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欲斩妖屠圣

    半天黑暗。(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阴影如潮,遮天蔽日。

    伴随阴影而来的,是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威压。

    威压之下是每个人都可以清楚感应到的无边怒火。

    仿佛可以将整个世界都点燃的怒火!

    洛思宁不安地问:“什么情况?”

    “是个大高手过来赶场了。”沈东游很是懊恼地道,“我们刚才不应该浪费时间,早走就好了。”

    “是天云妖国的妖圣。”

    周时名不知道那是天云皇室的老祖宗,但不妨碍他知道对方的身份。

    就在几天前,他被老祖宗追得一路落跑,最后靠着假死才逃过大劫。

    他这次回来营救洛思宁,就已经做好了会与这位妖族大圣正面冲突的心理准备。

    不过,这位大圣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让周时名疑惑的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妖族大圣啊,那可是妖怪的顶级战力,哪是那么好对付的。

    周时名甚至做好了牺牲自己换洛思宁性命的准备。

    现在,云都覆灭的大戏已经尾音将灭,这位妖族大圣终于赶回来了。

    领教过对方神通的周时名很清楚,逃是逃不掉了,当初他之所以能借假死逃脱,还是托了另一个妖族大圣的福,如今他们这一大帮人和妖怪,想要逃出妖族大圣的追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妖圣?”沈东游的声调都变了,他最近在云都拼死拼活,也有不少收获,至少对妖族大圣的神通大能,有了个模糊的认识。

    那绝对是一种非人力所能抗衡的强大存在。

    天品巅峰或许能有一战之力,其余的水平都是灰灰的命。

    “我们逃吧。”沈东游如此建议。

    “逃不掉的。”周时名摇了摇头,“你们先走,我顶一阵子,应该没什么问题。这家伙本就是冲我这个毁灭云都的罪魁祸首来的,有我在,他也不会有兴趣追杀你们。”

    “我们不走。”洛思宁斩钉截铁地道,“每次都是我们走,你独自留下来面对强敌,难道我们两个不是跟你一样的调查员吗?永远活在你的庇护之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长起来?今天我们要活一起活,要死就死在一起!你别想再抛下我们独自逞英雄!”

    “小洛,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沈东游觉得洛思宁太过冲动,想劝劝她,“小周比我们两个都厉害,战斗经验也丰富,如今又有这么强的力量,我们两个留下来也帮不上他的忙,反倒会拖他后腿……”

    “当初来云都救你的时候,我们都知道云都的妖怪高手如云,危机重重……”

    洛思宁很是不爽地瞪着沈东游。

    沈东游举起爪子道:“同生共死,同生共死,我没有意见,当我刚才的话没说就是了。”

    赫蒙杰台二话不说,便把斧子给摘了下来,直不知道他拿斧子想怎么去砍那位连头都没露已经靠威压令他们几乎难以支撑的妖族大圣。

    不过对于赫蒙杰台而言,这也是无奈的选择,他的生命维系在洛思宁身上,既然洛思宁已经表明要死战到底了,那他就算想逃也没有用,洛思宁一旦死了,他就必死无疑了!

    “不用这么紧张。”周时名笑着安慰道,“我觉得自己现在挺强的,大约大圣也能斗上一斗,我先上一下试试,如果不行,你们再上来接应我。我刚才说让你们先离开,是怕交战的时候威力控制不住,可能会伤到你们。不如你们离远一些观战吧,有高速飞行云朵,距离不是问题。”

    “你现在真那么强吗?”洛思宁有些怀疑,担心周时名是特意为了安她的心才这么说的。

    “强不强要看表现啊。”周时名在洛思宁很是郑重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把,“小洛,替我观敌料阵,看我怎么斩妖除圣!”

    久未动用的锈黑剑拔出在手,轻轻一弹,发出叮的一声鸣响。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锈黑剑中流淌的强大力量。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在这一刻,他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锈黑剑确确实实是活的。

    它不是一柄剑,而是一个难以形容的活物!

    而就在他感受到锈黑剑力量的同时,锈黑剑也感受到了他的力量。

    这种交互感应的感觉,无法形容,微妙至极。

    他感觉到了从来有过的强大。

    不禁仰天长啸,豪气满胸。

    深入妖域山脉以来,处处受束,谨小慎微,这种行事绝不是他的风格,憋了一肚子气,如今终于有机会扬眉吐气,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了。

    这才是真正的周时名。

    今有翻江倒海之力,便敢斩妖屠圣!

    长啸声中,周时名翅膀挥动,利剑般冲天而起。

    “小心啊!”洛思宁大喊,“不要死!”

    “小洛,你很奇怪啊!”沈东游狐疑地看着洛思宁。

    “我哪里奇怪了,你不要乱说哦。”洛思宁俏脸微红,却不甘示弱地道,“我看你还很奇怪呢,是不是当妖怪当久了,真把自己当成妖怪了?”

    “你这话题转移得真心很笨啊,太生硬了。”沈东游摇了摇头,却笑道,“不过,周时名确实很不错,是个好小伙啊。”

    “他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跟你又什么关系啊!”洛思宁撇嘴道,“我们三个是一个调查小组,相互关心一下,不是应该的吗?”

    “小心啊,不要死!”沈东游学着洛思宁的语调吼了一嗓子。

    洛思宁恼火地揪住了沈东游的耳朵。

    沈东游只好连声告饶。

    被他这么一打岔,洛思宁紧张焦虑的心情倒是放松了许多,依着周时名的叮嘱,驾着高速飞行云朵,先去把叶轻语捞起来,而后急速飞走,直飞出数千米,方才停下来,远远观战。

    而此时,阴影堪堪漫天铺至,恰至云都上空。

    或者说是原云都上空,现在云都已经整个不见了。

    老祖宗在阴影之中突兀出身,遮天阴影急速收缩,最终化为他身后飘忽不定的披风。

    周时名于空中昂然而立,正与老祖宗来了个面对面,脸对脸。

    老祖宗两眼微眯,打量着形象诡异凶恶的周时名,眼中隐隐有光芒闪烁。

    蓦得,一道影子突兀地出现在了老祖宗身后!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