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3章 特殊技巧

    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碰巧,细想就知道,几个人高马大的学生,是楚木兮叫来的。(Www.sites3.com)

    至于原因,应该是在车上的猥琐男,楚木兮当众戳穿,恼羞成怒之下可能会报复。

    孟子所言,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就是这意思,在不针对于苏世的事,楚木兮有超出年龄的成熟。

    结果明显,两人在车站,等公车已经有一小会了,猥琐男也没有这个胆子报复。

    “狮虎虎你今天玩游戏吗?”楚木兮问:“今天有活动,完成任务,可以得幽谷赤铜。”

    “很珍贵的锻造材料。”楚木兮害怕说服不了,所以赶紧补充了一句。

    《江湖人》这款游戏,是比较靠近真实的,里面最好的锻造材料,就是xx赤铜,瞧《古今刀剑录》就知道,无论定秦剑,亦或大吴剑,甚至于轩辕剑都是铜剑。

    苏世笑了笑,把两张a4纸递在了楚木兮手中,道:“这是你今天回家的训练计划,做完后随你怎么玩。”

    训练计划也不难,倒是满足楚木兮所说的松,只不过也绝对和简单沾不上边。

    “我完成好了,狮虎虎就能奖励我吗?”楚木兮仰着头,期待的望着苏世。

    “看你表现了。”苏世随口回答。

    楚木兮小脑袋猛点,道:“我一定好好完成狮虎虎布置的计划。”

    这叫一个萌,如果让楚先生和肖太太看见,估计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苏世把楚木兮送回了小区,在分开的时候,后者问了一个问题:“狮虎虎在游戏里面我们亲密度391,那么今天见面,你觉得我们亲密度有多少。”

    苏世回答了一个数字,让楚木兮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忘记告诉仙仙,要五星好评了。”苏世回公寓后才想起一件正事。

    健身房有可能会回访,如果是直接打给楚木兮,那肯定就不用说什么,小徒弟还敢说师傅不好?

    但也不急于一时。

    翌日,上午还是家庭教练的活儿,一样家里只有李阿姨和楚木兮在,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堂教授。

    教授的场地,是小区的空地。

    明月之珠容积率很小,所以空地没什么人。

    “接下来我给你示范,如果遇到持刀劫匪的反应。”苏世道。

    楚木兮点头,很认真的看着,看来是绝招。

    “救命啊警察叔叔,救命啊。”

    只见苏世开始扯着嗓子大喊,然后便开始围着空地跑。

    “……”楚木兮都呆了,额头上全是问号。

    苏世跑了一圈,回到楚木兮的跟前:“安全最重要,所以最佳选择是边跑,边大喊引起人注意,学会了吗?”

    “啊?哦,学会了,我学会了。”楚木兮点头。

    “很好,这节课核心内容就是逃跑,根据地形以及天气的不同,逃跑我划分为十七种……”

    教学逃跑的各种技巧,苏世教授的不是跑酷,是一种更加实用,完全没有观赏性,宗旨是用最小体力,最大程度的脱离追逐之人。

    很顺利,楚木兮头脑很聪明,能举一反三。

    课程完后,中午在楚木兮家,混了一顿饭,李阿姨的手艺很不错。

    下午,船夫就自己开车来接苏世,参加他所说的家宴。

    船夫开的车应该是好车,但苏世不认识,他对车辆的认知,仅仅局限于四个轮子……

    “苏哥上次忘记问了,又不敢打电话打扰您,对吃有没有什么讲究?”一上车,船夫就问。

    “我不忌口,主要是喜欢吃肉。”苏世道。

    直白的回答,让船夫有点噎住,然后道:“具体猪牛羊鸡鸭,或者是鱼这些,肉食大类上,有没有什么偏爱?”

    “吃个饭,不用太讲究。”苏世道。

    船夫明白了,没有再多问,车辆往郊区行驶。

    没一会,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态度虽然没有和苏世说话那么客气,但透露着放松的气息。

    从电话里,能听出,来电人应当是他弟弟,商量好过去接人,但因为事情提前完成了,就有了些问题。

    车上载着苏世,出于尊敬,船夫是不可能再去接一个人的,所以叫那边等着。

    “可以顺路一起去接了,吃饭不要让葛老等。”苏世道。

    船夫也干脆利落的倒转车头,要说苏世也会开车的,并且还是在数次逃命中磨练出来的车技,虽说后面有司机。

    但要知道他可有“末日撞神”之称,曾经拉着一车人,撞死了不知道几番丧尸,杀出重围。

    只可惜……现实没驾照。

    “我弟弟今年才二十一岁,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所以从小就不懂顾及他人的感受。”船夫说话的语气,不像一个哥哥,更像个父亲。

    从年龄来说,弟弟二十一,比船夫小了十几岁,的确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约十三分钟后,到了马王坪。

    从没有一个城市的地名是这样,xx坪、xx坝、xx岩、xx坡、xx门、xx寺。

    充分显示了山城是在山上,所以矮的地方就是坪、坝,高的地方就是岩、坡,然后有山门,山上寺庙还多。

    马王坪的某个写字楼,苏世见到了船夫小十几岁的弟弟——葛弗。

    黑西装白衬衫,脚下小皮鞋,不是保安就是卖保险,葛弗真的就是卖保险的。

    “我都准备自己打车回去了。”

    由于苏世坐在后排,所以葛弗看了一眼,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系上安全带。”船夫提醒。

    葛弗对其很不友善,一言不发系上安全带,然后扭头看了苏世一眼,很不满的开口了。

    他道:“又像上次,家宴请了你的朋友来,上次还没有被揍够?”

    在说话的时候,朋友二字咬得特别重,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船夫训斥:“怎么说话的?!”

    “我怎么说话也用不着你管,咱爸还硬朗着。”葛弗道。

    苏世记得,在九街救援的时候,只有船夫和他老子,当时他们还很伤心的,因为弟变成了丧尸。

    没想到现实中关系,比预想之外的还要敌对。

    “诶我说,一会你吃饭的时候,不要说你是跟着我哥混的,我爸最讨厌小混混了。”葛弗又将目光转向了苏世。

    葛弗继续道:“还有我说,看你样子,也是学生,怎么好好的学不上,跟着我哥这种人瞎混,有前途吗?”

    “闭嘴。”船夫怒声。

    这次葛弗消停了,当哥的发怒,还是有点威慑性的。

    得,葛弗是把苏世当成船夫的小弟了。

    苏世呢,也不会解释,因为他没义务跟人解释。

    船夫有义务解释,但又怕葛弗再说出什么沙雕的话,所以也没开口。

    说话噎自家哥哥的葛弗,证明了一件事情,他不是外星人选中的实验者,更进一步来说,他没有经历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官网。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