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去国千里阴山北

    贺兰染干冷笑道:“那不过是因为拓跋部的力量不足以消灭我们罢了,毕竟我们背靠中原,随时可以向中原王朝称臣求救,上次是我们贺兰部向当时的石赵求救,赵国出兵打败了拓跋翳槐,可是拓跋氏从来都不讲恩义的。(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们刚出大鲜卑山时,纥突邻部的首领没鹿回大人,不仅热情慷慨地迎接了他们,分给他们牧场,还把亲生女儿嫁给了拓跋氏当时的首领拓跋郁律。但这个拓跋郁律在羽毛丰满之后,对着老丈人的部落就下手,杀死了两个小舅子,几乎消灭了纥突邻部,若非如此,纥突邻部这个本来在阴山汗庭的大部,又怎么会沦落到跟我们为伍呢?”

    贺兰讷叹了口气:“即使在草原之上,不讲信义,恩将仇报,也会受到天神的惩罚的,拓跋氏从兴起到灭国,不就是证明了这点吗?反观纥突邻部,先后接纳和庇护过拓跋部和柔然部的祖先,正是因为有过这样的善举,所以虽遭磨难,却终于生存了下来。我们贺兰部几百年来四海为家,颠沛流离,无数次几乎被消灭,可总能挺过来,靠的不就是在草原上广交朋友,重信守义嘛。”

    贺兰染干咬了咬牙:“那是对朋友应该这样,对于野心勃勃,恩将仇报的狼,怎么能这样做呢?即使我们要走,最好也先灭了拓跋硅再离开,以绝后患。这小子很能折腾,才去了独孤部没半年,就把这些年一直称霸漠南的独孤部搞成这样了,我不想变成第二个刘显,我们贺兰部,也不要变成第二个独孤部。”

    贺兰讷冷冷地说道:“你既然提到刘显,那我也问你一句,我的兄弟,刘显落到今天这个下场,怪谁?要怪拓跋硅的野心吗?他们独孤部这么多年能发展壮大,靠的就是一个讲义气,善待旧主的好名声,几十年的名声,给刘显一朝就败了个干净,不管拓跋硅和贺兰敏有什么事,他都不应该愚蠢到选择暗杀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还没杀成,更是无能,一个无能又愚蠢的人,怎么可能有人追随?更不用说做那大漠之主的梦了。”

    贺兰染干沉声道:“那是因为拓跋硅的狡猾,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那天他可不是从七介山逃跑的,而是早就设下了埋伏,他从各部召集的勇士,他们的部曲埋伏在附近,就是等着刘显上当的,刘显虽然逃得一命,但他的头号谋士梁六眷,还有他的几百名最精锐的部曲亲卫,全死了。”

    贺兰讷叹了口气:“此事我早就知道了,在拓跋硅来之前,我就得到了这个消息。若是拓跋硅没这个本事,我又何必要把这地方让给他呢?”

    贺兰染干急得一跺脚:“他明明有这样强大的实力,还要装成仓惶逃命的样子,这不就是想把对付独孤部的那套,在我们贺兰部再来一遍吗?我的大哥啊,你英明一世,怎么连这个简单的道理也不明白?”

    贺兰讷沉声道:“那你又有多少把握,能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拓跋硅,而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和怀疑?你要知道,我们草原上的规矩,一旦来了部落,就是客人,即使是有天大的血仇,也不能在部落里动手,否则一定会激怒天神,至少,是会让草原民众认为你亵渎了天神。”

    贺兰染干哈哈一笑:“也就是那些愚蠢的奴隶娃子才信什么天神,真要有天神的话,拓跋硅这小子连巫女都敢睡,天神会放过他?”

    贺兰讷摇了摇头:“拓跋硅和敏敏有私情的事,是刘显说的,我们谁也没有见过,你怎么能顺着刘显的话呢?刘显是什么人?一个想要自立为汗,不惜攻杀旧主后人的人,已经众叛亲离,他的嘴里说的话,不可信。”

    贺兰染干咬了咬牙:“刘显真要杀拓跋硅,在自己的部落里下手就是,何必要跑去那七介山?这中间一定是拓跋硅的阴谋和算计,我们不能象刘显那样上当。再说了,跟拓跋硅是不是有私情,我们找来敏敏一问不就行了,这回拔拔嵩带她来,我们可以以兄妹重逢为借口,请她过来,到时候一问便知。”

    贺兰讷叹了口气:“如果他们没有私情,我们这样问就是对自己妹妹的羞辱,如果他们有私情,敏敏就是拓跋硅的女人,又怎么会出卖自己的男人?退一万步说,她是巫女,就算不为拓跋硅考虑,也得考虑自己吧,与人私通的巫女,是要给烧死去祭天的。”

    贺兰染干的眼中冷芒一闪:“我们可以自己不用动手,一旦查实,让三弟通知燕国,让慕容垂下手除掉拓跋硅,你也说了,慕容垂信不过拓跋硅,绝不会让他一统草原。”

    贺兰讷微微一笑:“那得让拓跋硅对慕容垂构成足够的威胁才行啊,不把这块东部草原送给我们的旧主后人,他怎么去威胁慕容垂呢?放心吧,这一切早在我的计划之中,现在我要去给拓跋硅和拔拔嵩接风洗尘,你在这里不要轻易生事,如果你想在这里对拓跋硅下手,就是对我们整个贺兰部的背叛,即使你是我的同胞亲兄弟,我也不会饶过你!”

    他说到这里,眼中冷芒一闪,转身就走,只剩下贺兰染干在城头上独立,脸上闪过了一道不忿之色。

    一个魁梧的身影从一边门楼的阴影之处缓缓走出,伴随着夹壁墙关合的声音,那是一个三十出头,黑脸虬髯的大汉,眉目之间跟贺兰兄弟有七八分相似,正是他们的三弟贺兰卢。

    贺兰染干恨恨地说道:“三弟,你都听到了吧,大哥明知拓跋硅的野心,还是不肯先下手为强,甚至要把这宝地让给他,你说,他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贺兰卢微微一笑:“大哥是怕在这里动手杀了拓跋硅,既为慕容垂除了心腹大患,又给了他出兵攻打我们的口实,你啊,还是太直率了,不去想这背后复杂的关系。再说了,拓跋硅落难来投,我们杀了他,那若是迁到阴山北边,纥突邻部和纥奚部会怎么看我们?又有多少部众肯随我们迁离?”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