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13章 命硬

    云嬷嬷认出了卫明蕙,从而牵扯出苏氏并非苏家亲生的事,卫明蕙像极了她的外祖母,那云嬷嬷以前的主子是谁?

    不止楚墨尘,明妧也曾看过云嬷嬷和云王妃走的很近,云曦郡主正是出自云王府。(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安南郡主是云曦郡主的外孙女,知道云曦郡主生了个女儿的都很少,何况是安南郡主了,谁能确定安南郡主就是北越皇帝的外孙女,一般确认身份多是靠信物,莫非靠的就是那块玉佩?

    明妧还记得她和安南郡主第一次见面,原本安南郡主对她态度还不错,只是去换了套衣服回来献舞就开始针对她了,敌意来的莫名其妙又很迅猛,极力的把她轰离北越京都。

    想到苏氏并非苏家亲生,卫明蕙长的酷似她的外祖母,云嬷嬷的旧主子这怎么看都像极了安南郡主的身份啊。

    莫非她娘苏氏才是北越皇上的亲女儿,她才是北越皇上的亲外孙女,因为她留下威胁到了安南郡主的身份,所以才容不得她留在北越?

    之前想不通的事好像都明白了,可现在能证明身份的玉佩被她给弄丢了啊,明妧想死的心都有了。

    卫明城眉头拧了又松开道,“我去查查这事。”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明妧控制住自己不多想,等卫明城查清楚安南郡主是如何暴露自己是北越皇上外孙女的身份这件事再想不迟。

    明妧换好裙裳,柳儿就被送回来了,这丫鬟送回来的时候还晕着,明妧施针,柳儿才醒过来。

    醒来就哭,这丫鬟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而且不只是她,明妧也死了,明妧笑道,“没事,我们都没死。”

    柳儿愣了下,她不敢相信,她掐了下自己的脸,那是真疼,疼的她后悔掐的太用力赶紧揉。

    柳儿望着明妧道,“我们是怎么脱险的?”

    那地方偏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要不是觉得必死无疑,刺客的剑刺过来的时候,她就不会吓晕了。

    明妧把楚墨尘救她们的事说了,柳儿裙裳沾了泥土,明妧让她下去换身衣裳,再喝一碗药压惊。

    明妧抓了药,叫宫女煎好,等柳儿服下后,卫明城就回来了,明妧迫不及待道,“查的如何?”

    “和我们猜测的一样,”卫明城的声音醇厚,仿佛远山晨钟暮鼓。

    安南郡主佩戴在身上的一块玉佩被北越派去东陵贺寿的时辰认了出来,认出那是云曦郡主的玉佩,登门询问,才知道安南郡王并非东陵左相亲生,而是抱养的事。

    那块玉佩就在安南郡主的襁褓中,猜测可能是她爹娘留给她的遗物,所以从小就让她佩戴在身上。

    北越使臣当即飞鸽传书回京,把这事禀告北越皇上知道,当时北越皇上高兴坏了,他知道自己还有公主流落在外,没想到女儿给她生了个外孙女。

    北越皇上让北越使臣把安南郡主带回北越,北越皇上看过那块玉佩后,确定安南郡主是他外孙女,当即册封为郡主,宠溺有加。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证明安南郡主身份的那块玉佩,但从种种迹象都足以说明那块玉佩九成九就是当日被人抢去的那块。

    “甚至有可能安南郡主身边那个会武功的丫鬟就是当日挟持明妧逼迫我们交出玉佩的刺客之一,”楚墨尘眸光冷冽道。

    安南郡主不可能认出明妧,她没去过大景朝,在宴会之前不可能见过明妧,可那丫鬟就未必了。

    那丫鬟武功不弱,世家大族培养杀手不是用来大材小用做丫鬟端茶递水的。

    明妧脑壳疼了,玉佩在他们手里这么久,愣是没人往这上面想过,如今丢了,反倒反应过来

    “那现在怎么办?”明妧问道。

    楚墨尘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如果那块玉佩真的是云曦郡主所有,大张旗鼓的找肯定不行。

    明妧确定玉佩带在身上的,她怀疑玉佩是不是掉在了那小道处,因为从小道起,楚墨尘就一直抱着她,玉佩没机会从怀里掉出来,就算有,她和楚墨尘两个人不可能不会发现,而且摔在地上容易碎。

    楚墨尘看着明妧道,“如果真是掉在小道处,可能已经落到北越皇上手中了。”

    当时去了那么多侍卫,顺公公也去了,总不会有人发现了偷偷昧下吧。

    他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了,那小道在后宫,除了明妧,没人能进去,可她才在宫里遇刺,就算她不怕死去,楚墨尘和卫明城还怕呢。

    卫明城让明妧好好休息,以身子为重。

    明妧点点头后,卫明城又出去了。

    再说北行宫,安南郡主正惬意的喝茶,明妧遇刺的消息传到她耳中,她连忙问道,“死了吗?”

    传话公公摇头,“没有,被赶去的镇南王世子给救了。”

    安南郡主脸上的笑容瞬间皲裂,娇容狰狞,后槽牙咬的紧紧的,那女人的命到底有多硬?!在街上杀不了她,在北越皇宫里还杀不了她?!

    那是后宫,镇南王世子居然敢闯后宫?!

    安南郡主脸气成了猪肝色,青葵站在一旁,脸色也冰冷的厉害,这个对手比他们预料的还要难缠,这一次刺杀失败,以后想成功就更难了,若是能引的镇南王世子妃和北越皇后斗个不死不休就不算完全失败。

    既然镇南王世子去了,那刺客肯定逃生无望,刺客身上带着梁王府的令牌,那令牌可不是假的,幸亏她们留了一手,做好了失败的准备,现在只要静静的看热闹就行了。

    安南郡主抱着看热闹的心缓解怒气,只是到第二天傍晚也没传出皇后挨训或者梁王挨罚的事,安南郡主性子急,有些坐不住了,翌日一大清早就派人去打听,才知道刺客身上压根就没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

    “怎么会没有呢?!”安南郡主不解道。

    眉心一皱,脑袋一转,安南郡主就反应过来了,背脊隐隐发寒,“北越皇后在宫里的势力竟大的这种程度,连这么大的事都能瞒的下来。”

    如果叫北越皇后知道,这事是她让人做的,栽赃嫁祸给她,还不知道怎么对她。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