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3章 控制不了

    十几分钟后,郭陶方取得绝对的优势,谭游带来的五人,都被收拾了,气喘吁吁。(wWw.sites3.com)

    主要郭陶方作为坦克的鸽子,血太厚,进场就像花木兰开霸体,一两人根本拦不住。

    耳机一旁输出,有两个人都被他一脚踢到墙角。

    “还叼一个我看看。”郭陶把谭游摁地上扇巴掌。

    谭游本来脸颊瘦,被扇两巴掌后,变胖许多。

    脸红脖子粗,额头青筋绽起,谭游使出吃奶的劲儿,翻身从郭陶手上挣脱。

    “郭陶你别t嚣张,丑哥和瘸哥马上就到。”谭游脸颊红肿,手臂上都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我等着……”

    郭陶话未说完,一道陌生的男声插入,“好热闹,谭老板我们来晚了”。

    随之而来的,有群人,看穿着打扮,不是善茬。

    具体一群人是多少,大约七八个,领头两人,更让人过目难忘。

    一个较年轻,黑色t恤,高帮球鞋,看标志还是李宁,走路一瘸一拐。

    另一个较老,左脸坑坑洼洼,鼻子向右歪,整个跟车祸现场,特别当他眼珠子直勾勾瞪人,更像恶鬼,让人汗毛直立。

    来者不善。

    “郭哥怎么办?”鸽子当场慌了。

    耳机小声道:“要不要问问表哥什么时候到。”

    没想到,谭游真叫来了人。

    丑哥,还有瘸哥,郭陶再怎么横,也只是学校里狠,现在真遇到一群大混子,瞬间也六神无主,呆楞在原地。

    “谭老板怎么?已经打完了,那太不巧了。”丑哥叫谭游为老板,因为谭游用两月零花钱请他们来。

    只不过这声谭老板,调侃意味更加重,一点没尊重。

    “丑哥把他们打一顿。”谭游指着郭陶等人。

    “兄弟们干活。”丑哥说了一声。

    瘸哥首当其冲,虽说脚有毛病,但动作极快,下手狠辣,抓住鸽子头发,向下猛按,让大胖脸和膝盖做个亲密接触。

    “嘭!”

    虽说鸽子脸上肉多,但瘸哥膝击,还是打得其惨叫一声,鼻血流出来不说,门牙也被打掉一颗。

    叫疼声此起彼伏,剩下的也被一拳或是一脚打倒在地,不敢起来。

    “现在的学生,就是学业少,所以精力旺盛。”丑哥道。

    “没错,我读书那会,每天回家看电视的时间都没有。”手下人附和。

    所谓大混子,和杀人放火无关,毕竟目前国内治安,真要有就是通缉犯。

    他们主要是看场子和收保护费,比如按摩中心有人闹事什么的,说不定还挂着保安职位。

    苏世小弟船夫,就是大混子老大,手下养了一帮这样的人。

    打架是家常便饭,所有人有丰富的打架经验,再有耳机这些学生,也不敢还手,所以直接被秒。

    郭陶人高马大,被两人照顾,拳脚不留手,数秒后在地上佝偻身子,小腹绞疼。

    “哈哈哈谭哥威武。”

    “嚣张啊,你们嚣张啊。”

    “让你刚刚打我,打得欢,活该被弄。”

    谭游带来的同学见状解气,刚刚被打一顿,现在看他们被打,自然解气。

    “打,打到谭老板满意。”丑哥发话。

    其实不用发话,混子们也没停手,吩咐后,下手更重,没几分钟,除郭陶外,全部被打哭。

    哭得稀里哗啦。

    耳机、鸽子等人挣扎翻滚力气越来越小,谭游见状,气也差不多出了。

    谭游先嘚瑟的问众人服不服,然后道:“丑哥,差不多了。”

    丑哥点头,道:“行,我们谭老板满意了,继续打,要打到我满意。”

    “好嘞。”

    瘸哥下手很狠,有个学生径直被打晕,看这幅样子,是要打死两个。

    “丑哥,我已经出气了,不用打了。”谭游再次道。

    “我又没聋。”丑哥掏耳朵,证明自己耳朵没被堵着,他漫不经心的道:“现在是我出气。”

    谭游很想问,你又不认识,有什么气可以出,但看丑哥狰狞的面容,话不敢说出口。

    只能道:“丑哥再打就出问题了。”

    “能出什么问题?又不打死又不打残,能出什么问题。”丑哥咧嘴笑:“而且是你出钱让我们打的。”

    谭游急了,他只是和郭陶不对付,但没有想打个半死,而且真打出什么事,负不起责。

    他立马道:“那现在我出钱,丑哥你让他们不要打了。”

    丑哥这样说,谭游又不傻,明白过来,眼前他花钱请来的大混子,是还想要钱。

    谭游已经掏出手机,虽说支付宝已没余额,但还有借呗可用。

    “那不行,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必须活动活动筋骨。”

    事实出乎谭游预料,丑哥拒绝,他目的并不是想要钱。

    “丑哥真的不能打了,都晕过去,再打就打死了。”谭游慌张了,他道:“万一真的出什么事,丑哥你们也不好做。”

    “谭老板,不该你说话的时候,你就不要说话。”丑哥勒住谭游脖子,好像抓小鸡般,勒到跟前。

    谭游不敢直视丑哥,恶鬼般的脸,鼻子还能闻到,因为没刷牙,那大蒜臭味。

    请肉容易送肉难……不对不对,这样说就过于真实,应该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所有人吓懵逼了,鸽子感觉自己快被打死,脑中想起郭陶所说,这一片没有摆不平事情的表哥。

    本来不敢说,毕竟遇到事情,说我认识什么什么样的人,或者是我哥怎么样,那不是嫌自己被打得不够。

    但现在,死马当作活马医,鸽子用尽全力吼道:“郭哥的表哥,在这一片混得很好。”

    此话一出,混子们倒还真住手了,不是因为怕鸽子口中的表哥,是感觉有意思。

    “我好怕哟。”瘸哥嬉皮笑脸,看着鸽子问:“说说,多大一匹哥,让我们都吓得屁滚尿流一下。”

    话一出,混子们都哈哈大笑。

    混子们笑,是笑居然还有人威胁瘸哥和丑哥。

    在外面混,除非混出头,否则外号都很形象,比如说你瘦,就叫猴子,你头发长叫长毛。

    瘸哥和丑哥,以前是叫瘸子和丑鬼,刚来时很多人瞧不起,一个瘸子,一个丑得像毁容。

    但这两个人,下手狠,打架凶,曾经两人摆平七八个闹事的人,大受器重。

    两三个月时间,瘸子就变成了瘸哥,丑鬼就变成了丑哥。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