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5章 紧要关头,阿萝雪中送炭

    “她平日里顽皮,你也知道,所以我想暂时让她在你这呆一晚,等明日我忙完,再来将她接走,不过……若是不方便,我再想其他法子。(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封锦玄温文尔雅轻言道,一边说着,还盯了眼垂挂在胸侧口袋的古董怀表,似是在注意时间,有很着急的事情要去做一样。

    打小一起长大的情谊放那,宫司屿也不好拒绝,想着阿萝虽顽劣,可平日里,就数她和纪由乃玩的最好,如果纪由乃醒着,她一定会不顾他阻止,把阿萝留在他们家。

    没多做考虑,宫司屿就点头答应了。

    “让她呆着吧,我会让人给她准备房间,人不会丢,放心。”

    “谢。”

    临走之际,封锦玄走去卧室,把阿萝给叫了出来。

    一袭淡蓝云纹长袍的他,温文尔雅,仙人之姿,蹲下身,宠溺的捏了捏阿萝软软的小脸蛋,“我要去办些事,你乖乖听话,呆在这,等我回来,不许乱跑,听到没?”

    封锦玄轻瞥了一眼卧室内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纪由乃。

    不知为何,眸光闪烁意味不明的疑色。

    “你也看到了,大家都很忙,也不许捣乱,知道吗?”

    “你要去哪?不能带阿萝去?”

    一听封锦玄要把自己留在宫司屿家离开,阿萝拧起小眉头,拽住了封锦玄的一根修长的手指,不依。

    “就这一次,不能带上你。”封锦玄拿出一包事先准备好的冰糖葫芦丸,塞进了阿萝的怀里,“我给你买了满满一袋,你吃完的时候,我就差不多回来了,不会很久。”

    阿萝嘟着嘴,不满的抱着糖葫芦丸,“哼”了一声,抬起腿就踢了封锦玄一脚,“神神秘秘的,问你去哪也不说,随便你啦!”

    话落,掉头就跑进了纪由乃躺着的卧室,踢掉鞋,爬上了床,坐在了不省人事的纪由乃身边,“阿乃!阿玄不要我了!你快点醒,醒了我们离家出走啊!”

    “……”

    “……”

    阿萝那一脚,踢得封锦玄不痛不痒的,随后,他就离开了。

    之后,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筹备移魂八咒的法阵,他们在与时间赛跑,谁都顾不上阿萝,阿萝觉得无聊,又觉得姬如尘他们在准备的法阵很是有趣,于是毛遂自荐的加入到了他们的行列。

    “我也来帮你们啊,还要做什么?画符吗?”阿萝走到当归面前,眨巴着大眼问,不过见当归是陌生面孔,又问,“咦,你是谁啊?阿萝没见过你,你是阿乃的新朋友吗?你能告诉我阿乃怎么了嘛?问谁谁都不说……”

    当归手里拿着一叠画有法阵,和标注了布阵步骤的白纸,法阵已经初步布置完成,就设立在另一个房间里,当归在那认真的检查有无出错的地方,见到身边的小萝莉拽住他的衣角,微微一怔,旋即温和失笑。

    “是,新朋友,我名当归。”

    不过当归话音一落,发现少了一物,旋即朝着门外大喊了一声:“差离魂香和引魂香!要很多!必须是上等的!你们谁能弄到?”

    闻言,流云快速步入,蹙眉摇头:“这个点去哪儿买引魂香?还必须是上等的?离魂香更别说了,这种东西,市面上不会出售的,除非找到那种通灵术高深的灵婆,说不定会有。”

    “那怎么办?这些东西都是移魂八咒法阵中提及必须用到的东西,如果没有,法阵就无法开启。”当归眉宇间染上一抹忧虑,这可怎么办?

    得知出了问题,宫司屿、姬如尘、范无救和谢必安都进入了设下法阵的房间,都在那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去弄到这两样东西。

    阿萝嘴里吹着泡泡,左顾右盼的瞅着面前人人都愁眉不展的样子。

    虽没有人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纪由乃为什么会像个死人一样的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可阿萝聪明,她多半猜出,他们的这个法阵,与救纪由乃有关。

    想着,低头拎起了自己一直随身斜跨的民族风布袋,里面沉甸甸的,杂七杂八装了不少稀奇古怪之物,她伸手进入掏了一阵,突然间摸到了什么,玛瑙般乌黑的大圆眼晶莹透亮。

    下一秒,她高举小奶手,欢呼:“我!我有!还有剩的!”

    说着,阿萝从自己的大布袋里,掏出了一大把已经折断成好几截的引魂香。

    “五百年的龙涎香聊,千年乌木的碎屑,紫檀还是古墓里棺材的边角料,这可是极品引魂香,粘起来一样用的!以前我还拿这个替阿乃回过魂,至于离魂香,你让我找找……我记得好像是有的……”

    阿萝将手里一大把折断的引魂香放在地上,然后取下自己的大布包,蹲在地上,将包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全倒在了地上。

    她布袋里的东西,稀奇古怪,看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什么黑驴蹄子、风水八卦盘、尸蟞标本、驱鬼符、化尸水、尸毒香、白烛、暗器盒、千年老山参、干瘪发霉的雪莲花、大把大把的金条……

    这是正常人包里会装的东西吗?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见阿萝在一个小木匣中,找到了他们急需的离魂香。

    紫色宝塔形状的香,离魂术必用之物。

    “呐!离魂香也有!都在这里了。”

    献宝似的,阿萝奶声奶气道,又将引魂香和离魂香推到了姬如尘和流云的面前。

    “萝莉,你可以啊,百宝袋?”姬如尘捏起那只被做成标本的尸蟞,端详了一下,“你脑子坏掉了?拿尸蟞做标本?”

    身旁,流云、当归几人已经开始粘引魂香。

    阿萝生怕姬如尘把标本弄坏似的,立马抢过来,护在怀里,“你可别弄坏了!这尸蟞咬过我,我抓来弄死做成标本作纪念的,可稀罕了。”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下尸蟞标本有无损坏后,阿萝瞅着姬如尘嫌弃的盯着自己,也不气,悄咪咪的凑近,小声问道,“妖孽,你能不能告诉我,阿乃怎么了?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阴阳官的事,不能说。

    但姬如尘还是很隐晦的道:“她中了杀蛊,蛊虽解,却不省人事,今晚,她还有一件很重要,事关生死的事要去做,所以,我们在竭尽全力的帮她。毕竟……谁都不想她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