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9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二十九)

    他们进入县城时的时辰,已经是接近戊时了,天虽然还没有黑,但也快黑了按照于旺的策划,他们是就近找了一间客栈,三个人订了一间上房。(www.k6uk.com)

    关于去官府报官的事情,按照于旺的说法是暂时打住。

    这一是因为县官这时已经下班了,就算他们所上报的这个严重事件会把县官再召回来,但县衙的捕快们是不可能赶夜路去那个人肉饭店的,毕竟这事已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

    而一旦他们报官,对他们三人的各种调查、询问就会占用他们很多时间而沈培德现在最欠缺的,就是时间,他和这些官吏门可是耗不起。

    再一个原因是,沈培德在当晚可能就会因为打盹,而被召回到他自己原本的世界去,如果他第二天真的消失了,那这报官的事情反而就说不清楚了。

    所以按照于旺的意思,第二天看情况再去考虑报官的事情,免得事情脱离控制。

    原本沈培德还计划着在进入陕县县城后,三个人好好的找地方吃吃饭、喝喝酒,也好款待一下自己的胃,不过被于旺劝阻了于旺的意思是,他如果喝多了,这画画和写字的活就做不好了,所以哪怕他再喜欢喝酒,也要先帮沈培德把画画和写字的工作完成后,再考虑吃饭喝酒的事宜。

    于是,他们三人住进客栈之后,沈培德让店小二给客房内送上一盆水,他自己在房间里边把身上擦洗干净于旺和清风则是在店内订购了酒、菜、肉、包子等,直接拿进客房,并特别从店家那里租用了两个油灯。

    于旺的文房四宝中,正好还有一只还没有使用过的小楷毛笔至于颜料,他就是递给沈培德一个空碗,让沈培德自己往碗里放点血于旺为此还专门提醒:“每次少放点血出来,免得干掉就浪费了。”

    对于该从身体的何处放血,沈培德在准备动手时还真是有些纠结了倒不是他不舍得出血,实在是不知道该从哪里放血最合适他既不能挥霍使用自己的血液,以免造成失血过多、危及生命还得考虑伤口不能在不合适的位置,从而不影响自己后续活动的自如。

    后来是于旺给他支了一招,在手指尖上放血于是他先在自己的左手中指尖上割了一个小口子,然后手指尖悬在一个空碗上方,往碗中滴血于旺在碗中滴血达到一定数量时,用另一空碗替换此碗,然后把着装有血液的饭碗挪放到合适的位置,接着开始在沈培德的右手臂上写字、画画。

    沈培德自己则需要根据于旺书、画时对血液的消耗速度,来调节自己往碗中滴血的速度。

    对于这剑谱上的十个动作画,于旺是在沈培德的左右前臂上各画五个,每个前臂的内侧是画两个图像,外侧是画三个而当于旺需要在沈培德的左手臂上书、画时,沈培德则需要割破右手中指的指尖,采用右手去配合滴血放血。

    在看到于旺在自己的前臂上画出的第一幅图像时,沈培德就信服了清风的说法他意识到这于旺的画技可不是一般的高,于旺只凭寥寥数笔,就已把原作上、人物动作的形态,惟妙惟肖的展现出来,其着笔居然比那个原创还要简洁。

    于旺是先把一只手臂上的五幅图像都画完之后,再见缝插针的把文字用小楷写上这些小楷字不光是写在了沈培德的前臂上,就连他的上臂处,也被写上了很多小楷字等完成在右手上的书、画工作量之后,他才去对沈培德的左手臂进行书、画。

    无论是这些画幅,还是这些小楷字,于旺都是写在沈培德能够看到的手臂位置上,目的就是方便沈培德可以自己看着这些字、画,另行抄录下来毕竟他画在沈培德肢体上的这些字、画,是不方便长期保存的,至少在见到水时,这些被绘有血迹的地方就会掉色。

    尽管于旺这画画和写字的功力都很扎实,当他把沈培德把这些工作都做完时,也足足工作了一个时辰,这也是由于在皮肤上去笔画时,没有在纸面上书写起来流畅的缘故。

    接下来就是三人点着油灯、在客房里吃饭了,饭菜是早已摆在屋内,虽然都已经凉了,但由于他们在点菜时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所点的菜也是为了满足这种要求而特选的,并不耽误他们食用。

    为什么他们不现在再点菜呢,因为现在这时辰是大众洗洗睡觉的时间,厨师们都已经熄火下班了。

    他们这个上房的隔音效果还算是不错的,但为了遵守公共秩序,他们在吃喝时,也都刻意的降低音调说话,不愿打扰其它客房的客人们歇息。

    在清风从酒坛内帮着给他俩一人倒上一碗酒后,沈培德先端碗敬于旺道:“于兄台,今天真得谢谢兄台尽心费力的帮忙,连累你到这么晚才能吃饭,实在是惭愧。”

    于旺也端碗客气道:“沈兄台不必客气,这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说起来我和清风还得感谢沈兄台呢,若不是我们和你同路,恐怕我和清风这时已经是在阴间了。”

    沈培德正色道:“那可未必,我觉得或许是我沾了你的光也说不定呢我注意观察了,我觉得你就是那种具有大富运之人,这样的人总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而且还能惠及身旁的人。”

    于旺哈哈笑道:“沈兄台是真会夸人,我要是真有那种大富运,早就应该飞黄腾达了咱们也别光顾着端碗说话了,先喝些酒。”

    两人轻轻的碰碗喝酒,清风则是从旁端起茶水,算是陪客,接下来就是开始正式吃喝了。

    换做是平常,沈培德喝酒时的动作会是比较粗狂的,这一次是因为手臂上的血迹最忌沾水,所以在于旺的提醒下,他在喝酒吃饭时,处处都得特别留意,免得功亏一篑就连端起或放下酒碗时,在动作上也是小心翼翼,唯恐稍有差池。

    就这么边吃边喝的说了几句闲话之后,沈培德说道:“于兄台,我觉得和你很投缘,想和你结拜为异性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