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七十九章 把事情闹大

    齐王府。(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陆童被抬回来以后,御医为他处理了伤口,发现他身上的伤竟然多达100余处。陆童是条好汉,在御医为他处理伤口的时候,硬是一声不吭。

    公孙惜文心痛得泪流满面,她伸出自己纤细的手臂,对陆童说道:“你要是疼,就咬我吧。”

    陆童微笑着安慰她道:“惜文别哭,我没事儿的。”

    一旁的刘仁轨等人对陆童暗自赞叹不已:“陆童看上去这般秀气的一个人,竟然有如此坚强的意志。”

    此时,在隔壁的房间里,白虎正在向李佑汇报情况。他说道:“王爷,小的都弄清楚了,原本兵部并没有打算处罚陆童,只是让金吾卫的人带回武侯铺做个笔录,然后就放了他。

    没想到刑部却插手了此事。小的问过刑部大牢里那个刑部的官员,他说那个河南道颍州司马周玉昆到刑部报案,说自己无端被打成了重伤,刑部侍郎阎立本亲自批示,让刑部接手此案。

    刑部等人对陆童刑讯逼供,要他招供出幕后的主使。兵部、武侯铺和刑部大牢里相关的人,小的都让他们做了笔录。”

    李佑眉头皱了起来,骂道:“一个普通的打架案件,还要追查幕后主使,纯粹是他娘的找事儿。”

    不久以后,陆童被抬了过来,他挣扎着要向李佑表示感谢。

    李佑关切地说道:“陆童,你伤成这样,赶紧去休息吧。”

    陆童说道:“王爷,奴婢有话要说。”

    李佑说道:“你说吧。”

    陆童艰难的说道:“王爷,那些人逼着奴婢供出给奴婢赎身和推荐奴婢从军的人。奴婢担心他们对王爷不利,因此,奴婢死也不会告诉他们的。”

    李佑很感动,说道:“很好,难得你有这份心。不过,王爷不怕事。今后你,还有你们大家,再遇到这种事儿,要学会保护自己,有了事就往我身上推。”

    刘仁轨和陆童一起说道:“臣,奴婢,永远不会出卖王爷的。”

    李佑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都先下去休息吧,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得离开王府半步。”他担心他们遭到报复。

    “是,王爷。臣等告辞了。”刘仁轨等人抬着陆童出去了。

    阴弘治听说李佑又闹出这么大动静,急忙赶了过来。他不解地问道:“殿下,你这是干什么?为了这么点小事儿大动干戈,影响实在是太坏了。”

    李佑说道:“舅舅,这由得了我吗?我在家躺着,人家也会打上门来,这明摆着就是冲着我来的。

    我索性就给他来个狠的。这次我不弄死他几个,决不罢休!”

    这时,阴广浩来了,他气愤的说道:“佑哥,事情清楚了。那个河南道颍州司马周玉昆,是魏王府长史王聪的大舅哥。他到刑部告状,刑部这才插手了此事。”

    阴弘治也气愤地说道:“殿下说的对,他们还真是借题发挥,就是冲着你来的。”

    原来,周玉昆在与陆童发生冲突之后,向兵部官员打听了一下陆童等人的来历,发现他们与齐王李佑有关,他知道李泰和李佑之间的矛盾,听说过李佑这位混不吝王爷的厉害。他担心自己惹祸了,于是就不再等候求见张亮了,急忙跑到魏王府,来见王聪。

    魏王府。

    王聪带着周玉昆来见李泰。

    李泰恨极了李佑,他听周玉昆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马上就觉得这是一个打击李佑的好机会。可是事情有点儿太小,似乎还少点什么。

    李泰琢磨了一会儿,说道:“周司马,你不能白白的受辱,何况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八品官。这件事传出去,你今后的脸往哪儿搁?”

    周玉昆仗着王聪是当今皇帝陛下最宠爱皇子府长史的身份,骄横惯了。他实在没有料到,自己会被一个卑贱得连一个妓女都不如的孽童打耳光,这对他来说的确是奇耻大辱。他恨不能将陆童再次羞辱后碎尸万段。

    他急忙说道:“殿下,臣怎样才能出这口气?还请殿下指点。”

    李泰说道:“我建议你去刑部告状,就说他殴打了你。不过,你这伤势似乎……”

    王聪明白了李泰的意思,他似乎觉得有这样有些过了。可是李泰是他的衣食父母,为李泰出力是必须的。他说道:“殿下,臣明白了,这件事就交给臣来安排吧。”

    李泰对自己的这位长史很满意,他说道:“那好,你们自己商量去吧。”

    王聪等人走后,李泰很得意地狞笑道:“该死的混不吝,我看你这次如何应付。”

    这件事是个小事,为什么能够给李佑造成什么伤害呢?

    李泰现在已经弄明白了,上次礼部尚书的事情,李佑是动用了长孙皇后的人情,李世民心中其实对李佑是不满意的。不然,李世民也不会给李泰芙蓉园作为补偿了。

    这样的结果,李泰就是自己打了一场大胜仗。他只是从中挑拨了一下,就成功地消耗掉了李佑积攒在长孙皇后那里的人情。还在李世民心中埋下了一颗对李佑不满的钉子。

    李泰认为,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给李佑出难题,让李世民觉得李佑能惹祸,很麻烦,减弱他们之间的原本就淡薄的感情。他相信,就李佑那个混不吝的性子,迟早有一天会令李世民忍无可忍的。

    王聪和周玉昆告辞离开了李泰的书房,朝着长史的办公房走去。

    周玉昆问道:“魏王殿下是什么意思?”

    王聪说道:“殿下的意思是,你要去行不告状,你身上的伤是太轻了。恐怕你得受点委屈了。”

    “啊,这,这……”周玉昆说道。

    进了王聪的办公房,王聪就给周玉昆讲解了一番利害关系。周玉昆咬牙说道:“那就来吧。”

    王聪抡圆了手臂,在周玉昆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将他的嘴角打出血来,接着在地上泼了一些水,用脚掌蹭蹭,粘上了一些泥水,在周玉昆身上踩了几下,印上了几个鞋印子,又伸手将他的衣服撕裂了几个口子。

    他端详了周玉昆一番,满意地说道:“这样就差不多了。”

    不久,周玉昆就去了刑部,求见了阎立本,就有了后来的故事。

    无独有偶,李佑这次也要把事情闹大。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