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1章 接着忽悠

    苏世给老妈发了个短讯,说晚饭可能不回家吃,不要留菜。(看啦又看)

    虽对即将去的俱乐部,有点小期待,但苏世出站时,也没忘把天堂收音机,放在显眼的座椅上。

    “没想到俱乐部总部在这里吧,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没想到。”

    张思语引路,到了双子塔b栋,从南二门进,位置上南二门在广场正后方,多数是下货平台,以及内部工作人员才往这边走。

    三台电梯,张思语选择最右边的那辆,苏世跟在后面。

    “其实选哪辆电梯无所谓,主要是我喜欢最右边的,另外两电梯,屏幕声音太大了。”张思语解释。

    进电梯后,张思语用橙卡在感应器上刷过,大概十几秒后,电梯开始运转,在六楼停下。

    双子塔一到六楼是商场,所以电梯从七楼开始,实际逛过商场顾客都知道,只有五楼。

    [哈索尔俱乐部]套路呼之欲出,橙卡刷电梯,俱乐部监控收到消息,核实电梯中是会员本人,就把电梯按到六楼,不用会员自己点。

    电梯门打开,并没有金碧辉煌,相反白色瓷砖,蓝色横条墙边,一行小字:哈索尔俱乐部

    不像俱乐部,更像正规公司走廊。

    “欢迎张先生,请问这位先生贵姓。”走廊上站着,穿白衬衫黑马甲的侍者。

    “姓苏。”张思语帮忙说,同时给苏世解释:“他们俱乐部做数据,会记下来你的喜好,下次来就能提供更方便的服务。”

    侍者将信息报告给后台,然后恭敬的问道:“请问张先生还是上次的房间吗?”

    “5号房间空吗?”张思语问。

    侍者歉意道:“对不起张先生,五号房已经被客人预订。”

    “又被订走了,那外甥打灯笼。”张思语跟着侍者,往前走。

    走廊尽头,硕大的类η标志,苏世脑子一通,回忆起来了。

    “怎么样不错吧,我给你说,哈索尔俱乐部,许多山城的大少们,也会特意来玩。”张思语道。

    两人穿过走廊,视线空间,豁然开朗,装修大变,墙沿砖由单色,变成葡萄藤花纹,贴缝是常见的翅羽格。

    两旁罗马柱,精致浮雕,地面大理石地砖,也有花蕾浅纹,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墙角的摆设,并非常见雕塑,而是几个,方方正正的破旧暖脚炉。

    典型的欧式风格,应当是请专人设计过,破旧暖脚炉出现一点也不突兀,反而与整体融合在一起。

    “诶学神我知道你知识渊博,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摆好几个暖脚炉,除了装饰之外。”张思语正好找到一个可以考苏世的地方。

    作为高中同学,张思语很清楚,用成绩好来形容苏世很不准确,苏世应当是博学,杂七杂八好像什么都知道。

    即使这样,以这道题的偏僻,张思语觉得自己也能在苏世面前秀一波。

    “我倒是知道一种说法,以前荷兰冬天很冷,所以夫妻之间行房事前,都会用暖脚炉,热乎热乎脚,所以在荷兰暖脚炉是种性象征。”苏世道。

    张思语死盯着苏世,道:“次奥你丫这都知道,你一天到晚都在看什么。”

    装逼失败让张思语非常挫败。

    侍者道:“我们俱乐部是请的荷兰设计家希尔德设计,希尔德先生还说,暖脚炉的象征意,是郁金香时代的说法,很多荷兰人都不知道。”

    “所以这位先生真是非常厉害,很多客人都会问,但您是第一个知根知底说出答案的。”侍者敬佩道。

    侍者这话不假,像维米尔、伦勃朗等郁金香时代的画家,他们的画,都会出现暖脚炉,但你去问荷兰人,多数也道不出所以然。

    侍者把苏世和张思语,引到进入17号房间,房间内和外部装修也不同,更加生活化。

    除了床,宾馆中有的家具,房间内齐备,房间没有床,是个长长的红色沙发,目测可以排排坐十几人,十分显眼。

    “张先生、苏先生,两位如果有什么需要,按铃就行了,我就在门口站侯着。”

    侍者把门关上,就站在门口,房间隔音效果极好,即使贴门上,也难听到响动。

    “这俱乐部,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我跟你说。”

    张思语先瘫倒坐在沙发上,然后起身在酒架上取下一瓶白兰地,搁桌上,又顺手拿起桌上平板电脑。

    平板电脑只有进入特定app,右上方红点,戳一下,门口的侍者就会感应到,也就是按铃。

    张思语划弄了两下,房间左边的墙上的窗帘缓缓被拉开,一整面的玻璃。

    能很清楚看到外面,一个空旷的舞台,舞台上身材姣好的妹纸在跳舞,带着面具,看不清模样,但光是舞蹈,就足够性感撩人。

    舞蹈动作不是拉丁舞,也非爵士,对于舞蹈一向只是略懂的苏世,只能看出是巴恰塔舞,并不知晓是具体哪一支。

    “原来玻璃墙是这样用的。”苏世自言自语。

    张思语并没听清苏世的话,只是隐约听到玻璃二字,出言道:“不用担心这玻璃跟单向镜子差不多,只有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进来。”

    “学神没来过这吧。”张思语嘚瑟,他就喜欢嘚瑟,否则也不会遇到苏世,就开始聊起校园的乐事。

    其实毕业后遇到老同学,在没有利益纠葛下,都会感觉很亲近。

    作为少年先锋队队员,苏世诚实的道:“来过,这一圈我还挺熟。”

    “你也是这儿会员?”张思语当时就诧异了,看苏世反应,不像到过这里啊。

    “不是。”苏世道。

    张思语切了一声,哈索尔俱乐部不是会员根本不接待,所以不是会员怎么可能来过。

    “我还在这里待了好几天。”苏世一本正经的说真话。

    “别闹,差点就被你忽悠了。”张思语确定苏世是在忽悠人,这俱乐部的消费,他都只有一个月来一次,一次还就待个一晚,几天根本就不可能。

    张思语想起了件事:“高中的时候,你就会忽悠,现在更会忽悠,我tm最近才知道鲁迅原名周树人,我一直被你忽悠的,以为鲁迅是浙江周树的人。”

    ps:谢谢支持,另外一盟主加两更。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