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九十八章 放弃兄弟,我还是人吗

    百济骑兵并没有直接发动攻击,而是在前面列队挡住唐军的去路。(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一个百济人的将领手持长柄大刀来到阵前,操着怪腔怪调的汉语说道:“我乃百济什么什么将军,你等可敢和我一战?”他自报家名,张宝贵等人却听不清楚。

    侯成说道:“宝贵,大队的敌人骑兵可能马上就到,不能跟他纠缠。”

    张宝贵也知道情况危急,他说道:“我上去干掉他,你们随时准备冲阵。”

    说完,张宝贵双腿一夹马腹,纵马直奔敌将,那个敌将还要说些场面话,他问道:“来将通名。”这货一定是看过《三国演义》,中毒不浅,居然学着那上面的英雄人物的作派。

    张宝贵没时间跟他废话,嘴里喊着:“我是你爷爷。”手中的马硕直奔敌将的胸膛而去。

    敌将没想到张宝贵如此不讲规矩上来就打,一时有些慌乱,被张宝贵占了上风。两人交手六七个回合后,敌将凭着高超的武艺稳住了阵脚,张宝贵一时拿他没有办法。

    张宝贵有些郁闷,心道:“今天邪门儿了,什么事情都不顺利。”

    侯成心中焦急,担心敌人的援军随时会到。他对高通说道;“你们上前几步,我射死那家伙。”高通就带着几名亲兵,轻轻带马向前移动了几步,挡住了百济人的视线。

    侯成曾经跟薛仁贵比过箭法,他的箭法在唐军中仅次于薛仁贵等少数几人,已经超过了他的义父侯君集。他躲在高通等人的后面,弯弓搭箭瞄准了那员敌将。

    张宝贵和那个敌将又打了一个回合,两人把马带开相对站立,准备再次交手。敌将双腿一夹马腹,拍马舞刀真奔张宝贵。

    正在这时,侯成松开了手指,箭矢朝着敌将的面门飞去。敌将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迎上来的张宝贵身上,当他察觉到箭矢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左眼下方中箭,直接栽下了马去。

    张宝贵见状策马上前,用马槊在他的头上又补了一下,结果了他。

    敌军看到主将死了,顿时有些慌乱。

    张宝贵当机立断,拍马朝着敌军冲去。侯成和高通急忙带着唐军跟了上去。百济人也迎了上来,两军猛烈地撞击在一起。

    骑兵作战讲究的不是单兵作战,不是每个骑兵去找一个敌军作战,而其实凭借的集团的冲击来打击敌人。唐军虽然兵力较少,可是他们训练有素,士兵们都是老兵,作战效能极高。尤其是唐军的装备精良,令百济人十分无奈。

    一名百济士兵从小就学习武艺,十分自信,他面对着一名唐军骑兵,手中玩了个花招,闪过了唐军的刀锋,一刀砍在了唐军的身上。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刀锋砍在唐军身上,只是激起了一溜火星。正在他愣神的时候,唐军的刀锋已经迎面劈来。好在他武艺高强,手疾挥刀挡住了唐军的刀锋。

    更令百济人惊恐的是,他手中的刀竟然断成了两截儿。这时,唐军又是一刀,他身上的皮甲被劈开,身上一阵冰凉,接着就是强烈的疼痛。他睁大眼睛,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倒了下去。

    其他百济人的感受跟他也差不多。

    不仅如此,侯成等神箭手们学习过特战队的战术,他们没有上前与敌军交战,而是躲在人群里,专门射杀敌人的军官和那些冲在前面的敌军士兵。

    时间不长,百济人就承受不了了,他们开始撤退了。

    张宝贵等人也不恋战,带着唐军冲了过去。

    冲破了敌军的堵截之后,张宝贵等人松了口气,就准备返回港口的军营了。忽然,他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喊杀声,回头一看,却发现侯成没有跟上来。

    原来,唐军冲破了敌人的阻拦之后,敌军在背后朝着他们放箭,侯成的背上不幸中了一箭。明光铠的背部的防护力比起正面来说相对较弱,一只箭矢无巧不巧地正好从铠甲的连接处射了进去。

    今天,侯成已经是第二次中箭受伤了,这次的箭伤伤势严重,箭矢射进了他的左肋,他从马背上跌落的撞击,更加重了他的伤势。他身边的亲兵们急忙对他进抢救,被追上来的敌军包围了。

    张宝贵一看,急忙调转马头,挥舞着马槊冲了回去,高通也紧随其后。

    此时,经过了几场激战的唐军只剩下了300余人,个个都十分疲倦,不少人身上带伤。而后面的敌军仍然不下千人,回去交战危险极大。可是,唐军将士们二话不说,跟着张宝贵等人又杀了回去。

    经过一番战斗,张宝贵等人终于救出了侯成。算上侯成在内,此时,唐军中伤员已经占了将近一半,不少伤员连骑马都做不到了,只能两人一马,由没有受伤的士兵带回去。

    突然,百济人发出了欢呼声,并且朝着他们又冲了过来。

    张宝贵等人一看,顿时有些傻眼了敌军的援军到了,足足有数千人之多。

    敌军气势如虹,唐军却已经疲惫不堪,而且携带着大量的伤员,跑不了多久就会被敌人追上的。

    侯成看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挣扎着说道:“宝贵,高通,把我放下吧,我不能拖累你们。不然的话大家都走不了。”

    其他的唐军的伤员们也纷纷说道;“张大人,把我们放下,你们先走吧。”

    张宝贵说道:“这怎么行,让我抛弃兄弟,我还是人吗?”

    眼看着敌军越来越近,侯成把唐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吃力地喊道:“快走吧,回去告诉王爷和我义父,将来替我报仇就行。”

    其他的唐军士兵伤员们,也都纷纷学着他的样子,逼着其他的唐军先走。

    张宝贵急忙抓住了侯成的手腕,说什么也不同意。

    眼看着敌军越来越近,高通说道:“宝贵,咱们先躲进那个村子里坚守待援吧。这里离港口已经不足20里了,王爷他们等不到咱们回去,一定会来救援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