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八十六章 起死回生肉白骨

    邺城漳北,荒山。(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一处无名的小山洞之中,铺着厚厚的麦秸杆,洞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而洞内燃着微弱的火光,刘裕静静地躺在秸杆之上,气息全无,洞内的一汪小潭,沉寂如静,慕容兰一脸的焦虑,素手轻轻地抚过刘裕的身躯,指缝之间,那玉露粉末,细细滑下,落到刘裕的身上,一处处焦黑的皮肤,伤垢,或者是与皮肤融在一起的那身皮甲,也顺手而落,露出里面的肌肤,同样是血肉模糊,淌着脓水,流着血液与烫伤之后那发黄的恶臭腥脓。

    慕容兰的眼中泪光闪闪,她轻声地呼唤着:“刘裕,你醒醒,你醒醒啊,你若是痛不过,就叫出来,哪怕只是吱一声,也让我放心啊。”

    说到这里时,慕容兰的纤纤柔荑,抚上了刘裕的胸膛,一片黑色的,尺余见方的皮甲,“啪”地一声,从刘裕的胸口滑下,而里面的肌肉,也跟着落下大块,露出森森的白骨,隐约之间,可以看到刘裕的心脏,几乎是一动不动,慕容兰再也受不了,伏到了刘裕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这一下,她终于相信,自己心爱的这个男人,是真的再也不会再醒过来了!

    慕容兰的螓首,紧紧地贴在了刘裕胸前的白骨之上,而斑斑血泪,则从她的眼中如泉水般地涌出:“刘裕,你说过,你是上天眷顾的王者,你绝不会死的,你还有北方的功业没有完成,你还没有带领汉人恢复汉家天下,你起来,你起来啊,你不能倒在这里,你的家乡还有你的兄弟,还有你的母亲,还有,还有那个一直等着你的王妙音,她爱你,我也,我也爱你,你醒过来,你醒过来啊!”

    慕容兰情之所致,哭得伤心欲绝,即使是刚才那平静如水的深潭之水,也在水面起了几分涟漪,石洞顶上,几滴水珠落下,滴到了水面,打破了那一池幽静,似乎是上天,也在感叹这英雄的离世,美人的痴情吧。

    一声冷笑在洞口响起,慕容兰猛地觉察到了什么,直接从刘裕的身上蹦起,顺手抄起了放在一边的镔铁双刀,“呛”地一声,雪亮的刀光照得洞外一片明朗,她厉声道:“什么人!”

    朱雀那铿锵的声音在洞外响起:“是我,别担心。”

    慕容兰咬了咬牙,两个箭步冲到了洞口,朱雀的身形孤零零地立在洞外的瓢泼大雨之中,青铜面具之下,一双眼睛幽幽地着着光芒,而雨水成线,从他的斗笠边缘滚下,如同幽灵一般。

    慕容兰上前一把抓住了朱雀的前襟,吼道:“你这个骗子,你说大哥的雪山玉露一定可以救刘裕的,你骗了我,这东西,这东西救不了他!”

    朱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若不是雪山玉露,刘裕早就没命了,慕容兰,你只看到了刘裕的心跳停止,却没看到他的身体尚温,魂魄尤存,我不会无缘无故地教你解救刘裕的办法,让你来这里我的秘密洞天福地,就是为了让你能救活刘裕,不仅如此,我还可以让你们今天就成了夫妻,成就好事。”

    慕容兰先是一愣,转而粉脸通红,厉声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寻我开心?刘裕现在气息全无,心跳停止,身体也是冰冷一片,你说他还活着,谁信?毕竟他中的是黑色妖水引出的邪火,那是天神的诅咒,英雄如他,也不可能,不可能幸免于难!”

    说到这里,慕容兰痛彻心肺,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

    朱雀摇了摇头:“我说过,你看的只是表象,随我来。”

    他说着,大踏步地就走入了洞中,慕容兰本能地伸出短刀,拦在她面前,想要阻止,朱雀一扭头,冷厉的眼神直刺慕容兰,让这位巾帼英雄也为之一慑,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只听朱雀冷冷地说道:“要想你的心上人活命,就别挡着我。我来这里不是为了看一个死人的。”

    他说完,一撩慕容兰的短刀,从自己的面前拨开,就陉直入洞,慕容兰咬了咬牙,也跟在了他的后面。

    朱雀的黑色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刘裕的身前,他那枯瘦,修长,苍白的手,搭到了刘裕的左手脉门之上,而一双冷电般的眼睛,则看着刘裕那几乎,焦黑一片的身体,最后目光落在了刘裕的胸前,白花花的肋骨之下,一颗赤子之心,静静地躺着,没有任何地生气。

    慕容兰咬着牙:“他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还是活着的?”

    朱雀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打开,对着刘裕的两腿之间,脐下三寸之处就倒了下去,慕容兰本能地想要阻止,但目光所及之处,却是一条雄起的真龙,刚才还潜伏于黑暗森林,这会儿突然就昂头向天,雄起不已。

    慕容兰满脸红得发烫,尽管草原女儿生性豪放,但毕竟面对一个赤身男子,仍然是不好意思,她本想扭过头,可是眼角的余光,却扫过了刘裕的胸口,只见那本来沉寂不动的心脏,却是微微地跳动了一小下,又归于沉寂。

    慕容兰又惊又喜,睁大了眼睛:“这,这怎么可能?天哪!”

    朱雀站起身,冷笑道:“慕容兰,你我相识也这么多年了,从你在北方学千术的时候开始,我何曾骗过你?我说过,这辈子一定会让你跟天下最英雄的男儿在一起,这是在星空之下,我对天神的许诺,至今不变。”

    慕容兰咬了咬牙,收起刀,对着朱雀一个大礼:“是我错怪了大人,对不起,也是我,是我心思全在刘裕身上,只是,只是刘裕现在是怎么回事?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刚才全身都是冰凉,你用了什么办法,让他,让他回了魂?”

    朱雀哈哈一笑:“此乃我家不传之秘。当年这黑色妖水,乃是我家先人与你们慕容氏祖先共同发现,黑色妖水至阳至刚,要化解之,必须用至阴至柔之雪山玉露,玉露沾身,阴阳相冲,在去除妖水之毒的同时,也会让人心跳呼吸俱止,手脚冰凉,状如死人。若要他回复元气,只有用这天下至猛至烈之春药,五石合欢散催发,只是此散药性过烈,若是刘裕不能及时行散排元,就会血管暴裂而亡,接下来你该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了吧。”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