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第 6 章

    助理关慎进来的时候,秦川刚刚挂断电话,看上去心情还不错。(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果然,一看见他,秦川就道:“会议时间确定下来了,六月十三,正好跟公司以往团建的时间差不多,你跟hr的人说一下,把各部门的人都带过去,安排在另外一个酒店,到时候部门主管跟我出席会议就行。”

    关慎顿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也应景道:“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以后盛名肯定会越走越远!”

    秦川弯弯嘴角,没有否认。

    本地即将举办一场区域性的房地产行业会议,由市政府牵头,盛名是主办方之一。

    两人说的就是这件事。

    会议级别不算顶尖,但盛名是头一回参与主办这种会议,秦川颇为重视,还亲自跟进。

    关慎知道这位老板不想一辈子背靠秦氏集团,被大树底下的阴影笼罩。

    因为背靠大树固然好乘凉,但终归少了几分自主,随时随地还得配合集团大方向来转舵。

    像秦川这样的人,必然不会安于现状,止步于此,哪怕他出身就拥有比一般人更高的起点,但人往高处走,巅峰永无止境。

    不过,任何时候,只有自身强劲,才有叫牌的权利,秦川想要自立门户,就得拿出相应的实力。

    正如关慎刚才所说,这场会议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打响名头,扩展人脉,增加合作机会。

    秦川抬抬下巴,示意他手中文件。

    “你拿的什么?”

    关慎:“这是各部门做的项目报告,到时候在各个分场会议上,可能需要主管发言,不过客服部主管姚彦升职在即,需要去总公司培训,时间可能刚好跟这次会议时间撞上,我会让她推荐替代人选的。”

    秦川微一颔首。

    关慎又问:“李玺的辞职报告已经递上来了,hr内推的几个接替她的人里,唐蜜是最合适的,您看?”

    李玺教导新人不力,秦川还能忍,但她夹带私货推荐自己的人,这点秦川是万万忍不了的,只是看在她跟了自己两年,工作表现一直不错的份上,没有内部通报批评,也没直接炒人,而是准备把她调到总公司一个闲职上,明升暗降。

    事已至此,李玺估计也没脸再待下去,直接就递上辞职信,秦川也没挽留,二话不说就批了,不过李玺的位置举足轻重,一时半会还走不了,得找到新人交接工作之后,她才能离开。

    如果想省时省力,当然是从总裁室里挑人最好,唐蜜工作能力很强,无须hr推荐或关慎多言,秦川也知道她的评分肯定最高。

    秦川凝思片刻,还是摇摇头:“里外一把抓,唐蜜还没到这个地步,你再看看,实在不行,就从总部找。”

    关慎的办事效率很高,到了中午时分,就已经将几件事的结果都整理出来了。

    “李玺的职位接替这方面,我跟hr的同事研究了一下,最终敲定两个比较合适的人,一个是总裁室的方颖,一个是上回社招助理时的一个人选,叫施羽。不过这两人也各有短板,小方性格比较板正,虽然熟悉公司情况,却很难做好内部协调工作,至于施羽,初来乍到,想要立马上手估计是不可能的。”

    说罢,关慎将两人资料递上。

    秦川翻开,飞快扫几眼,就下了结论:“小方不行。”

    关慎点点头:“我建议让施羽从助理的助理做起,就是当初薄禾那个职位,等李玺彻底交接完,看看她的工作能力,再决定是否让她正式入职。”

    言至此处,他顿了一下,见秦川面色没有异样,才继续说下去。

    “第二件事,客服部那边,姚彦推荐薄禾,跟我们一道去参加会议。”

    秦川皱眉:“怎么又是她?姚彦手下都没人了?那么多人里就只拎得出一个薄禾?”

    从这个“又”字,可以看出他对薄禾的印象已经差到了一定程度。

    关慎面不改色:“姚彦的副手在休产假,而且姚彦说,当初这个方案分配下去,她给了所有人公平的机会,最后交上来的方案里,只有薄禾做了详尽调查,写得最用心,一些经验不足的地方,姚彦自己后期已经做了修改,但如果她去不了,薄禾就是最熟悉方案的人。”

    秦川想也不想道:“让姚彦重新找个!只要是个正常人,一周之内把方案倒背如流都不是问题。”

    “好。”关慎显然不会为了一个毫无交情的薄禾跟老板唱反调。

    “老板,最后一件事,与公事无关。您让我去查的事,刚刚收到消息。就在你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几天前,有人看见她的经纪人跟《娱乐新视角》的主编吃饭,你们的新闻,也正好是这个周刊的人抢先曝光的。还有,我让人调了当天停车场的监控记录去查,发现在司机载着迟筠离开之后,有个戴鸭舌帽的男人从那附近离开,他全程低着头走路,摄像头没能拍到脸,不过从打扮来看,应该不是我们大厦里的人,也不像司机或送外卖的。”

    秦川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关慎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老板有什么新指示,就把手中文件都放下,转身悄然离开。

    刚握住门把,他就听到秦川说话了。

    “等等。”

    关慎停住脚步,回头。

    秦川:“不用去跟姚彦说了,就她推荐的人选吧。”

    这话虽然平静无波,但关慎非是听出几分不情不愿的味道。

    ……

    晚上秦川提前了一个小时上游戏。

    他昨天跟“薄荷茶”和“八根胡须”约好了,今天挑战一个高难度的团本。

    这个副本需要二十人,“薄荷茶”又临时招募了另外十七个人,其中不乏元婴期境界的高玩。

    有人看见秦川,就提出异议。

    “这么低的战力是怎么混进来的?”

    秦川没开大号,用的依旧是他那个叫“川川”的人妖号,境界是筑基期满阶,刚刚符合打这个副本的条件。

    但也就是刚好而已,官方虽然给副本设置了准入门槛,但一般来说都要比门槛高出一个境界的玩家,才有把握通关。

    此时“薄荷茶”打了一行回复:她是我的徒弟。

    没人说话了,刚才提出异议的人也噤声了。

    以“薄荷茶”在本区的名气,谁又能说他没资格带自己的徒弟下这个本?

    更何况,他还是团长。

    更何况,这个本对箭客职业的依赖还很重,没有箭客几乎是过不去的,像“薄荷茶”这样的箭客,不在于修为顶尖,而在于操作好,事先对副本有研究,能带大家通关。

    带上一个战力不高的小号,也就无足轻重了。

    副本的确很有难度。

    “薄荷茶”事先给众人说了打法,“八根胡须”上次跟着他打过,这次担任语音指挥。

    这个本平均团灭次数是五次,但这次有了充足准备,大家才团灭两次,就顺利通关,已经算是非常好的成绩了。

    尤其最后还爆了一个道具,叠彩灵昙。

    这是游戏里用于升级装备的极品珍稀道具,可遇不可求,本服只有元婴期第一名的玩家身上有,还是花大价钱从别人那里买来的。

    而这件道具,被系统随机roll给了秦川。

    秦川的消息列表很快闪烁不停。

    好几个团队里的元婴期玩家发来消息,问他这东西卖不卖。

    有的人则更直接,让他开价。

    秦川一个都没回。

    队伍还未解散,众人似乎沉浸在秦川得到这件珍稀道具的震撼中,想多逗留一会儿,沾沾秦川的欧气。

    一个得不到他回复的玩家当先沉不住气,在队伍频道里说道:反正这件道具你也用不上,不如卖给我们,我们出市场价,不会让你吃亏的,怎么样?

    秦川:我不卖。

    他本想留给自己的大号用,但刚才团队里其他人都来问价,唯独师父“薄荷茶”没说话,秦川想到对方在游戏里也帮了自己不少,就改变主意,决定等晚些时候,人都散了,再问问对方。

    以“薄荷茶”的操作,再加上这件道具,无疑是锦上添花,如虎添翼。

    但得到他答复的人却不高兴了。

    一个叫“凝露”的玩家就道:你是队伍里战力最低的,我们拼死拼活带你躺过,你什么力都没出,还死了好几次,自己有脸拿吗?

    “八根胡须”冷笑抢过话:他怎么就没脸拿了?这东西又不是他抢的,是系统给的,有本事你也让系统给你个!

    两人很快争执起来,互不相让。

    团队里除了“薄荷茶”他们三个,和两个路人散修之外,其他人都是跟“凝露”同帮或熟识的朋友,自然纷纷帮着“凝露”说话。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觉得秦川不该独占“叠彩灵昙”的好处。

    就在这是,团队里战力最高的那名元婴期玩家“宙斯之盾”终于开口了。

    他问秦川:兄弟,这道具的确对你没什么用,我出一万人民币怎么样?

    秦川的回答则更为干脆,几乎不假思索。

    不卖。

    宙斯之盾:那好。

    这两个字刚说完,“宙斯之盾”就离开队伍了。

    在所有人还未回神时,他的名字已经变红,然后冲向秦川,一剑抡过来!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