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二章 鲜卑一生不洗澡

    在周围的人群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中,刘裕径自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他使劲地抡了抡自己的胳膊,刚才他跟刘毅也拼了有两个时辰,虽然外人看上去他仍然是稳如泰山,但毕竟是**凡胎,那肌肉早已经快要撕裂开来,虽然刘裕很确信,这样硬撑下去,是能耗到刘毅的药力散尽,最后获胜的,但这样也会给自己落下一些内伤,主动放弃,倒也不完全是为了顾及刘毅的面子。(www.k6uk.com)

    这一顿大抡臂,把他的骨节一阵“噼哩啪啦”地作响,这让他滞胀的那种肌肉感觉,好了许多,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冷笑:“想不到啊想不到,你刘寄奴居然会把这个什么大力王拱手相让,还是让给刘毅。”

    刘裕没有回头,他早就知道是慕容南接近了自己,他的嘴角勾了勾,平静地说道:“也不完全是相让,今天希乐的表现很好,值得这个大力王。”

    慕容南走到了刘裕的身后,摇了摇头:“你这是有多少天没洗澡了?一股大牲口的味道。”

    刘裕转过身,看着慕容南:“在军队里没这么多讲究吧,这才打了一小仗而已,后面连番大战,几个月甚至一年不解甲都很正常,你要是现在就嫌臭,那到时候岂不是直接给臭死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鼻子抽了抽,因为,一股淡淡的脂粉气,钻进了他的鼻子里,好像是来源于慕容南的身上,他的眉头一皱,走近了一步,那香气气好像更重了一点。

    慕容南本能地后退了一步,眉头一挑:“怎么一下子变得跟个嗅东西的狗一样,我身上有什么好闻的?”

    刘裕勾了勾嘴角:“那个,你是不是抹了脂粉了?”

    慕容南的脸上飞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红晕,转瞬而没,他突然微微一笑:“怎么,不可以吗?不是你们这些南朝的文人,名士什么的,都涂脂抹粉嘛。”

    刘裕摇了摇头:“你又不是名士,你是个军人,纯爷们成天要跟女人一样涂脂抹粉做什么。”

    慕容南叹了口气:“唉,没办法,咱毕竟是北方来的,又喜欢吃牛羊肉,成天跟马匹打交道,身上一股子羊膻味道,让人一下就能闻出来,刘裕,你跟我从北方回来的时候,不是也说过这个嘛。”

    刘裕“噢”了一声,点了点头:“还真是,那时候你身上一股子羊皮膻味,我还劝你得多洗澡呢。你这人也挺奇怪的,自打认识你后,就没见你跟我们一起洗过澡,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最近身上不太舒服,其实吧,主要是现在是冬天,下河洗澡有点冷,不过,当兵不能让自己太舒服了,你说的对,咱还是得去洗个冰水澡,慕容兄弟,同去否?”

    慕容南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我,我不洗澡的。”

    刘裕睁大了眼睛:“什么,不洗澡?”

    慕容南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你不知道的,我们草原上,水是最少的,一个人一辈子就洗三次澡,出生的时候洗一次,娶妻嫁人的时候洗一次,临死前洗一次。”

    刘裕上下打量起慕容南,鼻子又不自觉地开始抽动起来了。慕容南没好气地冷冷道:“就算不洗澡,我们也可以干搓,还可以抹一些粉,不象你这么臭。只不过,你们这些汉人总是说我们草原人身上膻味重,我还嫌你们身上一股子田里大粪的味道呢。”

    刘裕哈哈一笑:“好了好了,每次一说话就扯到这种族群问题,我也不想跟你争了,不过,你这些香粉倒象是那些女人用的脂粉,就算你为了掩盖身上的羊膻味道,也别用这个吧,知道的我是明白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女人呢。咱们这军营里的兄弟,可是有一年多没见女人了,万一真有几个管不住自己那活儿的,把你当成女人了,可保不齐会怎么样啊。”

    慕容南冷笑道:“能怎么样?老子是纯爷们,虽然你们汉人有不少龙阳之好的,但我们鲜卑人可不兴这个,谁敢乱来,老子阉了他。别以为你们敢日马蜂窝,就可以跟老子玩这手。”

    刘裕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今天吃了啥东西啊,这么冲?算了,就当我没说,上次在淮水那里,是我出言唐突,顶撞了你,这些天你若是还生我的气,我向你道歉就是。”

    慕容南的眉头轻轻一扬:“那点小事还有什么好放心上的,刘裕,我就是气不过你总把我们当外人。再怎么说,咱们也是一起出生入死,流血流汗过的吧,你的骑术还是我教的呢,却一点不念旧情。”

    刘裕心中暗叹,这慕容南的心眼还真是小,嘴上说不放心上,但话里却仍然是一股子酸味,倒象是个姑娘,也许这些异族,都有这种毛病吧,至少象刘敬宣檀凭之这些兄弟,绝不至于此的。

    不过刘裕脸上却是堆了笑:“是是是,你教训的是,是我忘恩负义了。所以你怎么说我,这回都是你的对,不过,今天你来找我,又是有何贵事呢?”

    慕容南勾了勾嘴角,他的目光却一直盯在刘裕左臂之上的那根红色续命缕上,直勾勾的,刘裕给一个大男人这样看着自己不着丝缕的上身,也有些不太自然,看了一些自己的左臂上的红线,说道:“我的左臂有什么问题吗?”

    慕容南幽幽地叹了口气:“是王妙音给你带上的?”

    刘裕微微一愣,转而点了点头:“是啊,你怎么会知道?”

    慕容南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那就是说,这是她跟你的定情信物了?我虽然来你们这里不久,但也知道,你们这里的风俗,是定了情的男女,会为对方亲手缠上这个续命缕,以祈求平安。”

    刘裕哈哈一笑:“这个都给你知道了,看来你都挺了解我们南方风俗的嘛。不错,就和你说的一样,妙音和我已经定情,成亲是早晚的事了,而这个,是她亲手给我戴上的。慕容兄弟,下次我们成亲的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哦。”

    慕容南轻轻地叹了口气,侧过了身子,喃喃道:“祝你们百年好合。只不过,你们成亲的时候,我,我应该已经不在了。我想,我是不会看着你们成亲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