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并非不可泄- 第272章 左元帅用计赚箭 大将军枉杀泄机(2)-看啦又看小说网 -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2章 左元帅用计赚箭 大将军枉杀泄机(2)

    干将本就对僧道敬重,于是,便施展出精湛的手艺,不但将这只金砵修复的完好如初,更令人瞠目的是,他巧妙的将铜钵身上那道被摔碎的裂纹,点缀成一条活灵活现的苍龙。(www.sites3.com)这条苍龙大有一飞冲天的气势。

    小和尚看着干将这绝佳的手艺,赞不绝口,离开得时候,竟然有点恋恋不舍起来。

    转眼又是几年,曾经来铁匠铺修复铜钵的那位小和尚再次光顾。

    此次与上次大不同。上次他是云游流浪至此,缘巧遇到铁匠铺,临时起意请求干将给修复铜钵的。而此次却是以一位义军头领的身份,带着几十名随从和数名谋事专程来此。目的是请干将到义军军营中去修复和打造兵器。

    干将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杀戮,于是便借口自己只会打造一些简单的农具,婉言谢绝着这位义军首领。

    就在干将尽一切可能做着推脱的时候,被他认作父母的两位老人突然领着上百名老人和妇孺来到这位义军首领近,并全部跪倒在地,齐声说道:“请左元帅开恩!是您给俺们安生的日子,也是让俺们安下心来种田,可是俺们正缺着种地的农具,正指望着铁匠夫妇那。再说啦,没有农具种田,俺们再想捐粮给咱们义军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还请左元帅体恤民情!不要带走铁匠!”

    这位被众人称作左元帅的义军首领赶紧命侍从把百姓搀扶起来,并对着众百姓做了一个罗圈揖,和气的说道:“衣食者,父母也!既然父母乡亲离不了铁匠,本帅自然不能强求。就请父老乡亲放心就是。农活正忙,都请回去吧。”

    左元帅对待百姓的态度和这寥寥数语,便使干将心中对他升起几分敬意,同时悬的这颗心也就放了下来。当干将要开口送客的时候,不想左元帅竟然不请自坐了下来。

    左元帅说道:“既然百姓离不开师傅,您便安心于此造福百姓。本帅带领将士出生入死又何尝不是为了给百姓某个福祉?

    故此,本帅不难为您,便更不会强迫您去军营效力。然而,前朝残余势力正在变本加厉的残害着百姓,新生的一些邪恶势力如陈友谅、张士诚之辈,却效仿前朝的统治,也在肆虐着百姓?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基于此本帅想到了师傅您,这才来请您助本帅一臂之力。”

    干将不失时机的插话说道:“有幸得元帅想起,小民只会做些农具,何况到处都是百废待兴,百姓急缺农具来恢复生产,故此,只能让元帅失望了。”

    左元帅并不气馁,笑着说道:“本帅修钵与师傅结缘,方知师傅的手艺堪称鬼斧神工,已至出神入化之境,若用炉火纯青和能工巧匠来喻已是不及。此刻本帅不再累赞,本帅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师傅像当年为本帅修复铜钵那样不吝施为。”

    干将此刻认为左元帅还是像上次那样,为了修复一些器皿。于是便坦言说道:“元帅盛誉使小民惶恐,凭元帅惜民爱民,旗帜上那些口号以及百姓对您的爱戴,只要不遣小民随军,只要不为难小民打造杀人利器,小民无不应承元帅。”

    左元帅听后,脸上虽然略显尴尬之色,继而用笑容给掩盖过去,说道:“本帅说过,正是因为不想增加无妄伤害,这才来此。适才本帅听了师傅这席话,恐怕还真得让师傅为难一回。

    本帅是个直爽人,也就不再拐弯抹角。本帅想请师傅为本帅打造几只神箭,用于千步内射杀敌首。像陈友谅、张士诚之辈,只要这二人被射杀,他的部队便会瞬间瓦解,他治下百姓便即刻脱出火坑。”

    左元帅的要求出乎了干将的预料,好在干将早有不做杀人器械的前言,于是淡然回绝,理由则是“没有这个本事,自己无能为力。”

    左元帅才要再做说服,身边一位道装打扮的人对左元帅躬身说道:“左元帅,军中事务繁忙,此事可改天再议,还请您暂且帐。”

    左元帅很是随和,于是便起身客气的给干将道了别。。

    晚上,干将和莫邪夫妻两人,就此事说了半夜的话。两人尽管觉得左元帅领导的这支义军深得民心,他的言行也的确心系百姓,当想到血淋淋的杀戮之时,总是于心不忍。最终夫妻二人仍坚持当初的心念,绝不做杀戮者的帮凶。

    因为手头上的活计很多,夫妻两人已经养成了一个早起的习惯。今天的早起,却不是因为这个习惯,而是因为夫妻两人做个即相同且奇怪的梦。

    自从梦醒以后,夫妻二人便再也不能入睡。莫邪说道:“既然梦中神眀指点,咱也不能抗谕,若左元帅再来,咱就按照神谕给他打造三两支,若不来,咱也不算违抗神谕。”

    干将说道:“就以贤妻所言。”

    夫妻二人虽然把希望寄托在左元帅不再回来之上,可二人的潜意却然支配着自己为锻造这三支神箭做起了准备。

    几天过去,直到夫妻二人把锻造神箭的材料备好,也未见左元帅再次光临。

    夫妻二人虽然没有见到左元帅的身影,可左元帅的战况消息却源源不断的传进夫妻二人的耳朵里。并且每当夫妻二人听到有左元帅战场失利的消息时,二人同时做过的那个梦便会再次出现在梦里,不仅如此,随着这个梦的次数增多,入梦传谕的那位金甲神神情也一次比一次严肃,口气也一次比一次严厉。

    给二人传递左元帅战况消息的不是信使,而是左元帅的军队中从战场上退役下来的伤残士兵。

    这些士兵都是来这里取上农具,而后回家帮着家人去种田的。他们在等待农具打造过程中,说的最多几句话便是:“狗贼陈友谅不就是仗着护城河宽,爷得长矛戳不到他,才使得他敢站在城楼上饮酒挑衅……”

    “也不赖陈友谅那贼这么猖狂,你没见咱们左元帅只要下令攻城,陈友谅便把城中妇孺老幼赶到城墙挡箭,咱左元帅投鼠忌器,怕伤到百姓,这才一次次损兵折将,无功而退……”

    “咱们的左元帅也太过于仁慈,若使用人海战术,别怕伤到百姓,不出两个时辰便可破城……”

    伤残士兵的话以及梦中神谕,使夫妻二人心生悔意,尤其看到这些受伤士兵,心里总有一种对不起他们的感觉。

    (本章完)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