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七章 内定的黑锅

    李佑一听,脑袋又大了一圈,心道:“朝廷的事情真是麻烦,想平平安安地当个吃货不容易啊。(www.sites3.com)”他说道:“知道了。”

    他心情不好,说道:“三弟,你来得正好,陪我吃点。”说着对外面喊道:“喜鹊,多让人拿点甜品来。”

    东宫。

    李承乾用完晚膳,正准备到后宅里看望王妃苏氏和儿子李象。内侍进来禀报,说长孙无忌来了,他就前往客房迎接。

    长孙无忌见到李承乾,说道:“请张师傅一起过来。我有要紧的事情要说。”

    不一会儿,张玄素也来了。

    长孙无忌说道:“要出大事了,不知道是谁,把李靖军报的消息走漏了出去,御史们纷纷要弹劾宜阳王,西征军的家眷们明早要到朱雀门前聚会,声讨宜阳王李佑。”

    李承乾愤怒地说道;“这件事一定是李泰或者李恪传出去的,李泰的可能性最大。这些人真是过分,军国大事也让他们拿来做文章!”

    长孙无忌说道:“殿下,现在不是追查责任的时候,要想办法解决明天的麻烦。”

    张玄素说道:“是啊,这些事情表面上是冲着宜阳王殿下来的,实际上目标是太子殿下您啊。”

    李承乾在这一刻心里有点后悔,不应该跟李佑走得太近了。他心道:“五弟以前身上是非就多,他那个混不吝的性格,今后还不定会惹多大的麻烦呢。”

    他问道:“舅舅、师傅,你们怎么看这件事?”

    长孙无忌说道:“这件事是针对你来的,因此不能退缩,要尽可能帮助宜阳王。如果宜阳王因此而受罚,也会影响殿下你的声誉的。”

    张玄素在那里沉思,半晌没有说话。

    长孙无忌看到他这个样子,知道他可能有别的想法,也沉默下来,推敲自己的对策。

    终于,张玄素说道:“殿下,这件事也许是件好事呢。”

    李承乾问道:“师傅,你说说看。”

    张玄素说道:“臣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让宜阳王殿下背黑锅吧。”

    李承乾不解地说道:“这样做不妥吧?这本来就是侯君集的主意,而且当时父皇和大家都是同意了的,怎么能够怪到五弟的身上呢?”

    长孙无忌若有所思,说道:“张师傅,请你详细说说。”

    张玄素说道:“对于太子压力最大的是魏王和蜀王,他们要是能够离开长安,就可以免除他们对太子殿下的威胁。

    他们现在已经成年,按说应该去封地就藩了。可是,陛下念及亲情,迟迟没有这个意思。

    如果宜阳王这次能够受到处罚,让他率先离开长安,让魏王和蜀王离开,也就有了充分的理由。即使陛下不愿意,咱们联络朝臣对陛下施加压力,有了宜阳王的例子,陛下也没有再留下他们的理由了。”

    李承乾眼睛一亮,有些期盼,又有些犹豫。李恪和李泰对他步步紧逼,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可是让李佑无端地去背黑锅,他良心还是有些不安。他说道:“这恐怕不合适吧?”

    长孙无忌说道:“张师傅果然好主意。殿下,你不必担心宜阳王,他在长安名声不好,性子又混不吝,留在长安容易惹祸,他要是能够离开长安,对他来说不一定是件坏事。

    我知道殿下宅心仁厚,你能够坐稳太子之位,将来关照宜阳王不就行了?!”

    张玄素看到李承乾还有些犹豫,说道:“殿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宜阳王离开长安,远离是非之地,对他真的是件好事啊。”

    李承乾又考虑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张玄素说道:“这件事,还需要皇后娘娘帮忙,毕竟魏王殿下也是娘娘的亲生骨肉,就怕她那里会有阻拦。”

    长孙无忌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件事有些难办。不过,皇后娘娘是个明理之人,为了避免骨肉相残,她会想通的。她那里的工作,我会亲自去做的。”

    张玄素说道:“那就这样,宜阳王受到弹劾,太子殿下出来做个姿态,假意保他一下,咱们暗中推波助澜,逼宜阳王离开长安。”

    “好,就这样做。”长孙无忌说道。

    蜀王府。

    蜀王李恪说道:“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长安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这下,五弟恐怕麻烦了。”

    长史权万纪说道:“殿下,这件事不用猜,一定是魏王殿下那里的问题。不过,这也是个机会。上次朝堂上的馒头的事情您也看出来了,宜阳王殿下现在和太子殿下走得近,已经成为了他的帮手。要是能够利用吐谷浑这件事打击宜阳王,也就等于打击了太子殿下。”

    李恪是个果断的人,他说道:“好,咱们就推波助澜,目标宜阳王。”

    权万纪说道:“是,殿下,臣这就去通知咱们的人。”

    魏王府。

    魏王李泰有些纳闷,他虽然嫉恨李佑。但是,李世民再三强调,吐谷浑的事情要保密,他还真的不敢泄密。万一引起朝野动荡,李世民追究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问道:“你们说,这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

    长史王聪说道:“太子殿下和宜阳王殿下应该不会,其他人的可能性也很小。臣看最大的可能就是蜀王殿下,毕竟,为了打击太子殿下,他应该会这么做的。”

    阎立本说道:“殿下,眼下不是探讨是谁走漏消息的时候,明天上朝您打算怎么办?”

    李泰说道:“这是个好机会,既然蜀王要这么干,咱们也推上一把,看看太子如何应付。”

    阎立本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臣今晚就去联络大臣,您安排好御史,还是由他们先出头为好。”

    李佑知道明天会有麻烦,但是不知道风波会如此猛烈。他心大,吃了点甜食,就睡下了。

    再说程处亮等人,沿着侯君集大军的行进路线昼夜赶路,第二天清晨,远远地看到几名唐军信使飞奔而来。

    信使看到程处亮,远远地就高声喊道:“程校尉,大捷啊!”

    程处亮心中一喜,打马迎了上去。

    信使风尘仆仆,却是满脸兴奋,他喘着气说道:“程校尉,快去禀报大将军,大捷啊!”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