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朋友就是拿来吃的

    猴子伸手轻轻拨动了一下身边的年轻道士,妖力接触之下,对方身体的变化在他面前无所遁形,他点了点头,对林虎轻声说了个结果。(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他已经彻底喝醉了,你都吼不醒的那种。”

    “真的?”林虎怀疑的看了他一眼,却只看到了猴子鄙视的眼神。

    “妖王醉,岂是浪得虚名。”大手再次抓了抓地上的年轻道士,却毫无反应。“你信不信我把他扒光了,扔回城里,他都不会醒?”

    得,你牛b。

    “行了。”林虎点了点头,随后将黑色的毛脸,转向已经不再哀嚎的巴蛇。“说吧!”

    “我是在第一次流星降世时,在丛林深处觉醒的。”巴蛇看了一眼自己已经遍体鳞伤的身躯,庞大的蛇脸上有些人性化的抽搐,他是想要让林虎为他驱除畜生道对于心灵的影响,但他做梦也没想到,这妖王去除影响的方式,竟然这般简单粗暴。

    不过,至少效果却还算得上好,虽然血脉降低,精血大量流逝,但只要还没死,就可以慢慢恢复。

    畜生道功法修炼出的妖力,乃至于被侵染的肉身骨骼,几乎尽数被废除了,源于心脉的特殊妖力种子,也被更强大的妖力所强行冲毁。

    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吧!

    “觉醒了巴蛇血脉的我,是那片丛林的王。”他看了看身边的龙象,接着说道。“有一天,这个大块头找到了我,和一群人类一起。”

    “之后,我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成为了军方妖类的首领之一。”

    “连带我手下的众多妖类,也同样隶属于军方。”

    林虎点了点头,没有多问,只是听着对方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不后悔这个选择,它带给了我足够充足的食物,也养活了我为数不少的下属,甚至,给了我不同寻常的享受。”

    “而我,唯一失去的,大概就是自由吧。”略微停顿,他又笑着推翻了之前的话。“也不全是,刚出来那时,他们很少找我,多数时候,我都在那片不小的湖泊和丛林中独处。”

    说到这里,他再次看了看身边的龙象,笑着说道。“如果,没有他监视我的话,我想,我和在森林时,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不是”龙象开口插话,似乎是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巴蛇再次打断。

    他千疮百孔的身躯略微动了动,带着完好的头颅向前轻轻移动了一段距离,房屋大小的脑袋上,分明勾勒出来一个狰狞的笑容。“我不怪你,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抱歉,妖王。”或许是觉得偏离了话题,他先对着林虎致了歉,然后才继续说了下去。“但吃人家的多了,总会有麻烦,不是吗?”

    林虎心中很赞同这句话,当初特勤处对于实力尚且弱小的他,给了不少优待,和张静之间的关系,也让他和特勤处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

    也因此,才会一步步走到现在。

    有时候,林虎也会想,会不会有一天,自己被野生的妖王们,称之为妖奸。

    “有一天,他们找我,让我帮忙捕捉作乱的妖兽。”巴蛇看着不远处的林虎,蛇脸上全是意味深长的笑。“这只是小事,我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巴蛇血肉模糊的身躯,在惊人的愈合力之下,开始长出新的皮肉。“动物园出逃的动物,被人类驱赶,因怨恨而聚集的猫狗,被宰杀之前,觉醒的猪牛,马戏团的猛兽,海洋馆的鲸鱼,食人的白鲨。”

    “作乱的妖兽,何止一头。”或许是见过太多妖类的死亡,巴蛇的声音有些疲倦。“数不胜数,杀之不尽。”

    听到这里,林虎很有些沉默,双方的经历相似,但不同的是,林虎至少还能有足够的自由,和拒绝的权利。

    “在我为军方效力,追杀或者征服其他的妖王的过程中,妖类的鲜血,染红了我的鳞甲,我不知道我杀了多少,但我的军衔,从上校升到了上将。”

    听到这里,林虎心中一动,追杀和征服?

    既然是征服,那也就是说,还有着其他的妖王?

    他打断了巴蛇的继续讲述,接过了话头。“如你这般的妖类,还有多少?”

    “算不得多。”巴蛇和龙象对视了一眼,报出了一个大致的数目。“据我所知,大概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修炼的功法,是畜生道?”

    “除了这个大块头之外,包括小妖在内,都是修行的鬼窟之中的功法,也就是畜生道。”

    “都是如你一样,杀戮强大?”

    “不,他们,凶残好杀,暴戾血腥的程度远超于我。”

    “哦?”

    “在未曾归于人类之前,小妖自身有功法修行,乃是随着血脉一起觉醒的。”

    林虎想到了当初杀死的蛟龙,他所修行的功法,这巴蛇或许也是同样的情况,内丹觉醒吧,应该。

    “但自从第二次流星降世之后不久,小妖突破仙灵壁障,化为地仙之后,那传承而来的功法,就已经再无前路了。”巴蛇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比他强大,却又功法修行的妖王夫妇,眼中有些人性化的落寞。

    “苦寻无果之下,不得已,我也只能试试那些,来路不明的畜生道。”

    在林虎身边待命的白鹤青鹏,也不由得有些默然,野生妖类的修行难处,他们再明白不过,对于眼前的俘虏,也略微有了些同情。

    没有遇到一个好老大,却也怨不得旁人。

    “畜生道的功法,不类于我本身的功法,却可以完美转换,我一身巴蛇吞象功,不过一日之间,就尽数化入了畜生道,成为了最纯粹的杀戮妖力。”

    “吞象?”在巴蛇身边安静听着的龙象瞬间一愣,脱口而出。“不是巴蛇吞天功吗?”

    巴蛇张着的大嘴一顿,活像吃东西噎着了的人,他犹豫了一秒,小声说道。“你是我朋友,我骗你的。”

    龙象还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巴蛇用眼神制止了下来,略微想了想措辞,他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忌惮。“那功法不同于吞象功,它有种特别的魔性。”

    “随着修炼日深,它开始侵蚀我的血肉骨骼,脏腑心灵,乃至于神智。”

    “有时候,我看着我身边的朋友,这个大块头。”

    巴蛇语气低沉,有种如同鬼语般的阴森。“我都会想要吃掉他。”

    听到这里的龙象,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我知道这是错的,但我克制不住,我总是想要吃点什么,不是他们送来的食物,而是一些别的东西。”巴蛇的语气越发阴森,像是回忆,又像是梦呓。“是那些,站在我面前的其他生物。”

    “无论是人也好,妖也好。”

    “实力越强大,血脉浓度越高,我就越有杀戮的。”

    这巴蛇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林虎侧头看了看猴子,却只见那猴子一手捏着棍子,一手抓着头顶的凤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想到什么了,你特么就说啊!

    自言自语也行啊,本王不嫌弃的好吧!

    巴蛇的话还在继续,他的声音也越发阴森,在烈日的照射下,竟也有了几分恐怖的味道。“直到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偷偷吃掉了一头白象。”

    似乎想到了什么,龙象双眼圆睁,满脸的不可置信。“你”

    “没错,他就是你的儿子。”

    “为什么?”

    “没有理由,我就是忍不住。”巴蛇长长的蛇信伸了出来,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想要尝尝味道。”

    巨大的蛇口,咧出一个极其恐怖的角度,森冷的长牙上,满是凌厉的寒光,随着大嘴张开,腥臭的味道瞬间布满了龙象的鼻腔。“我就是”

    “想提前尝尝你的味道,好不好吃。”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