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三四章 月下舞剑(二更)

    待魑魅再度离开书房,容忌这才放过了我,抱着我从窗口跳下,没入了昏暗的夜色之中。(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我原以为他会抱我回房,不成想他又将我拐出了且试天下。

    “你打算带我去哪儿?”我不解地问道。

    容忌眼里的褪却,正色道,“方才在软榻底下,我见你眼睛璀璨如星辰,突然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想去证实一下。”

    “嗯?”

    “上神殒世,守护星辰便会跟着陨落。但祁汜魂飞魄散之后,我似乎未见有陨星滑落。”容忌解释道,抱着我奔月而去。

    若真是如此,难道祁汜还没死?

    虽然他如此喜怒无常全是因为邪气不慎侵入,但不得不说,他实在给我带来太大的阴影。

    以至于我现在闭上眼,脑子里还会浮现出他邪魅的笑靥,还有他那双深邃幽黑,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睛。

    再度踏上月宫,嫦娥仙子和玉兔早已化作一抔黄土。

    倒是月宫门前的那棵树,愈发茂盛。

    树下一层厚厚的落叶堆积着,显出一派荒凉。

    容忌抬头,指着东方那颗最为明亮的星子说道,“他果真没死。”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那颗星子异常耀眼,足足有边上的星子一倍大。星子表面呈金黄色,璀璨绚烂。

    “他还有翻身的余地?”我看着那颗硕大的闪着耀眼光芒的星辰,总怕他卷土重来。

    容忌颔首,“他从神阶直接飞升到了虚无阶。不过他应当不在六界之中,短时间内,应当没法卷土重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放下心来。

    我现在还怀着身孕,轻易不敢大动,遇到危险也无法拼尽全力,每次身陷囹圄只能指望着容忌来救。

    虽然容忌每次都能出现得刚刚好,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我总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像容忌一样,傲立于顶峰之上,睥睨天下。

    身后,突然传来锵然鼓响。

    我回过头,只见与天齐长袖猝动,青丝张扬,他手中玄铁重剑如游蛇奔走,肆意舞动于广袤天地之间,气壮山河。

    我不由地称赞道,“同为上神,年龄也相仿,怎么师父不像人与天齐这般卓然飘逸?”

    容忌将我轻轻放下,淡淡说道,“我倒是觉得,师父比他好些。男子长得俊美,从来不是好事。”

    他一定是吃醋了!我看他骤冷的脸色便知他心情不好。但他所言是认真的吗?若说俊美,世间怕是再难找出同他一样俊美无俦的男子了吧!

    下一瞬,容忌手中多了一柄七尺长剑。

    “你若喜欢看舞剑,看我便是。”容忌悄然说到,墨发飞扬,琥珀色的眼里光芒暴射,日月都不敢与之争辉。

    他的剑势如行云流水般连贯洒脱。与与天齐那套破云贯日,如怒浪卷霜雪的剑法大为不同。

    但不知怎的,容忌悄然间竟占了上乘,与天齐心力不敌,面上血色全然褪尽。

    而站在一旁的我,受剑势所迫,脚底发颤,直直摔倒在地。

    容忌收回斩天剑,朝我走来,“怎么了?”

    我自然不愿告诉他,方才在软榻底下双腿已经酸麻不已,再被他剑势一扰,竟完全无法动弹。

    与天齐收回剑,朝着我们走来。

    他面露惆怅,不悦地看向容忌,“这几日,我夜夜在月宫舞剑,就是希望能让阿姆看到我精妙绝伦的剑法。你这一搅,阿姆即便原先注意到我,也该被你给吸引了!”

    “你知道斗姆元君在哪儿?”我好奇地问道。

    与天齐摇了摇头,“阿姆已经离开了神界,不知去往何处。但只要她一回到神界,就有可能注意到在仙界至高点上,日日夜夜为她舞剑的我。”

    我暗自叹息,与天齐这一片痴心,终究是要被辜负了。斗姆元君如若真的喜欢与天齐,她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将他留在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分隔两地,再无联系。

    容忌不满地挡在我面前,转头向与天齐下着逐客令,“你不觉得你妨碍到我和歌儿了?”

    与天齐摸了摸鼻子,提着长剑从月宫下飞身而下,背影潇洒,如流畅的缎带,顺着星河飞流直下。

    容忌两手按着我的大腿,不满地说道,“腿还酸着,就敢当着我的面看其他男人?”

    等与天齐走远,我才悄然转头同他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与天齐的剑柄上系着一串别致的剑穗?”

    他恍然未觉,“你看他的时候,我在看你,未曾注意过他的剑。”

    与天齐这辈子,除了斗姆元君没爱过其他女子。他明显不是心细之人,定不会弄什么红缨剑穗,很显然剑穗是别人赠他的。

    我心里猜想着,若是一般人赠予他的,与天齐应当会不屑一顾,除非是斗姆元君亲手所赠,他才能如此爱不释手。

    容忌明显也想到了这一层,遂马上抱着我离了月宫,沿着与天齐离去的方向,一路追去。

    与天齐一路奔向了南海,这叫我有些惊讶。

    容忌见与天齐一头扎入海中,只将我放在南海边,再三嘱咐着我,“你且在此处待着,我去去就回。”

    我心想着南海有阿竹照应着,应当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便由着容忌入了海。我在海边坐了一会,身后突然走来一穿着暴露的女子。

    我回头一看,竟是娇花。

    她此刻出现在此处,绝不是偶然。

    我顿时心生警惕,颤巍巍站起身,用剑柄挡在身前,“你想做什么?”

    娇花脸上的愁绪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阴狠决绝,“你害了我段郎,我要你血债血偿!”

    “段郎死于祁汜手上,你怕是找错人了吧!”我手中轩辕剑已然出鞘,尽管娇花看起来并不好对付,但她也绝没有必胜的把握。

    “祁汜逃出了六界,我抓不到他,只好拿他最心爱的女人来撒气了!”娇花彻底无视了挡在身前的轩辕剑,仍旧步步逼近。

    对于她找我麻烦的理由,我很是无语。抓不到祁汜,就拿我撒气?我明明和祁汜没有半点关系!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