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4.第一百零4??章

    该文发表在晋江文学网,其余网站皆为盗文网站, 请支持正版。(www.k6uk.com)

    在紫色灵霞的笼罩中, 得一宫前的莲花台徐徐上升, 莲花台下漫出无数金色透明花瓣,台上一人被神光包裹, 渐渐地显出身形来。

    白得得骂了句“你妹”,容舍这人到底得多自恋、多骚气啊,出个场竟然用花瓣撒天,难道是天下第一美男出场?

    随后容舍的身影被投射到了得一宫后巨大的山峰上,让所有人从任何角度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新任宗主。

    “长得很一般嘛,长成这样也敢自恋?心得多大啊,天啊, 不会是娘娘腔吧?”白得得很不屑地撇了撇嘴,“不行, 我得去看看东荒十大美男洗洗眼。”

    白得得觉得以后他们得一宗是真窝囊了, 宗主不仅实力拿不出手, 就是颜值也是被众人碾压。今年招新肯定又是垫底,其他四宗的宗主都能颜值担当, 或英俊, 或儒雅, 皆可以用来打, 而她们的新宗主, 想想就愁人。

    这时候容舍开始说话了。首先么肯定是感谢各位来宾, 感谢诸位同仁, 感谢天(拜天),感谢地(祭地),最后是感谢祖宗。

    白得得心想,可不得感谢祖宗么,他如果不拼爹,拼爷,能到这里来慷他人之慨?

    之后么,宗主继任就跟皇帝登基差不多,要颁发一份继位诏书,写的是他这一代的施政方针,不用太详细,但方向是要明确的。

    容舍道:“一门之兴在弟子,败也在弟子,吾将视培养弟子为第一要务。”

    白得得在远处讽刺道:“每个宗主继任时都这么说,可到时候还不是只顾着自己修炼,最多就是照拂几个亲传弟子,真是说得比唱得好听。”

    却听容舍继续道:“从此凡我得一宗弟子,开启气机时,吾将亲自引导其种灵。”

    此话一出,当即哗然。这可是累死人的事情,得一宗那么多弟子,每年都有招新,而每年都有数百上千人开启气机,这样平均算下来,容舍一天得引导两、三个弟子种灵。那他自己不用修炼啦?

    继而容舍对着众得一宗弟子道:“吾以为种灵乃是踏入修行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之步,若在此走上歧途,徒然辜负一生。吾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只要走对了自己的路,平凡如你也能改变世界。”

    白得得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当容舍说“你”的时候,仿佛看向的就是她。当然其实这不是白得得一个人的感觉,其他所有弟子觉得容舍说的就是他。这是因为容舍讲话时用了一种法门,叫“我的眼里只有你”。

    白得得博览群书,立即想到了书中曾提及过的一种法门,叫“我的眼里只有你”,听这骚气的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法门,是几千年前一个著名花花公子自创的泡妞利器。

    其实万域世界中,类似的法门也有好几种,白得得是因为对容舍心里先存偏见,所以觉得他用的肯定是这最骚气的一种,反正不是也得是。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容舍吃饱了没事干要给每个开启气机的弟子引导种灵。放眼看去,那些没开气机的外门弟子全都神色激动,而已经种田的内门弟子,也多有失望者。

    旋即,容舍又颁布第二条施政方针,每月的月圆之夜,他将在不可道峰的第一虹为所有弟子解难答疑。

    注意哦,是最低级的杂务弟子所在的第一虹,这就意味着得一宗所有弟子每月都有机会见到宗主,这可算是上达天听了。

    白得得的第一反应是以后不能随便欺负人了,现在每个人都能见到宗主,也就意味着每个人都能告“御状”了。

    白得得气得直捶胸口,容舍这到底得有多闲啊?他叫什么容舍啊,叫容闲岂不更贴切?

    白得得将千里眼收起,用仙棉塞住耳朵,再也不想听见容舍的声音了,听见就想打他。

    宗主的继任典礼结束之后,容舍在得一宫开宴招待各方贵宾,比如其他四宗的宗主或长老,以及一些小宗门的掌教。

    至于跟随而来的他宗弟子虽然没有资格进入得一宫大宴,但也有得一宗的弟子负责接待游山赏景。

    “这谁啊,不是白孔雀吗?”一个容貌异常艳丽的女子挡在白得得面前,嘴角带笑地看着白得得。

    白得得扫了宁凝一眼,还真是冤家路窄,“原来是你啊,宁山鸡。”

    “白得得,你找死啊?”宁凝杏眼一瞪。

    宁凝是白得得的宿敌,五大仙宗排名第二的剑王阁大长老的孙女儿。人生得丰满艳丽,超额完成了男性的幻想,但在女人眼里却嫌美得太低俗。加之宁凝又爱穿戴艳丽的服饰,白得得第一眼看见她就送了个“宁山鸡”的绰号给她。

    这个绰号在她们这种修三代里一下就火了起来,因为大家心底都觉得很形象,所以宁山鸡这绰号就这么传了开去。你说,宁凝能不恨死白得得?

    不过这只是她们之间梁子的开始,最近杠得天昏地暗却是因为在驴微定礼服闹起来的。

    白得得给自己定制宗主继任典礼的礼服时,宁凝的堂姐出嫁,她也想礼服。两个人在店里碰上,同时看中了驴微新出的水光纱。但这种纱产自深海之渊,由水光族鲛人所织,数量极其稀少,驴微也就得了那么一匹。

    两个人都想要,开始竞价,不过还是白得得财大气粗,加上她爷爷即将成为得一宗宗主,驴微总是要给她爷爷一点儿面子的,因此是白得得最终拿下了水云纱。

    宁凝瞪完眼睛之后突然又灿然一笑,很嘚瑟地甩了甩头发道:“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哎呀,也不知道是谁那么脸大,自己爷爷还没继任呢,就急着订礼服了。你不是定了礼服吗,今天怎么不穿呢?是不是脸太疼了?”

    “知道我心情不好,就别惹我。”白得得瞥了宁凝一眼,想继续往前走。

    宁凝一闪身再次挡住白得得,“可是我就想惹你,怎么办?你奈我何?”

    白得得平时也是个嘴毒的人,不过这次真的是脸被打得有点儿疼,也就懒得再跟宁凝啰嗦,手一抬,她手指上那枚雷霆戒上就朝宁凝射出一道雷霆剑光来。

    白得得虽然没有修为,但是她那雷霆戒却是个宝贝,里面是她爷爷向第五脉的戴长老换来的三道雷霆剑光。

    得一宗一脉之主注入的剑光,其威力可想而知,一道剑光使用得好,连定泉境的修士都能击杀。

    宁凝没想到白得得这么凶悍,一上来就是杀招,她躲闪不及,只能拍碎一张保命符代她承受了这一击。那保命符也是个好东西,相当于多了一条命,乃是由宁凝的爷爷请大符师炼制的,宁凝一共也就得了两张。

    一言不合就开干,宁凝险些被击杀,当然要反击。剑王阁以剑修为主,宁凝已经是开田境中期的剑修,拼实力的话哪里是白得得这种凡人能比的。

    宁凝冷笑一声,手中剑光一闪,“很好,这是我新得的凝光神剑,正好拿你的血喂剑。”

    白得得虽然没有修为,但是见识真不算浅,尤其是兵器一道上更是无所不知。一看那寒芒,再听名字就知道了剑的来历。

    凝光神剑,东荒十大名剑之一,前一任主人是一剑耀东荒的凝光仙子,凭借这把剑,当时筑台境的凝光仙子曾经越级伤过孕神境的大能。可见此剑的不凡。

    白得得脚上有神风靴,身上有蚕神甲,却也不敢托大,赶紧往旁边一闪,神风靴上有神风阵,一瞬可行百里,是保命良器。

    但是宁凝得了凝光神剑,实力大增,虽说第一招的剑锋被白得得靠神风靴躲开了,但是那剑芒却割破了她身上的蚕神甲。

    白得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凝光剑的威力实在太巨大,光是剑芒居然就破了她的防器。

    白得得的气还没吸完,就见宁凝再次攻来,这次她攻击的是白得得的脚,显然是要毁掉她的神风靴,然后就能好好收拾她了。

    白得得只觉得脚下一痛,脚踝的筋都差点儿被割断,血从靴筒里流出,很快就湿润了整只靴子。

    说时迟,那时快,宁凝的第三招直刺白得得的脸颊,这是要毁容的意思,看来宁凝是恨透了白得得。

    白得得也不是好惹的,她没怎么打过架,没什么实战经验,所以刚才被宁凝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这会儿回过神来,右手手镯开启,里面飞出漫天梨花针,让宁凝躲无可躲。

    宁凝不得不手剑抡圆了隔开梨花针,不过白得得也不过是得了一个喘息机会而已。她毕竟是凡人,往日打架身边都有死忠帮忙,可是今天周金龙和凤真都去观礼了还没回来,让她落了单。

    那因着宁凝来游山的得一宗弟子见两人一言不合就斗了起来,吓得一个哆嗦,赶紧上前来劝,不过他修为没有宁凝深厚,走上来还平白挨了宁凝一剑。

    宁凝嗤笑一声,“看来你们得一宗的弟子都是饭桶啊。”宁凝可不怕得罪得一宗,她今天就是有意来砸场子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