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三十一章 富可敌两个国

    魏王府。(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李泰正在安慰阎立本和阎立德两兄弟。

    他说道:“昨天我就找过了父皇,向他禀报了李佑擅自处置陇州官员的行为。

    父皇很生气,说李佑太过分了。说这件事他一定会秉公处置的。”

    阎立本和阎立德二人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阎立德说道:“谢魏王殿下了。他李佑简直是胡来,我外孙何罪之有?我儿子更是勤政爱民,历年吏部考评均为优等。

    他李佑只是路过了一下陇州,就敢随便抓捕了他们二人,简直是太霸道了。”

    阎立本有些担忧地说道:“兄长,李佑到底为什么抓了怀庆和高霸他们啊?李佑对陇州一无所知,他跑到陇州去干什么,又为什么就跟怀庆他们发生了冲突啊?”

    阎怀庆被抓的时候,他手下的亲信快马到长安向阎立德报了信儿,可是究竟是为什么,他当时不敢靠前,也不知道。

    其实阎怀庆也挺冤枉的,高霸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得罪了李佑,他也不清楚。高霸没有跟他说,李佑抓人的时候也没有说理由。

    阎立本现在很担心,高霸的德行,他还是知道一些的。他担心高霸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李佑。

    阎立德说道:“我也不知道高霸做了什么,就惹上了李佑。我昨天就派人回去调查去了。

    不过,无论任何,即使高霸有什么过错,也应该由当地官府处置。更不该就这么抓了怀庆啊,他可是堂堂的朝廷正四品大员,一州刺史啊。他李佑有什么权力这样做?”

    阎立本说道:“送信的人不是说,他听到李佑说是奉旨拿人的吗?”

    李泰笑道:“没有的事情,我昨天问过父皇了,他根本就没有下旨让李佑去陇州办案。”

    阎立德说道:“那他李佑就是假传圣旨了。他也过分了吧。”

    李佑当时是出示了一下金牌,也只有阎怀庆一人看到了。因此,李泰等人现在也不知道李佑有御赐金牌的事情。

    不仅他不知道,目前也只有李佑身边的亲信知道此事。

    王聪听了半天,他很担心地说道:“殿下,现在的问题是,咱们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两眼一抹黑,想使劲儿都不知道往哪儿使啊。

    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清楚阎刺史他们究竟是怎么得罪了李佑了。

    臣有个建议。李佑他们不是押解着阎刺史他们前来长安了吗?

    阎大人身为刑部侍郎,完全有权利接管这个案子,你派人去将人犯,呃,抱歉,我是说阎刺史他们送进刑部不久行了吗?”

    阎立本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我也想过了,李佑既然这么大胆,他一定是有恃无恐的。

    不满你说,这位齐王看起来行事混不吝,可是他哪件事让人抓住过把柄了?大家还记得蜀王殿下那件事吗?”

    他这话一说,众人都有点泄气了。

    李佑的表现实在是太牛叉了。御史们现在都怕了他了,基本上没人敢弹劾他了。

    昨天,看在魏王李泰的面子上,他们动员了一些大臣弹劾李佑,也只能够弹劾他擅权处置阎怀庆,其他的事情基本上不敢开口了。

    王聪说道:“殿下,臣倒是打听到了一件事情,说李佑从乡下找了一个农户,叫什么薛仁贵的,不仅将他直接送入金吾卫成了军官,还擅自在一日之内将其连升七级,现在已经成了正八品上的武官了。

    李佑他没有军职,无权擅自处理军中事务,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军中不少人的不满,就是文官也不满他这样擅自破坏朝廷用人制度的。

    臣觉得这件事可以做做文章的。”

    阎立德怒道:“就是,他李佑除了他那个什么研究院,根本就无权插手朝廷的用人制度。他凭什么就能够举荐官员了?

    还有,他凭什么就能够随便抓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说实话,李泰现在也很怵头李佑,这大半年来,他和李佑作对,哪次不是被打脸啊?

    不仅是被打脸,还啪啪地响啊!

    想起这个混不吝,李泰就有点害怕了。

    李佑就是个刺猬,无从下手啊!

    可是阎立本和阎立德两兄弟是他的哼哈二将,保他们的家人那是必须的。

    他说道:“现在情况不明。我的意见是,就按照王聪说的,阎大人以刑部的名义,先将阎刺史他们送到刑部,了解清楚情况再说。”

    阎立德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他说道:“也只有如此了。”

    一连几天下来,风平浪静,李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

    齐王府。

    这天中午,哈米德来了。他原本跟着张宝贵等人,后来觉得他们走得太慢了,就自己提前回来了。

    “老哈,你来得正好,你先坐下,等我烤好了这些,你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在王府的花园里,支着一架铁皮炉子,就是现在路边小吃摊上常见的烤羊肉串炉子,李佑手里拿着一把羊肉串,熟练地在炭火上翻动着,羊肉被炭火烤的吱吱冒油,散发出浓烈的香气。

    李佑在羊肉串上撒上盐,一些胡椒粉,又烤了几下,来到哈米德身边坐下,将手中的羊肉串分给了他一半,没有说话,自己就吃了起来。

    哈米德吃了几口,赞道:“老李,手艺还行。”

    李佑说道:“什么叫还行?骂我呢吧?”

    哈米德说道:“行了,夸你呢。”

    李佑哈哈一笑,说道:“老哈,这次吐谷浑的事情,又让你辛苦了,感谢的话就不说了,一会儿吃完了,兄弟送你一笔财富,叫你富可敌国,不,富可敌两个国。”

    哈米德笑道:“老李,我现在的钱多得恨不得把马桶都换成金子的了。”

    他也学着李佑,将波斯和大食等地的食盐经销权,发放了盐卡,赚了一大笔钱。而且,这只是刚刚开始。

    李佑说道:“我这次给你的东西,利润比食盐大一百倍不止,你就是把你家的猪圈都换成金的,也不是问题。”

    哈米德笑道:“老李,自从有了你这个朋友,我以前的生意都不愿意做了,就跟着你发财就行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