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四十六章 蔡中的求死欲

    “杀啊”甘宁面对迎面一排斗舰的阻击,随手一抛钩绳,整个人踩着光滑的船舷而上。(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哧”他抬刀劈翻一人,进入甲板之后,涌上来的十几杆长枪都被他双手持刀挡住。

    抬脚踢到踢人,身后紧随而上的军士已经赶到,他们端起臂弩连射。

    “嗖嗖嗖”三连射,三根箭矢连发的臂弩,在十步范围左右,身披皮甲的水卒根本挡不住,跟着甘宁突击的两百余锦帆众,都是追随他纵横大江南北多年的旧部,一艘斗舰,转眼间上百名军士被屠弑一空,甘宁命军士将船上的跳板架上,踩着跳板,三五步就冲上了另一艘船。

    斗舰肆无忌惮地冲进了江东军的小船之中,沿途被撞翻的战船不计其数,但是,很多军士,也跟着甘宁等人,一同登上了斗舰的甲板。

    “命令楼船转舵,朝着斗舰所在方向,投石车、床弩连发。”原本已经带着大队楼船撤向北岸的蔡瑁突然眼中露出几分疯狂之色。

    “将军,蔡中将军所部已和敌军接战,虽然现在形势不妙,但要分出胜负也得小半个时辰,吾等用投石车、床弩攻击,只怕会误伤吾军将士啊。”

    蔡瑁冷笑一声,“此战,关乎吾荆襄成败,江东水师,蒋钦周泰二人,运筹帷幄,不愿冲锋陷阵,那么,吾等便舍弃了之前的楼船,将甘宁围杀掉。”

    蔡瑁所在的旗舰,已经驶出了被火焚烧的楼船一侧,他看到了位于大江之上密密麻麻地江东军战船,他早已料到,蒋钦周泰绝不敢率体型小一号的车船和他的楼船决一死战,那么,他便可以用后队的小型战船为诱饵,迫使他们来袭。

    但是,令他想不到的是,车船竟然被蒋钦放到了后队。

    甘宁的先锋船队之后,竟是跟着一百艘周泰统帅的楼船。

    如此,他只能先合力解决掉甘宁这一部人马。

    他身后的数百艘楼船之上,三层楼台,位于第一层甲板上,赫然有着四架床弩,顶层三架,再顶层便是两具投石车。

    这数百艘楼船,便是以床弩和投石车为主。

    携带的抛射弹,也是以陶罐为主,石弹被蔡瑁放弃了,那玩儿太沉重,若是数量不够,对江东战船的威胁力不大,水战,还是以火攻为主。

    “放”紧绷的弓弦一瞬间全部松弛开来,漫天箭矢,几乎同时来到正在混战的斗舰上空。

    “嗖嗖嗖”足有数尺长的巨型箭矢,直接将正抱在一起鏖战的两名军士同时洞穿,江东兵脸上一脸震惊,反观荆襄兵脸上,更是满脸惊恐,因为,箭矢来自于他的身后,他先中箭……

    “卧倒,快卧倒。”蔡中立于斗舰之上指挥作战,此刻被一层持盾的军士压在身下,他看着身后黑压压的大片箭雨,还有随之到来的油弹,满脸震骇,“兄长,他竟然下令对吾等放箭?”

    “将军,吾等先撤吧。”

    “数百艘楼船的床弩和投石车,足以将我们上百艘斗舰都给击沉,我们处于狭窄的长江水道,若是不撤,会全部死在这里。”

    “闭嘴。”蔡中满脸狰狞地瞪着身侧的副将,“汝立即带领亲卫上前作战,缠住甘宁。”

    “可是将军,吾等需要以护盾……”

    蔡中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漫天的油弹和箭矢,吾等皆是凡胎,如何抵挡?唯有死战尔,汝且率军上前,本将军随后便来,汝若战死,汝妻儿,吾养之。”

    “喏。”副将已经感受到了蔡中此刻心中的暴戾,被兄长蔡瑁当做弃子,他已别无所求,底层的船夫,不可能驾驶战船越过眼前已经挤在一起的江东战船,他身为主将,若是带着将旗后撤,这上百艘斗舰上的将士,便会丧失斗志,兵败如山倒……蔡中双腿略微发颤,他怕死,他也不想死,但对比荆襄蔡氏一族的生死存亡,他此刻只能死战。

    “蔡中”,也正在此时,浑身淤血的甘宁,踏上了一艘小舟,迎面朝着蔡中驶来。

    “甘宁”,蔡中顿时瞪目欲裂,他忘不了被火焰弹击中,浑身被火焰包裹,成了一个火人的蔡和。

    “开船,开船,撞沉它。”蔡中大手一挥,立即有军士在船舱里传令,船舱两侧,突然探出两排船桨,落入水中,溅起大片水花,斗舰迅猛地朝前突进,犹如一只多了龙首的千足虫。

    “跳船”,甘宁在船头撞上所在的游艇之际,便纵身跳下战船,他手上只有一把短刀,但在水中游动却无比迅速。

    当蔡中下令朝着江面放箭之际,甘宁已经顺着侧面一艘斗舰上放下的软梯,爬到甲板上。

    “嘭”蔡中已经疯了,他催促着战船转舵,一头撞上了甘宁所在的斗舰船侧。

    甘宁脚下一阵剧烈摇晃,即便是常年纵横于大江南北的他,此刻也被晃倒在地。

    “嗖嗖嗖”一根根箭矢,就色落在甘宁的近前,箭头没入甲板,箭尾上的羽簇还在剧烈颤抖。

    “将军当心”,立即有四五名军士上前,持盾为甘宁挡下箭矢,甘宁挣扎着爬起身来,迎面一道寒光遮面。

    甘宁几乎下意识抬刀去挡。

    “铛”一声清脆的巨响,他整个人被震退数步,当他定睛看去,蔡中一脸狰狞地持刀,再次朝他当头劈下。

    “铛”只是,这一次,有了准备的甘宁,却是双手紧握着刀柄,将劈落到自己左肩上的刀刃个架住。

    “嘭”他一脚将蔡中踢翻在地,弯腰,探着身子朝前一挥,“哧”,刀刃顺势划破蔡中的皮甲,将他里面的短衫给划破。

    蔡中心中胆寒,紧咬着牙关,提刀再劈,他心知自己勇武不如甘宁,但他希望,此战,荆襄水师能够取胜。

    以他的性命来换一员江东上将,值了。

    “哧”短刀劈入他的肩膀,他只觉得自己的左肩骨传来一阵剧痛,他舍弃了长刀,双手将刀刃死死抓住。

    甘宁顺势翻卷刀刃,蔡中惨叫一声,紧握着刀身的双手掌心,淌出一道道血迹。

    远处,隔着极远的江面,蔡瑁看到了蔡中眼中的求死欲,他虎目湿润,在双眼模糊视线之前,猛地抬剑一指,“发射,击沉那艘斗舰。”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