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零二章 死守与内变(六)

    会议一直持续到黑夜,这才结束。(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李兄慢走。”

    身后传来赵飞度的声音,李勋停步转身看去,却见赵飞度大步小跑追了上来。

    李勋淡笑道:“赵兄这么急干什么?”

    赵飞度到了近前,拉着李勋的手,满脸感激的说道:“李兄,刚才真是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极力举荐,我赵飞度何德何能,能担此大任?”

    “哪里哪里,以赵兄你的才干,区区一个统兵副使,那是绰绰有余啊!”

    李勋笑眯眯的套着近乎,但心中对赵飞度,却是更加的鄙夷,刚才开会的时候,赵飞度自己的目光那还是充满了敌意,这才多久功夫,脸色说变也就变了,在李勋看来,这赵飞度就是属狗的,哪里有肉就往哪边叫唤。

    王仁锆听从了李勋的建议,由他出任临时统兵使,然后由刘潭、顾雍、李勋、赵飞度、元和、于岩辉出任统兵副使,不过这个提议被李勋坚决反对,王仁锆想要照顾所有人的情绪,是好意,但不合时宜,大家互不统属,说话的人多了,你争我吵,难以决断,如此时局,反而可能会坏了大事。

    所以,李勋建议,只设两名统兵副使,并主动放弃这个职位,他放弃了,于岩辉、元和两人,自然也就不多说了,同样表示能力不够,不宜担此大任,最后,李勋极力举荐赵飞度,出任统兵副使,这一举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当即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但在李勋与顾雍,两名实力最强,力保之下,赵飞度的任命,最终得以通过。

    “李兄言重了。”

    赵飞度凑近小声说道:“今日大恩,日后定当重报。”

    李勋拍了拍赵飞度的肩膀,哈哈一笑:“你我兄弟,说这些干什么,我不抬你,难道还要去抬刘覃?”

    两个统兵副使,一个是赵飞度,另一个,李勋不去争,自然就是顾雍,对于这个职位,刘覃非常渴望,他曾发言,把统兵副使增加到三个,但被李勋直接拒绝了,语气非常强硬,你是都督,元和、于岩辉皆是都督,就算增加一个,凭什么给你?就两个统兵副使,你要争,就跟赵飞度、顾雍去争,这番话说完,刘覃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但也不再多说,道理很简单,谁打实力强,谁上,这是明显打,赵飞度与顾雍两人手中打兵马都是上万,你才五千,有什么资格来争?

    统兵副使这个职位,虽然只是临时打,而且也没有什么权利,但它是一个名声,战争结束之后,朝廷进行封赏,自然是从上往下,有了这个身份,一分功劳就要增加到三分,这么好的事情,谁不想要?

    至于李勋,他对这个统兵副使的职位,倒是无所谓,战争结束了,别人或许需要它来晋身,但李勋完全不需要,别打先不说,就李勋本身而言,他对自己现在打身份与地位,已经非常满意,锋芒太盛,恐怕反而会害了自己。

    赵飞度请李勋喝酒,李勋以妻子有孕在身,需要多陪陪为由,婉言拒绝,赵飞度也不勉强,两人闲聊几句,各自告辞离去。

    赵飞度离开之后,单仇、元和等人围了过来,李勋看了众人一眼,笑道:“到我家去,喝上两杯,顺便谈谈事情。”

    说罢,李勋当先离开,众人紧随其后。

    路上,郑春靠近司马图,低声问道:“司马先生,刘覃与节帅并没有什么过节,节帅为何要这么对他,有这个必要?”

    司马图笑了笑,淡声道:“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如今大战将至,我等困守孤城,形势本来就已经非常危急,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大家团结一致的时候,但是你也知道,武安城五万余兵马,出自好几家之手,互不统属,官职都是差不多大小,谁又能指挥的了谁?所以王仁锆提出来,设立统兵使,临时总管一切事物,这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自然要支持,但是,王仁锆虽然曾经贵为相国,但毕竟是文人,不知军事,由他一人独掌军权,恐怕没谁会服,这才有了主公提出来的,设立统兵副使,但人数不能多,多了,意见肯定不能统一,反而会拖延事情,至于推赵飞度而打压刘覃,道理就更简单了,赵飞度是真小人,这样的人,思想是固定的,损人利己,没有那么多的变化,到好对付,而且,赵飞度弃守廊州,这可不是小事,若不立下功劳,战争结束,他难逃一死,主公若不把统兵副使给他,他肯定会按兵不动,出声不出力,最后嘛,至少可以跟朝廷解释,这是为了保存实力,不管如何,多少还有一条活路,现在他有了统兵使这个名义,就有了出路,自然会尽全力,这对守城有很大的好处,所以说,赵飞度对这个统兵副使是志在必得,他要的就是这个名,主公既然深知这一点,大战在即,又何必与他计较那么多?”

    郑春点了点头,给别人活路,也就是给自己活路,真要把赵飞度给逼急了,恐怕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那刘覃呢?”

    司马图冷笑道:“刘覃这个人,出身刘氏名门,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这样的人反而最难对付,别看他现在姿态低调,那是因为他实力最弱,话语权不在他那里,一旦给了他统兵副使的职位,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但所有人当中,除了王仁锆与刘知古之外,就数他的资历、出身、爵位最高,到时候真要乱来,王仁锆都压不住他,从前番他拒绝出兵救援主公,宁愿困守,已经可以的看出来,刘覃属于那种贪生怕死,不知进退,自私自利的人,现在大家都待在一条船上,一旦有任何错误,大家都得完蛋,主公岂能把自己的生死命运交个别人?主公对顾雍有大恩,顾雍自然没事,赵飞度前番弃守廊州,名声扫地,众人根本就不服他,他也闹不出什么来,数到最后,就只有刘覃一个人了,主公对他的想法很简单,你就五千人,能出力最好,不想出力也无妨,在旁边安静待着,别拖大家的后腿。”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