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临险境可进可退

    夜色褪去,日光一寸寸照亮嶙峋山石,倚着山石睡着的向虬髯被日光抚醒。(看啦又看小说网)

    他抖落身上裹着的枯草树叶毛皮伸个懒腰,高大的身子舒展开,就像刚从温暖的锦被中醒来,事实上裸露在外的肌肤有些青紫,割去胡须英俊的脸在日光下难掩憔悴,整个人也瘦了一圈。

    从剑南道到陇右,刺杀,奔逃,潜藏,他避居躲藏过山林,潜藏混迹过闹市,曾经华丽的锦袍玉带,悬挂满身的金银朱玉,华丽炫目缀满珍宝的宝刀都荡然无存。

    此时那几个最熟悉的同乡站在面前也不一定能认出他来。

    向虬髯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父子两代浪荡,被人嫌弃又到处奔逃,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惨。

    向虬髯并没有不觉得有什么苦,有钱的时候锦衣玉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没钱的时候他也能茹毛饮血地为床天为被。

    将皮毛裹住半个身子,从嶙峋的山石上跳跃,待到落地身上已经微微出汗,向虬髯看向远处,这里已经离开陇右,追捕的马蹄声也听不到了,不过,不能掉以轻心。

    向虬髯是胆大但不是自大,他不允许自己出意外,他一定要留着这条命,完成武少夫人的委托,已经两次刺杀都没有成功,境地会更家险恶。

    沿着山谷走不远就到了一片平地,大路上渐渐出现了行人,有穷困有富贵皆是仓皇狼狈奔走,向虬髯这个样子虽然让人吓一跳,但并没有吓得路人乱跑大叫。

    乱世中怪异的狼狈的人太多了,他们自己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向虬髯在路边坐下,看到有车马的人数多的队伍过来时便招手喊:“可需要雇佣护卫?”

    有钱人行路才会有车马和护卫,而在这乱世里,有钱人需要更多的护卫。

    看到坐在路边的向虬髯,被招呼的人马一开始都吓了一跳,待看他只有一个人,而且长的很好看,便没有喊打喊杀,有的戒备不理会纵马过去了,有的会多打量几眼再过去,也有的会好奇的问一些话。

    “某是游侠儿,出身乡里,四海为家。”

    “怎么这般模样?先前遇到了山贼,某与他们大战一场。”

    “胜负?某还活着自然没有败。”

    看着盘踞在石头上,如同乞丐流民的向虬髯侃侃而谈,车里的富家老翁撇嘴。

    “这家伙分明是被山贼劫掠了,连衣服都没剩下。”他低声说道,“游侠儿就是会吹牛。”

    旁边的老妇看着外边眼中有笑意:“啊呀,他只有一个人呢,能活着就是很厉害啊。”

    老翁哼了声:“我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厉害,除了脸皮厉害。”

    老妇不理会他,掀起帘子问:“请你做护卫要多少钱?”

    向虬髯道:“不用钱,管酒肉就可以。”

    要酒肉!老翁心疼的道:“现在酒肉比钱还要难寻呢。”

    “我们不是带的足够嘛。”老妇道,“要是路上被山贼乱兵抢了,那才真是完了。”

    她不理会老翁,招手同意雇佣向虬髯做护卫,还让人找了一套衣裳给他,看着向虬髯穿上衣袍,哪怕手中只握着一把破剑也威风凛凛。

    “贼人看到就害怕呢。”老妇高兴的说道。

    老翁黑着一张脸:“除了看,还有别的本事吗?”

    向虬髯抬手向前一挥:“陇右四周的路我都很熟,哪里城镇安稳,哪里有干净的水源,哪里有偏僻近路,野外露宿扎营,驱狼避蛇蝎,我能让你们平安快速的去你们要去的地方。”

    万数兵马的军营驻扎,恍若一座城镇盘踞。

    营帐里项云正由两个大夫查看腿脚,然后被搀扶着起来走了几步。

    走的虽然缓慢但腿脚能落地,在场的文官武将们都松口气,还好没有像胳膊那样严重。

    项云的胳膊虽然看起来完好无恙,但除了简单的抬举,并不能抓握重物,已经算是废掉了。

    要是再废一条腿脚,项云只怕要回太原府颐养天年了。

    “不可掉以轻心!”蒋友道。

    项云坐下来:“也不要大惊小怪,这是我自己跌伤,没有刀剑以及毒。”

    他说完手掩重重的咳嗽几声,声音变得刺啦如同拉风箱。

    “天冷了,大人在这里养伤,伤养不好,反而更添病。”一个大夫不安道,“这咳嗽越发重了。”

    “都督,快些回陇右。”蒋友喊道。

    被刺杀受伤又病了的确应该回舒适的地方好好养一养,在场的官员们也便纷纷开口请求。

    项云摆手:“我们在这里是等候捉拿查问刺客,以查明安贼的阴谋,可有消息?”

    最后一句问的是刺客情况。

    营帐里文官们看武将,武将们面带羞惭,那刺客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里我们已经查遍了。”一个将官道,“没有任何踪迹。”

    “说不定他已经逃走了。”一个将官道。

    蒋友在一旁冷冷道:“他或许已经逃走,但他还会出现,别忘这已经第二次了,一定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他会一直跟着都督伺机行凶。”

    那要怎么办?

    “安贼盯上都督,要乱我陇右,势在必得!”蒋友沉声道,“都督不能离开陇右,否则陇右危矣!剑南道危矣!朔方危矣!”

    意思是就不能出兵黔中了?营帐里的文武官员们面面相觑,神情复杂,似乎要反驳,但又有些张不开口,置都督危不顾?置陇右危不顾?置朔方危不顾?

    “都督!”营帐外有信兵跑进来喊,打破了诡异的凝滞,“朝廷有令。”

    朝廷吗?新帝在麟州登基后,朝廷的诏令逐渐的多了起来。

    “朝廷有令,各地卫军驻守本地,驱逐叛军,守城池护百姓安稳辖内。”信兵跪下将朝廷的命令说出来。

    这跟当初不一样,先帝在京城的时候,朝廷接连发令调各地卫军进京护驾,现在则变成了不允许各地卫军奔走。

    毕竟现在天下都乱了,到处都有叛军,麟州那边有武鸦儿率领的十几万大军,以及灵武经略军,另有漠北振武军为屏障,已经足够抵御叛军侵袭,现在最要紧的是平息各地。

    听到这条信令,其他人尚在思索,蒋友已经先对项云跪下:“都督,请都督遵皇命守陇右啊!卑职愿意替都督出兵黔中!”

    他这一跪,有不少人也跟着跪下。

    “请都督不要抗命!”

    “请都督守陇右!”

    “吾等愿替都督领兵援黔中。”

    营帐里越来越多的请愿声将项云围拢,项云站起来似乎要冲出去,立刻带兵去黔中,但无奈寸步难行,最终长叹一声坐下来。

    “我负都督。”他道,将自己的长剑取下来递给最前列的一个将官,“请率陇右一万兵马驰援黔中,不胜不归!”

    那将官双手接过高举头顶声音嘶哑洪亮:“末将遵命!不胜不归!不死不归!”

    营帐里的将官们也纷纷站起来跟着高喝。

    声音从营帐传出来,如风一般拂过营地,驻扎的兵马起伏悦动,披甲上马。

    “不胜不归!”

    “不死不归!”

    声如雷滚滚沿着陇右向黔中而去。

    “那是什么声音?”

    “是陇右过兵呢。”

    远处的震动让路上的行人们纷纷询问,神情惊惧不安,但也没有恐慌乱跑,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但从繁华盛世进入乱世惶惶中,大家好像也习惯的很快。

    又能怎样,无可奈何,只能这样活下去。

    卫兵们到处乱跑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唯一要分辨的就是是卫兵还是叛军,卫军的话不会烧杀民众,只要及时让开路就好,要是叛军的话,那就看运气了,好运气能逃一命,坏运气要么被杀要么被抓走当民夫。

    既然是陇右大家也就放心了。

    “是去剑南道了吧。”

    “是去杀叛军的。”

    行人们议论着。

    “过了前面这道山坳,就是渭水城,从渭水城一路直行就能到麟州了。”

    前方有响亮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大家的议论,行人们抬头看去,见最前方带路的那位叫做向虬髯的年轻游侠儿摆手。

    “走走,继续行路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