须:来,我教你一个诀窍。

    秦川:愿闻其详。

    八根胡须:你不管说什么,后面都加个“哒”或“鸭”就行了。比如说,师父,我去做作业了鸭。师父,今晚我们去不去点仙台哒?

    秦川:……

    八根胡须:你别不信,他一听立马心就软了三分,我绝对不会拆穿你的,薄荷茶这厮天天上游戏,不是pk就是下本,太枯燥乏味了,你这是为了增强他的游戏乐趣,也是善意的谎言。等他离开这游戏的那天都不会知道真相,你却让他拥有了一份美好的回忆。

    秦川不置可否,他怀疑“八根胡须”那么说完全是为了看笑话。

    就在此时,门铃响起。

    顺手关掉聊天窗口,他没再听对方胡说八道,起身去开门。

    房门打开。

    一名burberry粉色风衣的卷发女郎站在外面。

    眯眸浅笑,风情万种。

    虽说这季节穿风衣有些不搭配,但秦川又不是不解世事,他很快就注意到对方白皙锁骨往下,若隐若现的红色绸缎睡衣花边。

    更不必说那股猫爪子一般时不时过来挠一下试探勾引的香气了。

    “我是住在你斜对面的lisa,我房间里浴缸的热水坏了,能否借你的浴室一用?”

    说罢她朝秦川眨眨眼。

    “surprise。”

    秦川抽了抽嘴角。

    现在想想,这种“surprise”才比较符合沈锐的品味。

    这家伙也算大手笔了,不是入住酒店的客人,连电梯都进不了,沈锐为了表示诚意,让秦川度过一个愉快狂野的夜晚,竟还为这女郎订了这一层的房间。

    女郎见他毫无反应,正待更近一步贴上前来。

    秦川面无表情,直接反手一关,把人关在外头。

    思及刚才对薄禾的误会,他心里也无一丝同情。

    那样冒失的员工,竟能走错房间,还未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迟早在工作上也会出现别的纰漏。

    不要也罢。

    趿着柔软的拖鞋重新回到电脑旁,秦川看见“薄荷茶”的名字变成灰色。

    这代表主人已经下线了。

    “薄荷茶”还留给他留言:早点休息,不用上学也别太晚,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

    秦川回复一句:好的。

    “八根胡须”的话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秦川想了想,还是加了个字。

    好的哒。

    暴风雨似乎爱上了这座海岛。

    整整一夜没停过的风,到早上也只是稍稍收敛一点。

    海边的树被风雨摧残得东倒西歪,枝叶凌乱,再无风度仪态可言。

    飞来本地的航班依旧大面积延误,好在会议能够如期举行,虽然与会者少了一些,但应该到场主持开幕仪式的领导们一个没少。

    秦川这边却出了点小变故。

    作为主办方之一和重要的企业方,秦川本该在当天下午的第二场会议上作第一个发言。

    但中午午休的时候,他的工作电脑却突然黑屏,用尽办法也打不开。

    唐蜜建议:“可能是连日下雨,太潮湿了,要不让it部的同事过来看看?”

    也有人道:“来不及了,会议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始了。”

    秦川皱眉。

    稿子是他亲手起草的,他自然记得要点,脱稿也无妨,但电脑里还有制作精美的ppt,这却是给与会者看的,否则全程依靠口头演讲,很容易让人产生精神疲劳,也不够出彩。

    关慎反应最快,当机立断:“我的电脑里有备份,现在马上去拿过来!”

    会议厅在酒店隔壁的附属建筑,步行回酒店,大约十分钟的路程。

    关慎这一趟来回,就算速度再快,起码也得二十分钟,肯定会迟到。

    但迟到,总比没有好。

    自从上次与李玺的位置失之交臂,唐蜜就一直想在老板面前表现,奈何始终没找到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可惜她又不会修电脑,就算会,估计也没法在十五分钟内让电脑恢复如初。

    “秦总,我手机里有备份的稿子,但没有ppt,您要不要先就着稿子说两句开场白,等关助把电脑拿过来正好,不会耽误会议进程。”

    众人转头一看。

    居然是薄禾。

    秦川不冷不热:“你哪来的稿子?”

    薄禾道:“会前碰头,您把稿子内部小范围公开的时候,让大家集思广益,在房地产政策上再深入思考一些可行性建议,我对这方面不太了解,不好贸然发言,但把稿子大概内容都记下了,本来想拿回去私下学习的。”

    秦川接过她递来的手机一看。

    这哪里是“把稿子大概内容都记下了”,应该是把稿子一字不差还原了。

    当时秦川让关慎把参加会议的几个人都召集起来,将稿子复印件分发给各人,进行短暂讨论,会后就回收了,在那短短时间内,薄禾竟就把上面的内容给背下来。

    他还记得,会议上薄禾一声不吭,从头到尾都在那低着头看稿子——本来这种内部小型会议,薄禾这样的小透明之所以能参加,全是因为她代替部门主管出席,并没有部门主管的权限,自然沉默是金——但秦川没想到,她居然是在背稿子。

    薄禾见秦川看向自己,就多解释了两句:“我那时觉得秦总的稿子特别有深度,想私下好好学习,就先记了下来,回家再打在手机里,没想过往外流通的,今天是碰巧,不知您能不能用上?”

    众人大开眼界,心说拍马屁拍到这份上也算境界了,竟还去背稿子,谁又想到正好能派上用场?

    再看薄禾一脸平常丝毫不见谄媚,更是感叹现在长江后浪推前浪,连新人都能如此把握机会,细水流长,无孔不入,为了一个可能不会用上的机会如此卖力,简直刷新认知。

    秦川点点头:“你加我微信,把这份东西发我手机上。”

    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有了这份八、九不离十的稿子,秦川开局就从容多了。

    他尽可挑些有趣的内容先讲,吸引住与会者的目光,再把数据化的内容留到关慎将备份拿过来。

    关慎果然比自己说的预定时间还要晚了十分钟,紧赶慢赶,满头大汗。

    见秦川已经站在台上演讲,他心下还咯噔一声,觉得坏事,谁知秦川半点不紧张,见他和工作人员抱着电脑上台放映ppt,微微一笑就顺势跳到ppt里的数据内容。

    长达四十分钟的演讲,没有任何磕绊,秦老板的首秀,一帆风顺。

    助理关慎总算松一口气,抹了把汗津津的额头。

    他从别人口中听说刚才发生的插曲,散场时遇见薄禾,还冲她点点头,以示嘉许。

    谁知会后秦老板却把他叫去,让他回公司之后记得跟人事那边说一声,将薄禾辞退。

    关慎听见这个要求,先是一愣。

    “老板,昨天他们团建出海,途中遇到大风浪,设计部的容榕差点落水,是薄禾及时把她给拉回来,按照公司规定,这是可以申请见义勇为奖励的,这个当口辞人,是不是……?”

    秦川淡淡道:“她处心积虑想往上爬,连背稿子这种机会都不放过,可见心机之深,昨天还故意走错房间引起我的注意,既然见义勇为,就跟人事说一声,在劳务合同补偿规定之外,再多给她补三个月工资就是了。”

    老板心意已决,关慎做下属的也不会多劝,很快点头答应下来。

    “那晚上宴会,还是让唐蜜陪您出席对吧?”他又问道。

    秦川略一思忖:“不,让薄禾跟我去。”

    关慎:“啊?”

    秦川:“唐蜜最近,好像在私下接触宏峰的人。”

    关慎:“我也听说了。”

    秦川:“今晚宴会规格不高,人今天我也都见过,认识了,用不着唐蜜帮我记。”

    不用说太明白,关慎就已经了然。

    宏峰是另一家上市集团,旗下也有房地产业务,唐蜜对李玺的位置求而不得,现在又私下跟同行业内的别家公司接触,说明她已经起了跳槽的心思,至于最后成不成,还是两说。

    关慎知道,老板按着唐蜜,不让她取代李玺,是因为觉得唐蜜心思太跳,想再多观察一阵,谁知道唐蜜经不起考验,一看这边好像升职无望,立马就联系了对家,连一两个月时间都等不了。

    至于薄禾会不会因此被唐蜜记恨,这就不是秦老板关心的问题了。

    对他而言,薄禾早晚都是要辞退的,正好拿来敲打一下唐蜜,也算物尽其用。

    更何况,能出席这种宴会,对薄禾也是个机会,她应该感激才对。

    ……

    薄禾知道老板对自己的观感想必不会太好。

    尤其是对在新岗位上不出几天就犯错误,撞见老板和绯闻女友分手,还疑似宣扬出去的员工。

    昨晚走错房间之后,薄禾就隐隐有了自己这次可能真的会被炒鱿鱼的觉悟。

    结果会议结束之后,老板身边的心腹大将关慎找上自己,居然要她陪同秦老板参加晚上的酒宴。

    饶是薄禾知道君心难测,也觉得这个通知太奇怪了。

    她眨眨眼,提出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关助,我从未出席过这样的宴会,恐怕有失老板和公司的脸面。”

    关慎面不改色,睁眼说瞎话:“没关系,唐蜜今晚有点事,老板点了你,觉得你形象比较出众,到时候你跟着老板走,面带微笑就行了,多余的话也不用说。”

    薄禾只好道:“我也没有合适的礼服,行李箱里都是日常衣服。”

    关慎:“没关系,酒店有专门的礼服店,我现在就是过来带你去挑的,发型妆容也可以一并解决。”

    薄禾:……

    两人大眼瞪小眼。

    薄禾忍不住道:“关助,老板为啥突然点名要我陪同出席,我只是个新人,又不是什么大美女,是不是得罪了谁,拿我开玩笑呢?”

    关慎默默道,没错,你就是得罪了老板。

    面上却还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小薄,你这就想太多了,这次老板没有特意带女伴过来,以前都是唐蜜陪老板出席,今晚她正好有事,李玺又要离职了,也不合适。小方以前没出席过宴会,怕她露怯,正好你在总裁室待过,怎么都算是半个总助,就当应急帮忙了,回头给你补加班费。”

    薄禾看着他那笑容,怎么都觉得有点像过节上门的黄鼠狼。

    而自己,就是那只鸡。

    来不及多想,关慎催得急,薄禾也只好跟着他走。

    临走前不忘给游戏里的徒弟留言,说自己这两天有事,上不了游戏了。

    ……

    秦川忙里偷闲回酒店小憩了两小时,顺带打开电脑上游戏。

    原本三人约好了晚上一起去点仙台打季度赛,但他看到“薄荷茶”的留言之后,就答应了别人的组队邀约。

    比起自己小号跟“薄荷茶”、“八根胡须”的组合,新队伍阵容明显强多了,全是元婴期高手,还都是榜上的前十名,秦川自己早已今非昔比,就算手法比起“薄荷茶”还稍有逊色,但也比一般人强上许多。

    就在第一场比赛临近结束之时,眼看他们队伍就要取得胜利,秦川忽然看见系统频道刷了一条消息。

    玩家“木色倾城”为其师“薄荷茶”燃放了一簇“迢迢相思”,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秦川失神两秒,忘了施放一个本该施放的技能。

    关键时刻,敌方队伍扭转战局,反败为胜,他们以毫厘之差落败。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