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9、第一百五十九章

    reborn是彭格列九代目最信任的杀手, 并且在世界上也是顶级的一流杀手。(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他因为成为了彩虹之子, 身形从成年人变成了婴儿, 可即便如此, 也似乎对他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九代目相信他的能力, 让他成为了沢田纲吉的家庭教师, 将原本无比废柴的沢田纲吉训练成了如此能够独当一面的彭格列首领。

    而在之后, 在身上彩虹之子的诅咒解除了之后,他就开始慢慢的长大,如今的外貌是六七岁左右的小男孩,身上穿着一身黑西装,头上戴着帽子, 看起来就像是个装成熟的小大人。

    尽管他的外表十分年幼, 彭格列里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瞧他。

    说得直白一点的话,就是reborn活得比他们久,什么大风大浪大场面没见过,吃过的盐比他们吃过的饭都多, 沢田纲吉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的问题, 他这么一看,大概是什么事情就已经了解了。

    reborn觉得,那名叫艾丽莎的少女、不,沢田纲吉跟他说那是少年来着。

    他先前是有些事情做所以不在彭格列本部, 这次跟着沢田纲吉一起回来,也是有点想看看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毕竟沢田纲吉再怎么心软,再怎么被黑手党世界里的人说是不够xanxus那样冷硬, 也不会被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蛊惑成这样,直接就将人带到彭格列的本部里来了。

    就算他有超直感,能够看出一个人到底有没有怀有不好的心思,可这也有点说不过去。

    连沢田纲吉自己都有些说不清楚。

    “……都,带过去?”

    沢田纲吉有些惊讶。

    他直觉要是这么做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很不妙的事情发生。

    可是也不可能,他不觉得这些人会就这么回去,首先xanxus就是不可能离开的。

    结果就是,爱乃纱的房间门口站了一堆人。

    沢田纲吉站在这群人的前面,莫名的压力有点大。

    因为有reborn在,所以他们也不像是之前那样像是要打起来,只是一个个周身都是低气压,紧盯着眼前的房门。

    沢田纲吉觉得爱乃纱这会儿打开门看见这么多人,应该也会吓一跳。

    他自己本身也是想要知道爱乃纱跟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也没有迟疑什么的,直接敲门,道:“爱乃纱,你在里面吗?”

    “有时间的话,可以出来谈一下吗?”

    沢田纲吉实在是非常有礼貌了,看旁边xanxus的样子,他应该会更乐意直接上脚踹门,或者一枪将这个碍眼的门给击穿。

    沢田纲吉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没有听见里面的人传来答复,不由得有些疑惑。

    “……爱乃纱?”

    他提高了声线,可是里面依旧是一片寂静。

    reborn:“没人?”

    “不清楚。”

    “那就直接进去。”

    于是沢田纲吉又道:“失礼了。”

    然后将门推开了,略微扫视了一眼房间内部。

    “不用看了,这里没人,在门外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到里面有人的气息。”

    reborn道。

    “爱乃纱不在这里的话,会在哪里?”

    沢田纲吉十分不解。

    “难道他是跑出来了吗?”

    “哼,”reborn看了一眼沢田纲吉身后的人,道:“也许是真的跑了也说不定。”

    可不知为何沢田纲吉十分笃定,道:“不,爱乃纱不会逃跑的,他并不是像是间谍之类人。”

    不如说十分矛盾的,并不是为了彭格列,而是为了他而来。

    虽然他作为首领,搞定他也就等于是搞定了大半个彭格列,但是他就是感觉,对方对彭格列并没有兴趣。

    爱乃纱不在房间里,所以他们又开始在彭格列里找人。

    结果,哪里都找不到。

    除非是刻意藏了起来,否则如果只是单纯的外出走动的话,是不会找不到的。

    xanxus的周身都是低气压,那是肉眼可见的心情不好,斯库瓦罗有别的事情没有跟着他所以应该是免于遭难,可等他回到了瓦里安,大概又是要拿他可怜无辜的瓦里安部下出气了。

    “不应该啊。”

    沢田纲吉说着。

    这怎么会找不到?在彭格列总部里走动的人那么多,消息放下去的话,要是看到了怎么也该有个回复,现在却什么反馈都没有。

    何况爱乃纱也并不是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之前也说了,沢田纲吉相信他是因为有超直感,可其他人却并不是十分相信,他们知道boss的能力,可却还有有些不放心,为了保险起见,是在爱乃纱的身边,在暗处安置了人手的。

    可就连那些人也说,似乎只是一个不注意,少年就不见了。

    不管是不是单纯的外出散步,这到了晚上了,人还没有踪影,这事情就有点不大对了。

    xanxus现在,大概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吓哭小孩子。

    毕竟是爱乃纱说自己现在就在彭格列的本部,让他过来找,结果他来了之后,人却不见了。

    天色已晚,这么一群人堵在总部里也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沢田纲吉就让他们先去做别的事情,关于爱乃纱的话,究竟是失踪还是逃跑之类的,等第二天再说。

    沢田纲吉外出归来本就疲惫,这会儿又处理完了这么一群人,简单洗漱之后只想睡个好觉。

    要知道他当上彭格列的首领之后,个人的休息时间那可是被无限的压榨,办公桌上仿佛永远都有没有处理完的文件。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刚要开灯,手却在墙壁的开关上一顿,没有立即按下去。

    ……房间里除了他以外,有别人的气息。

    沢田纲吉不动声色的收回手,往那道气息所在的方向走,然后就走到了床边。

    遭遇到刺杀什么的,次数多了,也就不那么惊慌,能够沉稳应对了。

    只是他觉得这次的这个杀手,专业水准不过关,气息隐蔽得非常差劲。

    要像是reborn那样的,在沢田纲吉还是少年的时候,那可是频频被突然从各种地方冒出来的reborn吓个半死。

    ……不。

    沢田纲吉看着自己的床,杯子隆起,里面很明显躺了个人。

    也许,并不是杀手也说不定。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让他惊异的想法,随后,他稍作停顿,拉住了被子的一角,也没有大力的掀开,而是轻轻的将被子往下扯。

    少年那张艳丽的脸露了出来,对方蜷缩在被子里,睡得正香。

    沢田纲吉:……

    他再次心情复杂起来。

    怎么说,之前一群人找了那么久的人,结果现在就睡在自己的床上,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并且这个人应该不是刚刚才睡进来的,恐怕在他们找人的时候,就已经睡在了他的房间里。

    也对,彭格列的人再怎么找,也不会想到少年会直接进到了他们首领的房间里,也难怪会找不到人。

    不过他为什么会睡在这里?他是怎么进来的??

    沢田纲吉叹了一口气,看了床上的少年一眼。

    ……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他在床边站了一会儿,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并没有爱乃纱叫醒,而是掀起被子的一角,自己也睡了进去。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居然觉得心跳都加快了许多。

    是因为害怕将少年吵醒,还是因为其他?

    不,说到底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害怕吵醒少年,按照常理,他现在是应该将对方叫起来,就算不是恶言相对,也应该是要将对方从房间里赶出去的,可是他现在做了什么?

    沢田纲吉感觉心如乱麻,明明身体是疲惫的,可看着身边的爱乃纱,他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半响他闭上眼睛,转过身去不想再看,但却又下意识的关注着身后的气息。

    将背后的弱点暴露给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是非常愚蠢的,尤其是在这黑手党的世界里,这十分的致命,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一点。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这样的话,今天晚上应该是不能休息好了,于是便打算起身,去别的地方睡。

    可他刚坐起来,便感觉一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沢田纲吉顿时浑身一僵。

    腰是人非常敏感的部位,稍加动作,那种暧昧感便会满溢而出。

    他感觉那双手紧紧的环住他,那种触感,让他不由自主的便想起了之前那天晚上,对方也同样环住了他,只不过用的不是手……

    不不不,等等,他都在想些什么糟糕的东西,是太累了吗??

    “沢田先生。”

    爱乃纱道。

    “您要到哪里去?”

    也许形容得有些不太恰当,沢田纲吉觉得他的声音都像是带了钩子。

    ……要知道他先前的国文成绩就不好,就算被reborn斯巴达教育后硬拉着提了上去,到这会儿也基本忘了个精光。

    或者说,现在这种情况是必须忘了个精光,谁还记得什么国文不国文的,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双环着自己腰的手上。

    “……抱歉,是我吵醒你了吗?”

    沢田纲吉说着。

    随后他自己先是一顿,觉得这句话也不太对劲。

    怎么说的,怎么说的像是那种……

    词穷了,想不出来到底像什么。

    “我刚想着去别的地方睡,你……”

    沢田纲吉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他不该这么说的,这里是他的房间,他甚至没有质问爱乃纱为什么要进来,又是怎么进来的,怎么他自己反而要先把床让出来?

    太过纵容了,显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多么亲密一样,他们的交集不过只有,只有……

    沢田纲吉深吸一口气,强制性的让自己不再想起那些事情。

    “去别的地方,为什么?”

    爱乃纱问道。

    “这个房间里的一切,不都是您的吗?”

    ……一切。

    包括,他吗?

    “……你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爱乃纱。”

    沢田纲吉还是问出口了。

    他的语气十分温和,半点没有质问的意思,就像是随口一问。

    “因为我喜欢沢田先生的床。”

    爱乃纱这么答道。

    他看着沢田纲吉,与之对视,让对方恍惚间有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他还有后半句没有讲完,除了喜欢沢田先生的床,还喜欢沢田先生。

    “……!!”

    “这里太舒服了,我一直念念不忘,于是就偷跑了进来,您会惩罚我吗,沢田先生?”

    “……不会。”

    “真的?”

    爱乃纱笑着。

    从沢田纲吉这个俯视的角度,能够看见他白皙的颈脖,然后一路往下。

    “无论是您给我什么样的惩罚,我都会接受的。”

    他道。

    “不要走,跟我一起睡觉吧,沢田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其实我原本是不想搞reborn的,但是看大家都这么想搞……那就搞吧!!

    反正最后死的是黑川少年。

    黑川少年:草(中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