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第 4 章

    总裁室只有五个人,但它的地位又举足轻重,打个比方,就类似清朝的军机处,连通“朝廷”内外各个衙门。(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所以每周的例会,一般都与其它部门一起开,听取汇报,交接工作,整理纲要,上达天听。

    像薄禾这样的新人,别说自由发言,入职刚满一周的她甚至没有什么可汇报的,只管埋头记录就是。

    秦川也在。

    下属眼里的秦老板,大多时候是不苟言笑的,偶尔展露灿烂笑容,那大概是在签订大笔金额的合同时。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颜值足以掩盖这些缺点,尤其是这位老总有轻微近视,开会看文件戴上细边眼镜时,凛冽冷然被无形中削弱柔化几分。

    这年头,固然不乏心思活络蠢蠢欲动的女孩子,但更多人不过是将秦老板当作赏心悦目的风景,聊解开会枯燥。

    薄禾连欣赏美人的心思都没有。

    双手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飞快轻点,除了记录会议要点之外,她还得一边飞快理解这些内容的含义。

    全神贯注,别无旁顾。

    薄禾很清楚,如果不肯在细节上用心,那么她永远也只能当一个会议记录的机器了,而这份活儿根本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一个高中毕业的人都能胜任。

    冷不防,她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薄禾微微一怔,抬起头。

    坐在她对面的一位同事正在说话。

    那是人力资源部的一个年轻女孩子,眉毛正随着她说话一颤一颤,生动得有些凌厉。

    虽然在这里待了半年,薄禾也不可能把所有部门的所有面孔都认全,只隐约记得对方姓丁。

    “上周我收到总裁室那边转发的邮件了,但上面的内容很宽泛,前两周我们讨论确定下来的内容根本没有写进去。”

    丁姓女同事的目光扫过总裁室一干人,最后落在薄禾身上。

    “发件人是薄禾。”

    所有人都看向薄禾,包括秦川。

    薄禾道:“那份邮件是不是关于与集团旗下其它公司联谊,并交换体验岗位的?我收到唐蜜的要求之后,立马就笔录了,邮件是根据笔录内容撰写的,该有的内容应该都有了。”

    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笔录要点,翻开来,递给那位女同事。

    “您看漏了哪些?”

    对方一看就道:“交换岗位的具体内容没有写,这些我们都确定好了。”

    唐蜜眨眨美目:“当时我都给你说过的呀!”

    薄禾自问记忆力还没有衰退到几天前的事情就忘得一干二净。

    而且两周之前,她还未任新职,两个部门之间开会沟通的结果,她根本就不在场。

    问题就出在,当时唐蜜说初始记录一时找不到,口头表述转达即可,她没多想就信了。

    但这种情况下,继续跟唐蜜争辩肯定不是一个好选项。

    别人根本不关心薄禾是不是被冤枉,只关心事情能不能得到解决。

    再纠缠下去,薄禾只会让自己的印象分在上司同事那里跌到谷底。

    半秒之后,她选择直接认错,起身给大家鞠了个躬。

    “非常抱歉,肯定是我疏忽了,回去我立马补充上,给大家添麻烦了。”

    她认错态度诚恳,对方也不好再纠缠下去。

    话题就此打住,会议还在继续。

    众人的焦点也很快转移,谁也不会一直盯着薄禾不放。

    薄禾依旧对着电脑屏幕飞快敲打,旁人很难从她一如既往的平静上窥出半分委屈。

    秦川的眼神甚至没往她这边瞥上一眼。

    今日似乎不是薄禾的幸运日。

    会议结束之后,大家四散离开,各找各妈。

    薄禾刚回到座位,还没来得及把邮件的错误弥补好,就见李玺行色匆匆疾步走来。

    “你昨天中午回来拿卡,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薄禾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觉得李玺说的是老板跟迟筠在停车场里闹分手的事。

    但她面上不露声色,尽量平静道:“没有啊,李玺姐,怎么了?”

    李玺恨恨道:“你还瞒着我,自己看看今天的娱乐头条吧,等会儿别后悔!”

    在她走后,薄禾打开网页,“新晋小花密会富家公子,恋情疑曝光”的新闻很快映入眼帘。

    看见新闻照片的瞬间,薄禾就知道坏了。

    停车场是公共场所,虽说当时附近在场只有秦川、迟筠和薄禾三人,但新闻曝光,未必就是薄禾干的,也有可能是迟筠为了热度自己让人炒的。

    然而巧就巧在,两人密会的那张照片,看上去像是用手机偷拍的,而且拍摄角度还正好就是薄禾站着的方向。

    连照片里的那根半遮住视角的柱子,都无比眼熟。

    薄禾对老板的私生活根本没有半点兴趣。

    非但没兴趣,周末两天她都忙着玩游戏,早将这件事给忘了。

    但秦川看见这张照片,肯定会以为是薄禾偷拍之后把照片卖给狗仔赚外块。

    这还不能怪秦老板如此误会。

    要不是没有失忆,连薄禾自己都会以为照片是自己偷拍的。

    薄禾叹了口气,深觉自己距离失业只有半步之遥了。

    上周还是麻雀变凤凰,这周就是变形记了。

    《西游记》里的妖精,无论外表再如何良善可欺,最后下场总免不了被打回原形。

    她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多久能够找到一份新工作。

    如薄禾这样刚毕业半年多的人,再怎么找,很可能都找不到比这份工作更加优厚的薪酬了。

    尤其是,还不单单是钱的问题。

    在盛名起步,就意味着日后能在同行业拥有更广阔的前景。

    思考的结果,是没有结果。

    薄禾也就不再钻牛角尖了。

    在当天傍晚下班前,薄禾从唐蜜那里拿到完整的记录,将邮件重新整理一遍发送过去时,李玺终于来找她了。

    李玺神情恹恹,似刚被训过一顿,通知她的话也言简意赅。

    明天开始,你还是回客户服务部去吧,继续客户接待工作。

    薄禾似早有所料,点点头,说好。

    李玺见她没有吵闹哭诉申冤疑惑,反倒有点不忍。

    “好好表现,以后想回来也不是没机会,别冲动辞职,那样反倒竹篮打水了。”

    薄禾这段经历,被内部戏称为“史上寿命最短的灰姑娘”。

    又被人背地里笑,说安上两翅膀也飞不上枝头当不了凤凰,风一吹,那全身羽毛都被吹跑,大家一看,原来是只野鸡。

    更难听的话也有。

    她当时升得突然,令人意外,又没背景靠山,现在骤然跌下来,看笑话的人自然更多。

    人心无过如此。

    雪中送炭和大奸大恶都很少。

    但锦上添花和落井下石一样多。

    客服部主管是她的老上司,人不错,可能还记得当初薄禾帮她女儿补习的那点人情,在薄禾重新回到原来岗位之后,就把她找去谈话。

    对方没有嘲笑教训,反是安慰她:“不怪你出错,是总裁室水太深了,一般人刚过去,犯的错误可能比你还多,你只是正好撞上老板那篇绯闻,不过就我对你的认识,你不是那种人。”

    薄禾虚心请教:“我到底得罪了谁?”

    主管道:“你没有得罪谁,我也是道听途说,据说唐蜜一直想要取代李玺的位置,你新进总裁室,李玺应该是你的直接指导人,你现在出错,李玺肯定也脱不了责任。听说之前为了你的职位,李玺假公济私推荐了自己的朋友,被老板发现了,再加上这次,你说老板会不会跟她新账旧账一起算?”

    薄禾恍然,敢情自己是挡了别人的路,被隔山打牛了!

    冤是真的冤。

    但就算薄禾提前知道了这种情况,似乎也防不胜防。

    对方早就打算拿她来当炮灰,她是谁并不重要,就算不是薄禾,也会是别人。

    难怪她的直接负责人是李玺,刚进去时,最热情的却是唐蜜。

    如果唐蜜没有那么热情,也许薄禾还不会那么快放下戒心。

    至于照片是谁偷拍的,唐蜜是不是提前得知秦老板跟女演员中午会去吃饭,很可能从那里走,所以才故意把卡忘下,让她折返回去拿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

    唐蜜已经达到目的,秦老板对薄禾的印象也不能变得更差,薄禾如果毫无证据就跑去申诉,估计第二天就得直接离职了。

    想到这里的薄禾,只能感叹自己太年轻,还学不会这些弯弯绕绕。

    主管安慰她的话,与李玺如出一辙。

    “吃一堑长一智,你还有机会,别灰心。”

    薄禾笑了笑:“谢谢您,我真没事,既然知道不是我自己的错误就成,有心算无心,神仙也没法。”

    主管仔细端详,薄禾面色平和,眼睛如往常明澈,不见半分阴霾。

    她叹道:“你心态不错,好好做,下次内聘有合适的职位,我会给你写推荐语的,总裁室那几个都是八仙过海,你一个新人被斗倒,不丢人。”

    薄禾眉眼弯弯,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要说郁闷惊诧,也有那么一瞬。

    但很快,薄禾就调节得差不多了。

    她从来不会为难自己,工作生活都是如此。

    否则,换作她从小到大那些经历发生在别人身上,许多人怕不早得抑郁症哭天喊地上吊自杀了。

    人活着,除了呼吸之外,工作也好,生活也罢,无非是为了取悦自己,让身体与心灵更加舒适。

    所有开心与不开心,取决于自己,最终也回报在自己身上。

    郁闷不快,与别人有何干,又有几个人会在意?

    从前再难的困境,薄禾也都走过来了。

    眼下这点小小的曲折,自然不在话下。

    如果说许多人的心情总是有阴有晴,那薄禾大概是生活在云巅之上。

    因为她的心每日都被阳光填满,照不出一丝阴暗角落。

    当天晚上,秦川忙完手头的事情,登录游戏,就发现他那位师父的头像是灰的。

    对方不在线。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