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8章 我们结婚

    池少大概太着急,一个女人扒他身上,他又不敢随意碰她,所以只好抓住她的后领子,把人从自己身上扯开,甩到了地上。(看啦又看小说网)

    林筱“哇”地就哭了,她这么容易便撒手,就是因为他扯到了她的头发,还有摔的疼。

    池漠洲哪里顾上去管有没有扯到别人头发,他转过头看向甄蕴玺,还未说话,甄蕴玺已经冷声说道:“拖鞋都换了啊!沙发上摆着书,池漠洲人家这是看着书坐在沙发上等你回家呢?一个屋子里住两个女人,你也太猴急了吧!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走人。”

    说着,她向屋内走进。

    池漠洲一把抓住她,将她按到自己怀里,牢牢抱住,她哪里肯依,伸手狠狠地去打他,怒道:“别用你抱过别的女人的手来抱我。”

    “我没抱她,是她抱的我。”池漠洲此刻哪里顾的上说话过过脑子,只剩下满满的求生欲了。

    他太清楚她有多刚强,上一件事还没解决就发生这样的事,这是要弄死他的节奏。

    甄蕴玺在他怀里不依不饶地打着,大发脾气地说:“你身上有她的味儿,你已经脏了,我不要了,你放我走,你这个混蛋!”

    “我马上就去洗澡,你乖,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进来的。”说罢,他立刻向屋外骂道:“张飞,你死人吗?把这个女人碰过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

    “你别假腥腥!”甄蕴玺根本不吃他这套,冲着他又踢又打,一点都不留力气。

    池漠洲按的费力,一边吃疼地皱眉一边继续骂道:“还有地上的女人,给我扔出去!”

    张飞已经冲进来了,他有点傻,东西好扔,人怎么扔?

    池漠洲已经双眸通红,睚眦欲裂,太阳穴处青筋直蹦,张飞哪里见过池少气成这样?他一把便扯住林筱的手臂往外拖,拖到门口还顺手拎起林筱的鞋子,把人和鞋都扔了出去。

    林筱哪怕怎么大叫都无法抵抗被扔的命运,这一刻她的尊严被踩到了尘埃里去,真是来自取其辱的。

    甄蕴玺看的直咧嘴,张飞也是个清奇的男子啊!从来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阿颂!”池漠洲怒喝道。

    阿颂本来已经看傻了,她还以为池少厌了甄蕴玺,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是甄蕴玺厌了池少,她内心本来都是惧意,听到池少的怒吼声,她一时没有防备,被吓了一跳,腿一软就跪了下来。

    甄蕴玺叫道:“你干什么叫人家阿颂?心情不好就要发泄在别人身上吗?阿颂你给我起来,别动不动的就跪,你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池漠洲不管她,盯着阿颂怒道:“这两天你什么心思我都看到了,现在你也给我滚出去!”

    甄蕴玺开口叫道:“你凭什么赶阿颂走?你要是赶,我和她一起走!”

    两人站在门口吵架,张飞抬着家具、扯着地毯从两人中间走来走去,心累的很。

    阿颂跪在地上已是泪流满面,动都不敢动的,此时甄蕴玺这么保她,已然让她脑袋发懵,精神错乱。

    她是谁?她是哪边的人?她的敌人为什么把她当朋友?

    池漠洲看甄蕴玺叽叽喳喳像只战斗力强的小麻雀,一时间心头一热,将人竖抱起来就往里走。

    甄蕴玺在他肩头挣扎,他却勾着唇说:“你身上也沾了别的女人的味道,我们一起去洗,你帮我、我帮你。”

    “你个混蛋、流氓,你放我下来。”甄蕴玺气的叫骂,可根本就敌不过他的力气。

    被他扯进浴室,还能干什么?

    夜深了,甄蕴玺躺在池漠洲的怀里,她的手无力地搭在他的腰上,他的气息浑厚而绵长,看着好容易又在怀里的女人说:“蕴玺,这次的事情真不是我做的,我承认动过这样的念头,可我又怎么会真舍得对你下手?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把解药研制出来的。”

    甄蕴玺声音软软地说:“我心里难受。”

    他吻了吻她的发,低声说道:“蕴玺,我知道,这几天我也很难受,如果你真的觉得不放心,不然我们结婚?”

    之前没动过这个念头,无非就是因为她的身份不配,他认为他对她的喜爱也没达到结婚的地步。此刻提出结婚只不过想安抚她,反正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不能有别的女人的,所以结不结婚的没什么要紧。

    甄蕴玺心知他的想法,说实话她连感动都没有,如果是真的爱,那就不会在这种情形下仓促说出来了,她闭上眼,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我困了,再说吧!”

    她和他需要一个和解的契机,今天就是这个机会,从现在开始,她要做的就是麻痹他。

    这个念头也随之抛到他脑后,但是并不代表今天的事就此轻易揭过,等她熟睡之后,他方才放轻动作下床,向外走去。

    阿颂还在客厅里跪着,一动不动。

    池漠洲随意套了件浴袍,胸前大片肌肤都半露着,他坐在新沙发上,微微眯着眼睛看她。

    阿颂不敢先开口,头越发地低了起来。

    池漠洲声音沙哑地说道:“阿颂,当初是你一定要做佣人跟在我身边的,对不对?”

    “是的池少,阿颂心甘情愿。”阿颂声音颤抖地说。

    此刻的她,就像水一般地柔弱,令男人看了都会升起一股怜惜之情。

    他面无表情地说:“阿颂,当初我说过,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过得更好,根本没必要来当一个谁都可以做的佣人,但你偏不,非要来当我的佣人,但是现在,你看你做好这份工作了吗?”

    阿颂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对不起池少,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这样做了。”

    “机会给过你很多,你不只一次挑衅甄小姐,所以这次,我不想容你,你走吧!”池漠洲神色淡淡地说。

    阿颂轻轻爬到他的脚边,匍匐着的让自己姿态更低,却不敢触碰他的脚,小声抽泣道:“池少,阿颂真的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您再给阿颂一次机会好不好?”

    池漠洲冷眉冷眼,丝毫没有被打动的意思,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像是一个主宰者,问她,“你又何必?”

    阿颂卑微地说:“池少,我不在乎自己到底是否强大,从小我的愿望就是跟在您的身边,侍奉您,我会把甄小姐当成我的女主人的,您如果真的赶我离开,那我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池漠洲微微拧起眉,望着她一言不发,最终还是说道:“希望你能记住自己的话,做好自己的本分,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会再像今天这么好说话,你要记住,你是死是活,和我没有关系。”

    “是!池少。”阿颂伏在地上的身子,微微颤抖。

    池漠洲站起身,走回卧室。

    阿颂长出一口气,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这次真是她大意了。

    此时,林筱拖着酸疼的身子一瘸一拐地走回家。

    因为要在东夏市发展,所以林家在这儿买了栋小别墅,别墅的位置离裴家不远,为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夜已深,林家人在这个时候早就休息了,林筱走进客厅,却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幽幽暗暗,吓的她差点没尖叫出声。

    她看清沙发上的人后,才长出一口气说道:“哥,你干嘛呢?大半夜的不睡觉坐这儿,吓死我了!”

    林白上上下下打量她问:“你去哪儿了?”

    林筱神色不太自然地说:“没事,出去走走。”

    “我都知道了。”林白没有给她面子,直言说道。

    林筱神色一冷,想上楼去睡觉。

    林白放缓语气说道:“过来坐吧!咱们聊聊。”

    林筱犹豫一下,还是坐到她哥对面的沙发上,今天的事让她倍受打击,甚至都开始怀疑人生,她也需要有个人倾诉,在家里,她哥是唯一一个不反对她喜欢池漠洲的人。

    “你去了,结果如何,你不用说我也看出来了,现在你还认为我说的是错的吗?”林白看着她问道。

    林筱没有说话,微微低着头盯自己的脚尖。

    林白低声道:“明天就要去裴家作客了,你知道应该如何表现的对吗?”

    林筱点点头,忽然问了一句,“哥,你说那个甄蕴玺有什么好?为什么漠洲哥那么喜欢她?就因为她漂亮吗?”

    林白看着她问道:“比她再漂亮的,你也见过,你见池漠洲和她怎么样了吗?”

    林筱不说话。

    林白说道:“好好学学吧!你学不会甄蕴玺那点本事,即使你低嫁给别人,日子也不会长久。”

    林筱的脸色十分难看,她看不起甄蕴玺,再招人喜欢,无非也就是个情妇罢了。

    但是她想给池漠洲当情妇人家都不要,这令她很是受伤,她的那点家世,在池漠洲眼前根本就算不得亮点,所以她现在不服也不行。

    她轻轻地点头,说道:“哥,明天我会好好表现的。”

    王曼琳是请林家母女来喝早茶的,所以二人一早就到了。

    林筱虽然晚上没睡好,但她年轻,又用上好的粉底细细遮掩,所以看起来依旧青春无敌、娇俏美丽。

    王曼琳坐在花园里对汤凤香笑着说:“你可真是好福气,这辈子我就想有个女儿,这么个愿望都没能实现。”

    汤凤香笑道:“可不是好福气,女儿细心,比儿子更贴心,我那个儿子,就会气我。”

    一路走来,她只有惊叹,东夏裴家真不是吹的,那园内景观就不是他们林家能比的,有底蕴的百年家族,真比他们没根基的要强很多啊!她越发觉得女儿能嫁给裴学而也不错。

    “我不是也一样?”王曼琳一脸无奈地说道:“儿子真跟冤家一样。”

    “是啊!辛苦生出来,养这么大,一结婚就成人家的人了。”汤凤香摇头,无奈地说。

    林筱听的一头雾水,不是女儿才是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吗?怎么现在颠倒过来了?

    她看到王曼琳面前的茶杯空了,立刻站起身给对方倒了一杯茶,还笑着说:“伯母家的花茶真好喝,我也想学学,回家给我妈妈泡呢!”

    林筱的任性,也可以变成少女的天真娇俏,此刻她的模样,分外讨长辈的欢心。

    王曼琳一下子便对她有了好感,笑的十分和蔼,说道:“你没事就过来,我教你泡花茶怎么样?”

    林筱听了心中一喜,立刻应道:“好呀,伯母。”

    中午,林家母女被王曼琳留下用午餐。

    裴学而匆匆走进家门问道:“妈,您叫我回来有什么事?”

    王曼琳看向他说:“我请了林家母女来做客,你爸说了,想让林氏取代甄氏,所以两家走动一下比较好,你坐下应付一下,毕竟没有小辈人在场,气氛不怎么活络。”

    她看儿子的面色隐有不悦,又补了一句,“意思一下就行了。”

    裴学而只好按下性子点点头。

    王曼琳带着儿子走进餐厅,安排他坐到林筱的身边。

    汤凤香看着裴学而笑,赞扬道:“裴少真是斯文优雅,哪像我家那个小子,阴沉冰冷的。”

    裴学而微笑着向她颔首。

    王曼琳笑着回赞道:“现在女孩子都喜欢酷的,这款的不流行了。”

    裴学而想到池漠洲,清眸微敛,专注地用午餐。

    没过多久,林筱不小心裙子弄上污渍,站起身想去洗手间。

    王曼琳立刻说道:“学而,你带林小姐去清理一下。”

    裴学而清朗地说道:“妈,我恐怕不太方便,还是让女佣带她去吧!”

    汤凤香在一旁笑着说:“没想到还挺保守的。”

    王曼琳说道:“就让你带她去一趟,又没叫你做什么?有什么不方便的?女佣都忙着呢!”

    裴学而无法,只好站起身带林筱去洗手间。

    带到了地方,他便想离开。

    林筱可怜兮兮地说道:“裴少,我刚才没记住回去的路。”

    裴宅能有多大?上个洗手间还不至于迷路。

    裴学而心下不悦,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帮你叫女佣过来。”

    林筱一听,这是不给她面子喽?她干脆走到他面前说道:“我知道你放不下甄蕴玺,你就不想假装和我做做戏,看她什么反应吗?”

    用什么样的方法并不重要,达到目的才重要。

    裴学而看向她,目光讥诮地说:“这种愚蠢的办法,我并不想尝试,如果你对我另有所图,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说罢,他转身离开,连餐桌都没回。

    上次甄情的事情,让他失去了她,那么这次他根本不会再蠢的找个女人和自己演戏,他很清楚,甄蕴玺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所以他再找个女人惹她厌恶?他又不是傻子。

    在他眼里,林筱就像傻子一样,和甄蕴玺完全没有可比性。

    裴学而连餐桌都没回,这令汤凤香有点意外。

    好容易挨完了这顿午餐,回到家她便迫不及待地问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妈,甄蕴玺身边的男人都是傻子吧!”

    简直就是榆木疙瘩。

    汤凤香气的伸手去戳女儿的头,骂道:“你这个蠢笨的!”

    她女儿古灵精怪,可就是唯独在对待男人上面,不开窍的根本就不像是个女人。

    甄蕴玺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中午。

    醒来的时候,一看时间,她立刻就不干了,她那么忙,怎么能这样浪费时间呢?都怪池漠洲没有节制,她明明不需要的,在一起就在一起了,不能时间短点吗?

    池漠洲看到她久违的小脾气,心情很是不错,在一旁边哄边给她穿衣,她不老实,一边没好气地嘟嚷,一边不配合。

    他倒是极有耐心,给她穿好衣服之后在后面拥着她,声音沙哑地哄道:“中午有你最爱吃的香酥鱼。”

    她很爱吃这道菜,但因为是油炸的,对身体不好,所以他从来不让她多吃。

    今天自然是为了讨好她,才让厨房做这道菜的。

    一听有爱吃的菜,她心情方才好了一些,下床往外走。

    他跟在她身后,半拥半抱,恨不得想和她合二为一。

    今天的阿颂格外乖顺,恭恭敬敬地站着,低眉顺目地叫:“甄小姐。”

    甄蕴玺一看阿颂这副模样,就知道昨晚池漠洲又要赶人走了,每次要赶她走的时候,阿颂总是特别听话。

    她就挺奇怪的,这个阿颂为什么总也赶不走?

    甄蕴玺坐到餐桌上,没有理阿颂。

    池漠洲看了阿颂一眼说道:“如果甄小姐不喜欢你,我还是要赶你走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得讨好甄小姐才能够下来。

    阿颂的身子颤了颤,还没说话甄蕴玺便开口说道:“行了,好容易今天有好吃的,别倒我胃口。”

    阿颂立刻闭了嘴,不敢说话。

    池漠洲暂时不再提这件事,在一旁伺候她用餐,甄蕴玺吃的极其舒坦,心想以后离开池漠洲,也得找个人这么伺候她,被人伺候的滋味很不错哈。

    如果池漠洲知道此时她的想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吃过午饭,甄蕴玺回到工作间工作。

    池漠洲坐在她的小沙发上看她工作,分外满足。

    今天他连工作都扔下了,她渴的时候给她准备饮品,饿的时候亲自喂她甜点,可以说五好老公都没他这般体贴。

    甄蕴玺也不管他,只要不打扰自己的工作就好,反正她工作的时候是不想应付他的。

    第二天早晨,池漠洲将她送到公司楼下才走。

    一下车,她便把他抛在脑后,向公司里走的步伐坚决。

    池漠洲在车里眸光微黯,他何尝感受不到她对他和以前大不相同,这次的事情让两人的关系跌到谷底,但是没关系,他有信心还让两人的关系恢复到从前,反正目前她还离不开自己。

    甄蕴玺知道池漠洲是个多疑的人,所以她要一步一步不着痕迹地让他相信她。

    回到公司,处理了一些紧急事务,她便坐在办公室帮金氏盘算选地。

    总不能白让人为她付出,她要解决目前金氏最大的问题,那就是药厂新厂址的问题。

    她手中有一块地并不是最佳选择,雷家有一块地,位置还不错,但就是占地面积小了一些,其实以前卖给金家做房地产的地还算比较合适,只可惜她为了搅和甄家生意,让人家没盖药厂。

    选来选去,竟然没有一处合适的,最后她把目光放在了邻市的灯具厂上。

    灯具厂的四周都是一些小药厂,唯独灯具厂这么特殊地存在,可人家干的好好的,会同意搬迁吗?

    甄蕴玺想了想,把这三块地的情况写明,然后发给了金丽茵。

    这个人情,她当然还是会给金丽茵。

    金丽茵看到甄蕴玺发来的邮件之后,内心无比激动,因为她知道现在爸爸他们开的董事会就在商讨这个问题,于是她拿着电脑向会议室匆匆走去。

    金丽茵推门而入,一屋子的董事们极其不满意,认为她十分无礼。

    金曾曜现在已经对女儿改观,甚至认为女儿比儿子还要让他满意。

    “爸,蕴玺给我发来的三块地资料,我知道您在开董事会,所以赶紧给您送来了。”金丽茵将电脑放在父亲的面前。

    “甄蕴玺”这三个字就是靠谱的保证,金曾曜得意地说:“你给大家讲一下。”他心里隐隐激动起来,他给了甄蕴玺一个大礼,相信甄蕴玺也会还他一个大礼。

    知恩图报,真是个好孩子。

    通常来说董事们并不参与日常工作,但是选新厂址这件事比较重要,所以要大家一起商议决定。

    金丽茵将电脑连好投影仪,站在前面讲解了起来。

    甄蕴玺给她的资料很详细,她根本就不用自己去理解,用甄蕴玺写出的东西讲解就足够了。

    几位董事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没想到金丽茵竟然有这样的水平,以前他们都认为金丽茵就是到公司来消磨时光的。

    金曾曜无比自豪,他金家的孩子,拿出来都是有本事的。

    金丽茵讲完之后,说道:“目前甄蕴玺手里的地是最容易得到的,价格也很低,但是这块地不太适合做药厂。那么雷家的地,甄蕴玺会帮忙争取,这块地比甄蕴玺手中的地要适合一些,不过最适合的就是第三块灯具厂的地了,这就涉及到灯具厂的搬迁,比较麻烦,不过做成了之后,可以比较长久,甄蕴玺说了可以从中帮忙谈判。”

    一位老董事说道:“这位甄蕴玺,是个贵人啊!”

    金曾曜点头说道:“是呀,如果不是她说要注资我们科研团队,我也不会贸然地拓展我们的科研实力。”

    金丽茵忍不住看了父亲一眼,心想她爹可真是会说,把说法倒了个儿,感觉完全不同了。

    “哦?她为什么要投次我们的科研团队?”另一位董事问。

    金曾曜笑道:“还不是因为丽茵,她们是好朋友嘛!看丽茵现在管科研,为了支持她的,可以确定下来的第一笔投资是一个亿。”

    几位董事均露出意外的神情,虽然他们都不差钱,可谁也不会不把一个亿放在眼里的,于是看向金丽茵的神情,都不一样起来。

    金曾曜此时的心情无比满足,说道:“亏了有丽茵过来帮忙,不然我还真是忙不过来的,风凌去盯房地产的项目,等新厂址选好,我就要亲自去看管新厂,真是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人用啊!”

    众董事立刻纷纷说道:“辛苦了!”

    “金氏有你在,真是越来越好了!”

    ……

    金曾曜被奉承的很开心,说道:“好了,那我们言归正转,我个人比较倾向灯具厂那块地,虽然麻烦,可总要试一试的。”

    “人家凭什么要搬?”

    “对啊!好好的厂子搬迁实在是……”

    ……

    就在一众反对声音中,金丽茵又开口说道:“爸,各位董事们,甄蕴玺给出一个建议供咱们参考,她说她可以把她手中的地给我们,让金氏用来谈判,另外,金氏的新楼盘可以做成精装修,灯具统一在灯具厂定制,还有即将要建的药厂,灯具也在灯具厂定制,相信这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条件。”

    金曾曜赞赏地看了女儿一眼,没有把话一下都说出来,有层次,进步相当大。

    金丽茵心里却在想,多亏了甄蕴玺。

    有股东另眼相看地说道:“你这女儿不一般啊!”

    “是啊,丽茵真是有本事,交到这么好的一个朋友。”

    “据说池家那小子被她迷的京通都不回了,把老池气的不行。”

    “这么有能力的姑娘娶回去多好?”

    “还不是嫌人家门弟低。”

    众人七嘴八舌,原本要议事的,结果大家聊起天来,大有一种事情议完可以轻松的感觉。

    金曾曜开口问道:“各位,那咱们选哪块地?”

    “呵呵,老金你是大董事,你定就好了!”

    “是啊!公司交到你手里,放心嘛!”

    “可不是,现在公司转型成功,新厂址又有着落了,老金功不可没啊!”

    “我们以后躺着收钱就可以啦!”

    奉承话迭着声儿地出,金曾曜脸上带着笑意,赞赏地看着女儿点了点头。

    金丽茵越发感受到成功的重要性,她内心无比激动,在事业上能够得到这样的满足,还嫁人干什么?

    因为金风凌在东夏,所以这件事交由他来办。

    下午的时候,金风凌和甄蕴玺约在楼下的咖啡厅里商讨细节。

    金风凌说道:“你的那块地卖的那么便宜,我们不会同意的。”

    有时候在卖地的问题上,她简直大方的过分,就跟白给的一样,这令父亲猜测她手中的地极多,所以对她越发重视,不肯让她吃一点亏。

    甄蕴玺沉默了一下说道:“伯父这么帮我,我很感激,我这个人就是知恩图报,你们就用我说的价格谈吧!不然的话我心里总不好受。”

    甄蕴玺心里的账算的很清楚,她不付出一笔钱,金氏的董事们又怎会同意金氏重金聘请人才去发展科研团队。

    金风凌看着她,想到她身上的遭遇,心里倍加同情,从开始认识她到现在,她给他留下的印象开始慢慢变得不同,可以说他现在根本不可能像刚开始那样轻待她。

    有些人,越相处,越会让你尊敬。

    金风凌低声说道:“蕴玺,你放心,我们金家会做你最坚强的后盾,一定会帮助你的。”

    这还是他和她最正经的一次说话,她微微怔了一下,看向他微笑道:“谢谢你们。”

    金风凌有些受不住她这样清雅的笑,不同于以往的妩媚,带了一丝知性与怜意,令人怦然心动。

    一个下午的时间,两人谈妥条件,然后甄蕴玺才约灯具厂的尹经理见面。

    原本应该两个人去邻市的,但因为甄蕴玺曾经帮过尹经理大忙,所以第二天一早尹经理便很给面子地赶到东夏市和甄蕴玺见面。

    尹经理大概五十岁左右,性格十分爽朗,他一见到甄蕴玺就笑道:“甄小姐啊!你一找我,我就觉得有好事。”

    甄蕴玺笑的温婉,说道:“是不是好事,还要看您怎么想了。”说罢,她转言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金氏少爷金风凌,这位是尹经理。”

    “久仰大名,金少真是一表人才。”尹经理热情地说。

    金风凌立刻放下身段寒暄。

    甄蕴玺给出的方案十分诱人,尹经理从最开始没打算搬厂,到后面动了心思,然后再到很有意向,一个上午时间,居然已经谈的差不多了。

    尹经理表示要回去思考两天再给回复,甄蕴玺也理解,初步谈判能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尹经理走后,金风凌有些心潮澎湃,见识到她的谈判现场,真让人有点激动,他现在已经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大概她长了一张过于漂亮的脸,所以让人忽略了她的才华。

    “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吧!我们再说说这件事。”金风凌提议道。

    甄蕴玺点头说道:“就在楼下餐厅吃吧!”

    两人一起走下楼,进了餐厅,金风凌问道:“对了,你的厂子什么时候弄好?”

    “大概快了吧!一直是池漠洲的人在做。”甄蕴玺最近没顾上厂子的事。

    池漠洲做事,她是非常放心的。

    金风凌说道:“我们搬厂后,肯定要做新工作服的,到时候这个活儿交给你。”

    “好呀!”甄蕴玺一口答应下来,上门的生意为什么不要?等厂子盖好之后,她就要走中低端市场了。

    金风凌与她面对面而坐,两人边吃边谈工作,气氛还是头一次如此融洽,他发现此刻与她在一起的感觉,竟然比之前两人暧昧时的感觉要好很多。

    真实的她,的确非常有魅力。

    池漠洲只觉得最近她很忙,他以为她一直在忙新店的事,所以也没太在意。

    之前她出事,他耽误了不少工作,所以她在忙,他也在忙,等忙过这段时间,他打算带她出去走走,培养两人的感情。

    但是他没想到,她再一次给他一个意外。

    一周后,金氏宣布了一条重磅消息,金氏的新厂厂址已选定,将在三年内完成迁厂的计划。

    这个新闻一出,池漠洲先给父亲打电话,问道:“爸,金氏是怎么回事?”

    池万锦怒气冲冲地说:“金家这个贼老头子,捂的可真够严实的,我也是刚刚才打听到的,这里面又有你那个女人的功劳。”

    池漠洲眉头一挑,心头一跳,问道:“蕴玺吗?”

    “别跟我叫的那么亲热,我耳朵疼!”池万锦哼道:“据说她中间人,她把自己的地给了灯具厂,让灯具厂把地让给金氏,我问问你,你知道她手里有多少块地吗?她到底是你的女人还是金风凌的女人?我怎么看不明白呢?”

    池漠洲冷笑道:“爸,这还不是拜您所赐?她记仇的很,和我说要把手里的地都卖出去,没我的份儿,她是我的女人怎么样?还不是我费尽心思扒着她?”

    又来了!池万锦不想听这种刺激他的话,重重地挂了电话。

    有地了不起吗?手里有地的人多着呢!

    健康城的地是有了,可池氏也想要块地建厂呢,他就不信他找不到!

    池漠洲坐在椅子上,面沉似水,手机在手里无意识地把玩着,他眸光阴沉,怎么也没想到甄蕴玺瞒他瞒的够严实,他竟然一点端倪都没有看出来。

    他头一次发现,如果她真的想背着他做什么,他居然一点都发现不了。

    这件事,池漠洲并未问她,她也没和池漠洲解释什么。

    但是池漠洲已经打定主意,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要有一个契机,重新把她的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

    甄蕴玺也在等着这样的契机。

    池漠洲向来都是想要什么就自己努力的人,为了制造这个机会,他甚至自己亲盯甄蕴玺的服装厂项目,力求尽快将服装厂建成,到时候她一开心,两人的关系肯定会有好转。

    就在此时,金氏楼盘的奠基仪式即将举行。

    压根就不用去想,甄蕴玺在这里面出了那么大的力,金家肯定是要请她的,搞不好还要让她去剪彩。

    池漠洲最郁闷的地方就是这里,他家把甄蕴玺当坏女人,金家却给了甄蕴玺最高的礼遇。

    池万锦在电话里气哼哼地说:“金老头子还想请我去?我才不去。”

    池漠洲劝道:“爸,我看您还是去吧!金氏最近顺风顺水,咱们的新厂址还没着落呢!沾沾他的幸运也好。”

    池万锦想了想,说道:“也好,最近真是不顺,什么都让金老头抢去了。”

    池漠洲却有些走神,甄蕴玺她就是幸运女神,当初还不是她,他才有了健康城的项目?但是很可惜,他爸根本就不这样认为,既然如此的话,那他不妨让亲爹受受刺激,看看金氏的飞速发展,再看看池氏的停滞不前。

    金家的请柬是由金风凌亲自送到甄蕴玺手上的。

    甄蕴玺一听又让她剪彩,立刻说道:“不必了吧!”

    金风凌面色严肃地说:“那不行,我爸让我务必要请到你,你不去,我们让谁来剪这个彩?”

    金家还缺人剪彩吗?随便找个人都比她分量重,但是她也能理解金家的心思,所以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其实她真是不愿意出这个风头。

    金风凌脸上有了些许的笑意,说道:“蕴玺,我们金家都愿意抬高你的身价,这样池漠洲他爸也不敢轻易对你下手。”

    一个陌生人都能如此,甄蕴玺越发认为池家十分凉薄,除了池漠洲他妈,她对池太太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可惜找了池漠洲你爹这样的男人,倒霉透了。

    事情办完,金风凌礼貌地问:“中午赏脸一起吃个饭吗?”

    甄蕴玺笑着说:“下次再赏你脸,中午有约了。”

    金风凌明显感觉到甄蕴玺对他的态度变好了很多,他打算徐徐图之,于是绅士地告退了。

    甄蕴玺拿起自己的包出门,去赴约。

    其实今天中午是卫其琛在约她。

    她开上车,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设计图,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也不知道在专业上,他会不会帮她?

    他约在了一间非常有情调的小咖啡馆里,甄蕴玺到的时候,卫其琛已经坐在鲜花旁边等她,他手里拿着一本时尚杂志,随意地翻看着。

    甄蕴玺坐到他对面,笑着说:“帮忙看看设计图好吗?”她双手把设计图递到他面前,笑容灿烂。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笑的脸都快抽筋了,他总不能拒绝吧!

    卫其琛接过她手中的设计图,随意翻看了一遍,方才抬起头说:“其实你现在的设计已经很成熟了,我也没有什么可帮你的。”

    这就是不打算帮忙了?甄蕴玺有点失望,说实话,她以为和他已经是朋友了。

    卫其琛将她脸上的失落看在眼中,说道:“今天找你来,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甄蕴玺抬起头看向他问。

    卫其琛说道:“京通市有个新人设计师大赛,我希望你能去参加,这对你的设计生涯是非常有帮助的,你想走进国际市场,一些奖项就必不可少。”

    甄蕴玺听的眼前一亮。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