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四章 卦终未济

    拈花的眼泪啪啪地滴到无忧脸上,两柄匕首入胸,谁也救不活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一片寂静,飞扬的尘土也都落下了,只留下丁清断断续续的声音。

    五代末期,南唐和后蜀、吴越、北汉等国被灭国,皇室子孙图谋恢复大业,潜入武林人士中,伺机行动。江湖上术士传言,新朝不过三甲子。故此,两甲子末,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都想分一杯羹。此时新党旧党势力交替,皇帝心向新党,但新党做事太过,锋芒毕露;太后心向旧党,旧党一股腐朽气息,垂垂老矣。魔道本名乾坤道,意欲扭转乾坤。是太祖初年灭掉的无极门后世。无极门收留太多破国臣子和亡国公主、皇妃,又暗杀了几个滥杀无辜、抢人妻女的将领,成了帝国眼中钉。无极门修行逍遥法,自称在世间可以逍遥。

    武林有高手,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一身功夫皆源自逍遥经,修炼此功,成可天地间来去自如,大成则可以天地为身飞沙走石。相传魔道宗主曾见此奇书,经书背下半卷,即练就刀枪不入的神功,最终正派武林齐心合力,七大高手围攻宇文昊,将其封入山洞,用炸药炸死。魔道继任宗主迫于形势,签下了城下之盟,自此武林重见和平之日。

    恰好丙寅年,新党、旧党两派领袖同年去世,政局动荡,天下大乱征兆初现,乾坤道开始兴盛,一些大臣不满朝廷朝令夕改、喜新厌旧,愤而辞官,其中有不少帝国中下级将领,升迁无望,辞官归家,青年大臣尤其是军官心向新党,希望变法后一展雄心壮志的,多归入乾坤道。乾坤道传医术、救死扶伤,以行侠仗义、替天行道自居。皇帝以和为贵,不愿开边衅,不想动干戈。皇帝一死,无后,大臣商议立皇九弟端王为帝,端王品行不端,本是一纨绔子弟,骤得大宝,任用奸佞。武林各门派都风起云涌。甲申年武林大比正道大胜,恰如回光返照。其后荀羽打落山崖,魔道执掌武林。

    庄希言扶着丁清,一瞬间觉得世间什么正道魔道,原来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他忍不住地说:“你为何说这些?”

    “因为,丁家为南唐旧臣,因后主屈辱而死,周后受辱,意图复国,联合北朝,不料尚未图谋,便被叛国罪名,灭门。留下三个后人,都入杀手序列。等到我父母被杀,我才明白,而我也要报仇,旧怨是赵官家,新仇人便是蔡”还没说完,丁清突然就倒地了。

    庄希言站起来,柳云飞也站了起来,他方才喂了无忧一粒丹丸,说是保命丹,让拈花好生扶着无忧。无忧还是乐呵呵地说肉厚就是好,要不早就断气了。柳云飞怒喝一声,一剑向前面劈过去,大树杈子应声而断,闪到一边去了。

    “挡我者死!”

    玉书堂众人见状,知道也拦不住,纷纷后撤。

    萧凡低声说:“师叔,谢谢你让我无家可归。”

    柳云飞在最前面骑马,庄希言断后,三匹马并排,左右是拈花和萧凡,护着中间马上的无忧——无忧太重了,没有哪匹马能承载他和另一个人的重量。

    “我看你们如何能出得了城门?”玉书堂一人喊着。

    众人一愣:城门关了,那怎么也出不了门啊!

    这时一辆马车从城门驶过来,皇家马车。

    姚黄驾车,喝道:“帝姬出行,尔等为何不跪?”

    玉书堂众人认得这车子是出入皇宫的,赶紧下拜,趁这个机会,拈花一行人都上了车。

    车子碾过尘土,出了城门。

    拈花苦涩地说:“看来我又欠了大姐一笔。”

    姚黄摇摇头,送他们上了别的马车:“我这是帝姬的专车,她为了救你,不得不用此下策。要说欠,以后若是真有机会,帮她一把。你们赶紧走,越远越好。珍重。”

    城郊的一个院落,柳云飞警惕地看着周围。

    远远来了一个少妇,不知道拈花是怎么通知她的。

    无忧自从服了那个丹丸,只留下一口气在,身上真气再也提不起来,只是幽怨地看着拈花。拈花轻声说:“大哥,我把二哥他们送走了。”无忧点点头:“若是见了晓梦,记得替我照顾好她,还有梅姨。我实在是不孝,首先是无后,庄家好像也不需要后代吧,死后如轻烟,不知散向何方。”

    “大哥,其实我”拈花转身就见了这个少妇,给无忧说:“看,你的儿子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了。”

    这个少妇就是成千艳,原名扈三娘,她现在挺着肚子,有些笨拙地笑着,抓住无忧的手让他摸一下。

    无忧很吃惊,喃喃道自己一生也就在青楼那一次破了戒,难道运气那么好?拈花公子说你的运气是够好,因为她可不是普通的青楼女子从来没有接过客。

    无忧一时激动咳出一口鲜血来,告诉成千艳她哥哥在什么地方,嘱咐拈花公子护送至,然后含笑咽气。

    “大哥!你还没有听我说”拈花悲痛难忍。

    他等着好几个人的信,决定何时归山。

    萧凡有书信送来,说退隐到天目山后,探听了萧辰的消息。萧辰去扬州广陵,结果见到了国师林灵素,林要回老家,给萧辰和云浅传授一套口诀。还要拉着萧辰去兰花岛,到了家乡,在萧辰二人的保护下,就地尸解。一阵大风把萧辰和云浅吹起来,空中飞来一只仙鹤,驮着两人,振翅冲天!

    柳云飞倚门笑着。

    “人总想自己有很多退路,所谓‘狡兔三窟’,可是,当你想着退的时候,退的结果只有一条:一败再败,虎丘龙门,都是王侯之地,狡兔也想如此,只是它没那个能耐,总是考虑退路。”

    元宵节洛阳城,他们正好途经,拈花非要柳云飞陪着他一起转转。

    “两位公子好有雅兴!”一人在前面挡着。

    拈花听声音很熟悉,抬头看,原来是微服私访的道君皇帝。

    “我等雅兴,何如尊者大雅!”

    道君皇帝微微一笑,支开了陪着的高衙内和曹友,领着二人进了一个园林:“咱们三个逍遥世间,便是人间大雅。人间雅事,不过是琴棋书画诗酒花,我占了前面五项,你俩占了后面的,一个是‘诗酒’,一个是‘花’,如何?”

    “陛下不是专门说这个的吧?”

    道君皇帝笑了:“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们的。年南华、柳韵斐接旨!”

    只是三个人,接旨也用不着三跪九叩的。

    “查原谏议大夫柳原、承务郎庄子和,公忠体国,遭贼人陷害,蒙冤遇难,特恢复名誉,加封着其后嗣庄逍、柳韵斐为三品护卫,年南华救主有功,亦为三品护卫。已故无忧道长,封其为‘道德真人无忧子’”

    拈花双手接过圣旨,谢过皇帝,转身看柳云飞:“柳兄,想必陛下已经给你扫清了驸马之路的障碍”

    柳云飞笑道:“承蒙笔下不弃,不过我还是在泥坑里做个打滚的牛,不愿在供桌上,看那些人的脸。”

    拈花也笑:“陛下金口玉言封过我入江湖,我还是先入江湖替圣上打探些消息吧。柳兄既然想逍遥于江湖,最好不过!”

    两人辞别了皇帝,道君皇帝一脸不悦又无可奈何。

    千蕊谷口。拈花搀扶着成千艳,柳云飞持剑警惕地看着。

    巨蛛看见拈花,挥舞起前面的爪子,拈花领着柳云飞、成千艳上了它的背,那么多的丝,没有一点粘到三人身上。

    穿过丝洞,面前豁然开朗。谁能想到群山围拱之处,还有这么个世外桃源?!

    拈花带着成千艳上了山,先进了一个山洞,柳云飞就在山外守着。

    成千艳临盆在即,扶着床坐下,忽然腹痛,惊慌地说:“这去哪儿找个稳婆?”

    拈花嫣然一笑:“大嫂说这话,是怕生产时不便?”

    成千艳喃喃道:“柳公子医术高明,可他毕竟是个男的!你虽然同死鬼亲如一家,可你你也”她忽然抬头看见了拈花的着装,呆住了,眼前分明是一个羞涩的少女!

    趁着这个当口,拈花换了装束。

    “我就是庄晓梦。”

    “庄晓梦?你一直一直女扮男装?你”成千艳肚子一痛说不出话来,拈花赶紧扶住她:“庄生晓梦迷蝴蝶,父亲偶然吟起,便取了这个名。进入江湖我是以拈花为号,以讹传讹便是‘年华’,《庄子》又叫《南华经》,所以我字南华。大嫂,没听说过吗?‘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我喜欢花,父亲去世后和母亲颠沛流离,幸好花能解忧。我名叫含章,因南朝宋武帝女寿阳公主,曾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之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自后有梅花妆。我母亲是梅庄的,便以此纪念。至于藏在太师府,一个是因为种花养花,再就是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可是大哥见你激动太过,没等着我告诉他就去了。”

    “那柳公子可知?”

    “眼下可能不知道,但是很快就能知道。”拈花羞涩地一笑。

    成千艳又惊又喜,搂住她:“哎呀,你咋不早说,这可是件大事,我的好妹妹!唉哟,又疼起来了”

    (本书完)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