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六章 不愧是我李世民的儿子

    阴妃娘娘看看自己的儿子,心中一阵骄傲,又看看萧乾,直接就撇嘴。(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心道:“你个老东西,看不上我儿子,哼哼,哼哼哼。”

    李世民原本就很高兴,看到要比诗词了,他更开心了。他十分自信,他给李佑写的诗,在整个大唐也是上佳之作。

    而且,有了李佑刚才背书的表现,他相信李佑已经把这两首诗背下来了。

    萧乾写了一张字条交给魏征,魏征宣布,进士科第一题。以元宵节为题,赋诗一首。

    李世民一下子就傻眼了。

    他给李佑写的诗是关于端午和中秋的,事先也通知了萧乾,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玩了这么一手!

    “老东西,老混蛋!”李世民腹诽道。

    萧乾不理会李世民那杀人的目光,他就不相信了,李佑那个混不吝,作诗也能够赢了人家状元权万纪。

    权万纪奋笔疾书,李佑继续吃糖。

    不久,两人各自写了一首诗。

    权万纪到底是权万纪,写出的诗就是不一般。

    萧乾满怀激情地念道:“中山孺子倚新妆,郑女燕姬独擅场。齐唱宪王春乐府,金梁桥外月如霜。”

    “好,好啊!”大殿里的人们,大部分是写诗的高手,权万纪的诗的确是上佳之作,博得了众人的一致赞扬。

    长孙皇后赞道:“这个权万纪的诗,真是佳作啊。”

    李世民也不得不承认,权万纪的确是有才。

    阴弘治、程咬金等人知道这次是完了,他们在盘算,李佑赢了几场,输了这一场,会不会影响他们投注的那些钱。

    接下来,萧乾不屑地拿起李佑的诗,看了两眼后,却呆了那里。

    李世民知道有异,让王德拿过了李佑的诗,他看了两眼,哈哈大笑,他站起来,大声吟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静、安静、寂静。

    “好诗,好诗啊”一向稳重的房玄龄首先打破了沉寂。

    “好,好啊!”

    这回,不仅是李佑的支持者们欢呼了,整个大殿都沸腾了。

    “吧嗒,吧嗒。”美女眼中的亮晶晶终于掉了下来。

    这回,魏征没有宣布结果,直接宣布举行下一项比赛,也是众人最期待的比赛——自选题材作诗。这是最能够发挥诗人想象力的作诗方式了。

    权万纪继续奋笔疾书,李佑继续吃糖。

    不久,两人完成了诗作。

    权万纪的诗被首先诵读,博得了稀稀拉拉的喝彩声。人们都期待这李佑的大作。

    李世民拿起李佑的诗作,不仅站了起来,而且朝着大殿中央走来。

    宽阔的大殿里,响彻着李世民浑厚清亮的声音,他饱含激情地吟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下,大殿里的人们都疯狂了,跟着李世民一起复诵道:“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万古愁!”

    阴妃娘娘激动得不止该如何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她喃喃地说道:“是我儿子,是我儿子,是我那个混不吝的儿子啊!”

    李世民走到李佑的跟前,大手在他的肩上一拍,说道:“好诗,不愧是我李世民的儿子。”

    李佑有点激动,他不要脸地剽窃了人家李白和辛弃疾的诗作,只好告诫自己要低调,一定要低调啊。

    他谦虚地说道:“没有什么,儿臣只知道吃,一吃就灵啊。”

    等到大殿上的喧嚣声停止下来,魏征说道:“现在,继续进行比试下一项,策论。请陛下出题。”

    “陛下。”不等李世民出题,有人说道。众人一看,是权万纪。

    权万纪脸色通红,郑重地说道:“陛下,臣承认臣的才学远远比不上齐王殿下,臣……愿赌服输。请恩准臣拜齐王殿下为师。”

    他的话音一落,“噗通、噗通”,大殿上倒下了好几个,基本上是买权万纪赢的那些人,还有很多人虽然没有倒下,但是脸色全都是惨白透绿。

    魏征的心也有些颤抖了,他家的那一坛子钱,已经变成了十坛子了。他疑惑起来:“啊?我也是有钱人啦?”

    李世民觉得拜师这件事太过了,权万纪毕竟是有名的学者,拜李佑一个混不吝,哦,不能叫混不吝了。拜李佑一个十几岁孩子为师,不合适啊。

    阴妃娘娘也觉得有些不妥,她说的:“陛下,佑儿年轻,有些胡闹,这拜师的事情是一时的戏,就请权先生不要介意了。”她是一片好心。

    李恪超级不爽,他不仅赔了万贯,权万纪要是拜李佑为师,他的脸也没地方搁了。他说道:“父皇,阴娘娘之有理,权大人尽管一时疏忽,可是才学卓著是众所公认的,拜师的事情就算了吧。”

    李世民赞成他的意见,说道:“朕以为……”

    “陛下!”就在这时,一个人站出来,打断了李世民的话。众人一看,是李淳风。

    李淳风一直在琢磨李佑为什么能够那么迅速就完成了计算。第一道题的计算速度,已经令他惊叹了。第二题的计算,更是令他震撼了!

    李淳风可以计算出鸡兔同笼的问题,可是他要计算整整一天时间,才能够推算出来结果。李佑用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几乎就是瞬间,就能够解决如此复杂的问题,令他有些疯狂了。

    他是个科学迷,肯于在研究学问上下功夫,否则也不会做出《推背图》和《乙巳占》这样的经典学说。

    众人看到李淳风站出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李淳风开口了,他的话一出口,顿时雷倒了一大片。

    他说道:“陛下,请恩准臣拜齐王殿下为师,学习算学。”

    静、安静、寂静!

    太诡异了!

    李世民望着李佑,看看他如何说。

    李佑说道:“儿臣什么也不会,只知道吃,而且,儿臣为人低调,这拜师的事情就算了,如果李道长愿意与儿臣切磋算学,儿臣可以和李道长共同研究。”

    李世民欣赏地望着李佑,说道:“好,此事就这么定了。李佑拜师的事情就罢了,今天的比试到此结束,散了吧。”

    “不好了,快传御医,萧老爷子晕过去了……”有人喊道。

    吃货唐朝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