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4章 叫来看看

    除了狠,瘸哥和丑哥能上位,还有个特点——疯!

    真的疯,似乎没有他们怕的事,一月前,瘸哥被仇家逮住,绑在个出租小屋,如此情况不死也脱层皮。(看啦又看小說)

    结果瘸哥找机会咬住领头胳膊,真是死死咬住,一开始其他人拳打脚踢,让他放嘴。

    可无论怎么打都没用,瘸哥似要咬下一块肉,领头忍不住求饶,末了这群人求瘸哥放开。

    以为这也就算了?

    末了,瘸哥真活生生咬下一块肉,血淋淋。

    领头疼得,叫出猪声,指着瘸哥说往死里打,拳头暴风骤雨落下,瘸哥在被打过程又咬住一个。

    待手下小弟找到瘸哥,已经奄奄一息,但事后收到风声,对头有两人被疯狗咬伤,住院治疗。

    所作所为,比疯狗,还像疯狗。

    此时疯狗瘸哥和丑哥,都饶有兴趣看着鸽子。

    “这一片没有表哥解决不了的事。”既然说了,鸽子也硬着头皮把话说完。

    郭陶说得有模有样,鸽子也没全信,但他就想有两三分真实,今天也能不被揍。

    “听你一说,我还有一丝丝害怕了。”丑哥环视在场学生,后问:“哪位是郭哥,站出来我看看。”

    学生们都似小鹌鹑,没人开口。

    “不说话?”丑哥使个眼色。

    瘸哥心领神会,抓一个学生,问:“那么你来告诉我,郭哥是谁。”

    少年是谭游那方的,被瘸哥厉声一问,立马被炸出来。

    “原来你就是郭哥,人高马大,比我还高,瞧着还有点吓人。”丑哥道:“给你家表哥打电话,我来看看,是不是佩奇纹肩上的社会人。”

    听鸽子说出表哥,郭陶心头暗叫糟糕,什么社会人表哥,他只有一个高考状元表哥。

    但现在的情形,高考状元有用?

    郭陶没把手机掏出来,虽说觉得苏世是书呆子,但毕竟自家表哥,不想连累被白白打一顿。

    “怎么没动静,听不懂我说的话?我帮你。”丑哥走到郭陶跟前。

    一左一右两混子押住郭陶,让其动弹不得,丑哥轻而易举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手机解屏要图案密码。

    z,n,l,7,h,丑哥试了五次。

    据说超过一半的人,图案密码都是上述图案,只不过郭陶不在这一半中。

    得到提示:密码输入错5次,请一分钟之后再试。

    “密码是什么?”丑哥抬头问。

    郭陶拧着头,不说话。

    “蓬蓬”两声。

    沉闷的声响,这是拳头结结实实打在肉上的声,郭陶苦胆都差点吐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不要打郭哥了。”鸽子大喊。

    在小伙伴中,鸽子和郭哥关系最好,且后者玩游戏的时候,还经常会叫前者帮忙回消息什么的。

    在现在这个社会,如果一个人知道你手机密码,那关系就非常妥了。

    鸽子解锁后,丑哥把手机扔给了手下一个混子。

    打电话这种事情,是用不着,丑哥或是瘸哥亲自动手。

    手下混子轻车熟路,打开郭陶手机通话记录,说起来,不仅是在场的学生怕,手下混子也挺怕。

    一个正常人,不可能和疯狗见识,因为你不知道他要什么,就好像这次,一开始是因为谭游给钱多,才风风火火过来。

    但后来明明可以敲更多钱,偏偏不要,就是想打人,就是想玩,所以手下混子,是老老实实办交代下的事情。

    可以想象,那个什么表哥,倒霉了。

    话分两头,表哥苏世来到重钢技校,在校门口并未看到小表弟。

    “所以说人呢?”苏世顿了会,走向了校门口小摊小贩。

    多年的经验告诉苏世,校门口零食,比其他地方要好吃许多。

    “给我来个大的。”

    “烤肠两根,要焦一点,不要辣椒不要孜然。”

    “凉面和豆腐脑,豆腐脑当然要辣的,甜的都是异端,该被烧死。”

    苏世最讨厌等人,或许小表弟真出了什么事,但既然没人,那就算了。

    本身而言,苏世会来,并非顾念亲情,而是兴趣使然,就好像他现在的表情包已经存满手机,正琢磨着换一个内存更大的。

    看到这,就存在一个疑惑了,这么多图片,能找得过来吗?

    这难不倒,聪明机智,并且富有创造性的苏世,他将常用的图片,打上1-157的手势标志,只要聊天的时候,划手势,就可以。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

    “同学,麻烦帮我拿一下。”苏世随便叫住路过的一个技校妹纸。

    “呃,好……”

    妹纸很懵逼,毕竟很少看到有人,左手烤肠、冰糖葫芦,右手、烤豆干,并且双手还捧着一碗凉面,不开玩笑的说,手忙脚乱差点没拿全。

    “喂,是哪只?”苏世没看备注,直接接通。

    “你表弟最近学业有点不好,所以我们帮忙教育教育……”

    苏世把手机拎远,来电人显示,是表弟的电话。

    电话那头继续说:“学习很辛苦,所以你表弟有点不堪重负,在原螺钉厂,快来把你表弟领走,晚一点就情况不妙。”

    说完也不管苏世的回应,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就是扣了人,让我过去,说得这么文绉绉干什么?”苏世瘪嘴。

    “谢谢妹纸帮忙,作为报答,你选一个,我请你吃。”苏世道。

    “那个不用……了。”妹纸摇头。

    苏世催促:“我都没吃过,才买的,快选一个。”

    妹纸拗不过,想了会儿,指了指自己爱吃的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是我第二爱吃的零食,所以妹纸你换一个?”苏世道。

    “……”妹纸又指了。

    苏世眼角一抽,他道:“那个妹纸,是这样的,就是我第一爱吃的零食了。”

    妹纸很尴尬,应当是非常尴尬,道:“那个我不要了。”

    苏世道:“不行,麻烦了你,肯定要报答。”

    “不麻烦。”妹纸连忙道。

    “烤肠,请你吃烤肠。”苏世递过去一根烤肠,后道:“我烤得很焦,什么都没加,很好吃。”

    妹纸被动的接住:“谢谢……”

    “趁热吃,另外原螺钉厂怎么走?”苏世问。

    原螺钉厂在重钢技校还挺出名,所以这妹纸也知道,告诉了苏世大概方向。

    苏世拿走一手零食,边吃边往那边走。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