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三言两语弹指间

    “主公,城外惊现大批兵马,现在已经攻占了四座城门!正往这里疾行而来!”一名甲士慌忙来报。(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萧寒看向了帝辛。

    “那是我的护卫。”帝辛淡淡道。

    为了以防万一,帝辛还是召集恶来、张桂芳等人率兵入城。

    数百名玄鸟卫也早已包围了洪府,手持宝刀,一脸冷漠地注视着在场的众人。

    萧寒挥了挥手,就火炎城这点兵力,面对这数百名先天修士,就要歇菜,哪有勇气反抗?

    “大商玄鸟卫果然恐怖,每一人竟都有先天修为﹍﹍”萧寒暗叹,脊背忍不住地窜出一股寒气。

    除了镇守王室的玄鸟卫外,萧寒实在想不出,还有哪支军队竟如此地恐怖。

    毕竟,不论在哪,一尊先天境修士,都是可以封爵的存在,享受荣华富贵,位列贵族阶层。

    但在玄鸟卫中,却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

    不久,恶来、陈奇、张桂芳和费仲,率领近千铁骑,从四座城门蜂拥而来,使得洪府方圆数里范围,都堆满了人。

    “恶来,陈奇,接管火炎城大营,费仲入驻炎国侯府,张桂芳镇守城门。”帝辛条理清晰,逐一吩咐。

    四人抱拳领命,转身率领兵马去办。

    很快,火炎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一大帮看热闹也好,浑水摸鱼也罢,都老老实实地退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无召皆不敢出府。

    街道上巡逻士兵,也换成了朝歌军,驻守城门的火炎城军队,也被大商兵马取代。

    萧寒不以为意,他这个傀儡国主已经当了数年,不过是头顶上的太岁换了个人当罢了,他早已习惯。默默地垂手,一言不发,看着帝辛是如何反客为主,快速地控制火炎城的军政大权。

    颠覆一个国家很容易,但掌控一个国家却需要日积月累的时间。

    好在,帝辛曾命洪天志自行组建绣衣门,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洪天志将绣衣门变成私物,培养了大批的爪牙,分布在军、政二界,势力遍布天下。

    虽洪天志已死,但绣衣门仍在,对于这群人,该杀的杀,该开恩的开恩,留下来的人,自然会对帝辛感激涕零,认真做事。

    故而,一天之内,炎国大权不仅易主,而且还被帝辛牢牢地攥在了手中,成为了萧寒头顶的新太岁。

    炎国侯府,萧寒的书房间,帝辛端坐在主位,萧寒则恭谨地盘坐在下首处的蒲团上。

    在这书房里,除了费仲、帝辛、萧寒、孔宣外,还有两名熟人,分别是琴女秋莎和古筝男子。

    刚刚,孔宣一路疾行,在半道上将二人截了回来。

    古筝男子名为盖阳房,是炎国传统世族盖家的嫡次子。

    因为其父跟随本子莫谋逆,本子莫被诛杀后,其父也被斩首,剥夺了盖家世族的地位和爵位,盖阳房也近乎一夜之间,从高高在上的贵族子弟,沦落成了流亡人,靠卖艺为生。

    “殿下急招草民前来,不知所为何事?”盖阳房拱手问道。

    孔宣沉声道,“现在王兄给你一个重振家族的机会,不知道你想不想要?”

    盖阳房猛然抬头,一脸的不敢置信。

    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连忙点头道,“请殿下示下!”

    “我许你炎国的军权,赐大将军职,统领天下兵马,可好?”帝辛淡然问道。

    萧寒眉头微皱,瞥了帝辛一眼,少许眉头就缓缓地舒展开。

    盖阳房愣然,看了看端坐在上首的炎国侯,犹豫少许,咬牙道,“草民谢殿下隆恩!”

    帝辛赞许地看了盖阳房一眼,“年轻有为,有魄力。”

    “炎国侯,今后还望你多多扶持盖阳房,毕竟以后你们二人可就是休戚与共的关系了。”帝辛轻笑道。

    萧寒拱手道,“谨遵世子殿下令。”

    孔宣歪着脑袋,渐渐明白了帝辛的意思。

    盖家在炎国也算是老牌贵族了,哪怕一朝倾倒,但门生故吏亲朋好友仍遍布朝堂,势力犹在。

    之前慑于洪府淫威,而不敢与这对兄妹产生交集,但现在得到帝辛的支持,如今洪府也倒了,不论是趋炎附势,还是阿谀奉常,盖家肯定会在很短的时间里,重新组建起来,甚至权威比起之前更上一重楼。

    这时,盖阳房手握军权,而消耗手握政权,再加上绣衣门,可谓是三足鼎立的局面,再也出现不了类似洪府这样的存在了。

    “好好为我做事,今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待来日大商国势兴隆,汝等也可享受余泽。”帝辛说道。

    众人应诺,拱手谢恩。

    “世子殿下,不知洪府该如何处置?”萧寒询问,语气虽平稳,但帝辛却是从那平稳的语气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善。

    洪府欺压萧家头上长达数年之久,作威作福也就罢了,还动辄羞辱萧家,以至于周天气愤不过,与洪天志发生争执,却被灵槐魔尊的三位弟子打伤,带着徒弟张澜之离开了炎国,北上而行,至今音信全无。

    对于老朋友的遭遇,以及痛恨自己的怯弱所化作的怒火和怨气,在洪府倒下后,几乎要一朝喷发,恨不得斩尽洪府所有人。

    但由于帝辛出面作保,萧寒不敢忤逆他的意志。

    可萧寒觉得,帝辛看在洪天志为他多年做事的份上,才发起善心,保下了洪齐,但对洪府其他人,却没有明确的处置。

    “他们毕竟是洪天志的嫡亲﹍﹍”帝辛眉头微皱。

    萧寒劝道,“世子殿下,切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啊。”

    “哎,毕竟是几千口子的人,不能全都杀了吧?”帝辛叹道。

    萧寒眸光微微一闪,似明白了帝辛的意思,“凡是姓洪的修士,一律废去修为,打断经脉,嫡系族人充作为奴,旁系族人则贬为庶民,至于洪齐则留在洪府,严加看管?”

    帝辛沉默少许,淡淡道,“你看着办吧。”

    “是,臣领命。”萧寒拱手,随即起身离去。

    盖阳房脊背猛地窜出一股寒气,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就有如此果决狠辣的心肠,着实可怕!三言两语弹指间,就决定了几千人的命运!

    “这,便是权力吗?”盖阳房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眼眸豁然多了一抹炽热。

    “我看你妹妹挺乖巧,又擅长抚琴小调,就留在我身边听用吧。”一盆冰凉的水,猛然泼在了盖阳房心头,浇灭了他的心中正在升腾的火焰。

    盖阳房抬头,愣然看着帝辛,但在后者眸光逼视下,慢慢地垂下头,拱手作揖道,“臣﹍﹍领命。”

    :。: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