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26章:总决赛

    剧组从乡下回到魔都城市,很多原先不忙的事,就开始挤占韩觉的时间。(m.sites3.com手机阅读)

    一天最多拍摄多少时间,这是有协会严格规定的,韩觉并不打算冒着罚款或被告的风险,进行加班。但是剩余的时间韩觉也并没有轻松多少。除了要和团队讨论之后的拍摄计划,还要练舞,偶尔还要被关溢召唤过去拍。

    也就韩觉是自己人,投资方对这电影也没有太大的野心,韩觉自己能兼顾,就随便他了。

    但是即便这样,拍摄的节奏和效率也一点都没有掉下来。

    这固然有剧组经过磨合,从而愈发默契的原因,但同时也因为韩觉挣脱了和记忆里的原作进行比较的禁锢,敞开了膀子用影像来表达自己的东西。

    “拍电影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韩觉从乡下回到城里的第一天,就是这么对着大家讲的。

    剧组里的人当然不会被韩觉轻易忽悠的,因为剧组生存法则第三条就是:

    但随着后来的拍摄,他们发现韩觉的脾气果真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再冷漠着表情看着演员一次次崩溃。剧组的工作氛围也确实阳光了很多,休息的时候,韩觉不再一个人躲角落吹口琴,而是放出歌曲让大家一起来听,好把握所谓电影的节奏。

    大家没想明白韩觉的转性是因为什么原因,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暗自庆幸。

    虽然大家偶尔也会吐槽韩觉一边开心地喊着,一边连续重拍十几条,把大家累了个半死,也会吐槽韩觉有时候不详细讲戏,而是丢给演员一首歌,告诉他们说要演出这首歌的感觉……但至少大家不再诅咒韩觉出车祸进医院了。

    就连韩觉带着大伙儿到那家眼熟的特色餐厅,大家也敢揶揄韩觉,开韩觉的玩笑了。

    在场的人,从剧本上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就明白韩觉是拿他和章依曼初会的经历写出来的。

    当韩觉联系上餐厅老板,询问能不能包场拿来当电影场景拍摄的时候,餐厅老板一口答应了下来。

    最初,这家特色餐厅的菜色在美食云集的并不出奇,卖点是新奇的全黑就餐环境。但也没搞出什么花头。老板是个有想法的意大利人,当然不甘心过几个月就倒闭关门。经人介绍,他就找到了当时收视惨淡的《我们恋爱吧》,打算在改版后的节目里打个,出个镜,最后尝试挽救一下。

    当时老板见到了韩觉和章依曼这两个除了脸长得好看,其他什么都没有的无名小卒,心里充满了苦楚。只觉得被狡猾的华夏人当冤大头宰了,悲痛欲绝,乃至做好了倒闭关店的准备。

    不料峰回路转,店没倒成,节目播出后一举火了。

    《我们恋爱吧》收率节节攀高,韩觉和章依曼这一对假想情侣也越来越火。作为知名情侣——初会、定情的场合,这家特色餐厅一下子摆脱了即将倒闭的尴尬局面。而后来章依曼成为,成为华夏乐坛的明日之星,而韩觉则去了国外,把节目(餐厅)给带到了美利坚。

    这下餐厅的人气更不得了了。

    源源不断的粉丝、路人和游客纷纷慕名而来,其中以单身人士居多,他们渴望拥有韩觉和章依曼这样的恋情,渴望对面黑暗中坐着的人,就是自己甜蜜幸福的另一半。结果还真促成了不少情侣,有同性有异性。以至于有传闻说这个餐厅被开了光,很灵的。于是这个餐厅隐隐成了国内外知名的相亲场所。

    餐厅老板的这一笔赞助可谓震惊餐饮界。

    餐厅知名度大增,说它是网红餐厅都已经不妥当了,应该叫它明星餐厅。

    打着韩觉和章依曼这神仙情侣的定情场所,和绝佳的相亲口碑。这家特色餐厅几乎每天都爆满。然而因为就餐环境的特殊,食客吃饭实在快不起来,于是一天招待不了多少顾客,想来这里吃饭的人往往需要提早好几天就开始预约。

    韩觉原本联系餐厅老板的时候,只是想试一试,实在不行,租个店面装修一下也不费劲。来问,主要是因为这电影是给傻妞的礼物,同样的餐厅看起来能够让礼物更真实一点。或许还能拿个友情价呢。

    但韩觉没想到餐厅老板会答应得那么痛快。

    “没问题没问题!”老板满口答应。丝毫没把关上几天的营业额当成一回事。

    老板在春风得意志得意满的同时,并没有忘记是托了谁的福。

    韩觉要拍电影这件事老板是知道的,而且他也是站在韩觉这边的,是支持的。所以听韩觉想借去拍电影,绝无二话。再一听韩觉介绍,说是拍男女主角第一次见面的地点,餐厅老板就更是情难自禁,义不容辞地答应了。

    “其他人来我肯定是不肯的,韩老师你的话,随便用!随便用!”餐厅老板的豪言壮语掷地有声,唾沫星子仿佛能透过手机溅到韩觉的脸上,“要用几天就用几天!管够!”

    韩觉当然不可能无期限使用的,无期限使用就是无期限拍不出来的意思,是个很恶毒的诅咒,但韩觉没有在意这点,他很为老板的仗义支援而感动,并且打算在还价的时候砍少一点。

    同样感动的还有小周。他从一个月前就泡在片场感受氛围,磨练演技,私下里经常找到杰克对戏,把两句简单的台词背得滚瓜烂熟。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地出了镜,饰演了一个明面上是餐厅服务员,暗地里真实身份其实是杀人不眨眼的变态杀手。

    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小周在和杰克对戏,会突然莫名其妙神经兮兮地把手揣进兜里,吓了杰克一跳。或者突然咧开嘴神情癫狂,笑得像个变态,把周围的人吓一跳。

    这个表演当时恰好在被旁观的关溢看到了,小周就被拖到角落打了一顿。从那之后,小周这才老老实实地演了一个所谓“伪装能力极强”的杀手,即一个其貌不扬的华夏服务员。

    除了关溢,另外常来剧组探望的,还有贾伦斯那一帮投资人。

    电影里,男主角借住的房子,就是贾伦斯名下的其中一栋别墅。也不知道贾伦斯到底有多少房产。

    拍摄一直顺顺利利地进行,过程中偶尔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也很快被韩觉给解决掉。像投资人对于拍摄指手画脚这样的大问题,则很快被夏原解决掉。

    大家开开心心地拍着电影,时间就来到了四月的中旬。

    四月中旬,是《i am a singer》的总决赛的日子。

    《i am a singer》历经三个多月,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

    当初韩觉和关溢带着零零散散的小猫两三只,就来到了美利坚。除了节目组,根本没有人接机。凄凉的很。

    华夏人认为韩觉是被华夏娱乐圈剔除了、淘汰了,是灰溜溜赶去美利坚圈钱的。

    而美利坚的人也认定韩觉就是来圈钱的,并且是居高临下带着属于华夏歌手的傲气来圈钱。

    事实上,他们没有猜错,韩觉也确实是华夏没出路,才到美利坚圈钱来的。

    但韩觉他是用一首首实打实的优质英文作品,打开局面的。他不仅唱英文歌,而且还把英文歌带到了华夏,在上和华夏歌厮杀,让华夏人听到英文歌,感受到英文歌的魅力。这在美利坚人民看来是何等的诚意呀。

    现在的韩觉,有自己的工作团队,上机下机都有上千的人来迎接和欢送。举手投足一个动作都能占据美利坚的娱乐版面。跻身美利坚最火的歌手行列,网络上请求众筹买断韩觉创作生涯的声音依旧如缕不绝。

    如果要选出华夏和美利坚的友好大使,真的非韩觉莫属了。

    然而要不是美利坚币太不值钱,韩觉还真打算在美利坚待着不走了。

    ……

    ……

    “顾安呢?在美利坚了?没在美利坚?他怎么不来?”贾伦斯从上了飞机,就一直在烦韩觉,问美利坚乐坛新晋创作大拿——顾安的动向。

    《i am a singer》贾伦斯是一直有在追看的,也很喜欢,是忠实观众。

    这次为了能够现场观看这场总决赛,贾伦斯十分难得的回了一趟美利坚。所以作为朋友的韩觉,为了成全贾伦斯,就把贾伦斯收编进了团队,然后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贾伦斯花钱给团队所有人买的头等舱机票。

    贾伦斯在关心顾安是否露面,这不奇怪。因为几乎所有的美利坚人,都在猜测总决赛的这一天,韩觉会不会请顾安来帮帮唱。

    顾安就算没有露面,但他的人气可以说是比美利坚二线艺人都不差的。收看《i am a singer》的观众在听完韩觉的唱歌之前,先去听听顾安的原版,然后捂着耳朵,猜测韩觉这次的改编难度。这已经成了所有人的习惯了。

    总决赛了,他们就特别想听听看,顾安是不是像传说中那样唱歌难听。

    “顾安……”韩觉戴着眼罩,用眼罩上的眼睛斜视着贾伦斯,“他说想保持神秘感,就没来。”

    韩觉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贾伦斯没能见到这位心系祖国的美利坚同胞就很遗憾。

    坐在韩觉后面的小周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抖不停。坐小周边上的关溢则静静地看着手中那本《如何学好英文(进阶版)》,没有理会韩觉和贾伦斯。

    其实韩觉是真的有想过邀请关溢的,但关溢早就鸡贼地脱了身,说帮韩觉联系好了帮唱嘉宾。关溢把帮帮唱这个位置卖给卖了个好价钱。

    韩觉就没话讲了。

    “那帮帮唱你找了谁?”贾伦斯问韩觉。

    “那边的一个新人乐队。手笔很大,直接总决赛之夜直播出道。”韩觉想起来就啧啧称奇。

    在被关溢残忍拒绝后,韩觉本想邀请章依曼来帮帮唱的。章依曼本人也很开心,是想来的,因为韩觉帮她在华夏帮帮唱,她就在美利坚帮韩觉帮帮唱,这传出去都是美谈嘛。但是把一首外语歌唱好,必然要花很多时间,而又没有这么多时间给她,现在的章依曼最缺的就是时间,所以只能遗憾作罢。

    “没出道的新人?啧啧,他们万一受不住压力,中途失误怎么办?”贾伦斯问。

    “我……和顾安选了一首没什么好失误的歌,新人只是打辅助而已。”韩觉挥挥手,似乎并不在意。

    “所以你是要跟合作了?”

    “对,出唱片,他们发行。”

    贾伦斯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皱着眉头问道:“你接下来要拍电影,出唱片,还要上综艺,你忙得过来?”

    “忙不过来也得忙啊,只能尽量都兼顾吧,”韩觉也叹了一口气,觉得把自己折腾得太累了,“实在兼顾不过来,就……”

    韩觉了半天,也没说就怎么样。

    对他来说,电影是梦想,唱片是责任,综艺是傻妞。韩觉哪个都不想放,实在难以抉择。

    “我理解的,我理解这种感觉。”贾伦斯少有的展现出正常人该拥有的情感。

    “噢?”韩觉疑惑道。

    “在专心做一件事的时候,总会有别的事情跳出来干扰你,这种感觉我特别理解!”贾伦斯摇摇头,两只手在前面挥了挥,仿佛看见了什么晦气的东西,“有一次我正好好地玩着手机,突然就有一个跑步的蠢货撞到我的挡风玻璃上,特别扫兴!”

    “……”

    “你现在正专注拍着电影,然而唱片和综艺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会冒出来干扰着你,这种心情我特别懂,对此,我的建议是……”

    “快闭嘴吧你。”韩觉真后悔寄希望于从贾伦斯这里得到启发。

    韩觉在眼罩后面翻了个白眼,就把座位一调,侧过身躺下睡觉了。

    等到韩觉被广播叫醒的时候,飞机就已经到目的地了。

    机场里,等待着韩觉的除了机场如临大敌的安保,还有二十位戴着墨镜一脸肃穆的大块头保镖,三十九家媒体的记者,以及两千七百六十一位拿着海报或名牌来接机的粉丝。

    韩觉的这班飞机到达机场,每走出一个乘客,就要被上千人的眼神里里外外扫视一遍,特别恐怖。

    等到韩觉一行人出来了,粉丝们就疯狂起来,开始挥舞这海报或牌子喊着:

    “韩!韩!韩!”

    “韩老师!今天要拿冠军啊!!”

    “章老师在哪里?!章老师!”

    “韩觉!看这里!请问这次帮帮唱的嘉宾是顾安吗?!”

    “……”

    空气中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人群也熙熙攘攘地往韩觉这里涌过来。

    小周和关溢等人立马进入了紧张状态。

    韩觉深吸了一口气,把墨镜往脸上一戴,就藏到了团队的最里面,低着头,一心往外走。

    小周他们围着韩觉,而保镖又把小周他们围起来,机场的安保又把保镖他们围起来往外走。

    一伙人就这样磕磕绊绊地离开了机场,走得很辛苦。

    贾伦斯站在最后面的出口处,发丝凌乱,张着嘴想要说什么,但说不出来。

    贾伦斯总觉得韩觉他们似乎忘带了什么。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