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五章 胜过十万大军

    李佑将信揣进了衣袋里,笑道:“没事,咱们继续赶路吧。(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对白虎说道:“你过来一下。”说着,策马走到路边。

    白虎跟了过去,李佑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白虎点点头,飞马离去。

    再说程处亮和尉迟宝琪,飞马来到了长安,他们首先各自回家,各找各妈。随后,程咬金和尉迟恭带着程处亮和尉迟宝琪求见了兵部尚书房玄龄。

    程处亮和尉迟宝琪跟随李佑前往吐谷浑,不是公派,而是私人行为,他们只有走这样的程序,才能够将李佑的奏章呈送给李世民。

    崇义坊,房府。

    听说程咬金等人求见,房玄龄有些疑惑,不知道他们这么晚了,找自己干什么。

    等到他看到了程处亮和尉迟宝琪,就知道此事与李佑有关了。

    房玄龄看完了李佑的奏章,一脸的震惊。他仔细询问了程处亮和尉迟宝琪后,赞道:

    “真是不可思议,齐王殿下一人抵得上十万大军啊!

    老程,尉迟恭,你们的确有眼光,难怪会让孩子们跟着齐王殿下去建功立业呢?!”

    程咬金和尉迟恭都是满脸的得意神色。

    几人闲聊了几句后,房玄龄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一早,我就去求见陛下。”

    程咬金等人告辞出来,出了崇义坊大门后,程咬金忍不住兴奋,对尉迟恭说道:“大老黑,走,到我府上喝几杯,真是令人高兴啊!”

    尉迟恭笑道:“好,咱们喝个痛快,晚上我就住在你家了,哈哈。”

    程处亮和尉迟宝琪跟着程咬金和尉迟恭朝着程府走去。

    第二天上午,早朝后,房玄龄单独求见了李世民。

    两仪殿。

    李世民看完了李佑的奏章,同样感到震惊。他问道:“玄龄,你怎么看?”

    房玄龄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陛下,说实话,老臣刚刚看到这奏章的时候,也被震撼到了呢,根本就不信。可是,老臣仔细地询问了程处亮和尉迟宝琪,对齐王殿下深感钦佩。

    陛下,您有个好儿子啊!”

    李世民叹道:“这孩子,还真是个混不吝啊,这么危险的事情,他竟然都敢去干,还竟然干成了。不愧是我儿子啊!”

    房玄龄:“老臣恭喜陛下了。齐王殿下为了营救蜀王殿下和那些唐军将士,不惜以身犯险。而且机智果敢,竟然为朝廷争取了如此有利的局面。

    老臣实在是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年仅16岁的孩子所为。

    老臣曾经设身处地地想过,如果是老臣处于那样的环境,也绝对做不到如此的地步。老臣深深叹服。”

    李世民点点头说道:“是啊,这孩子的确不错,可是,就是这混不吝的性格,令人担忧啊。

    就说这次他擅自去吐谷浑吧,他要是提前打个招呼,不久免去了很多麻烦吗?”现在,他很欣赏李佑,希望他能够更加成熟一些。

    房玄龄说道:“陛下,恕老臣直。齐王殿下如果当时向您请旨,您未必肯信,也未必能够同意。”

    李世民想了想当时的情况,自己的确是不相信吐谷浑会发生政变。自己听说了李佑离京,还让侯君集派人去追回他呢。

    李世民苦笑着摇摇头。

    房玄龄说道:“陛下,齐王殿下这次立下了天大的功劳,可是也惹下了不的麻烦,那么多人等着弹劾处置他呢。

    这件事不可视,不能委屈了齐王殿下和那些跟随他舍生忘死的人们。”

    李世民点点头,说道:“李佑这孩子,能干不假,可是也真是会惹麻烦。就说他给那些人分钱的事情,多么敏感的事情,叫人抓住了把柄。

    这件事,还要想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玄龄,你通知下去,叫李佑回来后,立刻前来见我,我想听听他的说辞。”

    “臣,遵旨。”房玄龄领旨告辞了。

    蜀王府。

    李恪和权万纪喝着酒,满面春风。

    权万纪很兴奋,他说道:“殿下,这次的吐谷浑之行,可谓收获颇丰,别的不说,您的英雄之名声,就成了一辈子的资本,从此以后,没有人敢质疑您的忠君爱国行为,无论您再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堂堂正正的去做,政治上首先占了一个大义。”

    李恪也很兴奋,他笑道:“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们的英雄壮举得到了父皇和天下人的认可,的确是一大收获啊!”

    说完,他举起酒杯说道:“来,师傅,庆祝一下。”

    权万纪喝完酒后,说道:“这次齐王纵兵抢劫,私分财物,和反贼慕容尊勾结,罪行可是不啊。在这件事情上,可以好好做做文章。”

    对于李佑给他造成的打击,权万纪一直耿耿于怀。这次终于抓住了李佑的把柄,他如何肯放过?!

    李恪有点犹豫,说道:“纵兵抢劫,私分财物的事情,事实具在。可是他和慕容尊勾结的事情,内情究竟如何,咱们无法掌握。

    再说了,这件事太严重了,这可是叛国罪。李佑毕竟是我兄弟,这个罪名要是坐实了。他恐怕会有性命之忧啊。

    这件事就不要说了吧。”他多少还顾念着兄弟之情。

    权万纪说道:“殿下,您顾念兄弟之情,可见您的宽仁大度。

    可是,您不想想,齐王为了发财,明明知道您和臣等被关押在王宫里面,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可是他不顾咱们的死活,肆意妄为,结果导致咱们被押上刑场,险些丧命。

    您想想看,他那个时候,顾念兄弟之情了吗?”

    李恪想起刑场上的事情,心中真是有些后怕,不禁微微点头。

    权万纪说道:“殿下,如果齐王真的和反贼慕容尊有勾结,那就是叛国罪。那是触犯了最严重的国法啊。这不是顾念兄弟之情,可以宽恕的。

    您不能知法犯法啊。”

    李恪终于被权万纪说动了,他说道:“好吧,师傅,您就负责调查此事吧。”

    权万纪说道:“眼下,最容易抓住齐王把柄的就是那些抢劫来的财物了,他们一定会把那些财物运回长安,臣这就多派人手,拦住这些财务,这是板上钉钉的铁证。”

    李恪说道:“好,你就从咱们府里调兵,到路上拦截他们吧。”

    权万纪想了想说道:“殿下,不行。咱们能够想到的,齐王也应该能够想到。臣猜想他们一定不会走芳林门入城,至于会走哪个城门,臣也不敢确定。

    因此,您设法多找一些人来,到各个门口部署,防止他们偷偷进入长安城。”

    “这……”李恪有点犯难了。

    长安城泱泱庞大,共有十一个城门,这可是需要大批人手才行。

    他想了想说道:“师傅,你去找柴哲威,让他派兵协助你。”

    柴哲威是李渊的驸马谯国襄公柴绍的长子,是李恪的死党,他现任右骁卫中郎将。

    “臣这就去布置。”权万纪领命后匆匆走了。

    张宝贵、侯成和李端,押着装载钱财珠宝的马车,一路行进,终于回到了长安城。

    望着远处高大的长安城楼,张宝贵满心喜悦,说道:“弟兄们,长安到了,回家啦!”

    吃货唐朝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