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二十一章 此人必须留下

    李佑见到古若雨,亲切地问道:“这位小娘贵姓?”

    古若雨虽然家境不好,可是她的父亲对她极其是疼爱,省吃俭用,从小教授她诗文书画。(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她喜欢诗词,尤其是喜欢齐王李佑的诗词,她买不起《李佑诗集》,为了省钱,她抄写下来了很多李佑的诗,自己定制了一本,做了封面和扉页,看上去比起买来的《李佑诗集》更有温馨的韵味。

    少女怀春,古若雨心中也有着朦胧的诗情画意,她曾经远远地望见过李佑,对他的面貌看不真切。此刻,当李佑亲切的笑容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的心中一阵恍惚,竟然没有听到李佑的问话。

    对于这种情景,武见惯不怪,她说道:“王爷,总不能就站在这里说话吧,请这位小娘进去说话吧。”

    李佑笑道:“说的是,到里面谈吧。”说着,他和萧乾、魏征等人向里面走去。

    武来到古若雨的身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说道:“这位姐姐,跟我来吧。”两人年岁相当,看上去古若雨的年纪显得略微大一些。

    古若雨知道武身份尊贵,急忙向她行礼,然后跟着她王府向里面走去。

    当武握住古若雨的手时候,感到有些诧异,只觉得她的手掌有些粗糙,手背却异常滑腻,大概是这个女孩儿的皮肤很好,经常用手干活,手掌被磨得粗糙了。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却发现她手上的皮肤异常白皙,手腕更是光滑细腻,这和她脸上的和脖子上肌肤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她不由得警觉了起来。

    到了客房里,李佑首先介绍了萧乾、魏征和高静明,古若雨面对这些大人物,难免有些紧张,一个个地向他们行礼。

    李佑为了让他放松,示意武让她坐下,武就拉着她的手,陪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李佑拿着那把铜锁,问道:“古小娘,这把金锁上面的字迹是何人所刻。”他已经看出来了,这把金锁不是一个人制作的,上面的字迹是后来另外一个人添加上去的。

    他最感兴趣的就是上面的字迹,这些字迹是一组日期,都是大写的数字,唐朝的繁体字十分复杂,数字也一样。这些字迹刻在方寸之间,竟然各个端正清晰,比起后世电脑刻录的也不遑多让。,纸币的印刷要的就是这个。

    古若雨听到王爷问话,急忙又站起来,说道:“回王爷的话,是奴家的父亲所刻。”

    李佑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我说不是这把金锁,而是上面的这一行字。”

    古若雨说道:“奴家知道,这把金锁是奴家阿娘留给我的,上面的那行字,是奴家父亲为了记住奴家的生日,亲手刻上去的。”

    李佑说了口气,微笑着说道:“古小娘,请坐吧,以后就坐着说话。”

    李佑问道:“你父亲他人在哪里?做什么营生?”

    古若雨就把自己家里的情况说了一下。

    李佑跟萧乾等人简单地商议了一下,让白虎拿出来的一些钱,说道:“很可惜,你父亲没有能够参赛,假如他能够参赛的话,铜刻的状元非他莫属。不过,你既然拿来了他的作品,也应该给予奖励,这些钱你拿回去,补贴一下家用。”

    古若雨收下了钱,很高兴的说道:“谢谢齐王殿下了。”

    李佑说道:“你回去问问你的父亲,看看他愿不愿意去朝廷效力,俸禄是十分优厚的。”

    古若雨说道:“这件事恐怕有些为难,奴家的父亲行动不便。”

    李佑说道:“这件事无妨,你们一家可以住到齐王府来。”

    古若雨高兴地说道:“奴家这就回去劝说父亲。”

    李佑点点头说道:“儿,你替我送古小娘出去。”

    “是,王爷。”武陪着古若雨离开了。

    高静明说道:“殿下,这个人一定要让他来参加凹版印刷制作,他的这身技艺,不能流落在民间。”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即使朝廷研制出了铜刻雕版,此人的技艺要想仿造恐怕也能够做得到的。

    魏征和萧乾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这种强人所难的事情,与他们的道德理念是有冲突的,于是两人都没有出声。

    大家都看着李佑。

    李佑说道:“高大人言之有理,请他们到齐王府来,我会好好的照顾他们的生活。”

    李佑说道:“白虎,你去叫田敏来。”

    不一会儿,田敏过来了。他问道:“王爷,您有和吩咐?”

    李佑说道:“有个名家古的铜刻匠,对于朝廷十分重要,明天早上,你跟白虎一起去,务必要劝说他搬到齐王府来。”他也不想做的太过分,给古父女留下了一天的时间商量。

    两仪殿,书房。

    李世民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本奏章,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张俏脸,这张俏脸的秀美无法具体形容,她眉若远山,眼如星子,淡然而悠远,隽永而朦胧,清新而灿烂,纯粹若稚子。她的美貌比起李世民其他所有的嫔妃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郎,奴家就在这里等你,永远、永远……”轻柔婉转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

    齐王府距离古若雨居住的永阳坊穿过了整个长安城,她早起就出门,步行走了很久,赶到齐王府,仍然没有赶上调版印刷大赛的开始。现在,她手了有钱了,就雇了一辆马车,路上还买了父亲最爱吃的糕点,兴冲冲地回到了家里。

    古若雨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她看到自己的父亲倒在地上,屋子里翻得乱七八糟的。她急忙上前扶起古,急切地问道:“阿爹,您这是怎么了?”

    在古若雨的搀扶下,古坐到了床上,他声音颤抖着问道:“若雨,你去哪里了,那个金锁呢?”

    看到父亲是在找金锁,古若雨放下心来,她拿出了金锁,递给了古,兴奋地说道:“父亲,您不知道,我今天见到谁了?”她一口气告诉了他今天遇到的事情。

    古大惊失色,他沉思了片刻,牙一咬,果断地说道:“若雨,赶紧收拾东西,咱们马上离开长安。”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