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1章:这电影爱谁拍谁拍!

    现在韩觉和这位看起来很有阅历的导演对视上了,便冲着导演点了点头,主动释放了善意。(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韩觉迟到太久,这位精瘦的导演看到韩觉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导演瞥了韩觉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韩觉看了看导演身边的场务。

    场务耸了耸肩,苦涩地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韩觉对场务点了点头,笑了一下,权当感谢。然后就往后面的空位走去。

    车上并不是都坐满了人,有的位置也放着车厢里塞不下的设备。

    韩觉在一个能坐人的空位坐下,身边是一个秃顶的中年大叔。当然,现在这位大叔带着鸭舌帽,表面上看不出来秃没秃顶。但韩觉知道他是副导演,同时也在朋友圈的照片里看到国他秃顶的照片。

    “幸会幸会。”副导演见韩觉坐下,等韩觉系好安全带之后,便拱着手,笑得十分谦卑。

    “你好你好。”韩觉赶紧回应,第一天进组,可不敢留下傲慢的样子。

    “剧本写得真好!”副导演竖起一个大拇指。

    “哪里哪里。”韩觉谦虚道。

    “要得要得。”副导演一脸的样子。

    “不敢当不敢当。”韩觉连连抱拳。

    这么带点玩笑兴致的一来二去,两个人也算稍微熟悉一点了,接下来就可以聊点别的了。

    “咱们现在去哪里?”韩觉感受到发动了的汽车,不知道去哪里。

    “去看婚礼那个场。”副导演回答。

    韩觉恍然地点点头。

    《时空恋旅人》中,雨天的婚礼是个经典场景,就连海报上也是截取这个画面。

    雨滴,笑容,爱情。

    当时看得心旷神怡,十分美好。

    韩觉对这个场景印象深刻,也是期待的很。

    “去哪座山取景?”韩觉问道,同时心里兴奋地在想,这一世环境保护那么好,有没有可能拍出来的画面比前世的更好。

    然而副导演接下来的反应,却让韩觉停止了兴奋的遐想。

    “山?”副导演眼神有些惊讶地看着韩觉,“是海边吧?”

    “海边?”韩觉也惊讶了。

    “改成海边了啊,婚礼在海边。”副导演说。

    “改成海边了???”韩觉呼吸一滞,突然心里咯噔一下。

    韩觉的这句疑问的音量并没有控制住,引得了其他正在聊天的工作人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这些人很快又移开,各聊各的。

    前面的导演听到了,转头看了一眼韩觉,又回头继续和布景师讨论东西。

    “你不知道?”副导演看到韩觉一脸的茫然,则奇怪道,“你剧本呢?”

    韩觉连忙从包里拿出剧本,还找出山里雨中婚礼那一页,给副导演看。

    副导演拿来看了看,又翻了翻,才翻了没几页,他就不翻了。

    副导演合上剧本,嘟囔着:“奇了怪了,你这怎么还是之前那一版。”

    “之前那一版?”韩觉预感到剧组里发生了某件事,而他显然被排除在外。

    副导演看到韩觉惊疑的目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从挎包里拿出一本卷曲的剧本,递给韩觉,也不说话。

    韩觉赶紧接过副导演递过来的剧本,翻到原本那场雨中婚礼戏的页数。

    一看,哪有什么雨中婚礼,完全已经被改成了海边阳光婚礼。

    “哈。”韩觉愣了一会儿,心里很多念头升起,但第一反应竟然是笑出了声。

    副导演调整了一下头上的鸭舌帽,看韩觉的反应,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韩觉安静地继续翻,发现被被修改了的地方还不是一点两点。甚至就连最开始的都给改了。

    韩觉越看越控制不住想笑的。

    韩觉忍着车上阅读的晕眩,看了五分钟的剧本。

    “张哥,这是什么时候的?”韩觉问身边的副导演。

    “二十九那天吧。”副导演声音都轻了一点。

    韩觉点点头,躺在座椅上,闭着眼睛不说话了。

    “可能忘了给你吧。”副导演宽慰着韩觉。但看他的发量,就知道事情不一定那么简单。

    韩觉并没有暴怒,而是坐在位置上静静地想了一会儿。他在想这是某一个环节的失误,还是单独针对他的恶意。

    大概一分钟,韩觉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然后在副导演惊讶的眼神中,离开了座位。

    在行驶的车里,韩觉稳稳向前,走到了最前排,找到了戴着墨镜躺在座位上闭目听歌的夏原。

    韩觉伸手点了点夏原的肩膀,夏原睁开了眼睛,却没摘下墨镜,只是转了转头。

    看到是韩觉,夏原摘下一只耳机,疑惑道:“怎么了?”

    “夏原,剧组换新剧本了?”韩觉用手扶在夏原的座椅后背,语气平淡地问着夏原。

    夏原听到韩觉的问话,点点头:“对,改过了。”

    “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韩觉目光平静,有点质问的意思,却也很正常。因为监制就管着剧组所有大小事情。

    听到韩觉这话,夏原墨镜后面的眉毛就微微皱了起来。她坐直了身子,摘下了另一只耳机,看着韩觉问道:“是不知道发了新剧本,还是不知道剧本修改过了?”

    “不知道剧本被修改了,也没收到新剧本。”韩觉哂笑。

    还不等夏原凌厉地把目光甩向某个人追责。

    身后突然就响起一个声音:“我觉得有些地方改一下比较好,就改了。”

    韩觉和夏原顺着声音看去,是夏原斜后方,隔着过道且坐在第四排的导演。

    安静是会传染的。

    车上的众人慢慢地都停下了交谈,注意着韩觉这边发生的事。

    导演在安静的车内,一点也不怯场。

    他两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缓慢地搓着,用无比感叹的语气说:

    “哎呀,这事其实也怪我。小韩啊,你这剧本写得太好了,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的剧本了。不过就是有些地方可以更好,我就帮你改了,然后直接让小夏给复印发下去了。本来想跟你商量的,但是我呀,当时改完太兴奋了,情绪上头,一下子就忘了跟你讲。后来想着回头跟你讲也一样的。”

    “是吗?”韩觉惊讶。

    “听我的,准没错!”导演淡淡一笑,很自信,“我看好这电影可以拿奖。”

    “真的吗?”韩觉表情更惊讶了。

    “小韩你是歌手吧?第一次当编剧写成这样挺不错了,已经不比专业的编剧差了。这次剧组里很多你的前辈,你好好学习,对你转影视圈很有好处。”

    韩觉听到这样的话,顿时笑了。

    看到韩觉笑了,导演也扯了扯嘴角,笑了。

    “其实吧,我也不是说绝对不许你改,但是,你改剧本至少得跟我商量一下吧?”韩觉现在还是比较温和的,尚且能好好说话。

    “啧,”导演咋了一下舌,慢慢皱着眉头,他看了眼窗外,似乎为韩觉的固执感到无奈了,“年轻人,听我说一句,那些修改是必要的,老前辈的经验……”

    韩觉打断道:“停,你先跟我讲讲,怎么个必要法?你经验那么丰富,为什么觉得不能说服我?”

    导演似乎终于不耐烦了,脸拉了下来,说:“我拍了那么多电影,你能比我懂?”

    韩觉再也装不了乖宝宝了,对于给脸不要脸的导演,韩觉就一脸惊讶,语气相当讽刺道:“哎哟,拍电影原来是谁拍得多谁就牛啊?”

    导演用手指点了点韩觉,阴沉着脸说:“就你这样还想在圈子里混?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多听点前辈们的话,对你接下来的人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韩觉笑了,咧着嘴说:“拜托,你能不能先把自个儿生活里那些破事收拾好,再来装b?能不能先把自个儿活明白了再来指导我做人,可以不?”

    车内哗然,吸气声一片,却没人敢搭腔。

    导演赌博欠债,做生意又被骗光钱,至少车里的人是都知道的。

    韩觉这样讲,虽然算是打蛇打七寸,但也算是公然撕了导演的脸皮。

    早就听说韩觉性子十分野,据说复出之后脾气好了很多,现在一看,脾气哪里好了,分明只是换打法了而已……

    导演黝黑的脸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他破口大骂道:“我艹!娘希皮的!我拍了那么多电影,轮得到你个卖唱的指指点点?”

    “别动不动就提你那些毫无亮点又能把人毒死的电影行吗?你是没别的成绩可说了吗?难不成吃屎吃久了,还真吃出感情了?”

    “嘶~”众人吸气。

    导演气得浑身颤抖。他解开安全带站起来,把鸭舌帽一摘,完全失了分寸,气急败坏翻来覆去就是:“你他@妈的!你教训我?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教训我?!你……”

    “我是你爸爸。”韩觉笑呵呵地说。

    “噗。”

    无比安静的现场,竟然有人笑出了声。

    工作人员们面面相觑。他们都是专业人士,圈子里看到过听到过再好笑的事情都能忍住不笑,今天虽然好笑,但应该也能忍住。不知道是哪位状态不好,笑出了声?

    众人定睛一看,笑出声的是剧组的监制,夏原,夏女士。

    夏原抿着嘴,伸手示意了一下,说:“你们继续。”

    韩觉笑了一下。

    导演却不干了。

    被一个在影视圈初出茅庐的偶像艺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狂怼,导演面对夏原恼羞成怒道:

    “夏女士,是你请我来当导演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根本不会答应你的邀请!现在我是剧组的导演,我说怎么改剧本就怎么改,这事到底有没有问题?!要是我这个做导演的,还不能随便改一个小破歌手的剧本!那这电影爱谁拍谁拍,我反正不拍了!什么东西嘛!”

    说完,导演还把手上的帽子往地上狠狠一摔。

    “啪啪啪。”韩觉鼓着掌吸引了众人的视线,韩觉微笑着嘲讽,“哟,内心戏还挺足,当导演屈才了,有剧组找你演戏么?”

    导演也不管打不打得过韩觉了,气得想冲上来揍他。

    连忙被众人给拉住。

    “唉,这事闹的,”夏原看着哄闹的现场,并没有因为导演那吃人的表情而选择息事宁人,而是冲这司机喊道,“师傅,前面麻烦停一下车,大家下车休息一下。”

    听完了一场骂战有了谈资的司机,从善如流地在路边停了下来。

    导演在车上生着闷气,还在叫嚷着什么,不肯下车。

    众工作人员却在车停下之后,一窝蜂地就涌下了车。

    他们打算找个地方好好笑一下,或者把这战役复盘一下,学习学习。更有甚者,本着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把这个骂战屠杀现场,给分享了出去。

    韩觉下了车,感受着临近正午那和煦的阳光,缓缓叹了一口气。

    这场骂战根本没有发挥出他太多的水平,但气是出了,心却没那么痛快。此刻,韩觉脑海里想到的,是贾伦斯惆怅着说出来的那句话: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