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5、第 135 章

    未名揉搓了两把脸,后轻笑道:“其实当初在千阳山的时候,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那火灵明显已经开了智,他追下去竟被其一尾巴甩了上来, “只是我爹觉得我忒没用了, ”不止如此,他爹还语重心长地劝他这辈子最好不要娶媳妇,因为护不住。(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你想不想揍我一顿?”自结丹以后,她妖兽杀了不少,但却还未与人交过手,当然月新月不算, 那是个老/妖/怪, 今天见着未名,她就莫名的皮痒:“怎么样, 机会就只有一次。”

    “想倒是想,”未名上下打量着韩穆薇,意味深长地笑说:“就怕揍了你之后,我还没回到三言锋便被那人给收拾了。”这丫头还是老样子, 虽沉稳了很多,但骨子里的那股狠劲儿是一点都没少。

    “你会怕?”韩穆薇才不信这茬:“能被他收拾, 你应该很高兴吧?毕竟不是谁都能与他切磋的。”这消息传得还挺快,肯定是小二胖,现在她师叔压根没空理会这独子。

    未名扭头看向逍遥峰:“那就走吧,”她说的没错, 与沐尧一战是他一直以来都渴望的事,虽有些不自量力,但人总要有点目标,活得才带劲。

    跟在韩穆薇身后左拐右拐地绕,都绕得他晕头转向,未名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来逍遥峰了:“小师妹,你就没想过劝劝师伯,将这些法阵给撤了?”

    明明是家贼,他师伯却在峰外布这么层层法阵,是怕那家贼跑了吗?

    “这件事情等你遇上了大师兄,可以跟他反映一下,”她原是想要寻老头谈谈的,后来又觉老头在化神大典之后便要搬去后山秘地,也就随他高兴:“我相信他会把你的话听进去。”

    未名将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便明白了:“大师兄将要入主逍遥峰,那黎寒峰呢?”黎寒峰是留给他的吗,他怎么感觉自己错过了许多事?

    善德师伯进阶化神境,外面已有流传,天衍宗也广发喜帖,邀两宗六门一寺院来天极山脉观化神大典,这事他知道,还是韩穆旸那小子传音告诉他的。

    “黎寒峰是有主的峰头,”韩穆薇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未名:“我家韩老祖宗的亲女回来了,她已入住黎寒峰。”

    韩老祖宗的亲女,谁呀?未名有些迷惘,他知道黎寒峰的上任峰主是那位盛名在外的寒逍郎君,想到寒逍郎君,顿时脑中一炸,不会是他想的那般吧?

    “你大概已经猜到了,”韩穆薇耸了耸肩,继续在前面带路:“我姑祖已达炼虚境巅峰,她来天衍宗是为了等人。”

    未名稍愣了片刻,就明白了:“寒逍老祖应该快回来了吧?”入住黎寒峰等人,那定是等黎寒峰的峰主,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猜测寒逍郎君还活着,只是困于没有证据,看来这次是真的了。

    韩穆薇脚下一顿,笑道:“快了。”

    怪不得他爹忙得欢实,就连自己还有个儿子漂泊在外都抛掷脑后了,还好,有人记得他。

    脑中闪过那抹略显单薄的身影,未名不由得弯起了嘴角:“今天我很高兴,”因为她脸上又有了笑,那种笑是来自内心,“你知道殷臻吗?”

    韩穆薇垂眼看向地面:“你是觉得自己不如殷臻?”她淡而一笑,“还是认为我六姐更喜欢殷臻那种类型?”

    “都不是,”未名走至她身旁:“我只是觉得殷臻有问题,他很关注韩穆琦。”至于韩穆琦喜欢谁,不喜欢谁,她自会辨别,而他只能争取,却不能强求。

    “大概是因为我六姐长得太美了,”韩穆薇还没见过现在的殷臻,所以不能妄下评断,不过她想她与殷臻很快就能遇见了,老头的化神大典在即,万剑宗定会来人,到时她会睁大眼睛,看清楚他到底是人还是鬼,“乌来秘境,你应该会去吧?”

    “我回来就为这事,”未名跟着她来到逍遥峰的山脚下,二人不约而同地飞掠直奔后山石场,转瞬间,便分别立于两颗圆石上。

    韩穆薇朝着未名拱手道:“还请二师兄勿要手下留情。”

    “一定,”未名唤出了无刃冥火剑,笑道:“小师妹,这二十三年,师兄过得当真是苦,今日终于可以出口恶气了。”

    “那就来吧,”韩穆薇心念一动,龙战戟就出现在其右侧:“等你打赢了我,我会在六姐面前给你美言几句,”说着话,杏目一凛,其右手一挥,龙战戟就刺破虚空闪到了未名面前。

    未名并未躲闪,持剑抵挡,立时便逼停了龙战戟。韩穆薇闪身上前,一只白皙如玉的手瞬间出击,推着戟尾向前,只是未名依旧纹丝不动。

    韩穆薇见状,也不再浪费灵力,即刻撤戟后掠。未名当空挥剑,两道裹着雾色的赤红色剑气瞬间飞扑向韩穆薇。

    持戟竖劈,轰的一声,第一道剑气被破,只是韩穆薇的糊口也被震得有些麻木,屈膝后仰避过第二道剑气,其返身一戟斜斩而下。

    未名立于圆石上,面露赞赏:“不错,”他修为已达金丹后期,而小丫头才将将结丹不久就能破了他的剑气,单这一点已足够让他高看,“没有荒废修炼。”

    韩穆薇笑了:“若我们是敌对,刚刚你可轻而易举地让我身死道消,”持戟拱手,“多谢二师兄让我看清自己。”只两招,她便输了,而且输得心服口服。

    “你无需妄自菲薄,”未名收起无刃冥火剑:“因为我从一开始便已用了全力。”

    他因为体质的问题,在筑基期沉淀了很久,待体内阴阳得以平衡后,修为是突飞猛进,这二十多年更是经历了无数次舍生忘死地拼杀,所以他也不是花架子。

    送走了未名,韩穆薇便去了黎寒峰。黎寒峰上仍然是寒风呼啸,还未等抵近,她就听到了撕空的声音。

    今日坐在桐木小楼檐下的人换成了韩凌音,其双目盯着立于风口处的青年,眼中不带一丝情绪。韩穆薇轻手轻脚地走近,拱手行礼:“穆薇拜见姑祖。”

    “你进屋去吧,”韩凌音扭头看向她:“我娘在楼上,她有交代过若是你来了,便去楼上寻她。”

    “是,”韩穆薇扫了一圈四周,怎么不见靖元姑老祖,他不是恨不能长在她姑祖身上吗?

    韩凌音见小薇儿这样子,就知道她在寻什么:“靖元有要事,已赶回霄瑱界了,”临走时还再三交代他很快就回来,其实她想与他说,可以慢慢来,不用急。

    要事?韩穆薇大概知道他回霄瑱界是有什么要事:“姑祖,那我先上去寻老祖宗,”两壶净灵玉泉确实值得靖元姑老祖跑一趟霄瑱界。

    “你去吧,”她要继续看着小穆旸练/枪。

    来到楼上,韩穆薇刚跨步进修炼室,盘腿坐在魂寅石上的钟璃便睁开了双目:“过来坐。”

    “多谢老祖宗,”韩穆薇取了个蒲团坐于自家老祖宗的对面:“您找我有事吗?”难道是蕲州那边来人了?

    钟璃摇首:“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要跟你说一声,在你与沐尧定了姻盟之后,韩氏一族将要迁至天河城东城。”这样一来,韩氏在外的名声就没那么好听了,除非逍郎回来。

    “我明白您的意思,”韩穆薇倒是不觉这有什么不对:“靠姻亲怎么了?能靠上也是本事,再说这名声不好只是暂时的,请您放心韩氏不会过于在意那些虚名,”现在举族搬至天河城才是顶顶要紧的事。

    “你回头跟韩氏族长提一下,让他有个准备,”钟璃轻叹一声,韩氏也是受钟家所累。

    韩穆薇沉凝了片刻,才出声:“老祖宗,你无需多思,韩家能有今天全是得益于寒逍老祖宗,而您是寒逍老祖宗所钟爱的妻子,所以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事,那也只不过是因果循环罢了。”

    钟璃也觉自己最近有些患得患失,大概是因为那些都是逍郎所在意的吧?

    下了黎寒峰,韩穆薇便准备回逍遥峰,只是刚取出飞剑,就觉腰间一紧,转眼间人就已经到了无风崖,鼻间是熟悉的青竹味,她干脆收起飞剑,转身埋首于某人的怀中:“你在黎寒峰下劫我,就不怕被我姑祖打断腿吗?”

    “凌音剑尊不但是我未来的姑祖,还是我师娘,”沐尧揽着她的肩:“我爹娘已经在回宗的路上,他们到了定会想要见一见你,你今天要不要先带我去拜见你爹娘?”

    “要,”韩穆薇又想到她娘教训小二胖的那句话了,不由得抽了抽鼻子,仰首看向他,洋洋自得道:“我眼神是好,你眼神也不比我差。”

    沐尧俯首望进她清亮的眸中,里面有他的身影,他能感觉到自己强劲的心跳,笑着应道:“你说得都对,”

    无风崖上的风很大,吹得二人红衣飞扬,青丝乱舞,此刻韩穆薇的眼中全是他,也是到了这会她才明白为什么一双动情男、女不能近距离对视?因为对着对着,两张嘴就会不由自主地黏糊到一块。

    当然这种事暂时不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虽然她想,但有人不愿配合,况且她心中还存有丁点矜持。

    沐尧瞧着这张越凑越近的小脸,终是笑出了声:“尘微,亲完了你会负责吗?”虽认定了她,但他们尚未定亲,他还是要顾及一点她的清誉。

    韩穆薇闻言长叹一声,这是个不懂风/情的男子,脚跟落地,不再累着自己的脚尖了:“大师兄,你放心,我不会始乱终弃的,”转身侧依在他怀中,看向对面的逍遥峰,“想当年,我五岁的时候,我爹头次来到我洞府,看到无风崖就让我以你为榜样,”没成想她把榜样拐到手了。

    “你五岁的时候,我还在生机玉雪棺中躺着,”沐尧略带遗憾地说:“所以没能见到幼时的你是什么样子。”

    幸亏没见到,韩穆薇有些庆幸:“你不用遗憾,见过才是你的损失,瞧瞧未名二师兄就晓得了,他就是因为看着我从小肉团子长成现在这般,才一直都把我当妹妹看待,说不定我在他眼中,还是那个只知道吃喝耍闹的肥丫头。”

    “嗯,”提到未名,沐尧就微敛起眼睫:“他刚刚跑去破云峰寻我了。”

    韩穆薇不由得抬手掩面:“你有收拾他吗?”

    “没有,”沐尧浅笑道:“我只是把他踹出了破云峰,”没动剑,就不算是“收拾”。

    “干得好,”韩穆薇大乐:“今天我在他那只过了两招,以后每天我还得上逍遥峰峰顶,进四季阵中动动,有空再去半指山走走。”

    沐尧拢住她飞舞的发:“修炼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勿要急功近利,咱们循序渐进地来便可,”

    “嗯,我知道。”

    日落西山,天已渐黑,韩穆薇传音于小二胖,让他完成作业后自行回家,而她则领着沐尧一声招呼不打地归了家。

    韩中明和英娘见着闺女冷不丁地带个男子回来,一时间竟愣在了当场。

    虽然此刻沐尧也十分紧张,不过面上却丝毫不显,依旧保持着优雅怡然,上前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今日尧唐突前来拜见,还请岳父、岳母多多包涵。”这自来熟是学自他师父,也不知这二位能不能适应?

    韩穆薇见她爹娘还未回神,不禁有些后悔,她应该提前与他们招呼一声,大力清了清嗓子:“爹、娘,沐尧来拜见你们,”二位能给点反应吗?

    “噢噢,”韩中明回过神来了,赶紧一把拉过还在发愣的妻子,侧身让路:“快请进屋。”在这之前他虽有见过这位,但每每都是远远地瞧上几眼,谁能料到今日这位竟来家中拜访?

    韩穆薇挎着她娘的胳膊跟着进了屋,此时她无比地想念小二胖那个闹腾的家伙。

    而韩穆旸在接到他姐的传音时,眉头拧得死紧,拜别了两位祖宗,立马回家,姐夫什么的果然很讨厌,瞧瞧这才几天,大胖就让小二胖独自归家了。

    等他赶到家时,已是宾主尽欢。冷着脸走近堂屋,韩穆旸见他爹齿肉都笑得露出来了,顿时就想窜上前去将他爹嘴角拉平。

    英娘见自家小子摆着张臭脸回来,立时便从榻上站了起来:“你们翁婿两好好聊,我去置备几个菜,晚上一家子好好喝几杯,”说着就上前一把拉着韩穆旸走向厨房,“你来帮娘打下手。”

    韩穆旸有点发懵,他给他娘打下手?

    “我去看看,”韩穆薇跟着出了堂屋,她一离开,韩中明便收起面上的笑,起身直面沐尧,沉声说道:“凤鸣真君,我有三问,还请您老实应答。”

    他一起身,沐尧立马跟着站起:“您请问,尧定无一字妄言。”

    爱子之心,人皆有之,他理解。今日若换作是他,想到有一个似尘微的女娃娃被个外人给勾走了,那中洲沐家可能会倾巢而出。

    这么一深思,他甚觉生儿子好像也不错,只是又想到沐家那一群皮小子,顿时便没了心思,他跟尘微两人一路相守相携挺好的。

    韩中明直接开门见山:“您对小女可是真心?”虽然中洲沐家底蕴深厚,且实力强悍,而他们韩家只是小门小户,但若他不是出自真心,韩家也有自知之明,不会妄图攀附。

    沐尧举起右手:“这是我执剑的手。”

    韩中明闻言双目不禁微缩,沐凤鸣对外可一直都是左撇子,难道他与常人一样都是擅用右手?

    “今吾沐尧向天地万神以心魔起誓,吾对韩氏穆薇之情皆出自于真心,若有一丝假意虚情,便令吾心魔缠身,绝断仙途,”沐尧握起右手:“我从来不屑于误人,更不会骗自己,请岳父放心。”

    “我没有什么要问的了,”韩中明原有三问,但现在另外两个问题已经没了意义:“我与你说说穆薇幼时的事吧。”

    沐尧双目一亮:“好。”

    韩中明请沐尧落座,自己也坐回到榻上:“穆薇的小名叫胖胖,从小到大,我和她娘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丫头长得不尽如人意,”说到这他不由得笑了,“我们是无所谓,反正是亲生的,关键是她自己,从小就爱美。”

    “对,”韩穆旸终于从他娘手里脱身了,闪入堂屋,开始说起大实话:“我姐不但爱自己美,她还爱美人,不管男女,只要是漂亮的,她都喜欢,”所以很可能她只是爱他的皮囊。

    沐尧听得很认真:“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长得比我隽秀的男子。”女子中,明颜师姐长得不错,不过也至多与他不相伯仲,至于韩穆琦,她还缺一点神韵。

    仅一句话就将韩穆旸堵得哑口无言,虽然沐凤鸣说的是实话,但人应该懂得谦虚,他看向同样静默的亲爹,眼中满含期盼:“不谦虚算是缺点吗?”

    韩中明瞥了一眼傻儿子:“相比于凤鸣,这缺点更适合你。”

    好吧,韩穆旸坐到他爹身边,看向沐尧,直接问道:“你外面有没有什么野花野草?”

    这点一定要问清楚,他可是见识过一群美姑娘为争一个男子,变得面目可憎、凶狠毒辣,堪比食/人花。他家大胖温婉可爱,可斗不过食/人花。

    “没有,”他知道自己长什么样,故也从不与女子过分接触,就是怕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男子也没有。”

    韩中明一把推开杵在他身边的儿子:“你去帮我挖一坛子酒出来,”这小子就会胡搅蛮缠,虽然刚那问题问得不错,但他感觉到这小子对凤鸣存有明显的敌意,也不知他两是怎么结下的仇怨?

    沐尧起身:“我陪穆旸一起去。”

    “那行,我去厨房看看,”韩中明瞥了一眼韩穆旸,警告的意味十分明了。

    韩穆旸领着沐尧来到屋后的桃树下,取出一把铁锹扔给他:“你来挖,我没心情。”

    “好,”沐尧敛睫浅笑,将神识探入地下,找好了地方,开始动铁锹:“你不喜欢我,”这是肯定的。

    韩穆旸蹲在地上,抬眼看向沐尧:“你若是有一漂亮可爱的妹妹被我勾走了,我还能活命吗?”

    “我没有妹妹,”这么一说,沐尧顿时就理解韩穆旸了,笑道:“沐家已经八代没有女娃娃出生了……”

    “咝……,”韩穆旸打起了冷颤:“我得提醒我自己,日后沐家的女娃就算是长成天仙样儿,也不要轻易染指。”那一碰就是与中洲沐家结下了大仇,挺好,至少他未来的外甥女有保障了。

    沐尧点首:“有这个觉悟就好,”不过这觉悟还不够深,他得提醒他一件事,“寒逍老祖很快就将归宗,他一回来,我师父和师娘便会成婚。待他们成婚之后,寒逍老祖应该就会带着老祖宗闭关。”

    “你什么意思?”韩穆旸感觉这话里有话,姑祖成亲自是回霄瑱界,老祖宗闭关,那不就剩下他光杆一根,这么一来他岂不是……

    沐尧挖出了一只密封的酒坛,见韩穆旸想通了,便说道:“放心,到时我会对你尽心尽力,定不负老祖宗和寒逍老祖的盛名。”

    韩穆旸不再看沐尧,低头开始默默地算起来,他今年三十岁,韩老祖宗百年内不定时回归。不行,他得再努力点,争取早日结丹,否则韩老祖宗回归后,他的日子就将一片昏暗:“靖元姑老祖也很快就回来了。”

    “嗯,”沐尧抱着酒坛走在前面:“我明天去找师娘,说说我师父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想来我师父回来后应该就没空理我了。”他师父好像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往事,除了有些不喜雪原。

    韩穆旸安生了,一个晚上都规规矩矩的,再没有生事找沐尧麻烦,只是每每看向他姐的眼神都带着些同情和怜悯,导致没等吃完晚饭,他就被韩穆薇拎了出来。

    “说,”韩穆薇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插着腰:“你这是怎么了?”

    韩穆旸看着他姐两颊藏肉,面色红润,心中充满了无力感:“大胖,你不觉得沐凤鸣太聪明狡诈了吗?”她斗得过他吗,以后这小脸上的肉还能存得住?

    “聪明人不好吗?”韩穆薇算是明白症结在哪了:“你想想老祖宗和姑祖,”那两多简单,正经缺心眼。

    韩穆旸又是一个哆嗦:“沐凤鸣其实也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