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四十章 崩坏

    对方现在这么做,肯定是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动作。(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阿克麦瑟第一时间收拢了防线,并将主力右移。

    阿克麦瑟第一时间并没有想到永夜军领想弃城逃跑,毕竟兄弟港的战略位置在这里摆着。

    金斯利家族一旦拿下兄弟港,便意味着绝望沼泽的这场争夺战画上了句号,对于这里,不坚守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放弃的,除非永夜军领是一群战术无能的蠢货。

    从先前的一系列交手来看,永夜军领的高层们不仅不是蠢货,而是精明的可怕。

    所以,阿克麦瑟完全是站在聪明人角度去思考永夜军领的所作所为。

    对方这是掩人耳目,想从巴涑河上面,绕道自己身后,打自己的突袭。

    现在虽然天寒地冻,但是有多瑙河和巴涑河都处于上游,水流颇为湍急,同样有些冰冻,却没有那么厉害,永夜军领的楼船还是能在上面穿行的。

    一旦绕道他们身后,若是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绝对能狠狠的捅他们一刀。

    不过等到阿克麦瑟将军队收拢回来的时候,又感觉不对劲了。

    永夜军领在兄弟港城墙上,制造出了战争迷雾不假,但是巴涑河上没有啊,楼船又不是小目标,尤其是大规模运兵的情况下,一上一下,足够金斯利家族完成调兵,到时候可就变成他们堵滩战术了,攻防易手,究竟能取得怎样的战果,就很难说了。

    对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这一下反轮到阿克麦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一边留下一部分精锐,在河道沿岸布防,防止永夜军领狗急了跳墙,从这里捅金斯利家族一刀。

    一边派更多炮灰,负土灭火,尽快将隔离火带灭掉,查探永夜军领的动向。

    饶是如此,等金斯利家族的大军再次冲上城墙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这一次基本没有什么阻拦,只有零零散散的城内投石机在发威,不过扔下来的已经不再是黑火油桶,而是普通巨石。

    虽然杀伤力依旧十足,但是他们的数量太少,造成的杀伤力,依旧有限。

    “什么?你说对方的守城军队撤了?”阿克麦瑟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这之前已经有了几分猜测,但依旧有几分愕然和不敢相信。

    永夜军领和鳄族人就这么放弃了对兄弟港的固守。

    “走,上城墙去看看。”阿克麦瑟的神情变幻了数遍,最终下决定道。

    对方的行为实在太过反常了,仅凭传令兵传递的消息,他没有办法对此作出准确评估,必须亲眼看上一看才成。

    “元帅大人,小心有诈。”克莱斯特爵士在旁边提醒道。

    阿克麦瑟停住了脚步,侧头看着这位军事顾问,“怎么讲?”

    现在不光巴克大公对这位爵士刮目相看,就连阿克麦瑟对他也不得不高看一眼。

    当初运粮线被人夜袭,从上到下都有罪的情况下,唯独他有功,虽然他从头到尾并没有做什么,连敌人的一根汗毛都没摸到。

    但是他对永夜军领的军事行动作出了准确判断,并且做出了相对正确的应变,有将他们半途逼退的味道,怎么着也算是一笔功劳。

    当然了,其中不无金斯利家族往自己脸上贴金,扯一块遮羞布的意思。

    阿克麦瑟对他的另眼相看,则是克莱斯特爵士对永夜军领的那种了解,说不定能在与兄弟港攻防中提供帮助。

    不过等到真正进入了他帐下听命,这位克莱斯特爵士又开始了韬光养晦,整个攻城战中,别说是一策,就连一言都没有多发。

    话说回来,整个攻防战,一切中规中矩,双方都没有出那么多奇谋,也没有什么策可以献。

    没想到临到最后冒了出来。

    克莱斯特爵士并没有卖关子,一脸担忧的道:“永夜军领的那种爆炸物的威力,元帅大人已经亲眼看到了,我怕对方撤退是假,将金斯利家族的精锐骗上城墙是真,要是对方在城墙下面埋上大量爆炸物,等到所有精锐全部上墙了,再引爆……”

    “你怎么不早说!”阿克麦瑟勃然变色,一边往城墙方向策马狂奔,一边高声命令道,“鸣金收兵,鸣金收兵,先撤下来,先撤下来。”

    轰!轰!轰!

    阿克麦瑟的反应终归迟了一步,这边刚刚鸣锣撤兵,连串的剧烈的爆炸声已经传来,当真是地动山摇。

    浓烟四起,砖石断肢横飞。

    “破城,破城,破城……”

    “金丝利,金丝利,金丝利……”

    “阿克麦瑟,阿克麦瑟,阿克麦瑟……”

    “陷阱,这是陷阱,快点撤!快点撤!”

    “我的腿,我的腿没了,谁看到我的腿了!”

    “啊啊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谁……谁帮我……把胸口的石头……挪开,我……喘不开气……喘不开气了……”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那些登上城墙之后,发现没有敌人,正在兴奋的欢呼的金斯利家族士兵,当场陷入了末日,一个个从欢呼变成了哀嚎。

    由于人员太过集中,爆炸太过突然。

    这次黑火药爆炸形成的杀伤力相当惊人,远远超过守城时,对城下的狂轰滥炸。

    这种初级热武器形成的杀伤,已经与冷兵器有所区别。

    除了那些首当其冲的倒霉鬼外,黑火药爆炸直接致死的比例还真不大。

    毕竟黑火药的爆炸威力,向来不尽如意,尤其是这些掩藏在城墙下面的陷阱爆破,第一波冲击已经被城墙自身生受了,那些刚刚冲上城头的金斯利家族士兵,承受的多数是二次冲击,或者飞溅伤害,尤其是他们身上的重甲,多少为他们阻挡了不少伤害。

    但是致残率却是相当高,缺胳膊断腿的,遍地都是。

    一个个在废墟中,哀嚎着寻找着自己的断肢,那种场景显的更惨烈,更有画面冲击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永夜军领的黑火药数量,还没多到整个兄弟港城墙下面都掩埋上,而是选择在那些容易登城和聚集人员地点掩埋爆破。

    “杀!”

    但是永夜军领从来不会准备单独陷阱。

    这边爆炸声还没有完全落下,城墙另一边已经有无数黑甲士兵,潮水一样涌了出来,杀向了乱成了一团的金斯利家族士兵。

    吼!吼!吼!

    打头的赫然是那些让金斯利家族士兵谈之色变的披甲战熊。

    这些战兽们,在守城战中,可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它们的作用更多的是在进攻、破阵。

    哇呜!哇呜!呜哇!

    这次出动的可不仅仅是披甲战熊,还有体型比普通巨熊差不了多少的安迪斯猛虎。

    这些巨型猫科动物,同样身披量身定制的兽甲,比起披甲战熊的正面冲击,它们更喜欢侧面扑杀,行动更灵敏,五六米高的城墙,对它们来说,根本就不是障碍,轻轻一个纵跃,就能够上去。

    最重要的是,它们不是战兽,而是坐骑,它们背上还有一名生命收割机器一样的存在,就算不是大骑士,也绝对处于巅峰状态的骑士。

    “是永夜军领的战兽,扛不住,不能硬抗,闪开,都闪开。”

    “不要慌乱,就地组织防御,就地组织防御,咱们有地理优势!”

    “不准退,统统不准退,顶住,全都给我顶住,后退者死!”

    “后退一步者死,听到没有……给我死……谁再后退,就是这个下场,全部给我上前。”

    “顶不住的,顶不住的,敌人的数量太多了,我们不是撤退,我们是进行重整,没错,是进行重整,咱们重整之后再来。”

    “鸣金了,本阵鸣金了,元帅大人命令我们撤退,这是元帅大人命令我们撤退的,你竟然敢违抗军令。”

    “撤,大家都撤!”

    整个兄弟港的城头乱成了一团,既有准备原地驻守,迎接永夜军领反扑的。

    也有被连串爆炸和声势浩大的反扑吓破胆,准备撤退的。

    也有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做的。

    阿克麦瑟匆忙下达的撤退军令,更是加剧了这一点。

    阿克麦瑟冲出主阵,发现局势不可挽回的时候,就已经及时的纠正了这个命令,将命令改成了全线进攻。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撤,否则在永夜军领的反冲下,变成了全军大崩溃,那个时候,就算是真理之神现身,也没有办法收拢住金斯利家族溃败的局面,只会一溃千里。

    但是短时间内,两易军令,这绝对是一个致命错误。

    既有士兵正在执行上一个命令,也有士兵执行现在的命令。

    这种冲突,进一步加剧了混乱。

    当这种混乱对上完整一心的冲锋时,结果只有一个——崩溃。

    就算是那些没有崩溃的,被自己人一冲,也有点立不住脚,然后再被后面冲上来的永夜军领大军一冲,只能跟着崩溃,变成了溃军,冲击自己的友军,形成了不折不扣的恶性循环。

    那种情形就像是滚雪球,越滚越大,等到大到一定程度,也就是真神都回天乏术的一刻。

    这是金斯利家族炮灰与精锐相互混杂的恶果,这些炮灰平时就没有什么进取之心,现在碰到危险,自然跑的更快,成为不折不扣的恶性源头。

    阿克麦瑟的脸色可想而知,黑的不能再黑,整场攻防战,他是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结果一个小小疏忽,就迎来了全线崩溃的局面。

    “征东军,向我靠拢!”阿克麦瑟要是轻易认命,那他就不叫阿克麦瑟,即便是面对这种全面崩坏的局面,将自己的帅旗从亲卫的手中夺了过来。

    身上的黄金甲光芒四射,这一刻名副其实了,金灿灿的光芒,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高达数十米的金黄色虚影铠甲。

    这种光芒顺势蔓延到了他手中的帅旗上面,同样形成了一个不逊于金黄色虚影铠甲的金黄色帅旗,当真是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与此同时,一股浩瀚的术法能量,以他为中心,如同震荡波一样,蔓延开来。

    所过之处,那些正处于慌乱无助状态的金斯利家族士兵,好像在一瞬间找到了主心骨,焦躁混乱的心境,不由自主的平和了不少。

    尤其是那些在黄金甲上留下了自己灵魂印记,受到加持的金斯利家族士兵,这种感触尤为深刻,好似阿克麦瑟的命令直接在他们的脑中回荡,“征东军,向我靠拢!”

    那些久经训练的金斯利家族士兵,情不自禁的开始往阿克麦瑟所在方向集结。

    没用几分钟,阿克麦瑟的身边,就已经聚拢了数千精锐。

    “征东军,向前进攻!”阿克麦瑟帅旗一挥,下达了第二个命令。

    那个巨大的黄金色虚影铠甲,阿克麦瑟仅仅维持了几秒钟,吸引了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后,就取消掉了。

    那玩意的消耗实在太恐怖了,即便是对术法能量不敏感的阿克麦瑟,也清晰感受到黄金甲上面疯狂消耗的术法能量。

    不过帅旗的虚影还一直维持着,这是作为一个显著地标,帮助那些金斯利家族精锐向自己集结抱团,应对崩溃的局势和敌人的疯狂反扑。

    “这才是战役神器的真正威力?”骑着黑项圈置身高空,纵览全局的肖恩,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心中有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他知道一旦与术法力量,尤其是无法用数字具体衡量的术法能量扯上关系的时候,一切都会变的不正常,已经充分往高处估计战役神器的威力。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依旧低估了战役神器的神奇和威力。

    他刚刚感受的分明,黄金甲发出的能量震荡波中,有着类似于催眠洗脑一样的波段,从而达到安神的效果。

    这一刻,肖恩的思维甚至开了小差,兰斯洛特王室的勇气之剑,难道也是利用类似的手段,对麾下的士兵进行洗脑,从而达到,让一名农夫拥有精锐士兵一样勇气的效果?

    不过那张明晃晃的帅旗,同样也为肖恩指明了方向,直接飞到了他的上空,将手中的黑火药集束炸弹,一次性的抛投了出去。

    轰!

    这可是重达两百公斤的黑火药集束炸弹,里面更是捆绑了十根宝石炸弹。

    量大份足,威力直追小型导弹。

    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即便是身在数百米的高空,肖恩也清晰的感受到了。

    这种大当量,一次性爆炸产生的轰鸣,可不是先前城头那种连环爆炸所能比拟的。

    离的近的,就算是没有被直接命中,也会被巨大的声浪冲击波,活生生震死。

    那一瞬间,整个战场似乎都停滞了。

    “不……”

    所有的金斯利家族士兵,都在吐出相同哀鸣。

    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中,阿克麦瑟以及他的帅旗,已经成为了这些金斯利家族士兵的支柱。

    现在这个支柱竟然要在他们的面前变成飞灰,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