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四十七章 帝辛杀威,王庭覆灭!

    “他娘的!”

    剑门关外,商军营地内。(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恶来一肚子的火,在营帐里来回踱步,嘴里还不时爆着粗口。

    此番恶来领十二万大军征讨剑门关,原以为剑门关再如何险峻,三日内怎么说也能攻克了。

    可这一晃眼的功夫,已经过去了五天四夜,却连剑门关外城墙都没能拿下来,反而损兵折将近万人,伤员更是高达三万。

    四万的伤亡,着实是不低。

    虽然大部分都是受了伤,死亡人数不足万人,但也足以见得此番战役的血腥和惨烈。

    “剑门关奇险,怕是青龙、三山关都略有不及。幸好守军人数不多,不然以我十二万兵马的规模,攻打剑门关,犹如螳臂当车,自不量力。”晁田轻叹,他头上缠着白色绷带,是某一次攻坚时,被敌人滚石砸中,受了轻伤。

    恶来灌了一口烈酒,平复一下急躁的心情。

    虽然他接到的命令,是佯攻剑门关。帝辛从一开始就没指望凭这十二万兵马,就能拿下剑门关。

    但恶来知道,早一天攻克剑门关,早一天就能和帝辛会师,毕竟此番入蜀道,帝辛算是孤军深入,统共才一万兵马,而古羌国王庭四周,至少有十万大军可以调度。

    帝辛在如何勇猛,以一万兵马,对抗古羌国数十万精兵悍将,断无取胜的可能,甚至有可能会陷入危险的境地。

    “大军原地休整,午时初,本将军亲自率兵攻城!”恶来沉声。

    “将军,太危险了,还是让属下来吧。”高继能连忙劝道。

    “主将英勇,三军才会更加不畏生死!本将军主意已定,勿要劝说。”恶来轻喝。

    晁田、高继能面面相觑,只能抱拳应诺。

    ……

    ……

    午时初,三军用完午饭后,恶来倒提着一杆铁枪,骑着一匹西域进贡来的梦魇马,眼眸冷冽的凝视着剑门关方向,大喝道,“我是你们的主将恶来!弟兄们,随你们的将军冲锋!!”

    “杀贼!!”

    震天的喊杀声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

    恶来一马当先,高继能、晁田率领亲卫军连忙追上。

    呼!

    梦魇马发出一声啼鸣,高高一跳,就直接飞跃到了城楼。

    恶来怒睁双眸,发出若一道虎啸,使得围过来的数十名羌族士兵,心肝俱颤,七窍渗出了鲜血。

    噗!

    一枪扫飞十几人,在半空中就寸寸裂开,化作了一团团血雾。

    恶来神勇无敌,一人一骑大杀四方。

    攻坚手快速搭好云梯,士兵们如潮水般快速地朝城楼蜂拥而来。

    “放箭!”副官大喝。

    数十张特制弓箭绷紧弓弦,一根根玄铁箭簇齐射而出,扫向恶来。

    “保护将军!”高继能大叱,一拍蜈蜂袋,放出黑压压的毒蜈蜂,遮蔽半空。

    然而,在箭矢扫射下,这些毒蜈蜂脆的如绢帛一样,跌落一大片,没了生息。

    亲卫手持盾牌,快速结成玄武盾阵,将恶来拱卫其中。

    剑门关主将得知前线危机万分,连忙从将军府匆匆奔来,不曾料到恶来竟如此悍勇,以一将之尊,竟带头发起冲锋。

    使得三军士气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提升,外城顷刻间危及!

    瓮城内的投石机开动,一颗颗滚石朝着外城的商军轰砸而去。

    因为外城前方,乃是一处峡谷,峡谷道路很窄,一次仅容三四人并排通过。滚石轰落在地上,翻滚了七八圈,才会停止这股冲力,凭借滚石的重量和冲劲,一压就能碾死一大片人。

    而十几颗滚石就能将峡谷出口堵住,使得前军和后军首尾不能相连。

    剑门关奇险。

    险的就是这种地势!

    晁田并没有第一时间随恶来、高继能冲上城楼,而是率领一部分压后。

    瞧见前方滚石阻断了去路,他连忙下令大力士,手持器械凿石。

    继续攻城的部队,大约有三万左右。

    冲上城楼的,除却高继能和恶来外,还有一百名左右的亲卫。

    人数不算多,但也不算少。

    一旦能顶住敌军的冲势,晁田率领后军赶到时,就很有可能一举拿下外城。

    然而,就在这时,天空陡然有大片大片的乌云翻滚而来。

    随后,一只巨大的竖眼,猛地自乌云里浮现而出。

    竖眼犹如一轮邪月,高挂在苍穹上,弥漫着一股邪恶冰冷的气息。

    使得这里瞬息变得犹如腊月一般,天寒地冻。

    恶来心有所感,抬头望向那只竖眼,他心里一突,浮现一种不好的预感。

    四周的羌兵连忙后撤,似乎知道这里即将要发生什么不详一样。

    下一刻,竖眼开启,一道猩红的光束,猛地从竖眼射出,并伴随着一阵低沉、缥缈的异语声。

    传说,氐族信封的神灵乃是三目神,他们以眼睛视作族群的图腾,每个人的眉心处,都会刻着一道竖眼,非常具有辨识性。

    压抑、低沉的异语声悠悠回荡。

    那猩红的光束犹如烈火一般,将十几个躲避不及的羌兵,直接扫成了一片血雾。

    轰隆!

    最终,猩红光束与玄武盾阵碰撞在一起。

    百余名亲卫齐齐喷出一口鲜血,盾阵瞬息破裂。

    “将军大人,快撤!”高继能脸色一白,放出成团的毒蜈蜂殿后,拉着恶来,往城下而去。

    乌云中的竖眼,正在积蓄能量,诡异的红芒,再度在眼瞳内浮现而出。

    剑门关主将下令万箭齐发,希望能拖延住恶来的脚步。

    但却见恶来左突右冲,将百余只箭劈飞,在亲卫簇拥下,下了城。

    副官取来一张弓,鹰隼般的眼眸凝成一条细线,对准恶来的后背,陡然拉弦弹出一根玄铁箭簇。

    哧!

    箭簇很快,一开始无声。

    直到逼近恶来身体时,才传出一股沉闷的气爆声。

    恶来回身,探出一只大手,掌心浮现一团赤霞,死死地扣住了箭簇,但因为箭簇那强大的冲击力,还是没入了他的体内,溅出一簇血花。

    恶来大叫,用手紧握住箭簇,铁枪在慌乱中脱手,人也差点从马背上掉落。

    剑门关主将见状,眼眸顿时一亮,大喜道,“敌军贼将已受重伤,将士们,随我出关冲杀!擒杀敌将首级者,连升三级!”

    “将军大人不可!我们需……”一位年长的幕僚急忙劝阻。

    然而,立功心切的剑门关守将却一把推开了他,率领八千铁骑,陡然出关冲杀而去。

    叮铃铃……

    商军鸣金收兵。

    三万大军如潮水般快速退走。

    剑门关主将瞅准机会,一路劈杀,似撵狗一样,左劈右砍。

    很快,三万大军就以溃不成军。

    商军持续后撤。

    剑门关主将也一路追杀到金牛道处。

    结果,他发现有点不对劲。

    商军看似因恶来重伤,兵败如山倒,但撤退途中,却显得井然有序。

    一路冲杀,剑门关骑兵看似斩获颇丰,但死掉的几乎都是掉队的步兵。

    商军精锐并没有损失多少,主力犹在。

    “往回撤!”剑门关守将低喝,他渐渐地清醒过来。

    然而,却已经为时晚矣。

    “杀贼!”两侧山林,欺天之阵撤掉,猛地暴露出数万骑兵,呈互为犄角之势,向剑门关骑兵冲杀而来。

    “贼将休走,速速下马受降!”一声大叱传来。

    仿若猛虎下山一般,一身宝甲的恶来,抡动大砍刀,径直的朝这里冲杀而来,杀得剑门关骑兵人仰马翻。

    剑门关守将倒也干脆,命三位前锋断后,自己则率领一千铁骑,快速地南逃。

    商军一路冲杀,恶来更是亲率五千铁骑,对剑门关守将穷追不舍。

    奈何,剑门关守将太过警觉,尚未踏入他们的埋伏圈,就有了后退之意,迫使恶来不得不提起发动,导致伏击计划只算是成功了一半。

    追击到城下,城楼以箭雨压制,天空更是有遮天蔽日的滚石隆隆砸落,迫使恶来不得不率军后撤。

    两军再度陷入胶着状态。

    ……

    ……

    当孔宣再度近乎兵不血刃的拿下褒谷关后,他便率领二万精锐,快速南下,往绵竹方向赶去。

    另一边,景谷道,涪城城前。

    雷开率领的二千孤军,竟诡异的用虚张声势战术,牵制住了涪城内部高达三万的兵马。

    而且,古羌国王庭经过再三思量,同意八大部落,各自抽调五千精锐,合计四万五千人,加上一万王廷军,共六万兵马,火速驰援涪城。

    帝辛的战略意图,达到了。

    他赌赢了!

    眼看着六万大军浩浩荡荡的从绵竹出发,星夜兼程的赶赴涪城。

    帝辛知道,他苦等的机会,终于是到来的。

    此刻,绵竹内部的兵力已经空虚。

    因为当这六万兵马前脚刚开始,古羌国王庭就有了迁都的迹象。

    古羌国属于半农半牧文明,但王庭却是标准的游牧民族。

    生活所需,平日里有八大部落供应。故而羌族王庭自然不必担心吃饭问题。

    只需保持游牧民族特性,就可以使得王庭战斗力一直处于高强水准,婴儿一生下来,就在马背上成长,皆是天生的战士,才能保证王庭长盛不衰。

    王庭即使王都,王庭走到哪,哪就是王畿。

    迁都,对于中原王朝是一件大事,但对于游牧民族说,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羌人王庭之所以在这种时候迁徙,必定是他们内部兵力已经空虚,使得古羌王感到了一丝不安,也就是没有了安全感,这才打算迁移,再找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躲藏起来。”尤浑大喜,“这将是我王的大好时机!”

    “之前绣衣门传回消息,戍守王庭的兵马至少有五万人,最多也就七八万,刚才一去足有六万之众,眼前的这座王庭,还剩下几人?估计就只有一二万老将残兵了。”帝辛略微沉吟,嘴角一咧,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冷笑。

    “传孤旨意,杀敌一人,赏十枚贝币;杀敌三人,升一级;杀敌将一人,连升三级;生擒羌王者,封伯,赐良田千顷!”帝辛大喝。

    随即,帝辛祭出斩魂刀,命麾下分三路,从西、东、南三个方向,朝羌族王庭包抄而去。

    一刻后。

    战鼓声响起。

    帝辛身披大禹帝甲,冲锋在前,一刀将前方的拒马桩轰碎,骑着剑齿虎,一下子扑在防御罩上,又是一刀,将厚重的防御罩,瞬息劈开了一条缝隙。

    “阴阳镜!”帝辛大叱,左手一翻,一枚铜镜出现,对准那缝隙一射,似冰块消融一般,使得缝隙越来越大,直至寸寸崩裂开来,使得羌族王庭彻底暴露在大商禁军的铁骑下。

    “杀贼!”尤浑提着一把佩剑,左劈右砍,血水将他长袍染红,转眼就从一名谦谦君子,变成了杀人狂魔一样。

    这便是君子六艺,上能骑马打仗,下能治国安邦。

    这也是尤浑之所以得宠的原因。

    帝辛最讨厌的,就是一群夸夸其谈,只会耍嘴皮子的人。

    面对商军铁骑突然奇袭,羌族王庭一时惊愣,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大商禁军就已经凿穿了他们的阵营,将羌族王庭分成一块一块,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乱成了一团。

    帝辛见到一伙数十骑,护送着一辆华贵的马车,往北快速逃去,便立即示意剑齿虎追上。

    一道紫芒闪过,剑齿虎凭借速度,飞跃人群,遁入空中疾行。

    不一会儿,剑齿虎扑下,将一名骑士连人带马的摁倒在地,虎爪一拍,就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将骑士埋葬。

    帝辛手持斩魂刀,冷冷地望着急停的马车。

    数十骑冲来,各自手持威能强大的法器。

    帝辛开启三头六臂,祭出法器与敌骑对轰。

    只听一阵惨叫,数十骑尽被恐怖的光芒吞没,被帝辛手里的法宝,轰的连渣都不剩。

    “杀了他!”马车里,传出一道歇斯底里的大叫。

    四道伟岸的身影从马车上飞出,杀向帝辛。

    而马车则在这时,绕开帝辛,一路往东北方疾行而去。

    帝辛撑开三头六臂,与那四人纠缠在一起。

    四大真人联手,却依然难挡帝辛一击之威。

    牛黄石、斩魂刀、莫邪宝剑、乾坤弓震天箭……

    数件法宝尽数,四人躯体寸裂,被活生生的打爆于虚空中。

    那辆华贵的马车,符咒全开,六匹千里神驹开足了马力,如一道闪电,瞬息没入丛林里不见了踪影。

    然而,在前方,却是土行孙的先遣部队抵达了。

    一杆铁棒直接轰下,将六匹神驹全都打死,脑浆直接崩出,淌落满地都是。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