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02章 七零恶毒姑姑(71)

    第71章

    白兰脸色一变,决不能让他们去白家闹事。(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否则的话,她偷藏粮食的事情就捂不住了,她还要在李家呆几年,在这个粮食紧缺的年代,不管在谁家,偷藏粮食都是容不下的大罪。

    如果被发现了,既然李树鹏都不会站在她这边。

    她偷藏的粮食就在李树鹏床下,靠墙放的,这是她用来雪中送炭的资本,绝不能被人发现,也不能让杨招娣去白家闹事,白家也不是好惹的。

    白兰用力地揉了揉眼睛。

    她把眼眶揉得通红,又吸了吸鼻子才说:“别去……李大丫说我是从她肚子里钻出来的,白家养了我十几年,结果一点彩礼都没有就成了你们李家的人,她说拿走的那些粮食就算彩礼了,以后他们一家子跟我彻底断了……”

    白兰演技不错,她带着哭腔说完这段话。

    明明是假的,却说得跟真的一样,脸上不见半点心虚。

    就连杨招娣都被她骗到了。

    白兰一边哭一边说:“这次就算了吧,就当买断了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就算传到外面也是白家没面子。以后白家休想从我手里拿走一个子……”

    杨招娣死死地盯着白兰,越看越气。

    气得她双手叉腰,破口大骂:“这死不要脸的一家子,还有脸要彩礼?他们把你赶出家门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已经断绝关系了现在凭什么还要彩礼?拿了彩礼总得给点嫁妆吧?不行,我得去他们家要嫁妆,不给嫁妆凭什么要彩礼?!”

    要么给嫁妆,不给嫁妆就把粮食还回来。

    亏得她还以为白家厚道,厚道个屁!!

    白贤文早就广播过他们一家和白兰断绝关系,已经断绝关系了,他们哪来的脸要彩礼?不管她看不看得上白兰,进了她李家的大门,白兰她自己都是李家的了,她挣到的工分当然也是他们李家的,半点也不该给白家!!

    杨招娣气不过,撸起袖子就往外跑。

    李树玫冷眼旁观。

    看着白兰的表现,她总觉得白兰在隐瞒什么东西。

    呵,最好别让她抓到!!

    白兰赶紧拉住杨招娣。

    “不行……不能去!!”

    她带着哭腔说:“李大丫说了……要是我们找上门,她就去报案要告树鹏流氓罪……就算为了树鹏的前程,也不能去啊……”

    涉及自己的儿子,杨招娣再气急败坏,也不能拿儿子的未来当赌注,不能找白家麻烦,她的怒气只能冲着白兰发,指着白兰的鼻子骂。

    “你个没用的东西,粮食已经分到你手里了,还被李大丫抢走?你这辈子我已经看过了,也就这样了,一点屁用都没有,给你点东西也守不住!现在连点粮食都守不住,以后我看你连个男人都守不住,没用的东西,净吃干饭!!”

    白兰表面上看不出心虚。

    内心却没表面那么坦荡。

    所以,杨招娣骂她的时候,她没有回嘴。

    一是因为心虚,二是她不敢闹。

    就怕闹过头了引来邻居关注,到时候传到白家那边,白家虽然有自己的底线,却不是省油的灯,不会任由她在背后败坏他们的名声。

    李树玫冷眼看着这出闹剧。

    她心头冷笑连连,骗鬼去吧!!

    这段时日,白兰在他们家可没那么安分,还要唆使她哥哥跟家里对着干,她们母女俩个说她一句半句,她要么自己反击,要么她哥先跳出来了。

    而眼下,白兰被骂了还不回嘴。

    一看就知道其中有鬼。

    杨招娣是太过气急败坏,没动脑子想。

    等她冷静下来,肯定会发现白兰的异常。

    然而,没等到杨招娣冷静下来,李树鹏回来了。

    又一次听到母亲对白兰的怒声,他是真的感到心累,杨招娣总说白富民怎么怎么样,说他处处都比白富民好,就是运气差了点,没有个厂长的女儿喜欢他,在李树鹏心里,他虽然不觉得自己比白富民差,有一点他是羡慕的。

    他羡慕白富民有个温柔的母亲。

    不像他母亲,永远是个粗鄙的无知妇人。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能跟白富民换个母亲,白富民的母亲和杨招娣一样没什么文化,但是人家性子温和,也从来不会露出一副粗鄙的丑态。

    李树鹏把白兰护在身后,无奈地喊了一声:“妈……别骂了……”

    杨招娣根本听不进去,“要你在这里多嘴?你让开!!”

    李树鹏忍无可忍,“妈,白兰是我的女人,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她,也尊重一下你儿子?!”说完,他就拉着白兰进了自己的屋子。

    说实话,李树鹏对白兰还算不错。

    他现在还需要家里养,却一次次为她挺身而出,在杨招娣骂她的时候,把她护在身后,虽然没本事养活自己和白兰,却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要保护她。

    可惜白兰的心已经飞走了。

    因为李树鹏不懂抓住时机,在白兰心里,他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了,一个不懂抓住时机的男人,以后再有前途又能走多远呢?!

    他只能当块跳板,临时的落脚之地。

    根本不值得她托付一生。

    进了屋子,李树鹏将她拥入怀中。

    静静地抱了一会儿,再小心翼翼的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李树鹏温声说:“白兰,对不起,我妈又让你受委屈了!”

    白兰还在小声啜泣。

    “她怪我给了李大丫粮食,虽然断绝了关系,可毕竟是她生了我养了我,就算为了你的面子着想,我也该给她那些粮食,就当是你娶了我的彩礼钱了。”

    李树鹏脸上露出几分感动。

    一个男人连彩礼钱都拿不出来,确实挺没面子的。

    他们没有经过媒人,也没有那么多的程序,白兰就进了他的家门。

    可到底不好听,在别人眼里,就是他给不起彩礼钱。

    李树鹏感动于白兰为他着想。

    他说:“我懂,我能理解你。也谢谢你为我着想。”

    白兰又说:“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不是一句断绝关系就能抹去的。我不想当个忘恩负义之人,她确实养了我……她来问我要彩礼,我不能不给……”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