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6、第一百三十六章

    阴阳间隙里, 没有生, 也没有死。(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在这里会化为灰烬, 拥有的, 只有永恒的时间。

    源氏的巫女在被选上, 在知晓自身会成为祭品的时候, 便已经做好了觉悟。

    可这并不是觉悟足够与否的问题。

    她们被送往阴阳间隙, 甚至并没有见到八岐大蛇,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点点的溃散,变为骸骨。

    死亡是她们能够预想到的结果之一,可与之伴随着的那种恐惧,绝望, 耳边充斥着的, 之前那些死去的巫女们的哀嚎,瞬间便将她们的心智摧毁,让她们也变为了哭嚎着的亡灵之一,成为了京都地底下那数不尽的尸骸中的一员。

    只有一个人, 是例外。

    或者说, 自从与源氏的这种交易行为开始,像是这人这样,还能继续站着,仿佛没有受到间隙的任何影响。

    这自然引起了八岐大蛇的注意。

    “这可真是, 太有趣了。”

    黑暗里,那低沉沙哑的声音忽地响起。

    一条巨蛇缓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游了出来, 浮在了半空中。

    它呈现的是骸骨的样子,凹陷下去的眼窝处,燃烧着不详的紫色火焰。

    它正看着少年,然后又缓慢的,围绕着少年转了一圈。

    “……灵力高强,并且……”

    它笑了起来。

    “并不是真正的巫女,算了,反正我也不在乎。”

    那不是八岐大蛇真正的模样,也不是他真实的声音,他躲在了暗处,借由这个形象出现。

    他想要看少年惊惧的样子,可是没有。

    “你到底是为什么,会不受影响呢?”

    骨蛇的声音嘶哑,说不上好听。

    八岐大蛇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是的,他看出了眼前站着的巫女其实是一名少年。

    灵力高强,哪怕到了这种比地狱还可怕的地方,也面不改色,表情一直都是平静的。

    他相信少年应该也跟其他的巫女一样,听见了那回荡在四周的,绝望且凄厉的悲鸣,那种浓烈的负面情绪几乎能够凝成实质,然而,为什么少年会什么感觉都没有?

    已经失去了神格的神明凝视着他,发现了他的身上,的确是跟其他巫女们有着显著的不同的地方在。

    他的身上满是说不出的违和感,一眼看过去,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残缺”了一样。

    ……问题有很多。

    真是有趣,好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事情了。

    骨蛇萦绕着少年,那巨大的骸骨挡住了他的视线,而等骨蛇离开了他的视线之后,他便看见眼前忽地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脸色苍白,一双眸子是跟蛇一样的竖瞳,散发着紫色的幽光,被他盯上,就像是被蛇锁定住了一样,只觉得背后发凉寒毛直竖。

    他的长相十分俊美,虽然有些阴柔,但却丝毫不会显得女气,脸上有着紫色的菱形花纹。

    八岐大蛇伸手,直接卡主了少年的脖子。

    “你看起来,也不像是使用了什么秘术的样子。”

    何况他并不认为有什么秘术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他的声音跟动作一样的轻柔,明明是极具威胁性的动作,可却像是情人间的轻抚。

    少年没有挣扎,反而是看向了八岐大蛇,随后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您便是,八岐大蛇大人了吧?”

    源氏的人口中的八岐大蛇,指的是那巨大的,有着八个蛇首的怪物,可那只是八岐大蛇制造出来的替身。

    眼前的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八岐大蛇,从高天原被封入阴阳间隙,被剥离了神格的邪神。

    他除了拥有跟神明一样的力量以外,其余的,可以说是一点也不像是个神明。

    人们说起神明的话,对于神明的第一印象,就算不是高高在上的,也都是像御馔津那样的,温柔和蔼,能够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的生活美满的神明。

    八岐大蛇:“哦?”

    他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少年见到了他,脸上不仅没有讶异之色,反而猜出了他的身份。

    要知道,八岐大蛇在人间的形象,那就是身形巨大的,拥有八个蛇首的怪物,绝不可能以人的形象出现。

    少年看着他,也不顾他还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忽地便向他凑近了。

    饶是八岐大蛇也没有预料到少年的这种举动,瞳孔猛的一缩,然后便牢牢的卡住了他的颈脖,使他不能再前进分毫。

    可即便如此,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已经很近了。

    鼻尖与鼻尖之间,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八岐大蛇可以望进少年那双金色的眸子里,那里面没有恐惧。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是骗不了人的,而八岐大蛇,再次感受到了那种违和感,望见了那种无法形容的“残缺”。

    要说的话,少年的眸子深处甚至带着狂意的,像是火焰的一般,没有理智的,要将人一同拖进深渊的感觉。

    “我还活着,没有化成白骨,让您失望了吗?八岐大蛇大人?”

    少年这么说着。

    八岐大蛇没有见过这种人类,起码,从他还在高天原观察下面的阴阳两界的时候,到他被封进阴阳间隙,能够见到的只有被他蛊惑过来的阴阳师和源氏的族人,他没有见过像是少年这般的人类。

    怎么会有人不畏惧死亡呢?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自杀的人不是没有,可是只要是能够好好的活着,又有谁想要死呢?

    “你……”

    “我就是为您而来的,八岐大蛇大人。”

    少年说道。

    八岐大蛇瞬间便明白了他话语的意思。

    他是,为了自己而来的,成为祭品,来到这里,来到这个只有没有任何的光亮的,暗无天日的地方。

    不是为了源氏的使命,只是因为这个。

    要说信不信的话,八岐大蛇肯定是不信的。

    他非常清楚人类的劣根性,说是为了他而来,实际上是为了什么,又有谁知道?

    “说得真好听。”

    八岐大蛇保持着卡住少年颈脖的姿势,也没有将对方推远,而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为了我?单纯为了见我?怕是不止吧。”他说着,“说到底,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身份的?”

    “八岐大蛇大人,在这种地方,您不觉得寂寞吗?”

    少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这么说着。

    “在这种地方,一直就只有自己。”

    八岐大蛇脸上是意味不明的轻笑。

    “所以呢?你打算做什么?”

    “我……”

    “不管你想要做什么,在那之前,先回答我的问题。”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卡住少年颈脖的手收紧。

    少年感受到了轻微的窒息感,他脸上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适,可也只是抬起手,将手搭在了八岐大蛇的手上,却并没有用力挣脱。

    “您想听什么样的回答呢?”

    他这么问道。

    八岐大蛇实在是……他实在是被少年激起了极大的好奇。

    高天原很无聊,被剥离神格,封进阴阳间隙之后,他瞒天过海的修补着自己残破的灵魂,也同样的无聊。

    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虽然说不至于像是人类那般压抑到发疯,但是如果能不这么无聊的话,八岐大蛇肯定是想找些乐子的。

    “也许我的回答您并不会相信,那么在意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少年道,“我是为您而来的,所以,您想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哦?做什么都可以?”

    八岐大蛇的眼神暗沉。

    “这听上去,可真是让人想要真的做点什么啊。”

    “若是您觉得我碍眼,想让我跟那些巫女一同化为骸骨的话,您也可以现在就杀了我。”

    少年道。

    这句话八岐大蛇现在倒是不怀疑了,少年对他没有丝毫的抵抗之色,如果他想的话,当真是瞬间便能扭断少年的颈脖,而少年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去,成为这里这些无名尸骸中的一个。

    “杀你,不,我不会杀你的。”

    这么有趣的对象出现在了这里,在没有玩腻之前,八岐大蛇怎么会舍得杀掉他。

    “你说得对,追究那些问题都没有意义。”

    他的声音带着暧昧,半点也不显得冰冷,可他的手却跟冷血动物一样,温度很低,此时摸着少年温暖的肌肤,却也像是染上了几分温暖。

    因为趋温的本能,他竟有些不想放手。

    “先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爱乃纱,”少年道,“我的名字是,爱乃纱。”

    爱乃纱。

    八岐大蛇将这个名字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算是记住了。

    从他诞生到现在为止,记住的人类名字屈指可数。

    ……

    ……

    八百比丘尼,一个因为误食了人鱼肉,而获得了不老不死之身的女子。

    不老不死听上去分外诱人,可是这对她来说,与诅咒无异。

    被抛离在时间跟生老病死之外,独自在人间流浪百年,可怜的她的愿望,只有了结此生。

    为此,她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哪怕帮助八岐大蛇,帮助其解除封印,将其放出来为祸人间。

    八百比丘尼跟随在安倍晴明身边,本来是他们的伙伴,可那也只是表面,她只是为了找机会去解除八岐大蛇的封印,让其杀死自己而已。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在她出手之前,没有人想到她的背叛。

    可最终,她还是失败了。

    安倍晴明看向八百比丘尼,神色有些复杂。

    他多少明白她会这么做的原因,叹了口气,道:“……你当真相信,八岐大蛇会帮你达成愿望?”

    “不过是取走我的生命,对于八岐大蛇大人来说轻而易举,为何不帮?”

    八百比丘尼被术式禁锢着,她的神色冰冷。

    “你……!”

    源博雅看上去实在是气愤极了,他是真的把八百比丘尼当成伙伴了,觉得自己被骗了这么久,根本就不能平静下来。

    “外面有些人说你的八岐大蛇的巫女,是真是假?!”

    八百比丘尼看了他一眼,居然笑了出来。

    “源氏,是源氏那边传过来的吧,真是太好笑了。”

    “什么?”

    “我不可能是八岐大蛇大人的巫女,那位大人只是看到了我的苦闷,所以才说要帮助我而已。”

    源博雅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跟被洗脑了一样,什么“帮助”,是“蛊惑”才对吧!

    “但是,我却见过八岐大蛇大人的巫女,那真是一位,十分美丽的大人。”

    八百比丘尼说着,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

    “八岐大蛇的巫女?想来也不可能是什么好人。”

    源博雅黑着脸道。

    而安倍晴明在一旁听着,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冲动促使他开了口,询问道:“那名巫女,你知道她是谁吗?”

    “我没有那个资格知道,”八百比丘尼道,“我只知晓她的名字。”

    “她名唤爱乃纱。”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爱乃纱见人说鬼话,见蛇也说鬼话(。

    这么一对比蛇蛇就是个傻傻的什么都信了的小单纯w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