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62、苦涩的味道(二更)

    回程的路不如来时那么顺利,玄衡阁周边因为大火和火药的轰炸,使得这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之地。(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而且,很明显,有很多的人在这里。也不知他们是在做什么,兴许是在废墟之中寻找有没有生还的人,也有可能是想看看这里被毁成了什么样子,急着鸠占鹊巢。

    所有人的状况都不怎么样,浑身无力,虽是感觉很饿,但眼下却不敢吃东西,只能喝水充饥。

    因为不确定毒素有没有彻底排出身体,这时候贸然吃东西的话,很可能会再次呕吐不止。那个时候,连走路都成问题。变成拖累,若是遇到突发情况,就得被扔下。

    这是法则,所有人心里都明白,所以眼下情愿饿着,只喝水。

    整个队伍里,只有元极还是正常的,不过他也没心思去管别人,因为一直在照顾秦栀。

    开始时,他还揽着她走,不过随着天色暗下来,秦栀的体力也到达了极限了。

    喝水对于她来说根本无用,到底是没有武功,体力太渣。她和乔姬差不多,若是没人照顾的话,就得如一滩烂泥似得软在地上,动弹不得。

    离开的路线是迂回绕远,因为担心会与那些不知哪路人马撞上。如此,还是得顺着南胡回去,虽绕了许多的路,但这样也的确较为安全。

    “上来吧,背着你。”看秦栀那如同软脚虾似得样子,元极停下脚步。一手抓着她,一边绕到她面前蹲下,让她上来。

    没了他力量的支撑,秦栀直接软软的趴在了他背上。

    元极站起身,背着她,如此前行速度倒是好像比刚刚快了些。

    秦栀无力的呼吸着,因为饥饿,所以她已经有些低血糖了。刚刚走路时就头重脚轻,眼前阵阵发黑。若不是元极,她估计自己真可能会死在这儿。

    脑袋无力的耷拉着,依靠着他的肩膀,一边看着四周的人,比来时少了三分之一。

    虽然她未必认识所有人,但看见了脸就会知道身份。如今少了许多人,她心中诸多的不适。不知何时,这些战争才会消失。

    若一直这样下去,说不准哪一日,有去无回的就是她和元极了。

    战争,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了。

    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人的私欲,一切源起于,欲壑难填啊!

    缓缓的转动眼珠看着元极,他的侧脸亦如往时那般冷漠,但是却透着无尽的坚毅,好像这世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儿。

    神思渐渐地模糊,努力的撑着眼皮盯着他的脸,在最最虚弱的一刻,感觉这个男人真是无比的帅。

    秦栀缓缓地弯起嘴角,“元极,我要给你生猴子。”

    元极步子一顿,微微扭头看向伏在自己肩头上的那个人,她眼睛已经闭上了。

    回想她刚刚说的胡话,元极几不可微的摇头,看来是真的糊涂了,居然还要生猴子。

    她若真生出一只猴子来,估摸着就得被当成妖孽一把火烧了。

    秦栀一只处于混混沌沌之中,其实她并未昏睡过去,但体力不支,她也根本清醒不过来。

    不过,感觉还是有的,知道元极一直在背着她,而且还有萧四禾说话的声音。

    就这样清醒又糊涂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水滑进嘴里,她条件反射的吞咽。

    之后,水消失了,然后进嘴的就是一颗极其苦涩的东西,刺激的她立即就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还是一片绿色,还是在山中,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下来,斑驳细碎,却很好看。

    又一块东西入了嘴,秦栀随即皱起眉头,“好苦啊,别给我吃这些苦了吧唧的东西。”

    “知道这些食物不好吃,但我尝了,不是苦的。你可以吃东西了,不过不能吃的太多。”元极看着她望着别处的眼睛,一边轻声道。继续捏着被他掰碎的食物送进她嘴里,然后拿起水壶。

    “你是味觉失灵,这玩意儿这么苦,不能吃,我要喝水。”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秦栀深吸口气,随后抬手拿起他手里的水壶,灌了自己好几口才停下。

    转眼看向四周,大部分人都在休息,不少人能吃些东西了,还有些人在四周转悠,看起来情况很好。

    “不知我昏睡了多久了,居然都到了南胡了。这一路上背着我,累坏了你吧。”喝着水,感觉好多了,那苦味儿也被冲淡了。

    “昏睡了两天而已,你若再昏睡不醒,我可能就得动手打你了。”元极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好转了许多的脸色,一边淡淡道。

    秦栀不由得翻了翻眼皮,“看来我是冥冥之中知道你要对我实施家暴,所以我就醒过来了。”

    元极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尽胡说八道。醒过来了就好,咱们就不在南胡做停留,回大魏吧。”

    “好。”点点头,南胡是比吴国要安全些,但总归不是自己的地盘。

    所有人再次整队,很明显大部分人的情况都很好,都能吃东西了,说明毒素已经排干净了。

    “林蕴倒是一直都在,还以为她会在离开吴国后就溜了呢。”看来,林蕴应该有另外的打算,不是再只想着做一锤子买卖了。

    “不用管她,总是长了心眼儿,不会做蠢事。”元极将水壶收回来,然后顺势将她拎了起来。

    站稳,秦栀长舒口气,大概是因为毒素排干净了,她的身体也舒服多了。不再头重脚轻了。

    “世子爷,咱们可以出发了,南胡接应的队伍来了。”萧四禾从林子深处走过来,一边说道。

    “走。”元极看了一眼秦栀,随后抬手揽住她的腰,带着她离开这里。

    能够自己走路,饥饿感是有些的,不过秦栀更想喝水。

    很快的,下了这座山,便遇见了南胡的军队。不是那个林将军,是另外一个将军。除了带着军队,还带来了许多的马匹,显然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萧四禾前去与那将军交涉,不知在说些什么,但想来这次是得满足南胡的条件。

    秦栀被元极送到了马背上,随后他跳了上来,坐在她身后。

    抓住缰绳,她也被圈在他的两臂中间,随后马儿调转方向,离开原地。

    其他人陆续跟上,只有萧四禾以及他手底下的天字卫还留在原地,与那南胡的将军在交涉。

    秦栀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倚靠在元极的身上,享受这颠簸。

    即便是颠簸,可也颠簸的让人心安,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大概是因为太过放松,所以使得她觉得很无力,那种无力不是身体,而是从内心深处蔓延出来的。

    她不是个喜欢战争的人,兴许是因为她从小身处和平之中,没经历过战争,以至于看见那些犯罪的人也不由得很想琢磨明白他们到底是什么心理,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要违法犯罪。

    也因此,她在上学定目标选专业时早早就有了方向。

    可,却没想到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战争,居然成了家常便饭一样。

    这一次,为了阻绝柴文烈这个麻烦,却又送进去了很多条人命。由此,也让她愈发的厌烦起战争来。

    但和平,显然也没那么容易。

    迷迷糊糊的,她又睡着了,即便马儿这么颠簸,好像并不影响她的睡眠。

    临睡着时,秦栀自己也十分的意外,大概真的是太累了,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犯困,她这本事大概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一路颠簸,秦栀也迷迷糊糊,路上喝了些水,没吃什么东西,因为她一直在睡觉。

    奔波了一夜,终于离开了南胡的地界,回到了大魏。

    进入边关的小城,直奔城郊的那个山庄,这里一切如旧。

    秦栀被元极从马背上搬下来时才醒过来,睁开眼睛,环视了一圈这熟悉的地方,她不由得摇了摇头,“我还真是愈发惊人,看来得让大夫来看看我的头,是不是被毒气熏得傻了。”居然在马背上迷糊了这么久,没准儿还真是脑袋坏了。

    “大夫很快就过来,来了便让他给你瞧瞧。”元极看了她一眼,她脸色还好,眼睛也很有神采,不像有问题的样子。

    “我说着玩儿的,他们身上都有伤,先给他们处理吧。应该用饭,饿了。”看了一眼从马背上下来的那些人,都累坏了。哪像她,在山里有人背着,回来这一路都在睡觉。

    “走吧,饭菜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抬手罩住她的后脑,元极推着她往阁楼的方向走去。

    进了阁楼,屁股还没坐热乎呢,饭菜就送来了。

    秦栀简单的洗漱了下,随后走到桌边,瞧着还在洗手的元极,她一边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放进嘴里。然而,下一刻她就皱起了眉头,抻着脖子将嘴里的汤咽了下去。

    转眼看向那奶白色的汤,炖的特别好,可是,怎么苦丝丝的?

    一股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和她那时在林子里吃的干粮差不多,好像添加了黄连似得。

    莫不是被毒气熏得,她这味觉出现问题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