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傻作诗

    王德这一说,提醒了李世民,他也觉得有点渴了,说道:“拿上来吧。(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王德递给他一根雪糕,帮助他去掉了包装纸。李世民拿着雪糕,就觉得手上有些凉气。

    他试探着送到嘴边,顿时,一阵凉爽的清香扑鼻而来。他吃了一口,一阵清凉的感觉沁人心脾。

    他睁大了眼睛,连续吃了几口,赞道:“好东西啊。”

    早就在一边虎视眈眈地,盯着李世民手里的雪糕的兕儿,从长孙皇后怀里伸出手,奶声奶气地说道:“父皇,兕儿吃。”

    李世民将手中的雪糕递了过去。

    看到兕儿吃得津津有味,其他年幼的皇子皇女们,眼中都流露出贪婪的目光。

    李世民说道;“王德,再拿一些来,让大家都尝尝。”说着,他又拿起一根雪糕吃了起来。

    周乾等人抬着箱子,里面铺着厚厚的毛毡,形成了简易的冰箱。他们四处分发起来。

    炎热的夏天,冰糕的魅力是难以抵挡的,不要说那些孩子们了,就连端庄矜持的长孙皇后,也忍不住赞道:“味道真不错啊。”

    会场上乱了,人们边吃边议论纷纷。

    萧乾和孔颖达两位老爷子,看到会场乱了,有点生气了,忍不住想维持秩序了。

    这时,周乾给他们端来了一盘子雪糕和冰激凌,两位老爷子品尝过后,立马将维持秩序的念头暂时忘记了。

    整个会场上,一片吃声,赛诗会顿时变成了冷饮大会。

    慕容翎等人一个劲儿地偷着乐,认为冷饮的大获成功了。

    李泰吃了一个雪糕和一个冰激凌,又吃了一根雪糕和一个冰激凌,这才感到事情不对了。

    他心道:“又是李佑那个夯货,这就是来搅局来了。好端端的文雅的赛诗会,被他搞得一片狼藉,哪里还有一点儿高雅的气氛?”

    萧老爷子也发现有些不对了,他现在的嗓子里也清爽了,于是使劲地咳嗽几声,站起来说道:“现在,赛诗大会继续进行。”

    吃完了冷饮的勋贵子弟们,精神焕发,摩拳擦掌地开始了献诗。

    勋贵子弟们从受到良好的教育,又有整个大唐推崇诗词的大环境,各个都是作诗的好手,那些女孩们更是整天与诗词为伍。今天,都憋着劲儿想在这个场合露一手。

    不久,众人将写好的诗交给了评委们,然后从中选出了三篇诗词来。

    魏征是特邀公证员,像宣布成绩这样的事情,都是他来宣布的。

    众多勋贵子弟们已经准备了很久,甚至找了枪手,各个都信心满满的,都盯着魏征的大嘴在看。

    魏征念出的第一个名字是长孙冲。

    长孙冲是长孙无忌的长子,是有名的文学青年,他的出彩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长孙冲一身紫袍,往那里一站,风神如玉。

    长孙无忌满意地咧嘴笑着。

    第二位是萧婉玉。

    对于这位长安城有名的才女,大家还是没有异议的。

    萧婉玉往那里一站,亭亭玉立。

    萧老爷子乐得露出了假牙。萧东昌眼睛笑得只剩下了一道缝。

    接下来闪亮登场的这位,一听名字,就雷倒了一大片。再看看人家往那里一站,傻大黑粗,顿时震翻了全场。

    颠覆了众人想象力的尉迟宝琪,大大咧咧地站在两位金童玉女身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不管别人如何吃惊,尉迟恭激动得站起来,转着圈拱手说道:“各位,是我儿子,是我儿子啊。”

    军方将领们看到尉迟恭的儿子出彩,都感到精神振奋,以前这样的事情,基本上是文官们的天下。

    程咬金早就从程处亮那里知道了实情,忍不住呵呵笑着。说道:“大老黑,你就嘚瑟吧。”

    接着,就由三人吟诵各自的作品。

    长孙冲首先吟诵了一首名为“纪念屈子有感”的七律,博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接着就是萧婉玉了。

    今日的萧婉玉刻意地装扮过了,原本端庄秀美的容貌,加上了淡淡的修饰,更显得气质高雅,清丽脱俗。

    她吟道:“夜久无眠秋气清,烛花频剪欲三更。铺床凉满梧桐月,月在梧桐缺处明。”

    诗美、人美、声音动听悦耳,顿时一片赞美之声。

    慕容翎向来自负美貌,看到萧婉玉,不禁暗暗地和她比较起来。

    接下来就是人家尉迟宝琪了。

    尉迟宝琪咧着大嘴念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他傻大黑粗,声音也跟老鸦叫的得差不多,可是人家这诗,谁敢说个“不”字!

    李世民频频点头,赞道:“想不到尉迟恭的儿子,竟然做得一手好诗啊。”

    长孙皇后也赞道:“这首诗端的好文采,好意境啊。”

    军方将领们一齐喝彩。

    尉迟恭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个劲儿地说道:“是我儿子,是我儿子啊!”

    长孙冲和萧婉玉不得不服气,人家的诗技高一筹啊。

    那经过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诗状元、榜眼们看看人家尉迟宝琪的诗,顿时觉得自己这名头降低了很多。

    接下来,就是三人的决战了。

    长孙冲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穷尽了自己所有的才华,做了一首名为“灞桥雨中送别”的诗,博得了一阵喝彩声。

    萧婉玉很不服气,她轻声曼语地吟道:“竹摇清影罩幽窗,两两时禽噪夕阳。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

    长孙皇后赞道:“真是好诗啊。”

    在众人的一片赞叹声中,长孙冲很服气,朝着萧婉玉施礼,表示祝贺。

    尉迟恭听到众人赞美萧婉玉,他虽然听不出好赖来,可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恐怕是不行了。于是,他也不嘚瑟了,悄悄地盼着自己的儿子能够创造奇迹。

    尉迟宝琪忽然有点紧张,因为下面这首诗太长了,有点记不住。

    他抬起手臂,假装擦汗,看了看上面的提示,顿时有了底气。他朗诵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静,安静,寂静。

    傻大黑粗的尉迟宝琪,嘴里吟出了这样优美绝伦的诗词,令人感到十分诡异。

    萧乾和孔颖达已经站了起来,嘴张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人们很多都眼含热泪,感动得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李世民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朗声吟诵道:

    “明月几时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李世民的声音纯正浑厚,极富感染力,那些女子们的泪水顿时喷涌出来了。

    场上沸腾了。

    众人一齐跟着李世民大声地复诵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哇”,在一片女子们轻声的抽泣声中,一个男子的哭声格外刺耳:“哇,是我儿子,是我儿子啊!!!”

    孔颖达太了解尉迟宝琪了,他满脸不信地问道:“这首诗是你作的吗?”

    尉迟宝琪挺着胸脯说道:“那是当然。”

    萧乾问道:“你能解释一下,你诗中的意思吗?”

    尉迟宝琪正色地说道:“诗是用来抒发情怀的,只可意会不可传,能够解释的诗,那还叫诗吗?”

    萧乾一脸惭愧,说道:“老夫受教了。”

    从此,一个伟大的诗人诞生了,他有一个响亮的、名震天下的名字——尉迟宝琪!

    吃货唐朝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