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第 7 章

    对方变脸太过突然,连秦川自己都没来得及反应,人就已经躺在地上,屏幕见红,浮现“你已被玩家宙斯之盾击倒”的提示。(看啦又看小说网)

    他下意识点了复活,消耗铜币之后,人从地上站了起来,同时恢复半血。

    几乎是同时,“宙斯之盾”又一次冲过来。

    秦川早有防备,身形闪开,让对方扑了个空,但剑气尾巴依旧把他生生刮下一层血。

    角色瞬间剩下百分之十的血量。

    这就是高战力与低战力之间的差距。

    这种差距,秦川之前在被“看你不顺眼”秒杀的时候已经体会到了。

    哪怕他的操作手法现在已经进步很多,但在双方境界战力差距过大时,敌人想要秒杀自己,依旧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更何况,“宙斯之盾”的技术不能算差。

    眼看自己又要倒毙,秦川都已经做好不起来的准备了,箭影呼啸而来,从他头顶划过,直接穿透对方的脑袋。

    刷的一下,对方血量掉了大半!

    秦川赶紧给自己加满血。

    就在这两秒之间,战场的主角已经变成“宙斯之盾”和“薄荷茶”两人了。

    “薄荷茶”玩的职业是远战,箭客就必须拉开距离,在官方许可的最远距离值,才能对敌人造成最大伤害。

    虽然这个职业也配备了匕首,但匕首终究是辅助技能,不像其它近战职业的伤害那么高。

    眼下,“薄荷茶”却舍弃弓箭,在奔跑途中换成匕首,掠向“宙斯之盾”。

    “宙斯之盾”迅速拉开距离,飞出长剑,却误判了“薄荷茶”所在的方位,群攻技能落了个空,“薄荷茶”似乎料到对方会出群攻技能,堪堪就落在技能最远范围的边缘,正好避开对方的一击。

    秦川几乎要喝一声彩了!

    “薄荷茶”这一个闪避的动作,显然不是碰巧或运气好,而是出于对对方技能熟悉之后的判断,一般玩家玩游戏,能玩到“八根胡须”那种操作水准也就很不错了,只有职业选手或主播,才会根据官方给出的模糊描述,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去测试游戏技能范围和威力。

    很显然,“薄荷茶”不仅对本职业技能了然于心,对别的职业门派,也是下过一番工夫的,绝不仅仅是看视频就能练就的纸上谈兵。

    所以即便他和“宙斯之盾”之间存在境界差距,两人还能周旋半天,“宙斯之盾”一时也占不到上风,甚至被“薄荷茶”逮住机会,一跃而起,扑向对方。

    “宙斯之盾”吓一跳,以为敌人想用匕首刺杀,赶紧拉开最大距离,谁知这时“薄荷茶”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弓箭,操作速度之快让所有人都还未看清,箭就已经穿透“宙斯之盾”的头颅!

    一箭毙命!

    “宙斯之盾”缓缓倒在地上。

    四周一片寂静。

    在之后的三四秒内,没有一个人出声或打字。

    连“宙斯之盾”自己,似乎都被这样的变故惊住了,根本不相信自己竟然输给一个结丹境界的玩家——虽然“薄荷茶”之前名声在外,但没有亲身体会之前,人总会存了几分质疑。

    “宙斯之盾”自信技术不差,就算杀不了“薄荷茶”,也不至于被对方反杀。

    这回,真是丢人丢大了。

    跟“宙斯之盾”交情最好的两名玩家反应过来,也都开了pk模式,扑向“薄荷茶”。

    三个临时入队的路人玩家,不知何时悄然离开,并不想掺和这场混乱。

    而其他人,也许是自觉理亏,也许想继续吃瓜看戏,既没参与进来,也没离队,却都躲得远远,在角落里看热闹。

    秦川跟“八根胡须”见状,也都纷纷加入这场厮杀之中。

    人一多,场面越发混乱,走位和手法再好,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

    对方三人,秦川他们这边也三人,但对方平均战力比他们高了不少,劣势显而易见。

    那一夜,秦川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死了多少回。

    他就看见“薄荷茶”和“八根胡须”一次次倒下,又一次次起来。

    像不肯轻易熄灭的蜡烛,在风中挣扎求生,死死咬住最后一点烛芯不肯松口。

    归根结底,这件事是秦川引起的。

    他私聊另外两人,让“薄荷茶”和“八根胡须”直接离开副本,不用管他,反正对方也只想杀自己而已。

    “薄荷茶”给他的回复也很言简意赅。

    你是我徒弟。

    这场厮杀最终在副本关闭时间来临时结束。

    一帮人被自动踢出副本,随机分散到游戏各地的地图里。

    “八根胡须”全身装备都坏了,人还挺兴奋,说起刚才的混乱,嘴巴就没停下来过,细数他收割了多少人头。

    秦川打字道:叠彩灵昙你们拿去卖了分钱吧。

    八根胡须:你是不是傻?别区大佬花三万人民币收这东西的,咱们区人更多,估计还能卖更高,自己收着,别傻乎乎就贱价卖掉了,那钱起码够你把号好好整一整了!

    薄荷茶:嗯,自己拿着,本来就是你得的,对方如果再来找你,你什么都别说,让他们来找我就行。

    这是打算把所有事情都往自己肩上扛了。

    老实说,秦川不是没见过不贪婪的人。

    但在他主动提出愿意分钱,却连动心都没有,就一口拒绝的,只有“八根胡须”和“薄荷茶”。

    从他们的回应和打字速度来看,两人根本未曾犹豫。

    “薄荷茶”甚至还主动揽事。

    游戏的虚拟化,本来就会把人性放大。

    像刚才那个“宙斯之盾”,换作是在现实,就算他羡慕别人中了巨额彩票,肯定也不会直接上手抢。

    但游戏里,他就完全没了顾忌,在秦川不答应把东西卖给他之后,就一遍遍地轮杀他们,想让秦川屈服。

    可惜他遇到了秦川。

    别说秦川还有个大号没亮出来,就算他没有,也根本不可能对“宙斯之盾”软下、身段。

    相反,对方的猖狂嚣张,却越发映衬他师父跟“八根胡须”的难能可贵。

    秦川本想向他们坦白自己还有大号的事实。

    “薄荷茶”问了位置之后就赶过来,身背弓箭从天而降,飘飘然落在秦川身边。

    他什么也没说,却表明了随身保护的态度。

    不知怎的,秦川忽然打消念头,把已经打好的话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了,重新换了内容。

    秦川:师父,刚才那人又来找我私聊,问我卖不卖,说是最后通牒,我估计,事情还没这么快结束。

    这声师父,估计是他玩这个游戏以来,叫得最真心实意的一回了。

    薄荷茶:嗯,宙斯之盾以前的风评就不太好,这几天你上线都跟我一起,尽量不要单独行动,回头我给你找找靠谱的买家。据我所知,这区元婴期排行前十,应该都想要这东西,也能出得起价格,等你的东西脱手出去,宙斯追杀你也没意义了。

    秦川:等我卖出去就给你们发红包。

    薄荷茶发了个哈哈一笑的表情:你要真想感谢我们,把号好好弄一下,以后下副本能输出更高些就行了。

    秦川:那个宙斯想杀就让他来杀吧,反正我这号不值钱,被多杀几回也没事。

    薄荷茶:你是我徒弟,就是我的责任,游戏里被杀是不会怎样,但总会影响心情吧,更何况你没做错,凭什么要这么被对待?

    秦川自问没有对方这样的正义感和责任心,换作“薄荷茶”是他的徒弟,估计他顶多也就顺手帮一把,不可能这么仁至义尽。

    但,要说他心里半点都不感动,不动容,是不可能的。

    秦川:你上次不是工作出现问题了?别因为这事耽误现实,把饭碗给弄丢了。

    薄荷茶:没事,我现在回到熟悉的岗位,工作反而好开展许多,上次是我挡了别人的路,被人给下套了,不过也是怪我自己疏忽大意。

    秦川:师父,你是什么行业,方便说吗?

    上回“八根胡须”问起“薄荷茶”时,秦川兴趣寥寥,心不在焉,根本没参与讨论。

    这次则不同。

    他是头一次,对游戏里一个虚拟角色后面的人产生兴趣。

    在秦川看来,能力卓越的人比比皆是,但拥有良好品质的却少之又少,就算他跟“薄荷茶”现实差距巨大,此人也不失为一个可以结交的朋友。

    当听见“薄荷茶”说自己从事房地产行业时,素来自忖秉公办事的秦老板,破天荒问了一句: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份新工作,也是房地产的,待遇肯定比你现在优厚。

    薄荷茶很惊讶:你给我介绍工作?你不是才十几岁吗?

    秦川这才想起,自己用了变性丹之后,拜师的时候曾经给“薄荷茶”随口掰扯两句,说自己今年十几岁,还在读书。

    估计在对方心里,秦川就跟游戏里这个少女角色一样,是个话少乖巧的小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瞎掰一时爽,圆谎愁断肠。

    话已出口,不好收回。

    秦川沉默半秒,面不改色又打下一行字。

    对啊,是我爸的公司,他做房地产的,我是白富美。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