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19章如花似玉的宋如玉

    大惊喜?

    韩小暖听宋如玉这样说着,不禁莞尔,好像她的每次出现,都是大惊喜加大意外啊。(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宋如玉似乎很兴奋,拔高的声音里都是灿烂的开心。

    韩小暖也被她着纯粹的开心感染了,嘴角一弯,她笑着问道,“这么开心啊。如玉,确定是给我的大惊喜?”

    “是啊是啊!小暖,如假包换的大惊喜。你快来啊,我等着你啊。”

    宋如玉把自己的定位发给韩小暖,就挂断了电话。

    韩小暖反正也打算出门,正好去看看宋如玉说的大惊喜。

    宋如玉发的定位,韩小暖是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在公司附近,她天天上班都要经过的那间花店。

    韩小暖光顾过,认识那间花店的老板,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人很有气质,打理的花店装修的也很有味道。

    最主要是老板人很和善,每次韩小暖去买花的时候,她都会额外送一枝两枝的,有时是娇嫩鲜艳一朵玫瑰,有时是小小的两枝非洲菊……

    韩小暖赶到花店的时候,没看见那位美丽优雅的女老板,倒是有一位个子娇小的女人弯着腰,背对着门,正在小心地给手中的花修剪枝叶。

    “请问……老板在吗?”韩小暖走过去,客气地询问。

    那女人听见声音,笑着转过身来,声音清脆地说道,“我就是老板,美丽的女人,有什么吩咐?”

    眼前的女人个子娇小,五官精致,有些婴儿肥的脸漾着大大的笑容,整个人娇俏可爱。

    韩小暖被眼前的宋如玉吓了一大跳,“你怎么在这里?”

    “哈哈哈……”宋如玉见自己成功地吓了韩小暖一跳,她很开心地说道,“这家店被我盘下来了,以后我就是美丽的花店老板娘啦。”

    “……花店老板娘?”韩小暖有些惊讶地看着宋如玉。

    “当然了,做个美丽优雅的花店老板娘……”宋如玉嘻嘻笑着,“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韩小暖放下手里的包,四周打量了一番,又问道,“如玉,你育人的园丁做得好好的,怎么又要做育花的园丁了?”

    “让我帮忙代课的那位老师已经休完产假,新学期就可以上班了。辞职的时候,校长倒是挽留我了。”宋如玉叹了一口气,“可你和阿瑞都不在老家了,就我一个人也没意思,我就没有答应,正好过来陪你啊。怎么样,小暖,惊不惊喜?”

    “惊喜,很惊喜!”韩小暖笑着说道,然后看了看堆在桌子上正在打理着的各色各样的花,不见外地说道,“如玉,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话,我最近在苏姨的调教下,打理花束的手艺也还是能看得过去的。”

    宋如玉撇撇嘴,“韩小暖韩助理,你可是许氏集团那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助理,我怎么敢劳您大驾来给我的小店当粗使丫鬟呢。”

    粗使丫鬟?

    韩小暖嘴角一抽,拍了一下她的头,“宋如玉,你准备怎么粗使我啊。”

    “嘻嘻……”宋如玉往韩小暖跟前贴了贴,讨好一般地说道,“小暖,你不要误会啊,我这不是怕屈才了吗?你既然愿意来,我当然是很欢迎的。你是知道的,蹂躏美人,是我的拿手绝活……”

    “宋如玉,我也只是给你帮忙几天而已。”韩小暖点了点她的额头,哼道,“想蹂躏,蹂躏你家阿瑞去。”

    “哎呦,这有了靠山就是不一样,说话都硬气了。”宋如玉咂舌道,“我家阿瑞我心疼都来不及呢,哪里舍得蹂躏。再说了,即使要蹂躏,也是留着我和我家亲亲阿瑞的大婚之日……”

    韩小暖已经听不下去了。

    宋如玉说话的下限,永远是她触碰不到的无底深渊。

    “好了,如玉,我错了!我错了……”韩小暖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放过我,成吗?”

    宋如玉笑着,直勾勾地看着韩小暖,“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我和我家阿瑞如今正处于爱情最美好的暧昧阶段?”

    “是是是……”韩小暖无比认真的点点头,顺便让自己看向宋如玉的眼神更真诚一些。

    “嘻嘻,羡慕也没用了,谁叫你没出息,那么快就被许家默那妖孽的长相迷得昏了头。飞快复合就算了,还竟然这么快就同居了。”宋如玉瞅着她,直哼哼,“怎么?今天你那位吃醋吃的毁天灭地的男人舍得让你这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出来了?”

    这么一大串不加标点符号的话,宋如玉说起来一点也没有间断,贼溜。

    听宋如玉问起来,早上分离时那种不舍又袭上心头,韩小暖心情有些低落地说道,“他早上飞去了n国,过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我说呢。”宋如玉在桌子旁坐下来,“合着韩助理你这拿我打发时间呢。”

    “对啊。”韩小暖学着她的样子,嘻嘻一笑,“怎么?不乐意。”

    “乐意乐意,荣幸之至。”宋如玉忙不迭地点头,满是欢心。

    夸张的动作,让韩小暖忍俊不已,“行了,如玉。”

    韩小暖拉过一把椅子,在宋如玉的身边坐了下来,和她一起整理好桌子上的花。

    忽然,宋如玉往韩小暖身上贴了贴,把脸往她面前凑,献宝般地问道,“小暖,快看看,我换了新发型,好不好看?”

    其实,刚刚一打照面,韩小暖就发现了宋如玉的变化,她只是没说。

    宋如玉性格大大咧咧,她的内心却是很细腻,很柔软。外表奔放,内心保守的人,都有一颗很敏感的心。

    迎着宋如玉殷切中带着一丝不确定的目光,韩小暖含笑打量着她。

    摘掉了大框眼镜的宋如玉,五官的精致就突显了出来,圆润的脸削弱了五官精致的冲击力,添了几分甜美和亲切。

    今天她上了淡妆,细白的肌肤,挺直小巧的鼻子,湿润灵动的眼眸……再配上微卷的秀发,既有女孩子的娇俏甜美,又有女人的妩媚和成熟。

    当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其实,宋如玉最吸引人的不是她漂亮的长相,而是她身上自带的一种亲和力和那阳光明媚的性格,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大大的灿烂的笑,让人一见,就心生温暖。

    这样的性格是天生的,也是后天成长环境影响的,是韩小暖可望不可即的。在宋如玉的身上,她总是能看见自己想拥有,想珍惜的东西。

    所以,韩小暖很珍惜与她的友谊,很在意自己这个好朋友。

    “怎么样啊?”宋如玉见韩小暖迟迟不语,催促着,“小暖,你怎么和阿瑞一样,光是笑……”

    “很……”韩小暖歪着头,拖长声音,“……很惊艳。”

    宋如玉瞬间心里得到了最大的满足,她忙站起身,笑着转了一个圈,身上的杏色的金丝绒百褶裙倏地飘成一个圈。

    “算你有眼光,老子可是第一次穿裙子,阿瑞见了,也是直了眼呢。”

    得到韩小暖的肯定,宋如玉眉飞色舞地说道。

    韩小暖听她提到汪瑞宣,八卦地冲宋如玉问道,“你和阿瑞……现在到哪一步?”

    “唉,你是知道阿瑞那个家伙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宋如玉拉着韩小暖在一旁的白色藤椅上坐下来,“你和许家默好了之后,他可是消沉了好一段时间。”

    心头微微一颤,韩小暖没说话。

    那天聚餐时,汪瑞宣装醉抱着她说的那句话,她每每想起来,心里就刀割一般的疼。

    ……我只求这一辈子,你把下辈子许给许家默,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阿瑞,你这句话让我即使是在最幸福的时候,笑容里还是会带上愧疚。除非,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没有察觉韩小暖刹那间的失神,宋如玉还是继续说着,“……后来,阿瑞说要试着我和我相处,虽然他也约我吃饭,看电影,送花,陪我逛街,男朋友该做的,他都做了。”

    说到这儿,宋如玉忽然有些扭捏,“相处这么久了,我和阿瑞目前还只限于牵手。最大的进展,也只是前两天他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

    韩小暖见宋如玉扭捏娇羞的小模样,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宋如玉见韩小暖没说话,不禁有些紧张起来,“小暖,你说阿瑞他是不是……是不是不喜欢我……”

    “感情累积得慢不怕,重要的是你们都认真对待这份感情。”韩小暖双手托着脸看着她,认真地说道,“如玉,你要对自己有信心。阿瑞是你喜爱的男人,他很出众,可如玉你也是很优秀的女孩子啊。”

    “那倒是。”宋如玉嘻嘻笑起来,“我开a市开花店,汪妈妈也是很支持的。这近水楼台的,他那颗月亮再亮,老子也给他利落地摘了。”

    “加油啊。”韩小暖拍拍她的手,“辛苦一些,若颀的小媳妇就不远了。”

    “哈哈哈……”宋如玉豪爽地笑了起来,“包在我身上。”

    笑闹了一会,宋如玉想起来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小暖,我准备把花店的名字改一下,你帮忙给想一个。”

    韩小暖很干脆地摇摇头,“你的脑回路我跟不上,我就不夺你所爱了。”

    “嗯……如花似玉!”宋如玉福至心灵,灵光乍现,一脸的兴奋,“小暖,这个店名2怎么样?里面有我的名字,顺便还赞美了一下我的盛世美颜……”

    韩小暖没理她,借着起身去整理包装纸,避开一脸得意的女人。

    宋如玉看见韩小暖脸上的表情,不依不饶地跑过来挠她,“韩小暖,你那是什么表情!”

    “好了,如玉,我没说话,是表示我默认的呀……”

    两个大人像个孩子似的,嘻嘻哈哈哈闹了半天。

    许家默是在他离开的第二天早上,打来的电话。

    接到许家默电话的时候,韩小暖还没有起床。

    许家默是在北京时间晚上六七点的时候下的飞机,n国则是中午十二点左右。飞行了十几个小时,许家默脸上未见疲惫。刚下飞机,他就给韩小暖发了短信,迟迟没有回应,想着韩小暖可能早早睡了,就没有再给她打电话。

    想着韩小暖每天起床都要定好闹钟,没睡饱的时候,总是会皱着细长的眉头,嘟着嘴,一脸的不情不愿,十足像个闹气的孩子。许家默想起那个女人,心里就软软的。

    这般孩子气的她,这些年竟然把自己和孩子都照顾得很好。

    张杞和许家默一下飞机,就坐上n国这边分公司派来的车,一路风驰电掣往分公司赶过去。

    张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从后视镜里,看见自家boss捧着手机,嘴角噙着傻傻的笑,一点也没有上市总裁的庄重和矜持。

    他不禁微微一叹。

    “老板,行程我都安排好了。按照计划的话,我们大概需要在这里耽搁五天半的时间,等你回到家的时候……”张杞翻着手里的工作安排表,朗声说道,“……第七束玫瑰花刚好送到韩助理的手里。”

    “太慢。”许家默把手机放到一边,脸上的神色恢复平日里的清冷,“通知这边分公司所有的领导基层,我一到,立即开会,直到拿出一个合适的方案。”

    张杞瞪大了眼。

    自己boss是工作机器,不知道这边分公司的凡人,能不能受得住自家boss这工作起来不眠不休的疯狂。

    许家默到了下榻的酒店,洗漱之后,决定先好好睡一觉。

    醒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他必须快些倒好时差。

    定好的闹钟响了,许家默就立即起床。小憩了一会的他,感觉精神都回来了,挑衣服的时候,许家默的脸上不由露出浅浅的笑。

    以前的这些熨帖笔挺的西装,对他而言只是工作服而已。如今他所有的衣服全都是韩小暖一手打理,这些西装所赋予的意义就不同了。

    这是战袍,为自己的女人,为他们共同的小家庭出征的战袍。

    翻看着这些搭配好的西服,他目光温柔。

    自己女人的眼光一贯很好,这一点从她始终坚定不移选择了自己,就可以看得出来,不是吗?

    可惜的是,暂时喝不到她亲手磨的咖啡。

    ------题外话------

    推荐推荐!

    韩九完结古言《帝君宠妻:二嫁王妃休要逃》

    清爽爆甜,等着你们去撩那呆萌的夫子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