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八十一章 心事(二)

    男儿有泪不轻弹。(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盛鸿平日嬉笑随意,实则心志坚韧。

    此时心情激昂到了极处,才落了两滴男儿泪。

    谢明曦将那两句话说出口后,阴郁了几日的心情反而彻底冷静下来,轻声笑道:“别人若知晓我们此时的对话,不知会怎生的震惊。这天底下,竟有人为了自己即将做天子向妻子道歉。这个将做皇后的妻子,一脸宽容大度,岂不更是可笑?”

    盛鸿悬了几日的沉沉心思也彻底放下,有心情说笑了:“可不是吗?我们夫妻,也算世间无双了。”

    两人对视一笑。

    盛鸿凝视谢明曦片刻,凑过头来,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紧贴着她的唇说道:“明曦,我做天子,绝不做皇兄那等心胸狭窄毫无气度的帝王,也不会像父皇那样,辜负发妻的深情厚意,后宫嫔妃美人不断。”

    “我生平最不信什么誓言,也从不喜发誓。今后的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我做给你看。”

    “我盛鸿,要让你谢明曦,做这世间独一无二人人艳羡的皇后!”

    他的眼眸如黑曜石一般,闪出慑人的光芒。

    没有人能怀疑他此刻说话的真诚。

    谢明曦也无法不动容。

    她这个人,生性凉薄,几乎没有热血冲动的时候,也从不轻易被人的言语所打动。唯有盛鸿,能令她心弦颤栗情难自禁。

    “好,我信你。”谢明曦也说出了此生从未出口的话:“盛鸿,我信你不会负我。”

    盛鸿俯下头,深深吻住谢明曦的唇。

    谢明曦略略仰头迎合。

    唇舌交缠相濡以沫间,彼此的心跳也渐渐相和。

    过了许久,盛鸿才抬起头。他奔波劳累数日,俊容本有些憔悴,此时眼角眉梢俱是餍足和喜悦:“明曦,我现在真得很高兴。”

    谢明曦眉眼间也俱是笑意:“怎么?这些时日一直在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盛鸿也不嫌丢人,坦然承认:“是。我怕你气我食言,怕你一怒之下离我而去。”

    谢明曦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说道:“阿萝不能没有爹。放心吧,我不会抛下你。”

    盛鸿:“……”

    盛鸿一脸悲愤:“原来在你心里,我根本不及阿萝重要。”

    “那是当然。”谢明曦和盛鸿耍起了久违的花腔:“阿萝出自我的肚子,是我的骨血。也是我这辈子永远割舍不断的牵绊。至于你,若是胆敢做半点对不起我的事,我定然饶不了你。”

    亲昵地调笑几句后,两人才说起了正事。

    “还有几日,皇上的尸首便要下葬。”谢明曦眸光闪动,压低声音道:“丧事一了,陆阁老等人定会提起改立新帝之事。”

    “你一定要按捺住,坚决推拒。并提议将此事交由内阁和母后商议定夺。”

    大齐建朝以来,尚无天子被刺杀又无子嗣继位的先例。前朝倒是有过兄终弟及之事。只是,这等事一定要做足姿态,才能掌握主动。

    而且,要借此事,一举压制住俞太后才行!否则,日后俞太后便会成为最棘手的麻烦。

    夫妻两人素有默契。谢明曦一张口,盛鸿便知她话外之意,略略点头应下。

    低声商议数句后,谢明曦又道:“如何处置鲁王闽王宁夏王?你心里可有打算?”

    身为朝臣,自然没有处置藩王的资格。众人颇有默契地未提起此事。显然是打算着新帝即位后,由新帝处置发落。

    盛鸿目中闪过一丝冷意:“到底是手足,总不能一股脑都杀了。杀一个便足矣!”

    谢明曦心下了然,低声提醒:“由母后处置此事,才名正言顺。”

    弑杀手足,绝不是什么好名声。哪怕那个兄弟犯下了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死不足惜。可一旦由盛鸿动了手,日后便要落一个残害手足的名声。

    这等“好事”,当然要留给俞太后。

    盛鸿深以为然,点点头应道:“你说得没错。庶子相争,嫡母出手处置,最合适不过。”

    椒房殿里,已经入眠的俞太后,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

    ……

    又过几日,建安帝的丧仪终于结束,到了启棺下葬之时。

    建安帝没有子嗣,鲁王嫡子闽王嫡子宁夏王嫡子俱穿起孝衣,一起加入送灵的行列。

    霁哥儿略大一些,今年已有七岁。霖哥儿和霆哥儿皆是四岁,都是不太解事的孩童。一路奔波去皇陵,赵长卿等人如何放心得下?

    只是,这等时候,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病了多日的安王,依然不见好转。

    建安帝棺木离宫的这一日,安王直接又发了一场高烧。宫中人心浮动,除了敬太妃之外,无人关注安王的病症。

    谁也没想到,这一场高烧差点要了安王的命。

    端太妃哭着来了椒房殿,扑通一声跪在了俞太后脚下:“求太后娘娘,救一救安王吧!安王发烧已一天一夜,高烧一直不退,全身烫得吓人。再这么下去,安王就没命了。求求太后娘娘,救救我的儿子。”

    端太妃哭得撕心裂肺,涕泪横流,再无半分往日的娇媚轻狂。

    俞太后嫌端太妃太过吵闹,皱眉呵斥:“哭什么,生病发烧,让太医去诊治便是。在哀家面前哭有什么用?”

    端太妃不敢再放声哭闹,抽抽噎噎地说道:“臣妾一时心急,还请太后娘娘见谅。”

    俞太后不耐烦和端太妃费口舌,吩咐下去,让赵院使亲自去一趟。便打发端太妃退下。

    又过一日,赵院使亲自来复命:“回太后娘娘,微臣用尽法子,也未能令安王殿下退烧。依微臣看,怕是……得提前有些预备了。”

    俞太后这才略略讶然。

    原来,端太妃不是夸大其词。

    安王这一病,竟是真得快不成了。

    安王今年十一岁,正是半大不小的年龄。按理来说,这个年龄的少年郎鲜少有夭折殒命的。除非是命短福薄……

    由此也可见,蜀王是天生的好运道。连最后一个“对手”,也病得不行了。没花什么力气,皇位就要落入手中。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