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章:我不懂你的倔强

    “高祖,我这次来不是喝茶的。(看啦又看小说网)”

    “我知道,你小子无事不来我这里,说吧,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

    “我想进入镜花水月。高祖,我知道这是很疯狂的决定,但是...”丘仁看了眼满脸期待的灵儿,硬着头皮:“但是孩儿不能食言,你从小便教导我,妖亦有道,说出去的话就要兑现,我答应灵儿,要去见见书离前辈。”

    三长老陷入了沉默,原本笑呵呵的脸上顿时布满了寒霜,屋内的温度降到了冰点,隐隐的一股无可匹敌的压迫力,直击灵儿和丘仁的心头。

    “你知道你刚才再说什么吗?”

    “孩儿知道。”丘仁现在是骑虎难下,但为了灵儿,他已经不顾一切了,他很少看见高祖有这样的表情,一但如此,必然是动了真怒!

    “放肆!”

    轰!

    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正端坐的丘仁瞬间击飞,鲜血在空中洒满了弧度。

    “咳咳,高祖,你今天就算是打死我,我也要进去,这是你从小教我的信条,是我的坚持!”

    “你的坚持?呵呵,好大的口气,翅膀硬了,觉着自己可以飞了是吗?你以为族内的年轻一辈叫你一声天才,你就真的是天才了吗?”

    三长老冷笑一声,再次抬起的手却被灵儿稳稳的抓住。

    “三长老,他是你的玄孙。”

    “丫头,你想杵逆我的决断?”

    “晚辈不敢,但这件事跟丘仁无关,是我让他来找您的,也是我想见书离。”

    灵儿仰着脖子,带着一丝倔强。

    三长老与她对视,平淡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最终一叹,放下手:“这件事,我就当从未入耳,你们走吧。”

    “三长老,我愿付出一切,只求能进入镜花水月。”灵儿跪在地上,表情真切,一往无前。

    “你的一切?”三长老目光凌厉,犹如千万把刀子刺入灵儿的心里:“别说你的一切,当今天上地下,能让我看上的东西不足一掌,你,还不够资格。”

    “如果加上这个呢?”灵儿把脖颈的玉佩取下。

    “护身符?这东西还是老七在你未出生时赠予你娘的,你认为它能入了我的眼?”

    “那你要如何才能答应我的请求?”

    丘仁实在是不忍灵儿此时的委屈,直接站起身:“高祖,不知道孩儿的命可不可以换取这一次的机会,若是可以,你尽管拿去!”

    三长老怒声一喝:“不孝子孙!我们丘家怎么会生出你这么杵逆的东西!”

    “你答不答应!”刀就在脖颈,丘仁双眼中的坚持仿佛能化为实质。

    “丘仁,不要!”

    “灵儿,我不懂你的倔强,你也不懂我的坚持。”丘仁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却让灵儿呆住了,她的心中一直在回荡,直敲心灵的最深处!

    “够了!”眼看着一些血痕出现在丘仁的脖颈,三长老一挥衣袖:“也罢,也罢!”

    “高祖?”

    “我答应你们便是,想我丘家天不怕地不怕,镜花水月又能如何?”

    “多谢高祖成全!”

    灵儿和丘仁大喜过望。

    “不过这话要说在前头,镜花水月就算是老朽前去,也不敢保证能全身而退。”三长老表情凝重。

    “那里真的那么可怕?”

    “那是所有一切罪恶的源头,可怕的不是里面虚幻的囚笼,而是勾动你们内心的罪恶力量,它无孔不入,世间万物,凡是生有灵智者,皆受其影响。”

    灵儿和丘仁对视一眼,都有些茫然,对于他们这个年岁的小妖而言,还不清楚这股力量的可怕程度。

    三长老摇摇头:“一但考虑清楚便不可回头,是生是死全凭你们自己。”

    灵儿直接再次跪拜在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我虽不知道你这丫头见书离的目地,但书离如今是生是死就连我也不清楚,上一次见他是在千年之前,那时候的他,已经有身陨道消的样子,若是今朝不得见,怕是虚枉此行。”

    “晚辈绝不后悔。”

    “好,丘仁。”三长老招了招手:“你是我丘家子孙,应当万事一往无前,你即已答应与她,此番必须要护她周全,有半分差池,你也就不要出来了。”

    丘仁当然会护住灵儿,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家老祖竟然能说出这番话,这让他有点小伤心,高祖竟然把他的性命看的如此轻。

    “这个你们需要带在身边,它们是寻找镜花水月的关键。”

    灵儿和丘仁的表情很怪异,因为高祖所说的关键竟然是笼中的两只老母鸡。

    丘仁不解:“高祖,这....”

    “不要小瞧了它们,镜花水月不存在世间,想要找到入口是何其的艰难,若是没有它们带路,你们绝对进不去。”

    “高祖可还有其他需要交代的事情?”

    “去吧。”

    丘仁和灵儿躬身退走,在他们的身边,一人一只母鸡咯咯的叫着,好像再跟三长老告别。

    “此番东行。”

    茅屋内传来这句话,便也没有了其他的声响。

    灵儿和丘仁怀抱着母鸡一路向东,她们虽然修为尚浅,但这简单的飞行之术却也娴熟。

    他们走后不久,茅屋内的三长老无声的叹了口气,目光望向东方,呢喃自语:这女娃终究还是踏上了这一步,也不知对我青丘是福是祸,希望大哥的推算准确,否则....

    飞至千米之外的灵儿松了口气:“丘仁,你家老祖的脾气可真是变化无常,刚刚可真的吓坏我了。”

    “你还说呢,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老祖这么严肃,从小到大,我的请求他都应我,不过也不怪老祖这般严苛,毕竟镜花水月是绝地。”

    “母鸡啊母鸡,希望你能带给我们好运,成功的找到入口。”灵儿抱着母鸡满怀希望,一切顺利。

    .......

    .......

    青丘之大无人知晓,仿佛自成一界,地域无限宽广。

    丘仁和灵儿飞了两天两夜也未曾飞出这“勿忘崖”的地界,又是数日,一层结界出现在二人面前,啵的一声,他们穿过,算是正式走出了三长老的居所。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